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是第一次見叔叔您。」

沒問出結果,又想不起什麼,沈東明就轉身上樓了。

管家比了一個請,「谷小姐這邊請。」

「麻煩您了。」

……

全國巡迴粉絲見面會,作為主場的景城,是最後一場壓軸見面會,站在距離舞台兩米多高的高架上,望著台下密密麻麻的應援燈牌。

「白一近,白一近……」

這一遍遍震耳欲聾的呼喚聲,讓他回想起自己這一路走來的艱辛,歷經千辛萬苦,他白一近,終於佔據流量頂端成為娛樂圈名副其實的一哥,也用實力換來了通往回家的道路。

被淚水模糊的眼眶幾乎看不清觀眾席那邊粉絲的臉,抬頭望著飄落而下的金絮,他想起了離別時那個煙火繚繞的生日夜晚,他哭什麼,他應該高興才是,毅總馬上就會來接他回家了。

深呼吸一口氣的白一近,露出了久違發自內心的輕鬆笑容,接住飄落的金絮將這些來自不易的希望一一收在掌心。

保鏢看到張峰上來,往旁邊挪了一些位置,上來的張峰,望著那被歡呼聲包圍其中,終於能露出喜悅笑容盡情流露出真實一面的白一近,他見證了白一近的成長,該替白一近高興才是,可是接下來那些事情,讓張峰心裡跟著沉甸甸。

再不願意看到這一天,卻還是來了,上前的張峰在白一近耳邊說道,「那個廣告確定下來了,從之前有的照片選了一組,那邊都安排好了,這邊結束只要過去補拍一段視頻。」

「什麼廣告?」揮著手跟台下粉絲打招呼的白一近,漫不經意瞥了眼旁邊的張峰。

「新區金融中心所有的投屏,還會登在覃家新開盤的金融大廈屏幕。」

他的話音剛落,旁邊的人就高興到加大揮動跟粉絲打招呼的手勁,看到這一幕,張峰心裡特別堵得難受,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

……

景城紀公館。

丁池因為工作失誤,被開除后,紀公館由佟悅出任總管一職。

過來吃午飯的簡語之,正在逗著嬰兒車裡的紀暖,「紀優陽回來了,今天又是元旦,一近哥回來吃飯嗎?」

在過去的一年,白一近已經成為了這個家的一份子,參與了所有家族裡的日常事務,就連回老宅給老夫人做大壽都在場,卻從上周開始,很多事情都慢慢浮現出原來的樣子……,「他現在二十四小時開工,哪有時間回來吃飯。」

「說來還是他們幾個厲害,慧眼識人,沒想到,真是沒想到,一近哥居然會憑藉一部劇中配角的角色火遍全球,拿下所有頂級代言,還承包了新區金融中心的廣告代言。」

「我記得,那邊原來有代言人的,怎麼換成他了?」

「我聽老馮說,是喬總親自出面去談的,他對一近哥的事情,真是上心,我要有這種干大哥罩著,那多好。」

她從來都沒聽過白一近喊喬隱一聲哥,更何況這件事也沒那麼簡單。

吃飯的時候,一年多沒回來的紀優陽,雖然跟以前看起來沒什麼區別,還是那麼愛搗蛋捉弄人,可木兮卻看出來了,紀優陽心裡藏著事,吃完飯,換完衣服下來的木兮,沒在客廳看見紀優陽的身影。

