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看看旁邊,那位是不是駱興家?今天這是怎麼了,大人物聚會啊。」

「就是,到底什麼情況,咱們蘇塘市今天的動靜太大了點吧。」

眾人驚嘆不已,一下子看到這麼多大人物,實在奇怪。蘇塘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在十分鐘左右,齊聚蘇塘大學,堪稱年度盛況。

這些人表情嚴肅,旁人看在眼裡,也明白是出了什麼狀況。

蘇塘大學會議廳。

姚大錦非常不耐煩,他一巴掌拍在桌上,看著陳立說道:「小老弟,你電話打這麼久了,人呢,怎麼還不來,叫老子好等。」

「事情鬧這麼僵做什麼,你趁早帶周雪走,在這裡胡鬧,你想錯了。」校長輕描淡寫地說道,語氣中滿滿都是不屑。

陳立表情淡淡,他食指悠然敲著桌面,緩緩道:「好飯不怕等,我給你們叫的大餐,夠你們吃的。你們吃得下,要吃,吃不下,也要吃。 豪門替嫁:總裁,我不做契約新娘 著急上火,沒半點用處。」

陳立很淡定,周雪卻是坐立難安。她明白,事情越來越麻煩了,很可能給陳立帶來大麻煩。在她想來,退學已經不是什麼大事,只要不連累陳立就好。至於解決她的事,她已經不再抱什麼希望。

蘇塘大學的校董,在周雪看來,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陳立雖然有錢,但畢竟年輕,手上沒權,肯定鬥不過這些校董。

姚大錦冷笑一聲:「大餐?老子倒要好好等等。你再打個電話,問問你朋友,他敢不敢動我姚大錦。」

陳立打了個呵欠,會議廳外已經響起了腳步聲,陳立笑道:「不用打了,人都來了。」

姚大錦嘴巴一歪,樂了:「很好,老子倒要看看,什麼人這麼狂妄,到底幾斤幾兩。」

姚大錦拉了拉衣領,乾咳兩聲,他大模大樣地看向會議廳大門。

第一個人出現的時候,姚大錦臉上的笑僵住了,來人正是校董之一。接下來又走進幾人,姚大錦看得眼都直了。

蘇塘大學所有的校董都到了,除此之外,還有四位。

王志江、楊子奉、盧成永、駱興家。

王楊盧駱四人出面,姚大錦的腿不由軟了下去。

校長早就看得呆了,剛才的兩位校董也撐起胖大的身軀,站了起來。王楊盧駱四人,隨便拎出一個,都是吊打他們的存在,現在四人齊聚,他們嚇得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眼前的年輕人,到底什麼身份,一個電話,把這四位爺給叫來了。

「他們夠資格嗎?」陳立看向姚大錦,淡淡說道。

姚大錦張了張嘴,卻發不出聲音,他知道,事情大條了。

「校長,你怎麼看?」陳立又看向校長。

「我,我在,在的。」校長忙不迭地回答道。

「事情怎麼辦?繼續查嗎?」陳立問。

「查,一定查,追查到底,一定給您滿意的答覆。」校長表情凝重,他拍著心口,跟陳立保證著,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豪門奪子:非常關係 姚大錦臉都黑了,他出了這種事,本來他咬牙不承認,別人也不會有什麼證據。現在陳立叫出了這四位爺,要是他不坦白,事情鬧起來,只怕他的靠山校董也要倒霉。至於他自己,絕沒有好果子吃。

「姚大錦,到底怎麼回事,老實交待。」一名校董變了臉色,他盯著姚大錦質問道。他就是姚大錦的靠山,現在事情鬧大了,他第一個站出來表態。本來,對於姚大錦的事,他也懶得理會,現在動靜鬧大了,他自然要出來撇清關係。

