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約了人吃飯?」

「也?」路明非詫異著。

「沒什麼,能處理完的。」楚子航點了點頭,「上車吧。」

「那個,我有事先走了。今晚七點,Aspasia餐館,我們再見,到時候我有些話想對你說。」路明非對陳雯雯說話,就鑽上了車。

「嗯,再見。」陳雯雯對着他們的車窗輕輕揮手。

呼,她沒拒絕啊。

路明非長舒了一口氣,說真的,十九年了,路明非從來沒正經邀請過一個女孩兒共進晚餐,尤其是,還是自己曾經「暗戀」了許久的女孩兒。

保時捷油門一轟,在馬路上一騎絕塵。速度之快,足以讓路邊的行人都痛罵:「你開這麼快,是不是趕着去投胎?」

不過路明非倒是習慣了,楚子航的車比起某個瘋子而言,已經算是四平八穩了。

「陳雯雯?」楚子航突然問著。

「你怎麼知道的?」路明非一驚。合著他那點破事,不但班上傳遍了,連大名鼎鼎的楚子航都知道?

「聽說過,我記憶力還不錯,也或許是血之哀的緣故,我對你的印象比較深。」楚子航回答著。「進展的很順利嗎?」

「師兄,看不出你挺八卦的啊?」路明非還真想不到楚子航對他的個人事情感興趣。

「…..」

「任務詳情,諾瑪應該已經通過郵件發給你了。」楚子航短暫地沉默了一會兒,立馬轉移了話題。 一進遊樂園的大門,大飛和詩詩的目光就完完全全地被眼前的新鮮事物吸引去了注意力,就連閑不住的詩詩,此時都變得安靜了起來,東張西望的,很是興奮,眼睛幾乎不夠用了。

時鳶抱着詩詩走到一個氫氣球的攤位前,詢問詩詩,「詩寶兒,喜歡哪個?」

詩詩甜甜一笑,指了指莉莎公主,「媽媽,我喜歡那個。」

「好!」時鳶又轉過臉去詢問陸霆之懷中抱着的大飛,「那哥哥呢?」

大飛伸出小手手,指了指汽車總動員裏面的閃電麥昆,「媽媽,我喜歡那個。」

時鳶立刻拿出手機掃碼付款,兩個小傢伙接過售貨員遞給他們的氣球,皆是一臉興奮。

哪怕他們已經玩過很多氣球了,可是,來到遊樂園裏,又得到了一支新氣球,他們還是很興奮的。

「要注意,不能鬆手,否則……」不等陸霆之把話說完,詩詩手中的氣球已經被鬆開了,眼看着便要朝天上飛去。

陸霆之手疾眼快,直接一個彈跳,改為單手抱大飛,伸出另外一隻手臂去夠即將上天的氣球。

詩詩已然嚇得快要哭出來了,可是下一刻,氣球便失而復得了。

「拿好了,這次不要再掉了詩詩。」陸霆之溫柔地道。

詩詩接過氣球,先是愣了愣,繼而開心地咧開小嘴兒便笑了起來,湊過去親了陸霆之的臉一下,「爸爸是超人!爸爸真厲害!」

時鳶抿唇一笑,可不嘛,在大飛和詩詩的眼中,他們的爸爸早就已經是無所不能的超人了。

在家裏,爸爸會下廚,會拖地,還會做遊戲。做俯卧撐的時候,可以背着他們,也可以同時抱着他們兩個跑步,誰家的爸爸可以這麼厲害呢?

現在,爸爸還能幫她把氣球追回來,簡直比超人還要厲害!

