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懂啥,小西這是為了咱們好!」

董瀟瀟在一旁認真的說道。

「咳咳,小安,幹嘛說的那麼露骨呢?其實,那並不是我的初心~」

「嗯,是最終目的是吧?」

「咳……可以嘛?」

李逸心中的小火苗完全被安幕西給勾了起來…同時在心裡罵了自己一句,人家女孩子都這麼直接了,自己還裝個毛線~

雙手放在一起,激動的搓著,臉上浮現出滿滿的期待和嚮往~

「呵…不可以!」

安幕西嘴角一揚,臉上浮現一絲冷笑,說的斬釘截鐵!聲音里還充斥著滿滿的不屑和鄙夷~

「嘎!!」

李逸的笑意一瞬間僵在臉上,整個人都呆若木雞……隨機反應過來,攤開雙手,聳著肩頭問道,一臉疑惑不解…

「不是,小安,這是為什麼?」

「因為……

我喜歡女人~」

…… 這個聲音雖然聽起來很恐怖,但是我卻知道這是嫿魂的聲音。

我來不及問她自己爲什麼不出來幫凌翊洗澡,聽她的語氣好像很急。我也猜到凌翊這個狀態大概是不能等太久的,可我長這麼大歲數從來就沒有幫人脫過衣服。

更別說是洗澡了,手底下難免是笨手笨腳的。

解了半天才幫凌翊解開胸口襯衣的扣子,裸露出他結實的胸膛,還有那個血液早已結痂的,黑洞洞的血窟窿。

那種景象,即便是看一千字一萬次,都能給人極大的震撼。他傷口外圍一圈的皮肉有些只有一絲粘在肋骨上,白森森的肋骨上帶着些許發乾的肉絲。

黑洞洞的血窟窿裏頭什麼都沒有,直接就能看到心臟附近的其他組織和臟器。那些臟器看也不那麼鮮活,有些乾燥腐壞的徵兆。

看着他空蕩蕩的心房,我居然都忘了自己在哪兒,一下就愣住了。

酸楚的眼淚根本就不受大腦控制,直接就從眼眶裏落下來,心房那種痛讓人有種撕心裂肺一樣的疼。

胸腔裏的那顆跳動的東西,原本是屬於凌翊的。

額頭輕輕靠在瓷磚牆上的凌翊,忽然緩緩的睜開眼睛,他的手指在我的側臉劃過,“小丫頭,別心痛,這顆心本來就是屬於你的……”

“你能感覺到我的心在痛?”我的眼淚一下止住了,驚愕的看着凌翊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面容,拳頭已經死死的握住了。

我承認我的神經很緊張,我害怕凌翊會因爲我而痛苦。

他嘴角浮起一絲輕佻,虛弱的笑着,“那是我的心,你在心痛,我自然能感知到。”

“我……我不心痛了,相公,我……我幫你洗澡。”我不知道是哪裏來的一股堅毅的力量,催使着自己手臂擦掉了眼淚,麻利的將凌翊的上衣脫去。

一面緊繃着神經,用盡全力的要剋制內心的痛苦。

原來他把心給了我,這顆心還和他冥冥之中有着聯繫。我如果心痛的話,他也會感覺到心痛的感覺。

那我若幸福快樂,他是不是也能同樣感受到?

我伸手解開了他的皮帶帶扣,大概是過程當中太急了,居然把手指劃破了。傷口的地方有些刺疼,不過我沒在意。

幫他脫掉了西褲,就剩下最後一層防線。

我這時候腦子裏根本想不到什麼害羞不害羞的事情,伸手就脫了,反倒是凌翊在這個過程中手腕突然掙扎了一下,抓住了我的手,悶哼一聲:“小丫頭。”

我沒想到一身邪氣的凌翊,他曾經莫名霸道的強佔我的身體,這時候卻顯示出害羞來。我現在腦子裏只想他恢復往日的神采奕奕,腦子裏根本就沒有了任何矜持的想法。

“喊我娘子。”我在他額頭吻了一下。

他抓住我的手慢慢鬆開了,滑落在了浴缸旁邊。

我將他輕輕的推入浴缸中,鮮紅的血液漫過他的身軀,他緊緊的閉着雙眸,睫毛好像在掙扎一般一顫一顫的。

血液在浴缸中的原本已經注滿了三分之二,凌翊的身體進去,應該是要滿的快要溢出來。可是卻在逐漸逐漸的減少,就好像無端蒸發到空氣中一樣。

我盯着殷紅的血液看的有些頭暈,耳邊甚至響起了詭異的冤魂尖叫的聲音,血液中濃烈的腐臭味讓我一下驚覺過來,這些血液當中可能容納了無數的冤魂。

它們在掙扎狂叫着,陰深深的氣息籠罩了整個浴室。

“娘子,幫我擦洗。”凌翊的眼睛微微睜開了一條縫,居然露出一絲血色的滄冷,他的聲音是那樣的冷。

我的心劇烈一條,看着凌翊那雙紅彤彤邪瞳,從一開始的害怕,變成淡淡的柔和。他是我的丈夫,我蘇芒這一生當中最信任的人。

我對他怎麼可以抱有懷疑?

