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叫狼女,你叫安樂兒,是我的朋友。」

身在險地,葉雄不方便施展換魂大法把她的記憶換醒。他的換魂大法沒有修鍊過,為了以防萬一,他要詳細研究一下才敢施展,所以他現在的目地是將狼女帶走。

「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問問你的三首領,看看你是不是叫狼女。」葉雄目光落到被重傷的藤田剛身上,冷道:「藤田剛,你是不是應該跟我朋友說點什麼?」

藤田剛為了不惹葉雄,只好艱難地說道:「狼女,跟他走吧,你不屬於這裡。」

「三首領,我根本就不認識她,為什麼要離開基地?」狼女瞪著葉雄那陌生的臉,堅決地說道:「我是不會跟你離開這裡,你死了這條心。」

「為什麼,你很喜歡這裡?」葉雄沒想到一個殺手還有歸屬感。

「我從小無父無母,如果不是組織,我早就死了,要我背叛組織,絕對不可能。」

「我再說一遍,你不是狼女,你的記憶被塵封,他們把另一個人的記憶灌輸進你的腦子,你現在為之奮鬥的東西全都是假的,明白嗎?」葉雄認真地說道。

情非得已:寶貝情人太妖孽 「是我傻還是你傻,記憶能灌輸,你腦子沒病吧?」狼女反問。

葉雄哭笑不得,這種情況下,看來自己再說什麼都是廢話。只有將她帶回去,施展換魂大法將她記憶重新喚起來才是真的。

「問你一次,跟不跟我走?」葉雄問。

「不可能。」

「不可能是吧?」

葉雄瞬間釋放出元氣,周圍頓時熊熊燃燒起來,幾十米頓時變成一片赤焰火海。

無數的慘叫聲響起,這火焰無形無質,根本就無法躲閃。

「你不跟我走,我就把這基地毀了,基地建在湖底,就來一場水漫基地好了。」

狼女看著周圍被燒得非常慘的暗影組織成員,自己明明處在火焰最多的地方,卻一點都沒傷,顯然是對方故意手下留情。

「惡魔,你住手。」狼女急道。

葉雄把火焰一收,笑道:「怎麼樣,答應跟我走了?」

哪怕狼女把他當成惡魔,葉雄都無所謂。只要施展換魂大法把她變回來,她就不會怪自己現在的兇殘了。

暗影基地這些人,不知道殺了多少人,哪怕把他們全部殺了,他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

「我跟你走。」狼女咬牙答應。

葉雄目的達到,這才將目光落到藤田剛身上,說道:「藤田剛,告訴天皇,暗影組織在其他地方作惡多端我不管,如果被我發現你們的人踏入華夏一步,我會讓你們暗影組織消失。對於我來說,這不是不廢吹灰之力的事情。」

葉雄說完,這才帶著狼女離開。

突然,聽聞一聲叫聲:「等一下。」

萊子從人群中走出來,說道:「葉先生,求你把我帶走。」

萊子此刻後悔得腸子都青了,這麼厲害的男人,別說她沒見過,連聽都沒聽過。

別說藤田剛,說連天皇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她很難想象,這麼帥這麼年輕的男人居然是如此厲害的人物,如果傍上他,她這一輩子都不敢有人欺負。

