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不問問武浩有什麼辯解?」唐曉璇笑盈盈地看著吳常問道,「你們執法者就是如此簡單粗暴地執法嗎?僅僅憑藉一面之詞就給人定罪?」

「執法者執法還用不著你指手畫腳,你也一起去執法處!」吳常瞥了一眼唐曉璇冷冷地說道。

他剛才就注意到唐曉璇了,畢竟這個女子不但敢直呼孟不凡的大名,長的更是禍國殃民、紅顏禍水。

在他看來,唐曉璇不過是一長的漂亮的靚妞而已,雖然相貌足夠禍國殃民,但是又能如何?在聖武大陸這個武道世界,武力才是最根本的,其他的一切,包括美貌在內,都是從屬之物。

吳常本來就沒打算放過唐曉璇,正好借這個機會帶回執法處——如此靚妞豈能放過?正好晚上可以泄泄火,討論討論人生理想。

「我要是不去呢?」唐曉璇丹鳳眼眯縫著。

她多聰明的人,自然知道吳常的齷齪想法!


看著唐曉璇的表情,武浩知道有人要倒霉了,絕對的!

雖然依舊不知道唐曉璇的真實身份,但是武浩用屁股想也知道唐曉璇不簡單!

一個能夠指使核心弟子魯平的人!

一個可以代龍天罡將海之劍交給自己的人!


一個口口聲聲不將孟不凡放在眼裡的人!

這樣的女子怎麼可能平庸?怎麼可能簡單?

果然,不作死就不會死,武浩也想看看這幾個倒霉的執法者能不能探出唐曉璇的底線。

「這件事恐怕由不得你了。」吳常嘿嘿一笑,上下打量著唐曉璇,雙目之中滿是攫取和貪婪的目光。

「如此細皮嫩肉,要是受傷了可就不好了。」吳常伸手抓向了唐曉璇的手腕。

武浩想出手,但是很快又退回來了,因為沒有必要!

一個魁梧的人影出現在唐曉璇面前,擋在了兩者之間,然後一巴掌抽到了吳常的臉頰上,吳常頓時像是一個陀螺一樣原地旋轉三百六十度!

「你敢打我!」吳常大怒,居然有人抽他耳光,不想活了?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黑無常嗎?

「打的就是你!」一個聲音平靜地說道。

「是你……」吳常聲音顫抖,哆哆嗦嗦! 轟隆!!!

不知何時起,天空已經暗下來,大片大片的烏雲籠罩在這座城市的上空,且看起來似乎正朝著這城壓下。

雷電出現在烏雲中,雷光閃爍,聲響震天。

王都的人們,不管是普通人還是海賊,心裡都感到了一陣不舒服,很是壓抑。

很多人總覺得,今天要出什麼大事,莫名的心慌。

赤犬一步步來到王宮城牆的門前,看著緊閉的大門,面無表情。

他抬手,拳頭已經元素化,變成了以岩漿組成的巨大岩漿拳。

「大噴火!」

只見赤犬岩漿化的拳頭頃刻間變得碩大,以一種無可阻擋的氣勢,將擋在他面前的大門直接轟擊的碎裂、湮滅。

滴答!滴答!

一滴滴岩漿低落在地上,融化了地面,形成了一個個坑洞。

眾人看著那被赤犬破壞的城牆,都倒吸一口涼氣。

那裡,城牆已經徹底消融在岩漿之中,出現了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巨大破洞。


這樣的一拳,如果是打在人的身上……

很多海賊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身體不由自主的後退,遠離赤犬。

這就是海軍大將,擁有著足以改變地形的能力。

這也是他們想要對付的人。

想到這點,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海賊們內心一陣戰慄,身體冰涼,冷汗直冒。

這一刻,又有很多人打算直接離開了。

他們知道,以自己的實力,待在這裡也不可能真的搶到那棵樹。

反而如果最後赤犬成功了,那他們都得死。

「沒有經過主人的同意,就將主人的東西弄壞了,這可不是一個正義的海軍該做的事。」年輕好聽的聲音響起,將眾人的耳朵一下子抓住。

透過城牆的破洞尋聲看去,人們看到了一個少年。

少年十七歲,面容俊逸,一頭黑髮如瀑,氣質超然,宛如在世嫡仙。

雖然他們也不知道嫡仙是啥意思。

「羽生封!」有人驚呼出聲。

來人,赫然就是這王宮的主人,忍者海賊團船長,香波地群島事件主事人,被世界政府稱之為世界上極其兇惡的罪犯的少年,羽生封。

「羽生封。」赤犬看著前方不遠處的封,沉聲開口,語氣格外的冰冷。

就是這個少年,讓他們海軍在世人面前丟盡臉面。

也是這個少年,在戰國的心中,比它更加強大。

等聽赤犬的開口,嘴角微微勾起。

「赤犬,海軍三大將之一,世界政府的……一條狗。」

封話音落下,無數人瞳孔緊縮,一臉驚恐。

這個傢伙,還真是敢!

