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始留意著。」她囑咐。

林介點頭,「好的。」

「哦對了。」林介剛要走,她抬頭,先是嘆了口氣,才道:「洛瀾又到這兒了,連續幾天夜戲,身邊缺人,你有空過去充當一下保鏢。」

林介微蹙眉,站著看她。

夜千寵沒抬頭,翻著手裡的文件,「不用看我,保護她和保護我一樣重要,她要是出了問題,事兒也不小。」

林介以前不知道她這麼重視友情,對沈清水也沒這麼貼心。

但她這麼說了,他也只能照辦。

當晚,林介就去洛瀾的劇組了。

她拍什麼戲,林介是完全不關心的,只要她不傷不死就行。

中途休息的時候,洛瀾回她租的保姆車上,嘴裡喊著累,上了車就倒在座位上,「你幫我捶捶腿吧,好累!」

林介只是淡淡的一眼從她身上掃過,紋絲不動。

「我跟千千告狀了啊。」洛瀾轉頭瞪他。

他才有了動作。

天才雙寶:總裁爹地要排隊 洛瀾穿著古裝,褲腿、袖子都能塞她整個人,林介一過來捏腿,她直接把褲腿一撩,幾乎到腿根。

林介驀地一愣。

她卻笑嘻嘻的,「隔著褲子按摩按不到肌肉上。」

其實就是想占他便宜而已。

林介薄唇抿著,趕刑上陣的樣子,給她捏了,但臉是轉向另一個方向的。

不知過了多會兒,洛瀾發覺他收拾沒動作了,倒是盯著那個方向看得入神。

「喂!」她出聲,「有那麼好看?」

他看的方向,正好是這個劇的女二,長得確實漂亮!比女一還好看,而且人設特別討喜,所以大多人說這個女二會比女主火。

林介沒收回視線,反而問了一句:「跟她上車的女人,你認識么?」

洛瀾撇撇嘴,「馮璐啊,千千最膈應的人,難道你不認識?」

那就沒看錯,林介默道。

「馮璐怎麼會來這兒?」

他在想,夜小姐忽然派他出來,估計就是偶遇馮璐的,他還以為是專門讓他和洛瀾……看來他多想了。

洛瀾拍掉他心不在焉的手,放下褲腿,道:「最近常來啊,這個女二的老爸可是個有錢人!要不然她也不能做這個女二,多少人搶著都試鏡不上!」

「聽說是她爹和馮璐關係好,拿你們的話說,叫……利益共同體?」

娛樂圈裡的角色不是有演技就能拿到的,這個女二靠的就是爹,爹有錢,但光有錢也不行,得有勢、有人脈。

在這方面,馮璐剛好彌補了,畢竟在娛樂圈的人眼裡,馮璐是混核心政圈的人。

林介點了點頭,他一下就想明白了。

馮璐需要的,剛好就是錢。

*

第二天,駐外使館。

夜千寵上班的第一時間,林介就來敲門了。

她抬眸,又抿了一口水,「這麼早,一夜沒睡?」

林介沒搭腔,像是默認了。

然後把一份資料遞過去,道:「我昨晚連夜查了資料,馮璐跟這個人最近走動很勤,文娛部委員,早前和查理先生的關係就很好。」

「他和馮璐的關係,就是查理先生牽的線了?」她把資料接了過去。 林介點頭,「應該是,因為馮璐是一個月前才和這個人吃過飯,最近又和他女兒來往頻繁。」

夜千寵笑了笑。

文娛部委員白豈,也是個寵女兒的主,所以才把一個門外漢女兒,硬生生捧上了女二號。

這一點,跟查理先生很像,查理先生寵馮璐也不輕,馮璐當初要做實驗室,後來要籠絡家族長者,以及現在急需要錢,查理先生都把自己的人脈交託給她了。

林介看她隨手翻著資料,看樣子,像是之前就知道得差不多似的。

蹙了蹙眉,「您都知道?」

夜千寵沒回答,只是笑了一下。

「使館還有不少事,寒總的案子又迫在眉睫,您怎麼還有時間管這些事?」林介納悶。

「因為這個事更重要。」她道。

然後略頷首,示意他可以出去了,「晚上陪洛瀾吃飯的話,我和蕭秘書可以去餐廳。」

林介:「……」

這都知道?