經過了氣球的小插曲后,一家四口繼續往遊樂園裏面走。

時鳶看到路邊的小玩意,都會忍不住買買買,買來后,就裝扮在兩個孩子的頭上,臉上,小胳膊上,不多時,兩個小朋友就變成了兩個小土豪。

路過的孩子們看到他們都擁有那麼多的小玩具和小裝飾,簡直不要太羨慕。

終於到來的娛樂項目區域,哪怕是工作日,前來遊玩的人依舊很多,陸霆之看着冗長的隊伍不由皺了皺眉,繼而對時鳶道:「老婆,你等我一下。」

「好,那我先帶詩詩排隊。」時鳶應道。

等陸霆之抱着大飛走遠,詩詩的小奶音忽然在時鳶的耳邊響起,「媽媽,超人爸爸帶哥哥去哪裏了啊?」

時鳶想了想,「我猜,大概是去變戲法了吧!」

這話成功把詩詩給逗笑了,母女兩人立刻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如果時鳶沒猜錯的話,陸霆之一定是去找園長了,他那麼霸道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兩個寶貝疙瘩在烈日下排隊呢?

果然不多時,陸霆之便帶着大飛回來了,而彼時,大飛的手裏多了兩張金燦燦的vip通道卡。

詩詩一聽陸霆之說不用排隊了,立刻雀躍地歡呼起來,激動地小腿兒亂蹬。

陸霆之蹙眉,連忙從時鳶懷中把調皮的小閨女接了過來,抱着兩個孩子便朝vip通道走去。

時鳶則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後,看着他們三人的背影,心中湧起陣陣暖意。

瞧,這三個人是她的男人和孩子們!

「老婆,你要跟好我們。」陸霆之忽然回頭,見她走得慢,停了下來等她,「累了就告訴我。」

時鳶柔柔一笑,這男人是把她也當成小朋友一樣照顧了。

。 「對,老大就是後果!哈哈……」

隨著王剛說出「我就是後果」這句話,一時間他身後的小弟們瘋狂應和,一個個打了雞血一樣歡呼雀躍。

王剛隨意抬手,身後小弟們的喧鬧戛然而止。

「說吧,靜默手銬的鑰匙在哪裡?」王剛看著三名警衛隊隊員,問道。

靜默手銬、靜默腳鏈、靜默手環這些東西統稱靜默器,它們都是針對異能者特製的,能夠使異能者的異能保持靜默不能使用。

靜默器不能夠暴力拆毀,強制拆除只會導致它爆炸。而且它爆炸的威力比一般的強力炸彈還強。

王剛只是一個最低級的F級異能者,在這種爆炸下,手腳殘廢是肯定的,甚至能不能保命還不一定。

「你休想得到!」兩名警員已經暈厥,剩下的一名警員還在強撐。他已經發送信號,只要拖住時間,警衛隊的異能者就會趕來。

「是嗎?」王剛不置可否,帶著莫名的邪惡的笑意,看向不遠處呆在那裡的李巧芸。

李巧芸早就看到馬江混在王剛身後的人群里了,她想喊,但是被王剛的氣勢所奪,一時間不敢發聲也不敢移動,深怕引起王剛的注意。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沒想到還是被王剛關注到了。

兩個小弟直接衝上去將李巧芸拖過來。

「馬江!救我,馬江!」李巧芸開始掙扎,哭喊。

她想到了被拖進車裡的那個女孩,想到了那個回扇耳光的女子,她奮力反抗。

然而她這麼一個瘦弱的女子怎麼能夠反抗得了?她被拖到王剛的面前,直接被王剛蒲扇大的手捏著兩頰拎了起來。

王剛的手指就像鐵鉗一樣扣住李巧芸的腮幫。

「誰是馬江?」王剛問道。

「我,我是……」馬江顫顫巍巍從人群里鑽出,低著頭極為恭順。

「她是我的了。」王剛掀開李巧芸的劉海,看著李巧芸的素顏,笑道。

李巧芸這些年雖然憔悴,但是她的底子很好,有著一份女人的柔美,又有著母親的剛強,眼底雖然恐懼,但還有這一絲絲的倔強。

聽到王剛的話,李巧芸身體都抖了一下。她努力地看向馬江。

「這是我的榮幸!」馬江低眉順眼,彎著腰沒有一點點骨氣。

「哈哈哈……」王剛聽了,哈哈大笑,「你真賤!」

「是的!」馬江沒有生氣。

「賤骨頭!」

「只要老大您開心。」馬江仰起頭,臉上帶著諂媚。

「好!以後你就做我的小弟!」

王剛眼裡閃過譏諷,看向李巧芸,「怎麼樣,他是你的男人么?」

「他都不要你了,以後你就跟我混吧!」

「我混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搶女人呢!哈哈哈……」

王剛鬆開手,任由李巧芸癱在地上。看著滿是絕望卻不肯流一滴眼淚的李巧芸,王剛心情暢快極了!

