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不錯,小秋長的真帥氣啊!」

沈從龍不住的點頭,十分的欣賞,「對了,趙兄,我也還有一個女兒,正好和小秋的年紀相仿,我們兩家也算是世交了,你看不如結個親家,怎麼樣?」

「那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趙無極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即說道。

剛剛還說話的沈老爺子在這個時候忽然沉默了下來,什麼也沒說話。

「如雲,你過來!」

沈從龍朝著旁邊招了招手,沈如雲聽到了,十分不情願的走了過去,她的確很不想嫁給趙千秋,但今天是爺爺的壽宴,她也不能造次,只能走了過去。

只是臨走的時候看了一眼謝雲芝,以及葉風,她今天所有的希望都押在這兩個人的身上。

「這就是小雲吧,出落的也是大姑娘了!」

趙無極微微一笑,也是很欣賞,他可是知道的,這沈家的姑娘如今也是分局局長,算是前途無量,正好可以幫到趙家很多,這個兒媳婦,他是滿意的。

趙千秋自然也不拒絕,沈如雲這小妞模樣端正,身材又好,更難得的是那一雙大長腿,簡直就是人間極品。

加上從警多年,又是練過的,渾身沒有贅肉,這樣在床上的時候,肯定帶勁!

趙千秋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征服慾望,他可期待著和沈如雲這樣的練家子在床上來較量一番呢!

噁心!

沈如雲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就像是啥都沒穿暴露在所有人的視野之下,一想到趙千秋這種人做她的丈夫,她便有種想死的衝動。

「趙兄,你看怎麼樣,做你家的兒媳婦,可還行?」

沈從龍一臉討好的笑容,似乎還在徵詢趙無極的意思!

周圍的人心裡一陣破口大罵!

這年頭,還有嫌棄自己女兒嫁不出去的,如此急切的要甩出去?

沈從龍為了榜上趙家,也是不擇手段,不顧臉面了,連自己的女兒都能如此急不可待的要扔了,這真的是一個父親嗎? 「當然可以了!」

趙無極很滿意,他要的不過就是沈如雲的身份,有這個兒媳婦,以後趙家也可以說是和沈家結成聯盟,沈家還有沈老爺子這個大樹在,還是能好乘涼的!

「不過孩子們也這麼大了,也要問問她們的意見!」

趙無極話鋒一轉,看向自己的兒子說道:「千秋,你覺得呢?」

「如雲妹妹跟我差不多大,我們從小也是認識的,我……我當然也是極喜歡的!」

趙千秋微微笑著,倒是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直接就要答應下來。

「哈哈……千秋侄兒倒是個實誠之人!」

沈從龍頓時大喜,在他看來,只要趙無極父子點頭,他們沈家這邊也不會有任何的問題,甚至,他看都沒看自己女兒沈如雲一眼,在他看來,沈如雲沒有問題,也不會有問題!

為她找了這麼好的一個夫家,這麼好的夫婿,她應該感到慶幸才對!

「如雲侄女呢,你怎麼個看法?」

趙無極笑了笑,將目光看向沈如雲,既然沈從龍敢提出來,那想必也基本搞定了我沈如雲,這時候趙無極問一句,也像是例行公事一樣,走個過場而已。

但有時候,有些事情往往會脫離他的預料範圍之內!

就好比現在!

「我……不同意!」

沈如雲原本一直低著頭,心裡在想著,在糾結著,像是想通了一樣,突然就抬起頭,猛地說了一句。

啥?

不同意?

趙無極等人,甚至整個會場上的人都覺得是自己聽錯了。

「如雲,你說什麼呢,說錯了吧!」

沈從龍作為沈如雲的父親,都沒有當真,隨口問了一句,畢竟今天是老爺子的壽宴,誰也不敢亂來。

正是因為抓住這一點,沈從龍才會這麼的果斷!

問都沒有去問沈如雲的意見,在老爺子面前,誰也不敢造次。

但這一次,他失算了。

「我說,我不同意!」

沈如雲一字一頓,十分堅定的說道:「這門婚事,我不同意,我不想嫁給趙千秋!」

什……什麼?

