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喜歡他,真的很喜歡。」

李安安捂著心臟的位置「哥,你不會明白的。」

韓毅眼皮下拉「不,我明白,我也很喜歡鶴城,我昨晚做夢夢到他穿裙子和我逛街。」他有點得意。

李安安翻白眼「做夢吧,就算鶴城好了,也絕對不會穿裙子。」

韓毅想想覺得也是「嗯,不管他什麼樣我都喜歡」

李安安不想打擊他。

只要司文鄲一天不結婚,鶴城就不會死心,因為司文鄲是他心裡的執念,除非出現一個讓他更愛的人。

「哥,你之前和褚逸辰熟悉嗎?」」

韓毅原本在喝雞湯,聽到妹妹這麼問說「不怎麼熟悉,怎麼了?」

「那他藏著一個女人差不多五年」

「什麼,咳咳,該死!」

韓毅放下碗,下床,擼起衣袖打算去找褚逸辰算賬。

「我就說了他不可靠,長得那麼帥還富有,身邊怎麼可能沒女人,上當了。」

果然被他說中,這個不知好歹的男人,他多好的妹妹啊,他怎麼忍心傷害。

李安安急忙阻攔他「別激動,那是認識我之前的事,你就告訴我有沒有聽說過。」

韓毅認真想想「沒有,不怎麼了解他。」

早知道自己會有個妹妹和他有牽扯,他一定把他的底細打聽得清清楚楚。

「妹妹,真有那麼一個女人?如果他敢腳踏兩隻船,我狠狠收拾他!」

李安安望向天花板「你打得過?」

韓毅尷尬抹鼻子「我會努力練習的,總有一天打得過。」

「等你練習好了,估計黃花菜都涼了,說不定別人都三年抱兩了!」

韓毅想起那個畫面來火「這個混蛋,到時候估計還會讓後面的那個女人虐待我外甥!真不能容忍。」

李安安點頭「是的,他們一定不會對我孩子好的,所以我不會讓位的。」

「做得對妹妹,我支持你,不能便宜了那對狗男女!」

李安安贊同點頭。

和她哥說一下,心情好很多,等褚逸辰身體恢復,她一定要旁敲側擊問出那個女人是誰。

。零點中文網]小謝庄村民終於嘗到了桃子味道,也終於知道那些人為什麼親自採摘也要買了。

他們也打算買。

可謝壯還是不賣。

「你這孩子,你大堂伯沒打電話給你嗎?」

「打了,他叫給你們嘗嘗,我也給你們嘗了,你們還想怎樣?我說了不賣就不賣,誰說也沒用。」

不嘗還好,嘗了忘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450章你們決定去哪兒?「生死符,好詭異的魂技啊!」

聽著陸梟的介紹,風正豪無奈的苦笑了一聲,這還真的從根源上阻止了他們背叛千仞雪的可能性啊。

連封號斗羅都能控制,他們兩個小小的魂斗羅,又能如何的反抗呢。

不過想到能獲得兩枚魂骨,還是可以接受的。

當風正豪和火雲都走到陸梟身邊拿起一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一七七章第一次的雙人旅行!(4/5) 彭若若驚訝的說:「這麼快,都傳開了。」

彭家老祖宗沉重的點點頭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點跟我說清楚,免得別人都知道了,我們這個當祖父的啥都不清楚。」

彭若若看了眼彭明月,見她微微點頭,她沉呤半會,這才說道:「就是齊中哥昨天晚上跟姐姐求了婚,建明也重新跟我求了一次婚,我們都答應了。」

彭家老祖宗瞪着她說:「這麼簡單。」

彭若若點頭又有些羞澀的說:「就這麼簡單啊,爺爺,您還要有多複雜?」

彭家老祖宗呼哧呼哧直喘氣,這個什麼破孫女兒,都不懂他老人家的心,是想把孫女兒都留在家裏,當公主一樣的多養幾年啊,他疼愛自己的孫女不行嗎?