王楊盧駱四位爺出現,還是被一名年輕人叫來的,要是不把這事妥善解決,問題大發了。

「我……我錯了,我看到周雪,就有了想法,後來被老婆撞見,我不敢說真話,就編了個理由……」姚大錦跪倒在地,嚇得嚎啕大哭。

在絕對的能量面前,姚大錦扛不住了,他不得不交待一切。他知道,如果他不說實話,由周雪說出來,他姚大錦的麻煩更大。現在他坦白,說不定受到的懲罰可以輕一點。

「你們聽聽,當事人這樣說,你們真的調查清楚了嗎?」陳立看向校長和之前兩位校董,他冷冷地質問道。

校長心裡在滴血,事情的真相,他們不用調查,也能猜到。姚大錦是什麼樣的人,他們心知肚明。周雪只是個學生,還是品學兼優的那種,怎麼會去給別人做小三呢。

「對不起,我們工作失誤,請您放心,我們必定還周雪的清白。」校長連聲道。

「具體怎麼還?說清楚。」陳立追問道。他來都來了,就要把事情解決好,要是讓他們拖下去,等自己離開,恐怕會成為爛尾事件。

校長看了看另兩位校董,現在讓他表態,所有的鍋全是他一個人背,他也不樂意。

他之前說要開除周雪,是跟校董商量過的結果,現在由他出面,他不服。

陳立態度強硬,要是他不表態,那是不可能的,畢竟,王楊盧駱四人也到了。

「磨磨蹭蹭什麼,快想方案。」楊子奉冷冷地呵斥道。

「好好好。」校長連聲道,他抹了抹額上冷汗,看向陳立,斟酌著問道,「學校不開除周雪,姚大錦給周雪道歉,行不行?」

楊子奉聽不下去了,他一腳踹在校長身上,冷冷道:「什麼破方案,現在是道歉的事嗎?」 校長被踹,大氣也不敢出,只是連連搖手,口中嚷著「不是不是」。

駱興家也發話了:「道歉,也要做到位,召開全校師生大會,當眾道歉。要是不能讓周雪滿意,你滾蛋吧。」

兩位爺發話了,校長慌得不行,更何況,姚大錦自己也慫了。

姚大錦不是傻子,他的靠山也變臉了,他要是再不知趣,拒不認錯,等待他的後果,只怕非常凄慘。對方一個電話,就把王楊盧駱給叫了過來,從楊子奉和駱興家的表現來看,這四位都是替人家辦事的。

楊子奉和駱興家對視一眼,他們看向陳立。

兩人並不認識陳立,但是上面發話了,讓他們聽令,他們只有聽命辦事。

陳立看向早已驚呆的周雪,問道:「阿雪,你看行不行?」

「啊——」周雪聽到陳立的聲音,這才反應過來,在她看來,校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至於王楊盧駱,更是高不可攀。 此婚了了 今天發生的事,簡直顛覆了她的認知,陳立一個電話,高不可攀的王楊盧駱,就親自到現場了。

原來,陳立說替她解決事情,都是真的。

陳立衝進蘇塘大學,硬闖會議廳,並不是一時頭腦發熱。

「我……我不知道……」周雪有些不知所措,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不知要怎麼處理。當著這麼多大人物的面,她非常慌。

陳立站了起來:「行吧,我來替你做決定。」

陳立看向校長:「現在召開全校師生會議,所有人都要到,讓大家看清真相,把你們的醜陋公之於眾。要是有半點隱瞞,後果你們自己去想。」

校長面如土色,當著全校師生的面,這事鬧大了,他的形象就全毀了,這事太絕了,沒給他liu任何後路。

然而,要是不按對方說的辦,他就要直接滾蛋,根本沒有以後了。

王楊盧駱四人,隨便一個人,都可以把他捏得死死。

很快,蘇塘大學廣播響起,所有師生都前去升旗台,去那裡召開公開會議。十分鐘不到,三千人已經聚集在升旗台前。

「忽然開什麼會,奇怪啊。」

「應該是周雪,她給學校抹黑,現在學校要當眾開除她,也正常吧。」

「可惜了周大美女,她的學習也很好,怎麼會做出這種事,真是意外。」

「切,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懂的事多了,你看她老實,其實都是裝的。」

趙琳帶著幾個女生也到了,她們擠在前面,開始喋喋不休。

「死八婆,鬧的動靜倒不小,還找了外人來幫忙,現在看她怎麼死。」

「剛才那貨狂得很啊,開個法拉利,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呢。現在,看校董怎麼收拾他。」

