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問題?」徐文明抬了抬眼皮。

「我這段時間,老感覺肚子不舒服,一天要大便三到四次,經常聽到肚子裏面會有響聲,我想問問是什麼情況。」

徐文明就詢問了一下患者的日常飲食,是否便血等問題,然後開始給患者把脈。

感覺患者脈象並無大礙,再加上患者又如此年輕,徐文明覺得問題不大,便道:「你這個情況,最好做個便檢。」

「我前半個月做了便檢,沒什麼問題。」

徐文明就要了患者的醫療卡,道:「應該是腸道紊亂,我給你開點中成藥,你吃一段時間試試。」

說着,徐文明拿起卡一劃。

頓時,徐文明臉色就有點變了,道:「你已經找其他醫生看過了?」

患者歉意地看着徐文明,道:「是的,那個醫生也就是讓我吃藥,說可能是腸道紊亂,我不放心,就……」

不等患者說完,徐文明就把患者的卡朝桌子上一扔,沉着臉道:「你找別的醫生看過了,還來找我幹什麼?快出去出去。」

患者後退了一步,還是不死心地道:「那這個葯我還要吃嗎?」

「誰給你開的葯你問誰。」徐文明冷冷道。

患者臉上的抑鬱又添了幾分,顯然今天的求診沒有達到目的。

林天成可以理解患者的心情。

估計患者在別的醫院看過,腸道紊亂的葯也吃過,不見效果,這才來中醫院。聽到醫生還是說腸道紊亂,患者不放心,所以又找徐文明看一次。

其實這種患者,多半是精神壓力大造成的。

他也可以理解徐文明為什麼發火,畢竟,藥品回扣才是徐文明最大的收入來源,別的醫生已經給患者開藥了,徐文明不生氣才怪。

接下來,陸續有患者找徐文明看病。

雖然徐文明沒有讓林天成幫忙的意思,但在徐文明忙不過來的時候,林天成也會幫患者看一下化驗單或者片子。

在看到一個胸片的時候,林天成道:「肺部沒有問題,只是流行性感冒,這是一個自愈性疾病,回家休息,多喝開水。」

聽到林天成叫患者離開了,徐文明臉色又沉了一些。

他面無表情地看了林天成一眼,道:「剛剛那個感冒的患者,你那樣說是不妥當的。」

「請老師指教。」

徐文明正色道:「片子呈現的,只是儀器檢查結果,有些疾病,胸片未必可以顯示出來。你怎麼可以說患者肺部沒有問題呢?你應該說從片子上看不出什麼問題。還有,感冒雖然是自愈性疾病,但感冒了吃藥也很正常。科室要創收,醫生也要生活。」

「知道了,我以後會注意的。」

「你以後多看多聽就可以了,等你成為一名正式醫生,你就會明白的。」

說着,徐文明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發現快到十二點,就起身準備下班。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護士快步跑到診室門口,神色緊張地對徐文明道:「徐主任,快去樓下接診,有三個患者,是一家人,喝了百草枯,情況十分危急,正在送過來的路上,市委領導也趕過來了。」

徐文明一聽,面色大變,立即跟着護士去搶救室。

林天成跟在徐文明身後,面色也有些凝重。

百草枯是一種除草劑。

一經問世,以其優異的除草特性風靡全球。然而,它對於人類來說,是一種尚無解藥的劇毒藥水,相比過去常見的『敵敵畏』等農藥,毒性大了很多倍,號稱死亡之水,10毫升便可致人死亡。

每年都有很多因不同原因,喝下百草枯導致生命終結的人。

真正誤喝百草枯的不多,他們大多數是因為夫妻矛盾、失戀、考試成績不理想等,情緒激動后喝下百草枯。

救治喝百草枯的患者,必須爭分奪秒,在誤喝后數分鐘內洗胃、導瀉等,再配合血液灌流等綜合治療。

只是,就算是這樣,搶救成功率依舊低的可憐,有的患者幾小時就死亡了,有的會拖延一兩周,但最終難逃死神之手。

一家三口喝下百草枯,而且連市委領導都驚動了,恐怕不是單純的自殺那麼簡單啊。

……我閉着眼睛,這種氣味實在令人發嘔。

機會已到。

我手掌打開,星點大小的陽火快速擴張,竟然一瞬間驅散了身後的陰氣。轉身打出一掌,同時目光也看到白色的身影。

我心裏一驚。

它不是人,卻穿着人的衣服。一張似人非人的臉,長得十分怪異。

它有一張嘴,牙齒很鋒利,很白,鋸齒形,估計全力咬合能咬斷人的骨頭。

而且皮膚也十分怪異,居然長著鱗片,我肩膀上的口水就是從它嘴裏滴下來的。

「卧槽,這是什麼東西?」

相信大部分人見到這樣的……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六十五章天命鎖魂 在通往極北之地的這條穀道上,冰雪飄揚,狂風呼號,一百米開外后基本就難以看清東西了。