彭若若眼珠子轉了轉,現在,也不能夠,總是讓這老爺子,將心思全都放在自己和明月姐姐身上,總得有個人幫他們吸引一下老祖宗的注意力。

看着還站在二樓正看好戲的小叔叔,她撒嬌般的摟住老祖宗的胳膊,挑着眉毛說:「爺爺,您不能夠這麼偏心,總是只關注我和姐姐呀。」

她說着,還朝着彭嚴州眨了眨眼睛。

老祖宗看着她問:「我還要關注誰?」他一邊問,一邊順着彭若若的目光看向小兒子。

看戲看得帶勁的彭嚴州,直覺得要壞菜,轉過身撒腿就想跑去單位。

卻被剛要進門的警衛員小古攔住,他黑著臉,問道:「小古,你有什麼事?」

小古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對自己黑臉的彭嚴州說:「外面有人找小小姐。」

彭嚴州的眼睛一亮問道:「是誰找若若,你怎麼不問清楚?」

小古頓了一下說:「說是姓柳的,來求小小姐去給他們家先生看病,說是小小姐之前答應了他們的。」

彭嚴州是知道有這事的,當初,柳夫人母女兩個在村子裏鬧的那一齣戲,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還是很討厭這兩個人,可是現在,他卻真心感激,這兩個現在到他家裏來,雖然知道自己這樣做有些不厚道。

這也不能怪他呀,是這個臭丫頭先不厚道的,他於是扭頭笑着問彭若若:「應該是那個姓柳的,你既然答應了人家,就讓她進來如何?」

彭若若無所謂的聳聳肩,點頭道:「可以呀,讓她們進來吧。」

彭嚴州又轉身笑眯眯的對警衛員小古說:「小古,麻煩你,出去把人帶進來。」

小古答應着,很快就將人領了進來。

彭嚴州走到彭若若的身邊,得意的朝她咧著嘴巴笑。

彭若若沒好氣的沖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見禍水己經成功的東引,為了盡量不再引人注意,彭明月老老實實的縮在角落裏。

殊不知,她一直被自己的親媽公孫萬水瞪着。

親媽的目光如影隨行,彭明月朝着她,笑的萬分討好。

公孫萬水白她一眼,用唇語對她說道:「等你爸回來,再找你算賬。」

彭明月……寶寶心裏苦,但是我不說

現在的她,只想把始作俑者白齊中那個混蛋,拉出來和自己一起面對,父母親人們來自靈魂的拷問。

並不知道,自己新上任的女朋友彭明月,正在遭受水火兩重天的折磨,他現在也被未來岳丈大人彭正賢拎到了辦公室里,進行拷問。

話分兩頭,在彭家的彭若若,吃驚的看着柳夫人扶著柳浩楠一起進了屋。

。 第3107章血鴉

「這樣下去他遲早會被消耗完靈力任人宰割!」韓飛轉身看嚮應天寶道,「你不打算出手幫一幫他?」

韓飛之所以出聲,不僅僅是出於好心,而是想從應天寶嘴裡得知一點林天成的消息,此人如此勇猛不可能一點名聲不露,他不知道只能說明此人隱藏的很深。

如此強大的人,韓家在這之前竟然一無所知,所以,韓飛打定主意,一定要摸出林天成的來歷,即便不能拉攏,也絕不能輕易得罪。

要知道,林天成身邊擁有的異靈數量和質量都是匪夷所思的,如此強大的勢力即便是韓家也不敢輕視。

當然,由於之前自己袖手旁觀,怕是已經給對方立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才出聲要幫助林天成,當然不忘記通過應天寶的嘴幫忙轉達一下自己的善意。

「不必了,不出意外,這天雛今日必死!」應天寶輕笑道。

應天寶可是知道,異靈小隊中最強的曜日和皎月乃是雙生異靈,而且又一種專門對付異獸的手段,再加上林天成當初在西山府露過面的那位強弓手寒冰異靈,獵殺天雛並非難事。

如今之所以裝出一副不敵的樣子,想必是要天雛掉以輕心,抓住機會一擊必殺!

聞言,韓飛看向雲海,只見林天成正滿天溜鳥,絲毫沒有見他有擊殺天雛的機會。

但是,應天寶作為應家傳人,而且和林天成認識,想必不會判斷出錯才是,只是他目光短淺實在無法看出林天成有什麼辦法斬殺天雛,可又不好意思拉低身份詢問應天寶,只好一言不發的繼續看向雲海。

