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多了,我不會騷擾的,你放一百個心吧!」

「那就好。」

顧銘走到那堆約莫有數百張一百的刮刮獎前,凝神靜氣,開始挑選。

不時有人從這裡拿一張去刮,但顧銘沒有在意,都是他看過不中獎的,隨便刮。 方雪很無聊,只能看別人刮獎,看到一個接一個人因為沒有刮出大獎而捶胸頓足,越加的覺得顧銘不可能中大獎。

她是真想把顧銘給拉走,可是看到顧銘極其認真的在哪裡挑選,又打消了這個念頭,長嘆一口氣。

顧銘還是挺好的,雖說業績不咋地,但也不能全怪他,畢竟在銷售這方面,女人比男人更加有優勢。

況且,現在她發現顧銘有別人不會的本事。

以前顧銘不想大展身手,現在想通了,願意大展身手,身上有不俗的潛力可挖。

也就是她已經有男朋友,如果沒有,未必不能試著與顧銘處一處,她是真心不願意看到顧銘把心思放在這個上面。

二十分鐘轉瞬即逝,顧銘終於挑好一張刮刮獎,拿出一百塊錢遞給老闆。

沒有刮,顧銘帶著方雪離開。

「你怎麼不刮?」方雪好奇道。那些人都是現場刮獎,像顧銘這種把刮刮獎帶走的,她站了二十分鐘,只看到顧銘這一個。

「急什麼?東西在這裡,又跑不了,什麼時候都能刮,沒有必須在店裡刮,出那個風頭。」

「出風頭?什麼意思?」方雪不解道。

顧銘神神叨叨道:「我覺得我這張刮刮獎能中大獎。」

撲哧!!

方雪笑噴道:「剛才我看到有人連刮十幾張都沒有中獎,你就刮一張,怎麼可能中大獎?做夢呢?」

「拜託,現在是白天,離晚上還早,清醒一點好嗎?」

「那我要是中了大獎怎麼說?」

「不可能!!」方雪斬釘截鐵道。

顧銘道:「要不我們打個賭?」

「什麼賭?」

「就賭我這張刮刮獎中不中大獎。」

「賭注呢?」

「要是我沒中,我就不要那五萬分成了,要是我中了,你再讓我干一次?怎麼樣?」

「這可是你說的,你等會別反悔。」

「我肯定不會反悔,但我怕你反悔,你能保證你不反悔嗎?」

方雪笑道:「我必贏的賭局,我反悔什麼?」

「萬一呢?」

「萬一那我肯定也不會反悔啊!又不是沒有干過,再讓你干一次就干一次憋,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要你不出去亂說就行。」

「大氣!!」顧銘豎起大拇指道。

方雪白眼道:「現代女人不都這樣嗎?少給我扣高帽子。」

「確實!!」

顧銘點頭認可。

現代不是古代,女人已經不在意那些,怎麼快活怎麼來。

至於男人,在意有用嗎?別人的東西,她們想怎麼用就怎麼用,管不著啊!

方雪比顧銘還急,畢竟五萬塊錢呢,放在以往,有時候她辛苦賣房一個月還賺不到這麼多。

方雪急,顧銘也急,不過沒有在大街上刮,進入小區,進了即將售賣的房子才開刮。

然後,方雪兒傻眼了,驚呼道:「四十萬!!你中了四十萬?一等獎!!」

「怎麼樣?厲害吧!」顧銘得意洋洋說著,魔爪也是摟上了方雪纖細的柳腰。

方雪想哭,顧銘這狗屎運也忒好了一點吧!一張就中了四十萬?