葉雄是她帶進基地的,他在基地殺了這麼多人,到時候天皇肯定會怪罪到她。

「萊子小姐,人一生有很多次選擇,往往選擇錯了,就會失去機會。你剛才背叛了我,現在要我帶你走,我怎麼知道你下次會不會帶次背叛我?」葉雄冷笑。

「葉先生,我知道錯了,只要你能讓我追隨你,讓我做什麼都願意。」萊子十分焦急。

葉雄正眼也沒看她一下,對狼女說:「咱們走。」

見葉雄要走,萊子飛快地跑到他面前,撲咚地跪在地上。

「葉先生,你們華夏不是有句古話,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你就給我一次機會吧!」

暗影組織對叛徒的處罰,她再清楚不過,如果葉雄不庇護她,她只有死路一條。

「我很享受昨天的感覺,這是我執行任務這麼久以來,最享受的一次,我發誓,這絕對是我的心裡話,我剛才說對你沒感覺,是騙你的。」萊子急道。

葉雄指了指狼女,突然問:「你知道你跟她之間的區別是什麼?」 「不知道。燃文???.?r?a?n??e?n?`o?r?g?」萊子只能順著他的話。

「她當初也像你一樣,面臨選擇,最後她選擇幫我,為此還差點死了」。

萊子臉如死灰,整個人癱軟在地,她知道,這一刻自己是徹底毀了。

一個錯誤的選擇,讓她萬動不復。

如果能讓她再選擇一次,她絕對不會選擇背叛葉雄,一個脫離暗影組織重獲自由的機會,就讓她這樣毀了。

狼女在旁邊聽著兩人之間的對話,有些動容了。

說實話,狼女覺得自己比起萊子,容貌明顯差一些,但是這個男人對萊子不管不顧,偏要不顧一切把自己帶走,讓她心裡開怡懷疑起來。

會不會,自己真是他認識的人。

狼女拚命地想,可惜怎麼都想不起來。

兩人走到入口,葉雄坐上潛水艇,帶著狼女離開。

暗影的人一直跟著,沒有人敢攔,他們還盼不得葉雄這個大魔頭快快離開。

回到岸邊,狼女突然停了下來。

「樂兒,上車。」葉雄喊道。

狼女猶豫不決,不知道應不應該上去。

「你是誰,叫什麼名字?」狼女問。

「葉雄,葉子的葉,雄起的雄。」葉雄看著她,莞爾一笑。「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

狼女又開始想,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上車,我會想辦法讓你記起來的。」葉雄拍拍副駕使座。

狼女這才坐到車子上,不過她還是沒消除對葉雄的懷疑之心。

「能不能把以前的事情告訴我?」狼女問。

「你想聽哪些?」

「我到底是什麼人,以前是做什麼的。」

葉雄當下說了起來,從安樂兒以前是獸組織的人說起,一直說到她加入組織。

回到市裡還要一段距離,他準備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魂擊術》,再慢慢幫她施展。

兩個小時之後,葉雄回到城裡,進入賓館房間之中。

回到房間之後,葉雄掏出小冊子,開始研究起來。

《魂擊術》是一門精神類的攻擊法術,裡面包括三種技能。

其中換魂**,傳音術,是比較簡單的,還有一種比較難的技能就是心神攻擊。

傳音術跟心神攻擊,葉雄暫時扔到一邊不管,現在最重要的是學會換魂**。

換魂**聽起來很牛逼,其實施展起來並不難,可以說是催眠術的一種升級版。

施展這門法術要配合催眠曲,先前老婦人那種魔音,就是其中一種類似於催眠曲的歌曲。

用催眠曲將被控制者進入深層催眠,再通過朗誦,將記憶植根入對方腦海,讓對方把朗誦的內容產生潛意識,這就是換魂。

相比其它兩門,換魂**是最簡單的,不然以老婦區區一個鍊氣三層的人,根本就不可做到。

這種換魂**有期限,隔一段時間要再次植入。

哪怕葉雄不喚醒狼女記憶,只要老婦不再對她施術,她的記憶遲早會回來。

葉雄當下進入換魂**的研究當中。

狼女在隔壁房間,躺在床上,腦海里一直想著剛才那個男人的身影。

他真的是自己第一個男人,怎麼一點都記不起來?

正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上面是一排的數字。

這數字是暗影的密碼,用於殺手之間發布任務用的。

狼女掏出筆,將數字抄下來,解碼之後,得出一行小字:速離,危險。

看到這行小字,狼女第一時間站起來,開門出去,準備逃離這個地方。

這行小字表明組織已經準備行動,對葉雄進行攻擊。

島國是暗影的地盤,葉雄不但知道暗影組織的基地位置,還殺暗影無數人,組織肯定不惜一切代價把他殺死。

走出門口,狼女腳步放輕,淡淡地看了旁邊的房間門一眼,義無反顧地離開。

下樓之後,狼女正準備走出酒店,突然耳邊響起一道聲音:「你這樣離開,會讓我很傷心的。」

狼女飛快地回頭,可是周圍鬼影也沒有,葉雄根本就不在身邊。

她都不知道這聲音從哪冒出來的。

「回來,外面不安全。」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

狼女在四周不停地看,還是看不到人。

但是那聲音明明在她耳邊響起。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千里傳音?」狼女驚得說不出話來。

對方秘術一次次讓她震驚,她無法想象,如此年輕的人,怎麼會這麼厲害。

就在這時候,她發現面前走來兩名身穿黑衣的老者,左邊一名身上散發著強大殺氣,單單是目光,就讓她有種如針在背的感覺。

這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眼神如此厲害?

狼女沒反應過來,面前人影一閃,葉雄已經憑空出現在她面前。

他出現之後,狼女身上那鼓喘不過氣的感覺,頓時就消失了。

「別離開我三米外。」

葉雄吩咐完之後,這才將目光落到迎面走來的兩名男子身上。

兩名男子年紀都已經四十歲以上,左邊那名男子從氣勢來看,應該是武士道四段巔峰,相當於古武真氣四層巔峰,這已經是極高的修為,在華夏國之中,那怕四大掌門,都沒有這種實力。

為首的男人修為有種讓人看不透的感覺,葉雄的靈識探測到他身上,似乎有一層防禦把他的修為擋住,讓葉雄無法看透。

很快,兩名男子就走到葉雄十米處,停了下來。

中間那名男子帶著一頂黑色小帽子,表面上看起來平淡無奇,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只是個平常的老頭子。