「奇怪啊,王楊盧駱四位爺也來了,不知什麼情況。按說,收拾一個周雪,一個校董就夠了。」

「你太看得起她了,校長就夠了。」

此時,陳立和周雪走到台上,台下有學生開始起鬨。

「周雪,你真是丟人,快點滾出蘇塘大學。」

「就是,盡給學校招黑,趁早滾蛋。」

跟著趙琳的三個女生也帶頭起鬨,有了她們帶頭,其餘學生的情緒也被帶動了,開始針對周雪進行謾罵。

周雪聽著這些話,委屈極了,她什麼也沒做錯,現在卻遭到這樣的對待。要不是有陳立替她出頭,她這一生,都要頂著這些污點。

「說夠了沒有?」陳立淡漠地說道。

「沒有,她給蘇塘大學丟人,我們有責任罵她,她給我們大家丟臉,我們為什麼不罵她?」趙琳大聲說道。

陳立冷笑一聲,他再不理會這些人。

這時,校董以及校長等人都陸續走上台,姚大錦也到了。

學生們看到姚大錦,覺得很奇怪,怎麼把姚大錦帶來了,而且姚大錦板著一張苦瓜臉,臉色比校董和校長的臉色更差。

「怎麼道歉,需要我教你嗎?」陳立冷冷地道。

姚大錦一聽,他膝蓋一軟,立刻跪倒在地,他一向靠著校董撐腰,現在校董也慫了,他也只有服軟。

「對不起,是我胡說八道,損害了你的名聲,請諒解。」姚大錦看向周雪,鄭重道歉。

學生們看到這一切,頓時嘩然。

姚大錦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向周雪道歉,這是怎麼回事?

很多人以為看錯了,用力揉了揉眼睛。

「奇怪,那個是姚大錦吧,他怎麼跪下了,還給周雪道歉。」

「就是啊,臉都不要了,當眾下跪,這是挨了什麼樣的毒打?」

「我早就覺得,周雪不簡單,看看,現在她的後台出來了,姚大錦都嚇得跪地求饒了。」

隨著這些言語,不少人把目光集中到了陳立身上。

法拉利硬闖學校的事,他們也聽說了,尤其這事還跟現在熱門的周雪有關,他們自然非常關注。

他們本以為,這小子仗著有點錢,這樣胡來,肯定會被校方給教訓,下場絕不會好。現在卻是姚大錦跪下道歉,簡直神奇。

「說清楚點,把過程說出來。」陳立看向姚大錦,淡淡道。

姚大錦連連點頭,他把周雪在他家做家教,他一時起意,想要對周雪圖謀不軌,後來又被他老婆撞到的事,都說了個清楚。

全場嘩然。

這事鬧起來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周雪身上,畢竟她長得漂亮,姚大錦又說得有板有眼,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聽聽也就信了。

姚大錦交待一切之後,校長也發話了。

校長神情鄭重:「我一時糊塗,沒有把事情查清楚,誤聽了一面之詞,才有了錯誤的決定。我願意承擔所有的責任。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擔任校長。」

眾人更是驚爆眼球。

校長也牽涉在裡面,而且從結果看,校長的責任也不小,要不然,他怎麼當眾說這樣的話。如果他真是清白的,別人再怎麼逼他,這樣的話,也能說得出口?

到了這時候,就算再迷糊的人,也看出來了,這事情背後絕不簡單。

姚大錦道歉,雖然有些意外,也不是太奇怪。校長站出來領罰,還主動卸任,這事情就不簡單了。 眾人把眼光盯在陳立身上,有人猜測,王楊盧駱四位爺的出現,會不會跟這個年輕人有關。

趙琳臉白如紙,她本以為,王楊盧駱出現,是對付陳立的,現在看來,這四位爺都是幫陳立的。 致命誘惑:霸道首席偷孕妻 趙琳想到可怕的後果,嚇得冷汗直冒。

趙琳離開人群,到了角落,急忙給她父親打電話:「爸,我惹下大麻煩了。」

「寶貝,有什麼事慢慢說,天塌了有老爸扛著。」趙湯的聲音很平靜,他絲毫不慌。

罪妃指腹爲婚 「爸,真的是大麻煩,人家的後台,可能是王楊盧駱四位。」

「啥?你說什麼?」趙湯忽然抬高了聲調。

「王志江、楊子奉、盧成永、駱興家。」趙琳的聲音越說越小。

「趙琳,你都做什麼了?」趙湯咆哮起來,他向來寵溺女兒,不管女兒犯下什麼錯,他都出面擺平。但是,他萬沒想到,女兒竟然會惹到王楊盧駱四位,那不是把趙湯往絕路上趕么?甚至於,整個趙家,都要被夷平,他哪能不怒?