正想找顧銘問他是如何辦到的,一張嘴已經印到她的櫻桃小嘴上。

方雪知道,這是顧銘的,願賭服輸,沒有拒絕,摟著顧銘的脖子與顧銘熱吻起來。

不過,當顧銘去解她的牛仔褲時,她阻攔道:「別急,一會客戶就來了,等把房子賣出去再說。」

「行!!」

顧銘深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只要方雪願意,那機會多得是,不用在意這一會。

當然,該催的還是得催。

方雪打電話問客戶到哪了,得知快到了,兩人去小區等待客戶。

十分鐘后,客戶過來,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對中年夫婦。

方雪氣得跺腳,早知道客戶帶了老婆過來,就不陪顧銘去彩票店了,也不至於又要挨艹。

四人上樓看房。

沒有問題的房子,客戶挑不出毛病,低於市場價的價格,更是令人心動不已。

只用了半個小時,方雪就成功拿下了這對客戶,當場簽合同,定金隨之也打到公司的賬戶上,二十萬。

接下來的事情就不需要方雪負責了,夢家有專門的部門負責辦理相關手續,這意味著方雪高達二十萬的提成到手。

送走客戶,方雪很是高興,感慨道:「總算是把這套房給賣出去了,不容易啊!!」

顧銘上前摟著方雪的小蠻腰道:「房子賣出去了,那我們是不是也應該繼續了?」

「急什麼?總要讓我給周董報個喜吧!」

「行,你報你的喜,我干我的事情。」顧銘上下其手道。

方雪不安道:「別,不要在這裡,會被人看到的,我們去酒店。」

「這裡看不到!!」

顧銘把方雪拉到房間的角落說。

方雪又找借口道:「那也沒套啊!!你不會又要我吃藥吧!我不想吃那玩意,對身體不好。」

「行吧,依你。」

兩人離去,路過一家藥店時,顧銘進去把裝備買上,再出來時,方雪已經戴上了一副大號墨鏡,把臉遮住了三分之一,一看就知道作賊心虛。

顧銘沒說什麼,帶著方雪去了最近的酒店。

進入房間,方雪非常有經驗的四處檢查,一看就沒有少住過酒店。

等到確認沒有問題,方雪才放下包包說:「我去洗澡。」

「一起!!」

「我才不跟你一起,等我洗完你再進來,放心,很快的,耽誤不了幾分鐘。」

「行!!」

十分鐘后,方雪裹著浴巾出來,大片雪白的肌膚露在外面,雪白的大腿在浴袍下面搖擺,十分誘人。

這能忍?

顧銘表示忍不了,上前摟住方雪欲熱吻,卻不料被方雪喝斥,還說什麼再這樣她就走了,只能無奈進浴室洗澡去。

三分鐘不到,顧銘什麼都不穿的出來,看到方雪已經躺在床上,直接撲了過去。

這個時候,說話是多餘的,他與方雪熱吻在一起。

只是,當他想要進去的時候,方雪一把推開他,喝道道:「東西忘戴了。」

掃興,十分掃興,但沒辦法,不能強來,那樣不是……

去把裝備找到,然後戴上。

看到這一幕,方雪很是滿意,不再抗拒。 酒店客房裡,方雪發出如泣似訴動聽的歌聲,顧銘感覺人生已經達到巔峰。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歌聲變成了哀求聲,求顧銘放過。

顧銘說:「方雪,這不能怪我,是你讓我帶裝備的,這戴上裝備,肯定要變得更加厲害,這你早應該有心裡準備啊!!」

「嗚嗚嗚,我不幹了,我不幹了,我受不了了。」方雪哭道。

這能行?

