《陰花三月》要出版後才能看

(三)下

學校的湖邊有長椅,垂柳被夏天的風吹拂,象女孩的長髮。一邊喝酒一邊聊着,沈晨曦聽韓靈說她小時候跟父母吵架離家出走後來父母滿世界找她而她躲在一個廢棄的公共汽車裏,回去不僅沒有捱打而且好飯好菜伺候。

他卻沒這麼幸運,自從懂事以來,父母對自己就非常嚴格,每次考試都要求自己拿第一,妹妹出生後,父母最自己疏遠很多。其實也不介意,家裏的人都疼小的,何況沈蓉蓉的病跟自己脫不了干係。

一個晚上,沈晨曦也說了不少,忽然覺得很輕鬆,或許有的人天生跟自己就是投緣的,可以安全的把心事全部告知。

張曉敏不是這樣的性格,神經脆弱,在自己說出分手還可以做朋友的那句話後就自盡了。她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喜歡沈蓉蓉,沈家無法容忍這樣的媳婦,何況自己當時還在念中學,不想這麼早就害了她,蓉蓉那麼可愛,她偏偏不喜歡。

回到702宿舍,兩個姐妹都躺下了睡了,只留了一盞檯燈,忽然韓靈仰天大笑。

嚇得溫燕如和謝彩霞趕緊爬起來,中邪了?

“哈哈哈哈,我戀愛了,閃電般的速度,你們恭喜我吧。”韓靈得意在宿舍轉圈。

謝彩霞驚訝道,“沈晨曦?你果然是帥哥殺手!我服了!”

韓靈的前任男友也是帥到吐血的類型,後來那男生出國了。

溫燕如心裏有點酸澀,“恭喜你。”

沈晨曦送韓靈到宿舍樓下的時候吻了她的額頭,只因她在打完了一個啤酒嗝後傻傻的說了一句,“我要是你的女朋友,我要照顧你妹妹一輩子。”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四)妹妹

“怎樣才能讓他帶我回家?”韓靈一邊抽菸一邊看着狂吃牛排的小胖,他是平頭小眼睛,個子並不矮,家中有銀行背景,所以小胖家庭跟沈晨曦的家庭關係來往密切,兩個孩子從小玩到大,要轉學都是一起來。

他喜歡溫燕如,站在人羣中就像一朵蓮花,純潔無暇,只能遠觀不夠,還想褻玩。

“幫我個忙?”小胖把油乎乎的嘴附在韓靈耳朵旁邊唧唧歪歪。

那個下午熱的有點詭異,溫燕如和韓靈逃課去逛街,六一要到了,韓靈要給男朋友沈晨曦的妹妹買禮物,吃晚飯時約好了去登門拜訪。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在玩具店出來後,韓靈突然告辭,“我要去做頭髮去了,你自己慢慢玩。”

女人一旦戀愛了,再好的閨蜜都變得重色輕友。

溫燕如忽然有點遺憾,爲什麼自己就那麼被動,不知道去爭取,明明自己喜歡他的,卻不能告訴他,直到他現在有女朋友了,還是自己同宿舍的,今生就此擦肩而過麼。

在街頭拐角處遇見了一個男生,是小胖,好歹也是跟跟沈晨曦有點關係的,他在跟自己打招呼,說好巧啊你也在這裏。

其實小胖已經冒着酷暑拿着望遠鏡坐在欄杆上等了一個多小時了,溫燕如慢慢的走到車站,“不好意思,我想回去了。”

“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小胖坐在她身邊,聞着她頭髮散發出來的好聞的味道。

“有了。”溫燕如想如果是沈晨曦坐在自己身邊該多好,肩膀寬寬的,靠上去肯定很舒服。

“是誰?”小胖有點緊張,“我幫你參考一下。”