背著書包,準備去上學的木小寶拽住木兮的手,「媽咪,四叔好像哭了。」

「啊?」

「我聽蘇奶奶說,四叔回來的時候,小沈叔叔正好帶了未婚妻回來,估計是因為這件事四叔才不高興的,你快去安慰安慰他,不然他就要跟老紀搶老婆了。」

「你快去上學吧,我去找你爹地。」

「一定要重視這件事哦,這可關係到兩個家庭的幸福。」

笑著的木兮將兒子往外推了推,「快去吧,梁棟他們還在漢堡店等你。」

把兒子送出門后,木兮去花園找人,一進花園就看見在開視頻會議還不忘抱著女兒的紀澌鈞,等紀澌鈞開完會,木兮才過去。

看到木兮要把孩子抱走,紀澌鈞趕緊用胳膊擋住木兮,「兮兮,我還沒到點上班。」

要不是她攔著,恐怕紀澌鈞要把從國外搬過來的總部,設立在紀家隔壁,天天打開窗戶就能看見女兒,「阿陽的事情你聽說了?」

自己沒能耐,怨得了誰?「跟我有關係?」

「暖暖啊,祖母要回老宅,媽咪帶你……」

木兮話沒說完,紀澌鈞抱著孩子就從椅子站起身走了。

看到紀澌鈞都不敢回頭,抱著孩子健步如飛的樣子,木兮就忍不住笑了。

站在泳池邊上的紀優陽聽到身後傳來聲音。

「要尋死另找地方,別髒了我家泳池。」

「你站在那裡幹什麼,別帶壞我閨女。」

轉身的紀優陽朝坐在椅子的紀澌鈞走去,「二哥,她連路都不會走,就能被我影……」見紀澌鈞變臉,知道現在惹不起了,紀優陽馬上住嘴。

紀澌鈞也懶得跟這個混賬東西說話,抱著女兒起身,後面的紀優陽追了過來,完全忘記,他們兩個人一年前是有仇的,摟著他就來了句,「二哥,我也想生孩子。」

「你能生?」擺出那種特別誇張的驚訝眼神瞥了眼紀優陽。

「是我做得不對,嚇的她提前生產,我給你賠罪,你儘管報復我,隨你怎麼安排我的婚姻,我絕不說二話,你什麼時候給我找來人,我什麼時候結婚。」

報復紀優陽?「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決,這件事,我後面再跟你算賬。」紀澌鈞低頭親了口寶貝女兒的額頭,「暖暖,爹地帶你回屋,咱們別跟這種精神錯亂的人說話,小心被傳染低智商。」

「二哥,我求你,你就報復我吧。」

跟過來的費亦行,看到紀優陽一個勁求著他家紀總報復,「我還是第一次見有人那麼賤。」

「嗯。」

聽到這個應答的聲音,拉下臉的費亦行提步離開,後面的人又跟了過來。

「亦行,我買了兩張電影版的影票,今晚下班我們一起去看吧?」

剛說了紀優陽賤,這又跑來一個更賤的,以前對他愛答不理,現在他主動劃清界限,居然掉頭跑過來找他了。

「亦行,亦行……」

……

沈氏集團景城分公司。

回到公司報道后,沈呈就投入了工作,業務還沒熟悉完就要去開會,剛進電梯就遇到從樓下上來的覃毅。

接到紀優陽消息,說沈呈回來了,趕回公司的覃毅,沒想到在電梯遇到人,望見進來的人,覃毅下意識深呼吸了一口氣。

電梯門關上,噪音被隔絕在外,一下安靜下來。

主動上前打招呼的覃毅,伸出手,「歡迎回來,我現在是集團副總裁,以後工作上的事情,還請你多多指點。」 大街上,年輕男子頓時臉色黑了下來,顯得有些陰沉。

靈丹都拿出來了,竟然還不上車。

若非眼下戰部偵緝局嚴懲修士仗勢欺人行徑,以眼前的這兩個普通人,哪怕是再好看,又有什麼用。

他可是高品修士,隨時都可能踏入大修士之列的年輕高手!

雖然和東海修鍊界的那些真正的強大修鍊者相比差了點。

但眼下華夏大地高手大都離去,他自然也算是強者了。

「美女,知道這是什麼嗎?跟本少爺走,以後你也可以成為修士高手,如何?」年輕男子再度開口說道,不依不饒!

趙小娜看起來太美了。

「滾!」趙小娜再度沉聲嬌斥一聲。

和林楠在一起,她帶著溫婉,柔情。

對其他人,她則是一臉的冷意,生人勿近之色。

接連被罵滾,年輕男子臉上掛不住了。

「你是不給本少爺面子了?」

趙小娜板著臉,直接轉頭不再看。

林楠坐在邊上,不言不語,一臉的笑意看著這一幕,仿若看戲一般。

這也是一場生活經歷。

流氓,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都有。

幾個小流氓,趙小娜自然不懼分毫。

「問你話呢,這位少爺都捨得給靈丹妙藥,還不心動?」林楠調笑了一聲。

閑著也是閑著。

趙小娜聞言,風情萬種的白了林楠一眼。

這個時候開玩笑?