「會不會有些託大?不如我們一起上幫他解圍?」韓飛看了看被鳥群追的滿天亂飛的林天成皺了皺眉說道。

如今這幅狀況,別說斬殺天雛,林天成自己能不能在天雛的追殺下活下來還是兩說。

「不用,且看!」應天寶看著遠處正在彎弓搭箭的寒冰,嘴角露出自信之色。

聞言,包括韓飛在內的眾人紛紛向雲海望去,只見林天成大喝一聲一刀逼退天雛,再次無功而返,就在眾人心生失望之色的時候,一支寒冰箭矢突然憑空出現在天雛即將飛退之處。

天雛雖然多來了林天成的斬殺,卻沒能躲過這突入起來的長箭,瞬間被長箭洞穿。

天雛的天賦是速度,事實上它的防禦非常弱,否則也不會被應天寶圍困一月無果,只要有辦法限制它的速度,他的實力基本上就只剩下三成。

如今,寒冰射出的長箭帶著恐怖的力量瞬間洞穿了他的身軀,頓時鮮血橫飛,一道恐怖的貫穿傷出現在它的心臟部位,噴洒著鮮血向下墜落而去。

韓飛等人見狀頓時都看呆了,顯然沒想到林天成竟然還有這樣的布局,心中不禁換位思考,假設自己是天雛,能不能躲開那一箭,但是結果卻讓他們臉上的忌憚之色更濃。

林天成閃身逼近正在墜落的天雛,伸手一抓,直接把已經死去的天雛抓在手中,然後閃身朝著樹下飛去,留下異靈小隊應付那些獸群。

有了這天雛,戰神軍團和西山府的合作就基本成了一半,剩下的只需要商議好利益分配就行!

只是,當林天成準備沿著樹榦飛下之時,卻發現天神樹上竟然有一個果實。

不,準確的說,是一枚蛋,一枚不知道什麼異獸的蛋,但是這個蛋正在汲取天神樹的靈力孕育自身,所以看起來就像是長在天神樹上的果實。

但,實際上這枚蛋就是一個竊賊,竊取天神樹的生機和靈力催生自身,天神樹作為飛行異獸的棲身之所,敢這樣做的異獸顯然是沒將眾異獸放在眼中。

所以,當林天成看到這枚蛋的時候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甚至臉上都露出了駭然之色。

「不好!」林天成心中驚呼,身形更快的朝著樹下飛去。

只是,一隻通體血紅的鴉正冷眼站在樹枝上看著林天成,那眼神讓林天成都內心發寒。

林天成回過神,發現自己冷汗濕透了全身,僅僅只是因為那血鴉的一個眼神,可見那血鴉不凡,帶給林天成的心裡壓力之大!

林天成閃身朝著樹下飛退,他現在根本來不及細想血鴉是什麼實力,只想儘快遠離對方「千萬別追過來!時候我一定感謝你八輩祖宗!」林天成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如今林天成只能寄希望與血鴉要守護正在孕育的蛋,最好不要來追殺自己。

除此之外,林天成毫無辦法,對於這恐怖的異獸,林天成當真是沒有與之為敵的念頭,毫不誇張的說,只要這隻血鴉發難,在場的人能不能活著離開都難說。

「快走!樹上有一隻血鴉!」林天成驚呼出聲,示意應天寶等人趕緊離開。

說完,他就自己一飛衝天的朝著遠方遁走,應天寶絲毫沒有猶豫,見林天成如此失態就知道有不妙的事情發生,跟著林天成身後就跑。

「血鴉?這神樹之上沒有這種異獸的存在,你不會是看花眼了吧?」韓飛輕笑道。

對於神樹上的異獸種族韓家了如指掌,要真是有這樣的異獸出現,他不可能不知情。

就在這時,韓飛卻突然聽到一聲十分難聽的鳥鳴,聽起來如同烏鴉叫。韓飛一臉震驚的看向空中那隻通體血紅,宛如紅寶石雕刻的血鴉,只見那隻血鴉一出現,天空中數以萬計的異獸紛紛安靜下來,朝著自己的領地折回,心細的人會發現,這些異獸竟然一個個都在渾身瑟瑟發抖,似乎血壓是什麼恐怖的存在。

那隻烏鴉般的異獸,此時正展開雙翅在空中滑翔,那一對紅寶石一般的眼睛更是冷酷的看向遠遁的林天成和站在原地的韓家之人。

「快走!」韓飛當即感覺渾身發寒,二話不說轉身帶著韓家所屬朝遠處逃去。

韓飛命令一出,眾人絲毫沒有猶豫,紛紛跟隨他身後拚命的逃。

血鴉見狀,並沒有急著撲下來,而是在天空中滑翔,眼中露齣戲謔之意。

…… 姓名:澤間浩樹

年齡:16

性別:男

生日:11-28

簡介:涉谷高中一年級生,中二熱血的青年,十分重視友情,善良而又有些急躁,炎系鬥士之魂的新繼承人。

血型:B

國籍:日本

喜歡的東西:角色扮演遊戲,漫畫,狗,咖喱。

代表色:橙紅

身高:177cm

體重:56kg

姓名:水谷峪

年齡:1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