“沈晨曦。”不知道爲什麼,這麼大膽的就說了出來。

小胖只覺得世間事不公平,有人得到很多,有人卻一無所有。

韓靈拿着禮物盒站在樓下打電話,不一會兒,沈晨曦下來了。院子很大,幾隻蝴蝶繞着地上的非洲雛菊飛舞,一個小女孩在花園裏盪鞦韆,想必這就是沈家的小公主沈蓉蓉了。

“蓉蓉過來!”沈晨曦笑着招呼,看着她一跳一跳的走過來。

她盯着韓靈手裏的盒子。

昨天晚上她抱着自己的脖子說,哥哥,你把你的女朋友帶來給蓉蓉看好不好,我喜歡漂亮的短頭髮的長腿姐姐。

小胖曾經告訴韓靈,六一兒童節的時候你可以買些禮物,順便搞定那個小孩,只要沈蓉蓉喜歡你,一切都好辦了。

“你好啊,小寶貝。”韓靈把禮物遞給沈蓉蓉,在這個穿着泡泡裙的小女孩擡頭的瞬間,她驚呆了。

這是一張怎樣的臉,這是一張三十歲女人的臉,眼角佈滿魚尾紋,笑起來滿臉滄桑,三歲,怎麼可能。

沈蓉蓉看韓靈的臉色一變,心裏也明白了幾分,說道,“幫我拆開,看裏面是什麼?”

沈晨曦拿過禮物道,“到裏面去拆,現在要吃飯了。”

晚餐很豐盛,做飯的鐘點工早早回去了,沈循川和簡慧珍坐着,一邊詢問韓靈家裏的情況,聽說是獨生女兒,簡慧珍皺眉,“你什麼都不會做,將來我們死了你怎麼照顧蓉蓉。”

沈循川推了推她的手,示意叫她別說了。

那個怪小孩在拆禮物。

是一個水晶音樂盒,打開以後可以看見帶着翅膀的小天使穿着天鵝裙在水晶鏡面上翩翩起舞,小天使的雙腿是白瓷做的,閃閃發亮,光潔無比。

沈蓉蓉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了看韓靈,到房間把禮物收起來。這一眼,象一把刀子一樣凌厲。

臍橙苗:你的想象力華麗麗的,如此一來,我的這個短篇的結局是不是太俗了,5555.

豔沒遇:北極熊的沙發,抱抱。

今天是XX歲的最後一天,爲慶祝告別XX歲,迎來好運的XX歲,特奉獻一集送給大家。

我的感悟:MD,活了XX多年,一無所有,只有你們這些看不到摸不着的支持我的讀者們。

注意,低調!低調!明年的這個時候也要低調!!!

安慰自己:嗯,沒結婚沒生小孩看起來就是年輕。多出書,多寫字,多工作,債是可以還清的,麪包會有的,愛情也會有的,房子車子將來都會有的。

XX歲是快樂的,因爲遇見了一個帶給我快樂的人。(低調低調)

關於生日的事情,看帖子的幾個知道就行了,別告訴別人了。低調啊!

(五)摩天輪上的狐狸精

沈晨曦跟韓靈接觸以後才發現原來她是這麼可愛的,每天上課早餐都買好送到他的手裏,宿舍的髒衣服都幫忙洗的乾乾淨淨,曬乾疊好送到沈晨曦的手中。

擁抱、接吻,一起自習,一起消夜,然後沈晨曦會送她回宿舍,在她額頭上用嘴脣留下溫度。

溫燕如有時候在宿舍聽她說她和沈晨曦談戀愛的事情,心裏充滿羨慕,要是自己當時也採取主動,結果會是怎樣,得到一個男人,卻失去一個朋友?

他們聚會有時候也叫上宿舍兩個,吃飯的時候韓靈叫沈晨曦夾喜歡的菜菜給她,然後得意的衝兩個姐妹笑笑,象個小孩炫耀自己心愛的玩具。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有的人喜歡掩藏喜悅,有的卻喜歡錶現出來公佈於衆。

那天送韓靈回宿舍前,沈晨曦說道,“明天是沈蓉蓉生日,要去遊樂園玩。”

韓靈有點失望道,“那明天我就不過你宿舍去了。”

“她說了要你一起去玩呢。”沈晨曦笑道,“想不到她對你的印象還不錯,大概是因爲你生的漂亮吧。”

回到宿舍,韓靈叫宿舍兩個姐妹幫忙挑選明天約會的衣服,看情形沈家大小都得去,搞定了小的還得搞定老的,不容易啊。

上午十點三十分,韓靈穿着小背心和綠色牛仔短褲站在遊樂場的門口,更顯得雙腿修長。他們也比較準時,一家四口開着車過來。

沈蓉蓉牽着沈晨曦的手,白色的公主泡泡裙,捲髮向上盤起,上面戴了個小小的水鑽皇冠。

說了生日快樂,卻來不及買禮物,沈蓉蓉一點也不介意,擺擺手,老成道,“不用了啦,你來了就很好了。”