那個生物的身影,就隱藏在距離城牆幾百米開外的穀道風雪中,趙政只能隱隱約約分辨出,那是一個直立行走的生物,手中好像還拿著什麼東西。

但看不太真切,而且一閃即逝很難判斷出究竟是什麼。

幾人在城牆上仔細觀察了一陣后,薇蘭希爾族長便是率先開口說話了。

「好像是半獸人,但我不敢肯定,也許是遊盪在冰原上,意外跑到我們這邊來的遊盪者或者盜匪也說不定。」

看著薇蘭希爾沉吟的模樣,趙政微皺眉頭,「半獸人我還能理解,但為什麼極北冰原上還有盜匪?而且遊盪者又是什麼東西?」

聽到趙政的詢問,薇蘭希爾回過神來,輕聲解釋說道:「有些公國王國就建立在靠近極北冰原的邊上,在那種寒冷的地方,一年四季基本都是風雪,沒有食物,有一些徹底活不下去的人,自然就只能做了盜匪。」

「他們活躍在寒冷的極北冰原上,時不時便去騷擾一下那些公國王國的村鎮,算是一群比較煩人的傢伙吧,倒是沒什麼危險。」

「至於遊盪者嘛…」說到這個,薇蘭希爾臉上露出了些許追憶的神色,「他們中有些人是帝國的放逐者,也有些是邪神的信徒,被排斥出人類社會的他們,也就只能遊盪在無人的角落,例如極北冰原這種惡劣的地方。」

「雖然算是一群比較可悲的人吧,但這些傢伙實力其實都很強。」

「就像是放逐者,他們在被帝國放逐前,實力基本都已經被徹底廢掉了,而能夠在被放逐后,還能抵達並生存在冰原之上的,無一不是戰鬥能力以及生存能力過人的佼佼者。」

「至於邪神的信徒嘛,一群詭異且神秘的傢伙,擁有著強大的實力,也算是冰原上比較危險的一類存在了。」

「而這些遊盪在冰原之上,沒有來處也沒有歸途的傢伙,就被曾經生活在冰原之上的我們,以及活躍在北地的冒險者傭兵們,統稱為遊盪者。」

聽完薇蘭希爾的解釋,趙政瞭然的點了點頭,「這樣嘛,那冰原上看起來蠻危險的哈。」

「不過不管是什麼,我們最好都要做些準備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再過段時間等極北之地的那些傢伙徹底斷了糧食,肯定就會朝北地諸國發起群攻的。」

「現在我們這邊也出現的情況,估摸著到時候我們這邊也會受到衝擊,也得虧我們已經將這道城牆給修建了起來啊,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確實。」薇蘭希爾也是微微點了點,不過臉上此時已然滿是擔憂之色。

見此,趙政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站直身子,微笑說道:「不管怎麼樣,這邊還得有勞薇蘭希爾族長您看護著了。」

「如果有什麼情況,還請及時通知風溪鎮,我好派遣人手過來支援,至於糧食,稍後我就派人來取,還希望薇蘭希爾族長能夠儘快給我準備好。」

「這個沒問題,也希望趙政領主您能遵守您的諾言。」

在北風山谷告別了薇蘭希爾後,趙政與安雪柳迅速便是回返了風溪鎮。

將在北風鎮所遇到的事情,一併通知了范雎他們。

晚上,在趙政的府邸當中,范雎,商鞅高順等人都已經到齊了,就連原本已經回到住處的白河,也來到了這裡。

眾人齊聚一堂,商議著之後的事情。

「北地人類諸國即將與北地冰原上的其他種族發生衝突,西維爾那邊到時候估計也會有所動作。」

「如果我們這邊也受到了來自北地冰原上其他種族的威脅,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范雎緊促著雙眉,有些苦惱的如此說道。