真不同意!

還如此指名道姓!

整個會場都沸騰了起來。

「我靠……沒想到今天還有這麼一出啊!」

「是啊,我還以為今天沒什麼意思呢,誰知道,還有大戲能看。」

「這下好玩了,堂堂趙家大少被人當場拒絕,這不亞於被人猛扇一巴掌啊!」

……

周圍的人頓時都樂呵了起來,紛紛將目光看向了趙千秋,此時此刻,他應該是場上心情最複雜的人了。

恥辱!

簡直是奇恥大辱啊!

趙千秋的一張臉早就是漲成了豬肝色,難看至極,他堂堂趙家大少,整個京城想嫁給他的人多了去了,估計能從京城的東邊排到西邊,從來沒有哪個女子能拒絕趙家大少的名頭。

但今天!

他堂堂趙家大少,由趙家家主親自提親,沈家人都同意,卻被沈如雲這小妞拒絕了!

什麼概念?

那是完全沒把自己放在眼裡啊!

就好比當著這麼多的京城名流面前,扇了自己一巴掌,還狠狠的跺了幾腳,最後揚長而去!

「死丫頭,你胡說什麼呢!」

沈從龍臉上有點掛不住,他本以為能抱趙家的大腿,誰知道,在沈如雲這一環卻掉鏈子了。

「老弟啊,如雲侄女既然有想法,你該做做思想工作的,這個事情,我們過陣子再談也不遲!」

趙無極的臉色變幻之後,還是十分平和的說道。

好歹也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趙家家主,心性、忍耐力以及控制力都是上乘,這種場合也不是第一次遇見了,自然不會太過驚慌。

這麼說,也是為兩家都留有一個餘地!

只要沈從龍能說服他的女兒,後面兩家還是可以結為親家的,要是一直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前糾纏不休,丟的不僅是沈家的臉,趙家的臉面也會跟著一起丟!

「不行,這死丫頭髮什麼瘋,居然敢不同意?」

誰知,沈從龍卻沒有領會到趙無極話里的另外一層意思,直接罵了起來:「你還反了天了,誰給你的膽子?今天你必須給我同意,否則,你就給我滾出沈家,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要麼答應婚事,要麼被逐出沈家!

二選一!

「好,我沈如雲就不要沈家的這個身份,以後我就叫謝如雲,和沈家再無任何的關係!」

誰知,沈如雲也是一剛到底,完全不給自己留任何的退路,當場便要割袍斷義,和沈家徹底的劃清界限!

一把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兩手捏著兩邊,一旦撕開,便是要和沈家徹底斷絕關係。

呆了!

沈從龍自己也呆了,他一直知道自己這女兒性格剛烈,沒想到,剛烈到這種程度,完全沒有任何的妥協!

「如雲!」

謝雲芝坐不住了,連忙走了過去,拉住了沈如雲,「不要這樣!」

「小姨,你別說了,既然沈家容不下我,那我就徹底的離開,就當做沒有這個父親,沒有這個家族!」

沈如雲此時此刻已經是下定了決心,誰來也不好使。

就是謝雲芝親自勸,也沒用了。

「雲芝,你看看,從小到達,她都是跟著你後面的,我一直信任你,才沒有管,沒想到,你竟然把她帶成了這個樣子,目無尊長,毫無家族榮譽,她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嗎?」

沈從龍終於找到了一個發泄口,對著謝雲芝就是一陣破口大罵。

啥?

平時不管自己女兒,現在出了事,就罵小姨?

這是什麼操作?

原本葉風還不想管,但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一個無理取鬧的混賬玩意罵,他的心裡也很不爽!

憑什麼啊?

我的女人你有什麼資格罵?