韓靈一個冷戰,她說話的聲音就是一個大人,難道惡靈附體?呸呸呸,肯定是恐怖片看多了。

玩了海盜船和勇敢者轉盤,上上下下翻滾,韓靈快吐了,有恐高症的她在沈晨曦一家身邊又不好意思吐,強忍着。

“我要姐姐陪我坐那個!”沈蓉蓉指着高入雲霄的摩天輪。

韓靈嚥下一口唾沫,忍住嘔吐的想法,笑着蹲下道,“乖,叫哥哥陪你坐好嗎?”

霍少又在熱搜撒糖啦 “你什麼意思?”沈蓉蓉翻了一下眼皮,嘴巴撅起來。

無奈。

看着身邊的高樓大廈一點點升高,韓靈的腿開始發軟,閉上眼睛,只是感覺有人在看着她。

是沈蓉蓉。

她盯着自己的腿。

“有事嗎蓉蓉?”韓靈覺得她看自己的眼光詭異。

韓靈沒有想到一個小孩的力氣會這麼大,不,絕對不是一個小孩,完全是一個成年女人的猙獰的臉。

她的手裏握着那個小皇冠的下端是鋒利的簪子,直抵自己大腿動脈,沈蓉蓉歇斯底里道,“你就是憑這雙腿迷惑我哥哥的對吧,你是個狐狸精,你去死!”

門栓被衝開,在空中墜落的那短短的一秒,韓靈覺得恐懼,捨不得離開這個世界。

什麼也沒來得及說,卻已經身首異處。

韓靈的屍體高高的掛在摩天輪離地二十米的主鋼架上面,下面的人亂成一團,遊客紛紛逃散。她的身體斷成兩截,匍匐着,兩條白色的長腿還在空中輕微抽動,鮮紅的血從鼻孔和口腔裏四下噴散着,象失控的水龍頭。

有叫救護車的,有打遊樂場值班經理電話的,有看着空中的屍體嘔吐的。

沈循川和簡慧珍看到了驚惶失措的全身是血的女兒沈蓉蓉,她的胸口大腿都受了傷,微弱的呼吸。

到底發生了什麼,沈晨曦的腦子裏一片空白。

警察在一個月後結案,死者韓靈攻擊傷者沈蓉蓉,韓靈在刺傷沈蓉蓉後自殺身亡。遊樂場無直接責任,有間接責任,摩天輪的門鎖屬於可人爲打開的狀態。

“她爲什麼要殺我?”沈蓉蓉在病牀上喃喃自語,父母握着她的手安慰氣若懸絲的女兒,“不怕了,沒事的。”

沈晨曦帶了妹妹最喜歡的鳳梨草莓冰淇淋來看望,沈蓉蓉滿眼淚水,“哥哥不要找女朋友了,哥哥有了女朋友就不愛蓉蓉了。”

他忽然有點恨這個哭哭啼啼的在病牀上撒嬌的妹妹,就是她毀了自己的幸福。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糖果生日許的三個願望,一個跟媽媽有關,一個跟愛情有關,一個跟你們有關。

今天晚上會出去慶祝。

低調,低調!!!

如果沒喝醉就回來貼結局。

(六)

謝彩霞收拾了東西搬出去住了,也算是戀愛所需。她不敢再住在702宿舍,即使韓靈的所有衣服和用品已經被她的父母全部帶走,還是不敢,怕早睡了以後,韓靈忽然回來,在謝偉聰身邊還好,畢竟是個男人,何況快畢業了,學校對於大四的學生管的也不算太嚴。

韓靈去世的消息在學校傳開了,所有人都視沈晨曦爲怪物,彷彿是他害死了韓靈,跟他交往一定難逃厄運。除了小胖,誰也不再搭理他,拿着籃球去球場時,大家都主動解散,等他走的時候才聚攏。

702宿舍也是冷冷清清,溫燕如似乎習慣了對着那兩張只有牀板的空牀,昔日的三人行好姐妹現在變成了自己孤單的一個人,人生就是如此聚散無常,一不小心,身邊的人陰陽相隔,永遠沒有再相見的機會。