不過,下班前,已經有人拿了蕭秘書的車鑰匙在使館外等著了。

她好多天沒見到刻薄男,今天不知道他會過來,乍一看到,還覺得有些親切。

可能是最近他們之間沒吵過架的緣故。

男人還沒說什麼,蕭秘書就先笑著道:「寒總今天既是司機又是廚師?」

蕭秘書都這麼說了,他當然不會說不是。

於是上了車,一路往她的別墅開,中途買了食材。

快到家的時候,他才從後視鏡看了一眼過來,「林介開著我送你的車泡妞去了?」

「……」蕭秘書並不知道這些。

夜千寵抬眸,柔唇微弄,「你送我的車,那就是我的,我想讓他開,你有異議?」

「沒有。」

她這才微挑眉。

車子停下,她先下了車,拎了一袋青菜往裡走,別的讓刻薄男帶進來。

然後上樓換了衣服。

換了衣服下來,廚房裡已經開始忙活了,她沒有像之前一樣在客廳打發時間,而是站在廚房門口。

「有事?」男人敏感的回頭,果然看到了她,問。

夜千寵往裡走了幾步,但沒到他那邊,明顯只是過來說說話。

「你認識文娛部委員白豈么?」

這個中文名應該是特意取的,而且,這人應該對南都的文化比較感興趣,戰神白起的諧音名字應該就是這麼來的。

刻薄男聽到她文化,轉回去的視線又轉了回來,微蹙眉,「問這個幹什麼?」

她微微挑眉,「他總該不是你們聯盟會的成員吧?」

如果是,那沒辦法,剛好撞上了。

男人放下了手裡的菜,轉過來,倚著洗菜池,瞧著她,「說說,又要幹什麼?」

夜千寵略聳肩,「就是問問。」

男人皮笑肉不笑,「你能不能不要總挖我聯盟會的毛病?」

白豈還真是聯盟會的人?

不過,刻薄男搖頭,「不是聯盟會成員,但是一顆搖錢樹。」

「怎麼說?」她也靠著牆。

結果跟她預料的差不多。

白豈喜歡名利,喜歡接觸像他、像查理先生這樣有身份的人,自然,就願意當聯盟會的搖錢樹。

也算是給他自己鍍一層金。

說著這些,男人已然朝她走過來。

走得近了還不滿足,繼續靠近,把她咚在牆壁上,低眉看她,「上次挖了個魏彷,這次還想挖我牆角?」

「我也沒辦法,巧了。」她輕描淡寫。

男人略冷哼。

但又勾了她的下巴,聲線刻意溫吞下來,「也不是不能給你挖,但我總得要點補償?」

夜千寵這才忍不住瞥了他一眼。

隱婚老公惹不得 她做這些就是為了他到時候落在查理先生手裡不會被弄死,結果他還跟她要補償?