「葉先生,在下喬萬,在有禮了。」男子說一口非常流利的華夏文。

「你是華夏人?」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老夫確實是華夏人,久聞葉先生是華夏修真界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不但讓華夏古武跟修者重新言和,還以一已之力把緬店神族消滅,老夫一直以為傳言過虛,現在一見,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喬萬不卑不亢地說道。

喬萬給葉雄一種看不透的感覺,直從踏入鍊氣五階,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

「不知道喬先生找我,所謂何事?」葉雄問。

「我聽聞葉先生跟一位朋友有點誤會,所以過來做個和事佬。」喬萬指著旁邊的中年男子說道:「這位是暗影的山本船夫,他過來是想跟葉先生罷手言和。」

聽到山本船夫的名字,狼女臉上露出震驚之色,正想過去參拜。

葉雄擋住她,冷冷道:「給我站住。」

自己手下,給一個島國人參拜,成何體統。

狼女被他喝著,不敢違抗,退到他後面。

葉雄目光這才落到山本船夫身上,問:「你就是暗影的天皇?」 「老夫就是。23US.更新最快」

「你來幹什麼?」

「老夫不知道狼女是葉先生的人,不然的話,老夫絕對不敢打她的主意,既然狼女已經回到葉先生身,希望葉先生對暗影手下留情。」

山本船夫似乎得到喬萬的叮囑,雖然一萬個不願意,但還是將姿態放得很低,生怕得罪葉雄,葉雄的實力,他可是了解得非常清楚。

「讓我放過暗影,沒問題,我讓藤田剛轉告你的話,他告訴你沒有?」葉雄問。

「葉先生,我答應過喬萬先生,暗影的人不會踏入華夏執行任務。」山本船夫。

葉雄想想也是,這些年來,從來沒聽過暗影在華夏從事刺殺活動,不然的話,像暗影這麼龐大的殺手組織,他以前不可能沒聽過。

這樣看來,喬萬還有一絲愛國之心。

「狼女是我手下在富士山見到的,當時他們並不知道她是葉先生的人。」山本船夫繼續解釋。

就算知道又如何,實力為尊,如果不是葉雄比對方強大,山本船夫就不會用這麼低的姿態跟自己話了。

「山本先生,既然這樣,咱們之間的事情就這麼算了。」葉雄淡淡道。

山本船夫苦水往肚子里吞,他的屬下被葉雄殺了幾十人,敢怒不敢言,這種感覺真是很憋屈。

「葉先生,有沒有時間,咱們聊聊?」喬萬突然道。

「請。」

片刻之後,喬萬跟葉雄找了個獨立的包廂,迎面而對。

山本船夫跟狼女被叫開,顯然喬萬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跟他。

「葉先生踏入修真一道多久?」喬萬喝口茶,隨口問。

「喬先生不是明知故問嗎?」葉雄回道。

一年時間,以武入道,從鍊氣三階一舉進階到鍊氣五階,起來不所謂不驚人。

喬萬表面看是那種城府非常深的人,來之前不過可能沒調查過自己。

喬萬萬呵呵笑,並沒有因為葉雄的話而生氣。

「喬先生還是直入正題,我不喜歡拐彎抹角。」葉雄。

「那老夫就直接了。」喬萬喝了一口茶,這才道:「不知道葉先生聽過崑崙王之名沒有?」

「沒聽過。」葉雄搖頭。

「葉先生是否有師承靠山?」喬萬繼續問。

「有沒有又怎樣?」葉雄反問。

「有還好,如果沒有的話,葉先生恐怕很危險。」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神族的創立者並不是索林,而是索丹,索丹在修真一道極有天賦,屢獲機緣,現在在昆崙山秘境中修行,被稱為崑崙王。我很多年沒見過他,不過他進入崑崙秘境的時候是三年前,那時候他的實力在鍊氣五階中期,這麼長時間,至少已經踏入五階後期,甚至有可能已經踏入築基期。昆化山秘境,兩年開啟一次,為期兩天,每當這時候,索丹就會從秘境出來,回神族看一次,如果他發現神族被人滅了,那時候恐怕你不會有好下場。」

喬萬萬簡單地把索丹的事情了一遍。

葉雄十分震驚,索林已經很難對付,他也是靠著四大掌門幫手,才能把他殺掉的,如果索丹實力還在索林之上,自己豈不是只有死路一條?

「喬先生可有解救辦法?」葉雄忍不住問。

突然聽這麼重大的事情,他不擔心才是假的。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找一個實力還在索丹之上的靠山;第二是帶著家人,找個地方隱藏起來,不過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以索丹的實力,如果知道神族被毀,哪怕拼著三年時間不回秘境,也會想辦法找到你,除非你帶人躲進一些秘境,這樣他才有可能找不到你。」

如果真的到那一步,只能將全家遷移進聖峰山秘境。

這個念頭剛想起,他背上就差冒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