溫燕如也被衆人隔離了一般,702住的女生被人懷疑是鬼附身,她沒有男朋友,也不知道搬到哪裏去,只想快點畢業找個工作。去食堂吃飯再也沒有男生替自己排隊,以前追求過自己的男孩子現在看見就跟見了鬼似的,隔壁幾個宿舍的女孩寧願繞到另外的樓梯下,也不願意從自己宿舍經過,即使遇見了也是指指點點,顯得她們的時間是多麼的充足。

漸漸的,女生宿舍經常流傳着韓靈回來的鬼故事,有人在女生浴室看見過她的背影,深夜裏一邊唱歌一邊洗澡,還有人在洗衣房說韓靈穿着校服在洗衣服,洗出來的全是血水,更有甚者,有人在702宿舍樓下能清楚聽到韓靈的說話聲,有點嗲,有時候變得淒涼,哭哭啼啼的。

唯一跟自己走近的就是沈晨曦了,兩人半夜坐着聊天,他很少說話,大部分時間都是沉默不語,喝啤酒和抽菸。

“她這個人是有點愛顯擺,但她的死絕對不會這麼簡單。你知道嗎?”溫燕如搶過啤酒,一飲而盡,“去你妹妹生日赴約之前她還興高采烈的跟我和彩霞姐說她以後要跟你結婚,要全心照顧你妹妹,她說你妹妹很可愛,你看到她牀上堆的滿滿的洋娃娃沒有,她喜歡小孩,她是個單純的姑娘,不可能去殺害你妹妹的,你想過沒有?”

沈晨曦抱着頭,“別說了,我不想聽。”

“我說中什麼了嗎?你爲什麼逃避現實,韓靈託夢給我了。”溫燕如拿起易拉罐把剩下的幾滴啤酒往嘴裏倒。

“她說什麼了。”沈晨曦的眼睛放出光芒,搖晃着溫燕如的肩膀,“她在下面過的好不好?”

“她說她愛你,她說她死的時候很痛。”溫燕如輕蔑的看了他一眼,站起來準備離開。

沈晨曦抱着溫燕如,彷彿他出生以來從未如此痛哭過,連同張曉敏消失的那一瞬間,統統伴隨着眼淚哭了出來。

溫燕如的心裏一軟,撫摸他的頭髮,拍着這個男生的肩膀,“好了,不哭了。”

吻了他的嘴脣,原來並沒有想象中的芬芳甜美,世間最美好的,原來是那隔着一張紙的距離。

(七)小胖收到一條血褲子

“在嗎,我們出來見個面,我想跟你談談韓靈的事情。”小胖從QQ上對溫燕如發了信息。

“你到學校圖書館後面的第三個座椅那等。”溫燕如回了一個信息。

翻牆過去,輕盈的落在宿舍矮牆外的柔軟草地上。小胖已經到了,帶着期待的眼神。

可惜,約會的這個女人是找他談論一個已經死去一年多的女生。

“告訴我你知道的一切,當初如果不是你推波助瀾,韓靈怎麼會慘死!”溫燕如的眼睛在路燈昏暗的光線下死死的盯着他,任何的謊言似乎在這樣的眼睛下無所遁形。

“你相信有鬼嗎?”小胖的身體明顯在顫抖,冬天未到,陣陣的秋風颳得落葉到處都是,嗚嗚的聲音有點象有人抽泣。

“我相信,你呢?”

“幾天前我收到了一個包裹,是一條沾滿血跡的牛仔短褲,我害怕的要死,沈晨曦也看了,證實是韓靈摔死那天穿的。”小胖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尖尖的,“聽周圍的很多人說你們宿舍正在鬧鬼,說她經常回來跟你聊天。”