一旦真發生這種情況,那風溪鎮可就真是腹背受敵了。

至於北風鎮那邊,就他們那點人,雖然有些實力不錯的魔法師吧,但並不能對這場即將到來的風波起到什麼關鍵性的作用。

最後也還是只能靠他們自己啊。

「主公,您是怎麼想的?」商鞅也是微蹙眉頭,對於他這種能力更偏向於政治的人來說,軍事方面確實不算太強,只能先詢問趙政的意見。

聞言,趙政想了想便是說道:「還能怎麼想,只能儘力在風波真正開始前,將風溪鎮的實力提升起來唄。」

說到這,趙政仔細想了想后,又繼續說道:「明天吧,明天我就將風溪鎮的人口提升到萬人以上去,到時候你們負責好他們的安置工作與食物供給,如果可以的話盡量以工代賑。」

「正好風溪鎮如今的屋舍還缺少不少,到時候就把這些事情交給那些新來的鄉民吧。」

「至於高順你嘛…」趙政轉頭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高順,想了想便是說道:「你就從新來的鄉民里,挑選兩千人訓練成軍隊,也不需要全都像陷陣營一樣那麼厲害。」

「只要在戰爭開始時,他們能夠拿起武器穿上鎧甲,面對敵人有一戰之力便可。」

聽到趙政的吩咐,高順也沒多說什麼,當即便是抱拳接下了這份命令。

之後幾人就開始說起後續的一系列部署規劃來,像是風溪鎮新屋舍區別還有城牆第二道城牆的建設這些都還需要商議。

除此之外,還得提前做好兵力部署的問題,以面對之後隨時可能到來的戰爭。

各種事務幾人一直談到了半夜時分,這才散了場,各自回去休息了。

等所有人都離開后,一直坐在那沒什麼動靜的白河忽然便是開了口,只聽他詢問說道:「鎮子上的事情人皇您應該很快就能處理完了,那我們什麼時候再重新前往冰塞爾城?」

「哦!沒想到白河你對安塔倫王國這麼感興趣呀,這才回來第一天呢,居然就在想著再次前往安塔倫王國了,是看上那邊哪個姑娘了?羅莉莎?還是茜菲婭?亦或者其他我不知道的姑娘?」

趙政喝了口溫熱的清水,旋即便是笑著調侃起白河來。

畢竟白河這傢伙之前可不是這樣一個人呢?在他剛來那會,可是安安靜靜的哪都不太想去的樣子。

要不是趙政喊他一起去,估計他也不會前往安塔倫王國。

聽著趙政的調侃,白河神情冷淡的開口說道:「不,我只是想知道什麼時候去而已,我好做個準備。」

「這樣嘛…」再次喝了口溫水,趙政沉吟稍許后便是說道:「兩天後吧,一萬鄉民的加入對於現在的風溪鎮來說算是一個比較大的衝擊,雖然范雎他們應該就能搞定,但我還是得留下來統籌一下全局的。」

「而且北風鎮那邊也不容忽視,我有預感,北風山谷那邊很可能會過來一些不好的東西,這個你也得做好準備了。」

白河輕撫了一下手中劍鞘,聽完趙政的話后,便是點了點頭應道:「嗯,我明白了,北風鎮那邊的情況我也會關注的,如果真有有東西過來,我隨時能前往支援。」

「行,那就這樣吧,天色也已經不早了,怎麼樣?今晚要不要在我這住?順便給你找個侍女侍寢怎麼樣?」

「人皇,這就免了吧,我該走了。」

趙政臉上帶著些許笑意,看著白河御劍迅速離開以後,這才收斂起了笑容。

隨後便是關上府邸大門回了自己的房間。

如今形式已經有點傾向失控的徵兆了啊…他得儘快行動起來,在一切不好的事情發生以前,讓風溪鎮有應對的能力。

……

一夜無事。

第二天清晨,在飛雪飄舞的寒冷冬日了,趙政依舊早早起了床。

在自己的府邸院落當中習練完一遍許久未練的武學拳法之後,這才在臉蛋微紅的侍女服侍上,穿好衣服出了家門。

此時范雎,商鞅,高順等風溪鎮的一眾官員也都已經早早起了床,此時就在風溪鎮的中心廣場處安排著維持秩序的人手。

等趙政到來時,一切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見此,趙政便也沒再等待,當即便是站到了廣場中心,打開了石佣空間的面板。

——————

石俑空間(版本2.2)

靈點:106379

沉眠者:民(10靈點)醫(20靈點)匠(20靈點)儒(100靈點)道(100靈點)

特殊沉眠者:四流文武(500靈點)三流文武(2000靈點)二流文武(5000靈點)一流文武(10000靈點)

神話之門:【人】開啟1次/10000靈點

【妖】開啟1次/30000靈點

【怪異】開啟1次/30000靈點

【地仙】開啟1次/100000靈點

虛實商店:玄級(花費靈點,可將只存在於虛幻作品當中的人物接引入真實)

——————

看了一眼沒什麼太大變化的石佣空間面板之後,趙政旋即便是開始消費起自己的財富來。

不過不同於之前幾次,這次趙政除了要喚醒普通鄉民以外,還需要多弄些帶有職業的鄉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