赤犬本就冰冷的臉越加的冰冷了,他目光盯著封,眼中的殺機毫不遮掩。

「像你這樣的渣滓海賊,根本就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羽生封,今天,一定殺了你。」赤犬開口。

「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宛如一條瘋狗。」封面色平靜,絲毫不將赤犬的殺意放在眼裡。

他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想笑。

本來心血來潮的撒撒網,打算捕點小魚小蝦就行了,沒想到,竟然還能有這麼多大魚。

封想著,目光不加掩飾的掃視四周。

「想不到我這小地方,竟然也能來這麼多大人物。不過,這樣藏著躲著,可不是作為四皇海賊團幹部該有的風度啊。」

封開口,讓眾人又是一驚。

四皇海賊團?

怎麼回事?

「哎呀,這不是因為這裡有一個海軍大將嗎,我們可是海賊,自然要藏著躲著,以求活命才是。」


聲音響起,就見一個戴著禮帽,帽子上有很多棒棒糖,身材纖瘦,有著很長的鼻子舌頭,手裡拿著糖果手杖的男子從某處走出。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驚呼聲響起,顯然已經有人認出了這男子。

「是四皇海賊團,bigmom海賊團的糖果大臣,賞金七億貝利的強大海賊!」

「想不到四皇海賊團真的也來了!」

「bigmom海賊團的人來了,其他三個四皇海賊團的人呢,會不會都來了?」

王宮之外一下喧嘩起來,人們扭頭看著四周,想要找出其他四皇海賊團的成員。

「四皇海賊團,自然不需要躲躲藏藏。」一個沉穩的聲音響起,隨後有人從天而降。

落地,是手持雙劍的二刀流劍士。

他有著彎曲的鬍子,頭戴大禮帽,手上帶著白色手套,穿著青色的褲子。藍紫色的大披風。

整個人看起來,給人一種優雅沉穩的感覺。

「花劍」比斯塔,白鬍子海賊團第5蕃隊隊長,一個能夠和世界第一大劍豪交上手的強大海賊。

「是白鬍子海賊團的5蕃隊隊長!」

「想不到,白鬍子海賊團的人也來了!」

「那麼,他的第5蕃隊也來了嗎?怎麼沒有看到?」

「bigmom海賊團的人不是也沒看到?」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時,一個聲音響起,聲音洪亮,讓眾人忍不住看過去。

「那棵樹在哪裡?交出來吧!」

只見一個身材高大,體格強壯,綁著一條馬尾辮和兩條麻花辮,嘴上戴有金屬的顎,頭上與肩上分別戴有兩根象牙狀的裝飾的男子向著眾人走過來。

他帶著長滿尖刺的柳釘,身披羽毛狀的大衣,使用兩根鐮刀狀的武器。

傑克大聲說著,目光看向前方。

隨後,他前行的腳步一頓,瞳孔微縮。

他看到好幾個盯著他看的熟人。

「旱災傑克!百獸海賊團三大招牌之一,賞金十億的超級大海賊!」

「百獸海賊團的人也來了!!」

「天吶,這裡,竟然聚集了這麼多恐怖的存在!」

人們又一次驚呼,震驚。

同事,心裡也一陣火熱。

今天,這個地方恐怕要發生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了。

轟隆!!!

雷鳴聲依然在天際回蕩,天上的烏雲愈發的濃厚了,似乎有一場大雨就要來臨。

王宮之外,海軍大將赤犬,百獸海賊團三大招牌之一旱災傑克,白鬍子海賊團5蕃隊隊長花劍比斯塔,bigmom海賊團糖果大臣夏洛特·佩羅斯佩羅,四個超級大人物。

王宮之內,封眉頭微皺,心裡盤算著,自己的準備,似乎有些不夠啊。

「羽生封是吧,將那棵樹,交出來。」一陣沉默之後,旱災傑克開口了。 三人行色匆匆,很快便尋到通往第七層的樓梯口。三人見狀,不禁大喜,更是加快了腳步,朝樓梯口走去。

而此時唐榮文突然出聲說道:“二位兄弟,切勿心急。”段辰天與唐榮峯見其將自己攔住,不解的問道:“榮文兄弟,怎麼了?”

“不知道二位兄弟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唐榮文神祕的說道。段辰天與唐榮峯朝四周望了望,隨後又尋思了一下,段辰天突然恍然道:“榮文兄弟的意思是,前面的三支隊伍不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