「看到沒,我就是後果!」

王剛囂張地指著地上的警衛隊隊員,大聲喝道。

同時,一把攬過李巧芸,似乎要做什麼。

「哎,不過是一點小災小難,什麼妖魔鬼怪都敢出來鬧事了……」

輕輕的嘆息,平淡的語氣,周陽迎著路燈從黑暗中緩步走出。剛才他順手去救路上那些受到傷害的姑娘了,不過很可惜,系統並沒有給他任務。

現在系統任務是越來越吝嗇了,以前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給他發布任務,如今好像事情不大,系統都不會給他發布任務。

看看最近的任務就知道了,都是和劣化有關。尤其是死亡劣化成偽劣。

明顯可以看出,隨著他的等級提升任務難度也在相應提升。

「誰?」

王剛猛地轉頭看向街頭。

羸弱的路燈燈光下,月光為背景板,一位黑色短髮的年輕帥氣的少年緩緩走了過來,少年身材修長,看上去宛若瘦弱的書生。

但王剛不這麼想,對方出現的毫無聲息,詭譎異常。

「你是誰?」王剛再次問道。

「我是人。」周陽走到警衛隊駐地台階前,看著身旁的警衛隊隊員,兩個重傷暈倒,還有一個強撐著,好在沒有生命危險。

「什麼人?」周陽的回答出乎意料,王剛呼吸一窒,下意識再問道。

「活人。」

「活……艹你媽的!老子讓你變成死人!」感覺被戲耍了,王剛怒從心起,將李巧芸當磚頭一樣扔向周陽。同時他緊隨其後,奮起一拳,跟在李巧芸身後。

這一拳是要擊穿李巧芸攻擊周陽!如果周陽救了李巧芸,那麼必然會正面迎接他的拳頭。

這種人當真是心狠手辣!

看著李巧芸被扔過來,周陽不躲不避,左手伸出,接住李巧芸緩緩卸力,最後側身將其攬到懷裡。同時,右手握拳,一拳直接迎上王剛的拳頭。

王剛嘴角露出一份輕蔑,拳頭硬碰硬?不想想我是誰,我可是大力!

咔嚓!

意料中的骨裂聲。

不過不是周陽的手,而是王剛的手。

整條右臂骨折變形!

「怎麼可能?」王剛雙目圓瞪,充滿恐懼。

「哼!」周陽面色一冷,對方這一拳是真的往死里打的。他暴喝道,

「殺人者,當誅!」

收拳、出拳,眨眼間完成!

轟!

王剛直接被周陽閃電般的一拳擊中,無可匹敵的力量摧枯拉朽一般橫掃他的全身,頃刻間骨骼內臟盡碎。

這一拳力量沒有外泄,王剛只是輕飄飄往後跌倒在台階上。

砰!

台階化作齏粉。

王剛一命嗚呼。

見此情形,門口的囚犯們瞬間亂了起來。

「誰逃誰死!」周陽冷聲道。

一句話嚇到了所有囚犯和來營救王剛的小弟們,所有人像小雞仔一樣哆哆嗦嗦擠成一團。

周陽的目光越過王剛,看向朝人群里縮的馬江。

「馬江。」周陽輕聲說道,聲音不大,嚇得眾人一齊把馬江推出人群。

「大,大哥,我不是故意的!」馬江膝蓋一軟,跪倒在地,「大哥,我也是受害者,你饒了我吧!」

「賣妻求榮的男人,你也配我饒你?」周陽輕笑道,「你這種人,該死!」

「大哥!」

突然,李巧芸跪倒在周陽腳下,「大哥,你饒了我老公吧,他也是被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