「閉嘴!」

很快,一道響徹全場的聲音出現在眾人的耳邊,只見葉風緩緩走了過去,站在謝雲芝的前面,看著沈從龍,直接說道:「你自己做父親的,不了解自己女兒,就強行給她安排婚事,你有盡過做父親的責任嗎?」

「堂堂沈家家主,四十歲的人了,還跟個沙雕一樣,你配姓沈嗎?」

「逼的女兒和你割袍斷義,你還有臉罵人了?」

「我都為你感到不齒!」

……

葉風指著沈從龍就是一陣破口大罵,絲毫沒有留情面,就連沈老爺子的面子都沒有給,當著這麼多的外人面前教訓沈家家主,這滋味……還挺爽的!

這誰啊?

眾人的腦海里都冒出了這個念頭!

葉風突然衝出來對著沈從龍就是一頓罵,但誰也不知道他是誰。

除了趙無極等人知道以外,其他人對葉風的身份一無所知!

就連沈從龍本人也是一臉的懵逼!

媽的,老子教訓自己家人跟你有屁的關係啊?

「你誰啊?」

沈從龍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被葉風都罵的懵逼了,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噗……」

這話問出來,不少人忍不住都笑出了聲,這沈從龍今天可是鬧了一個大烏龍,被人指著鼻子罵,他卻連這人是誰都不知道。

這可真的是一個天大笑柄! 第637章

今天註定是沈家家主沈從龍最恥辱的一天!

被人當場罵了一頓也就算了,偏偏這人是誰還不知道,可真是夠丟臉的。

「卧槽……這人是誰也不知道?」

「吊炸天啊,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膽子是真的肥!」

「這人要麼是神經病,要麼就是牛逼哄哄的大人物!」

……

周圍的人將目光都看向葉風,十分好奇了起來,敢在這種場合之下辱罵沈家家主,非同小可,看他這淡定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個傻子!

「從龍,他是我帶來的人,跟別人沒關係!」

謝雲芝硬著頭皮走上前,說了一句。

即便葉風的身份是有點特殊,是軍方的人,但謝雲芝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葉風為她們衝鋒陷陣,她在後面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解釋了一句。

「你帶來的人?」

沈從龍那叫一個無語!

特么的……他還以為真是沈老爺子的朋友呢,如果是也就算了,偏偏還不是!

不是還敢在自己家族裡這麼囂張,誰給他的資格?

「我不光是雲芝的朋友,也是沈如雲的朋友,我實在看不下去你這種父親,我看還不如讓沈如雲和你斷絕父女關係!」

葉風毫不避諱的繼續說道:「有你這種父親,也是拖累她的後腿!」

啥?

我拖累?

沈從龍獃獃的看著葉風,這傢伙的臉皮簡直厚到一定程度了,你一個外人憑什麼這麼說?

「謝謝你,你還能支持我!」

沈如雲那叫一個激動,這樣的想法她早就有了,只是一直沒敢說出來,如今有葉風支持,她的心裡也就更加堅定了。

「茲啦……」

沈如雲雙手一使勁,將那件衣服直接給撕碎了。

「我沈如雲從今天開始改名謝如雲,和沈家再也沒有任何的關係!」

沈如雲看著自己的父親,直接說道,語氣無比的肯定,說完之後又走到了沈老爺子的面前,彎腰鞠了一躬。

「對不起,爺爺!」

沈如雲歉意的說了一句,在這個家裡,也就爺爺還能對她有點感情,至於別的人,也就呵呵了。

但沈老爺子大部分時間都在軍區,壓根沒有時間在沈家呆,所以即便把她看做親孫女,也無濟於事!

他一個總參領導,工作上的事都忙不完了,要是回來還要管這種小事,那就太費神了。

「既然脫離了沈家,我也不強求,好好跟著這個男人吧!」

沈老爺子臉上沒有任何的波動,什麼話也沒說,什麼態度也沒表示,只是隨口說了一句。

啥?

這就沒了?

還不強求?

不光是沈從龍自己驚呆了,整個沈家人,甚至,在場的看熱鬧的人都驚呆了。

一個沈家嫡齣子孫,脫離沈家,就這麼同意,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父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