王楊盧駱,任何一人,他趙湯也惹不起,現在一下招惹到四個,他趙湯只能給自己挑塊好墓地了。

「爸,我錯了,我根本沒想到會招惹他,我怎麼知道呢。」趙琳大哭。

蘇塘大學。

姚大錦和校長先後發話,把事情真相說清楚了,自然還了周雪一個清白。學生們知道真相后,頓時火冒三丈。要不是有人揭發,周雪就這樣生生被冤枉了。這樣的事,也很有可能發生在他們身上。

好在校長引咎辭職,也算有了交待。再有楊子奉和駱興家出面,承諾一定加強管理,這事算是了結了。

周雪哭成了淚人,她終於洗刷了清白,她不知道要怎麼感謝陳立。

「陳立哥,謝謝。」周雪抽泣道。

陳立輕拍她肩:「小事情,不要介意。周阿姨辛苦把你養大,你要好好聽她的話。」

周雪不住點頭。

陳立走下台,他撥通了一個號碼。

「謝謝你,這個人情,我欠你的。」陳立說道。

「你願意找我,我很開心。這個人情,我記住了。」顧雪說道。

陳立在蘇塘市沒有人脈,沒辦法指揮王楊盧駱這樣的人物,但是,陳家就不一樣了。有陳家發話,王楊盧駱也只有聽從。

「這個事,別人知道嗎?」陳立問。

「放心,沒人知道。」

「那行吧,沒別的事了,再見。」陳立打算掛斷。

「過年帶她回來,就當還我的人情了。」顧雪忽然說道。

陳立一怔,顧雪說的,自然是唐夢雲,顧雪忽然有這樣的要求,這讓他非常不適應。

「到時再說。」陳立說著,掛斷電話。

當周雪走下台時,陳立剛好掛斷電話。她看向陳立:「陳立哥,你餓了吧,我請你吃飯。」

「行,忙了一陣,的確有點餓了。」陳立笑道,「你請客,我買單,這麼說定了。」

「這怎麼可以,陳立哥你幫了我這麼大忙,我都不知怎麼感謝你,怎麼能讓你買單呢。」周雪說道。

陳立擺擺手:「你還是學生,不用糾結這個的。等你以後畢業了,你再請我吃飯,我是絕對不會客氣的。」

周雪聽到陳立這樣說,她也不再反駁,她還真沒有實力請陳立吃大餐。

兩人到了校外,這裡有著各種高端低端的飯店。

剛剛在餐廳坐下,一個女生忽然到了,她垂著頭,一聲不吭。

「鄭桐,你為什麼要偷拍?」周雪看到鄭桐的模樣,她明白了。鄭桐是她的室友,她有很好的偷拍機會。

「對不起,阿雪,都是趙琳逼我。你知道的,趙琳向來狂妄,要是我不聽她的,只會被她狠狠報復。」鄭桐小心翼翼地說道。她偷拍視頻,趙琳給她錢,事實上,兩人是交易關係。但是,她畢竟做了錯事,良心不安。

今天陳立表現得太強勢了,鄭桐實在坐不住,所以出來給周雪道歉。

「她逼你,你就聽話了。看看,這塑料姐妹情。」周雪嘆道,她實在生氣,她跟鄭桐家庭情況相近,彼此向來交好。生活上有困難,兩人都是一起面對。周雪沒想到,出事後,第一個出來害她的,正是她的好姐妹。

「阿雪,對不起,請你原諒。」鄭桐哽咽道。

「再見,我們不要來往了。」周雪聲調不高,但異常堅決。

「阿雪,我……」鄭桐張了張口,一時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說。

這時,一個中年人衝進了餐廳,他的身後,跟著趙琳。

中年人正是趙湯,趙琳把事情跟他說了,他差點嚇破膽,所以第一時間帶著趙琳前來道歉。

這年輕人一個電話,就把蘇塘市的王楊盧駱給叫了過來,這份能量,簡直驚天動地。得罪了這樣的大人物,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趙湯走到餐廳前,低頭道:「對不起,小兄弟,我閨女不懂事,冒犯了周雪,現在我帶她來道歉。」

陳立理也不理,他當兩人是空氣,陳立夾了一筷子菜給周雪,笑道:「來,多吃點菜,你這樣瘦,多吃點,補補。」

趙湯見陳立不理會,他繼續說道:「我們犯下的錯,絕不會否認。您的要求是什麼,請提出來。」

「這,就是你道歉的態度?」陳立看也不看趙湯一眼,他淡淡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