「沒有。」她就兩個字。

男人另一手從牆壁滑下來,落在了她腰上。

夜千寵略微躲避,「我說,你一把年紀了,能不能稍微不要這麼邪惡?」

她的身份對他公開后,私底下他是真的越來越沒正行,跟她是真的不見外。

男人微蹙眉,「嫌我年紀大?」

夜千寵故作一臉不耐煩,「嗯,你不大。」

男人反而不罷休,臉一沉,「那就是嫌我小。」

尾音微微拖著,拖出了不一樣的歧義。

夜千寵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抬頭看了他,終於還是選擇離開廚房。

走之前,回頭看了他一眼,「白豈那麼有錢,但他不是生意人,哪來那麼多錢?」

刻薄男微勾唇,「有錢就行,我管他怎麼掙的?」

她點了點頭,也對。

毒舌寶寶童養妻 「文娛部是個好位置。」她頗有意味的說了一句。

說著,她去了客廳。

極品前妻 沒給林介打電話,怕打攪他陪洛瀾吃飯,改為發訊息。

【查查白豈的資金流。】

蕭秘書看了她,「我是不是幫得上忙?」

夜千寵點頭,「過兩天,估計要你寫文案,所以這兩天多看看新聞,尤其是上次席澈差點被污衊為偷稅的罪狀。」

那時候席氏這個新聞可是轟轟烈烈,夜千寵現在就想要這個效果。

「大小姐是說,白豈的稅有問題?」

夜千寵笑了笑,「他們這種人,只要查,絕對有問題,尤其是他,否則那麼多錢從哪來?」

就算他每年都如數繳了,但其中必然有偷換概念一類的問題存在。

*

林介是實打實的行動派。

她給他發完訊息,那一晚沒動靜,但是第二天下午就給了她結果。

「白豈的交稅記錄的良好的,但,他的錢交上去之後,幾乎都能回到他手裡。」等於他一分沒花。

夜千寵微挑眉,看來是個聰明人,「他怎麼辦到的?」

林介道:「他女兒現在這個戲,就是通過文娛部審批的,估計就是他主張。」

「普通的影視劇沒什麼可說,但這種由文娛部欽點的,上頭必然要扶持,白豈申請的數額不會比他的稅額低,只會更高。但之後,這些戲幾乎都沒什麼水花。」

夜千寵笑了笑。

聽明白了。

「申請的資金進了他的腰包,影視劇粗製濫造,自然沒水花,是這個意思?」

林介點頭。

「這麼說,他捧他女兒也是有原因的,讓女兒進劇組,他就打著寵女兒的旗號去重視這部劇,大家都知道他重視這個影視劇,所以申請下來也就容易得多,別人也不會起疑。」

雖然說,是真捧,但也是變相的利用女兒。

這讓她想到了慕寅春。

不過,白豈比慕寅春聰明,這麼多年,這個模式也沒人多加懷疑。

這一次,要不是埃文提醒,她當然,也根本不會留意到。

關於白豈的資金運作模式,她後來去見刻薄男,跟他說了。

「這樣玩轉稅金,要判不少年?」

男人卻蹙眉瞧著她,「你到底要做什麼?」

「白豈雖然不算是聯盟會資金來源的中堅力量,但確實有用,他若是被查出這個問題,連我都要被他牽連。」

帝國吃相 說著,男人略略的睨著她,啟唇,「你又要搞我?」

夜千寵搖頭,顯得很誠懇,「我不知道你跟他狼狽為奸。」

「怎麼用詞的?」男人聽著不認同。

她笑了笑,「那你這段時間就少跟他來往,我就算讓人查,也不會忘久遠查,只會查最近一段時間。」

查眼前跟查理、馮璐的來往都夠白豈喝一壺了,還用查以前么?

漸漸的,刻薄男終於若有所思的看著她,「馮璐?」

夜千寵略詫異。

然後一笑,「喲,寒總對馮璐看來挺上心,清楚她的所有人際關係?知道她最近都和誰走動多。」

這故作酸溜溜的語調,男人探究的看著她,「魏彷的事還沒完全過去,你跟自己妹妹有多大仇?」

她抬眸。

神色略微嚴肅,「你要是心疼,那就插手。我也可以跟你說清楚,我查白豈,就是為了牽連馮璐。」

「白豈的資金來源不幹凈,馮璐用了多少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既然敢用,這點罪還不敢擔?」

「你要是想替她擔,我也可以滿足你的。」她最後說了一句。

男人薄唇動了動,還沒說話,她已經拿起杯子,「我就不多打擾了!」

……她打擾的時間還短么?

知道她已然不太高興,男人也沒有追過去,只略揚聲:「晚上一起吃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