“是啊,她說你可以幫我,你一定要幫我。”溫燕如堅定的看着他一提到那條血褲就恐懼到變形的臉。

溫燕如是在宿舍廢棄的雜物箱的最底層偶然發現那本帶鎖的日記的,想不到韓靈藏日記的地方竟然這麼小心,她不喜歡寫網絡日記,總覺得不安全,可這樣又是否真的安全呢。

是出事前那天晚上寫的。

“上帝保佑,我竟然有一個這樣完美的男朋友,笑起來他就是天使,不笑,就是發呆的天使。要感謝小胖,得到那麼多有用的情報。我跟晨曦在一起開心極了,雖然他似乎總是有點憂鬱,可人還是非常體貼呢。我有信心能夠用我的快樂驅趕他心裏的憂愁。其實我知道WYR(溫燕如)也喜歡他,對不起了,很多事情如果不主動爭取,機會就會白白落入他人手中。我總是炫耀,我知道這會傷了她的心,可這樣她就會對晨曦失去希望,可以尋找屬於她的那份幸福。明天要去遊樂場了,今天卻開心不起來。她的妹妹實在太奇怪了,雖然打扮很可愛,可是看我的眼神卻是要殺我,我該跟晨曦說還是跟燕如說,他們肯定覺得我是個瘋子吧,一個三歲的小孩怎麼可能想殺我,何況也殺不了我啊,如果真的殺了我,我想宿舍的姐妹一定會替我報仇的。呸呸呸,烏鴉嘴,壞的不靈,不靈!好了,再不睡覺明天就是國寶大熊貓了,想到我的美好明天,我今天做夢是不是都應該笑醒呢。祈禱,明天是個好天氣,祝福自己!”

人在出大事前一定有預感,可怕的第六感。

血褲是買了一模一樣的,那天晚上在韓靈的衣櫃中是溫燕如親手選出來讓她穿的,要寄出去時,老爸說你這樣到底是爲了什麼。

真相,我一定能找出來。溫燕如看着父親,“反正咱們家快遞公司是私人業務,你怕什麼,罰你點錢罷了。”

小胖終於答應了溫燕如的要求。

作者:四海社蚊子回覆日期:2008-7-1713:10:00

對啊因爲那條褲子是溫幫韓選的所以她記的特清楚後來爲了查真相所以又去買了條一模一樣的還撒了點紅色顏料(或雞血)什麼的在褲子上弄成靈異事件讓小胖幫她查

正解。

臍橙苗:

快遞公司如果寄敏感的物品,收貨方可以投訴的。所以怕是罰款的。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七)真相

小胖的父母不知道爲什麼兒子爲什麼非得要在晚上七點半搞什麼商業聚會,叫了幾個舞女過來作陪,竟然以死相逼,沒辦法,不知道胖兒子哪根筋燒壞了,還非得邀請乾爸乾媽。這次不能帶沈蓉蓉,這樣的場合不適合小朋友。

“鑰匙交給你了,地址我已經寫清除了,你小心點,有事打我電話。”小胖鄭重的把沈家的鑰匙交給溫燕如。

“怎麼?”

“沒怎麼,他睡覺的時候我偷偷配的,你放心,藥量足夠的,最少睡一天。放心,家裏就沈蓉蓉在家裏。”

門口保安早就被小胖打點過了,說沈晨曦新女朋友今天要來家裏睡,有鑰匙。溫燕如穿過花園,打開沈家的門。

客廳靜悄悄的,只有幾條熱帶魚悠閒的游來游去。

“你是什麼人!”

溫燕如猛的一回頭,是個婦人,糟糕,爲什麼她在家裏?鎮定,鎮定。

“哦,阿姨你好,我是沈晨曦的朋友,他給我鑰匙讓我幫他到房間取件衣服,他今天喝醉了,衣服弄的很髒。”

“是嗎?”簡慧珍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正想問個究竟,忽然聽見房間裏的沈蓉蓉廁所在喊媽媽,拿包衛生巾給我。

三歲小孩的聲音?衛生巾?

順着門縫順便一瞥,一個不到一米高的小孩赤身裸體蹲在馬桶上,胸口布滿膿瘡,大腿褶皺處佈滿了黑色大塊黴菌。

廁所門關上了。

溫燕如走進房間,卻走錯了房間。

是沈蓉蓉的屋子,沒有漫畫書,沒有洋娃娃,全部是大腿的照片,女人的長腿,還有盯在牆上的各種各樣顏色的長筒絲襪,有個音樂盒,白色的瓷器娃娃身體斷成兩截,腿被顏料畫成鮮紅。

她的房間,除了父母任何人都不能進來。

溫燕如感覺到有人敲打了她的後腦勺,是個平底鍋。

醒來的時候她躺在浴缸裏,手被反綁在後腰上。

兩個女人看着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