梟寵男神:御少,你狠帥! 顧銘急忙道:「方雪,我們言而有信,你可不能食言。」

方雪咬牙切齒道:「顧銘,以後我要是再跟你得逞,我就是母狗變的。」

顧銘笑道:「你要是母狗,那也是一隻漂亮的母狗,我喜歡。」

方雪白眼道:「你當然喜歡,但是我不喜歡。」

「不行,不行,你這樣折騰我,骨頭都快散架了,你必須補償我。」

「行,我補償你,那五萬塊的分成我不要了,這樣總行了吧?」顧銘大氣道。

「真不要了?」

「真的!!」

「嗚嗚,顧銘,你太好了,愛死你了。」方雪興奮道。

她就隨口一提,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表達一下對顧銘今天三喜臨門的羨慕。

卻是沒有想到,顧銘把其中一喜全部給她。

五萬,不少了,說句不好聽的話,都可以去找一些不出名的三線女星,要是換成嫩模、學生妹之類的,至少十個。

可以說,她今天不虧,更何況這是她輸給顧銘的,幹了也白乾,不讓她掏錢買葯已經算對得起她了。

顧銘這樣給力,她也得拿出誠意出來,迎難而上。

對此,顧銘自然高興不已,同時感慨,錢是個好東西,令人痴狂。

下午一點多鐘,這場持續將近三個小時的大戰才落下帷幕。

顧銘還好,強化后的身體相當給力,氣不喘,腿不抖,生龍活虎。

方雪不行了,走路都不利索,不是腿抖,而是兩天的高強度戰鬥讓她受了不輕的傷。

很想躺在那裡不動,但是想到下午還要去公司彙報工作,她只能忍痛起床。

同時,兩人也是飢腸轆轆,急需食物補充體力。

一場胡吃海喝后,兩人分道揚鑣,方雪打車回公司見周夢伊,顧銘則是去兌獎。

夢家,董事長辦公室,周夢伊認真的聽著方雪的工作彙報,秀眉皺了起來。

等到方雪彙報完以後,周夢伊提問道:「小雪,你說是一名叫顧銘的同事幫你把那裡的問題搞好的,他是怎麼搞好的?」

方雪想吐血,這她哪裡知道啊!她只知道顧銘搞她是怎麼搞的,是一點不清楚顧銘怎麼把房子搞好的。

她如實道。「這個不清楚,沒看他幹什麼事,那裡的溫度就降了一點,後來他讓我出去聯繫客戶,等到我再進去的時候,已經跟樓道裡面的溫度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如此說來他是有意瞞著你了?」周夢伊推斷道。

「也許吧!」方雪不確通道,心裡有一丟丟失落,感覺顧銘拿她當外人,防著她。

不過馬上,她又自嘲道:「本來就是外人,防著不是很正常嗎?難不成還能把獨門本事教給她?」

「對了,他現在人在哪裡?我想見見他!」周夢伊再次道。

「他剛有事,沒跟我回來,具體在哪,我得打電話問問。」

「行,你問吧!」

……

兌獎中心因為顧銘的到來出現了一點小小的騷亂。

昨天中十萬,今天中四十萬,這運氣也太好了一點吧!令人羨慕。

不過,拿到手的依然少了不少,只有三十二萬,但儘管如此,顧銘依然很滿意。

只要天天能夠中大獎,別說百分之二十的稅,三十、四十他都願意給。

當然,也僅僅是想想而已,他不會那樣去做。

中兩次獎兌獎中心已經炸開了鍋,把他說得跟幸運星下凡一樣,這要是天天中獎,那還得了。

他才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得到至寶的事情,悶聲發大財才是王道。

同時,他現在也不用去刮刮獎了,原始資本已經有了,他可以玩大的。

正當顧銘琢磨去哪裡的時候,方雪的電話打了過來,告訴他董事長周夢伊想見他。

這能不去?

想了一下,顧銘還是決定去,畢竟他現在沒有想過辭職,還想在房地產市場撈一筆。

打車回公司,好巧,居然又碰到趙光文。

看到顧銘,趙光文臉色說不出的難看,就差指著顧銘的鼻子罵娘了。

沒有完成他交代的工作算了,沒賣出房子也算了,居然還把經理給得罪了,讓他白白挨了經理一頓臭罵,這樣的手下要他幹什麼? 婚意綿綿:總裁的過期情人 還不如早點讓他滾。

趙光文黑著臉道:「顧銘,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說完,趙光文就調頭走進他的辦公室了,一句說話的機會都不給顧銘。

顧銘愣了一下,正在想是先見趙光文還是先見董事長的時候,王艷從他身邊走過。

沒有停留,但擦肩而過的時候王艷說了一句,「張勇已經調查出昨天那人是你,小心一點,這人肚量有點小,睚眥必報。」

「明白!!我會小心的,改天報答你的提醒。」

「我等著!!」

王艷走遠,顧銘直接走向周夢伊的辦公室,至於趙光文,晾著。

很快,顧銘就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見到了夢家最大的BOSS,周夢伊。

年齡約莫四十齣頭,但保養的非常好,皮膚光潔富有彈性,身材苗條,玲瓏有致。上面穿著黑色襯衣,下面穿著高腰瘦腿褲,性感而不失莊重。留著齊耳短髮,成熟而不失幹練。

無疑,周夢伊是一位要模樣有模樣,要氣質有氣質,要地位有地位的女強人,他真是搞不懂,張勇為什麼放著這樣完美的老婆不幹,跑去干王艷。

王艷有什麼?除了騷還是騷,哪有干周夢伊這樣的女強人得勁。

心裡想著***的東西,嘴上顧銘卻是連聲道:「董事長好,董事長好。」

「顧銘是吧!請坐。」周夢伊指著會客沙發道。

顧銘坐下,董事長助理吳小蝶給他端來一杯水,這讓顧銘受寵若驚。

這吳小蝶,可是夢家的一號人物,周夢伊最得力的幫手,走到哪裡都帶著,比老公張勇都親。

他曾經親眼看到吳小蝶不給張勇面子,傲嬌的很,今天居然給他這樣一位底層的銷售員端茶水,難得,非常難得。 同時,這吳小蝶也是夢家有數的小美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