這一風情萬種,頓時讓這四位年輕男子心中一癢,對於林楠這話,更是滿意。

「你小子不錯。」一句話說完,再度看向趙小娜。

「美女,給你兩顆,如何?」

不過趙小娜根本不看他,當他空氣。

這下,更是惹的幾個年輕男子大怒不止。

「不知好歹的東西,你別讓本少爺動粗,跟了我們,保證讓你受用無窮。」一名男子怒罵一聲。

「邱少,跟她廢什麼話,帶走就是。」另一人開口說道。

好好說不行,已然準備動手強搶了。

以他們的身份,哪怕是在這燕京中也不是小人物。

只要不被偵緝局當場抓住,他們就不怕。

一旦將人帶走,以他們的手段,根本不擔心搞不定一個普通人的小美人。

林楠一聽,更是來了興緻。

「你們還想搶人?」林楠輕笑。

「這大白日的,就不怕我們報警?」

聽到林楠要報警,四人帶著一絲不屑之意,隨即帶著濃濃警告之意。

「小子,一顆靈丹,老老實實閉嘴,否則你是找死!」一名年輕男子冷笑,隨手一顆靈丹丟到林楠眼前。

一邊說著,這人已然下車,直接站在趙小娜身前。

要搶人!

「滾一邊去!」趙小娜不悅,若非看林楠有些興緻,早就一巴掌將幾人扇飛出去。

「哼!」年輕男子冷笑。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現在還能好好說話,惹怒了本少爺,你會後悔的!」

「再說一次,滾!」趙小娜怒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林楠的話在她耳邊響起。

「用高品修士的實力,去教訓他們,後面看看還有沒有其他大魚。」

趙小娜頓時明白了過來。

眼看著這個年輕男子真要動手,再沒有忍。

「砰!」一腳踹了出去,這位年輕男子直接被一腳踹飛了出去。

「蓬!」重重的,這位年輕男子砸在自己的飛車上,發出一聲巨響。

汽車的轟鳴聲,在大街上響起。

周圍,很多人都被這個動靜嚇了一大跳。

尤其是飛車內的另外三人,這一刻更是如此。

「高品修士!」先前調戲趙小娜的年輕男子臉色凝重了不少,趙小娜刻意展露的實力,就是高品。

「滾!」趙小娜寒聲。

一聲怒斥發威,頓時讓幾人駭然。

雖然為首的也是高品修士,但比起趙小娜,差太多了,甚至根本沒有真正下過異境,沒有去過安全區之外和妖獸廝殺。

趙小娜一發威,三人自然有些害怕。

不過很快,三人又大定了一些。

高品修士,他們還不懼。

能開得起飛車的這種少爺們,家境自然不一般。

這四人,有兩人是燕京修鍊者家族的人,而且是嫡系少爺的那種。

另外兩人,也是燕京周圍兩個小修鍊者宗門的少爺。

他們身後,都有宗師境甚至是尊者境的高手。

尊者境,即便是眼下的華夏大地,也算是強者了。

尤其是眼下,大量的修鍊者進入東海修鍊界,他們這四家依舊有著不少的修鍊者高手沒有進入,實力暫時也就顯露出來了。

在這燕京中,都有宗師境高手坐鎮!

「好,原來還是個高手,不過招惹我等,那就是大錯特錯了。」為首的年輕男子冷著臉,道了一聲。

然而一句話剛說完,趙小娜再度出手了。

「蓬!」凌厲一腳,直接踹在這輛飛車上。

剎那間,重達數頓的飛車被趙小娜一腳踢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一旁。

車子被砸了!

車內,年輕男子這一刻臉色那叫一個難看,被震的不輕,臉色煞白。

「你……」他想開口大罵,但看到趙小娜臉上的寒霜,愣是沒敢罵出來。

「滾!」依舊是簡單直接粗暴,充滿了冷意,寒意!

年輕男子抬手,指著想要再罵上幾句,但愣是一個字都沒敢罵出來。

「好,好,好!」

頓時,年輕男子怒罵一聲。

重生之格鬥少年 「你給我等著!」

說完,四個人,灰溜溜的逃了,溜了,走了!

兩輛飛車,來的時候好端端的,走的時候被砸廢了,慘不忍睹。

林楠依舊坐在位置上,手上還端著自己的奶茶。

一臉笑盈盈的模樣。

「唉,以前的小混混,現在也成了修鍊者了。」林楠感慨了一聲。

以前吧,小混混很多,現在看起來是少了,但實際上變成了修鍊者,更厲害了。

倘若二人真的只是普通人,被四個修鍊者的惡少給強制帶走,他們又能如何反抗?

反抗不了,那結果,會很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