這時候就感覺身後吹來一陣陰涼的風,我下意識的回頭。就見到一個身穿大紅色斂服的東西從外面飄進來,它用着枯骨一般的手遮住了雙眼,另一隻手裏面放着一隻浴球。

是嫿魂,它居然不敢看凌翊的裸體。

鬼也這麼矜持害羞的嗎?

“老闆娘快接啊,我……我會忍不住偷看老闆的身體的……”嫿魂的聲音變得有些羞答答的,讓我有些瞠目結舌。

看來這個女厲鬼,貌似也有些被凌翊的美色所迷惑。

我伸手接過它手中的浴球,這個嫿魂居然如同一縷紅色旋風一樣,一下就消失在了原地。我手裏面握着這隻粉色的浴球,乾嚥了一口口水,看着泡在血紅色水中的凌翊,看着他結實的腿部線條,一直到窄臀腰腹。

就感覺眼珠子都要掉到裏面了,這輩子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也是個垂涎美色的好色之徒。

我拿着手裏的浴球,擡起凌翊的一隻胳膊,忍着心如小鹿亂撞的感覺,用血水幫凌翊擦洗。手伸進水裏才知道水裏有多涼,而且冥冥之中都能感覺到有一股陰氣纏上我的手指。

我甚至都能聽到那些陰魂鬼哭狼嚎中,喃喃私語的對話。

“是活人耶……活人給老闆洗澡。”

“不知道肉好不好吃,她那麼看老闆,估計也是被老闆的美色誘惑了。”

“老闆娘的肉你也敢吃,好大的膽子。”

聽這些冤魂對話,對我來說既刺激又新奇。

慢慢的給凌翊上半身都擦洗好了,手指移動到他小腹的時候,感覺到他結實的肌肉線條一收縮。我才意識到,哦!我是在給一個身材超級好的美男洗澡。

頓時臉紅到了耳後根,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鑽進去。

我的手差點就如同閃電一般的挪開,卻被凌翊的手死死的壓在他的小腹,他面色恢復到平時的狀態,眼中目光邪異而又曖昧,“娘子,繼續啊。”

“你……你好了……應該能自己洗了,我……我先出去了!”我臉紅一片,我掙扎了幾下。

沒想到凌翊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直接把我拽進了浴缸裏。

他鋼鐵一般堅硬的猿臂牢牢的摟住我的腰肢,不讓我的身子動彈分毫,他的脣已經深深的吻在我的額頭,“娘子也來陪我一起洗吧。”

我鼻尖正對着浴缸裏的血水,血腥味衝到腦子裏,整個思維都變得空白了。只覺得他的手輕輕的褪去我身上的衣服,圓潤冰涼的指腹伸進衣料中,輕輕劃過我的皮膚…… 「因為……我喜歡女人~」

……

安幕西這句漫不經心的話,宛如晴天霹靂,響徹在李逸的耳畔,響徹在李逸的腦海,響徹在李逸的心間…

同樣的,響徹在設計部的辦公室,然後,震得人人一臉懵逼和茫然…

真香了……

然後,人們開始七嘴八舌……

……

「保不齊…小西說的這句話,是心裡話呢~」

「也對哦~畢竟,像她這麼完美的女孩子,至今還單身,這本身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嗯,你這麼一說,確實值得懷疑……」

「哎?你們說,小西有木有女朋友啊?或者說……「男朋友?」~」

「你們一個個的,夠了啊,西姐是故意這麼說的,不得不說,這個理由的確是很強大啊…不過…」

小李聽著眾人喋喋不休的八卦,非常仗義的站出來維護著安幕西~不過說著說著,她突然收聲,皺了皺眉頭,咬著下嘴唇,一副認真思考的模樣,很是可愛~

眾人看她這幅萌化了的表情,頓時來了興趣。

「哎?小李,不過啥?你繼續說啊~」

一旁就有人忍不住催促道。

「不過…如果西姐真的喜歡女人的話…我不介意做她女朋友~」

「噗…哈哈哈~小李泥垢了~」

「噓…別說話~」

同樣可愛的黃樂樂突然對著大家做了個禁聲手勢,提醒眾人,認真聽…

然後所有人再次安靜了下來,眼巴巴的盯著小李辦公桌上的手機。

這種環境下,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就好像回到了小學教室~

上課時候,前三排的學霸們都在用心聽講,然後後面的學渣都在開著小差兒~

突然之間,教室窗外的走廊上,多出一道班主任的身影,所有的人全都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一副聚精會神,目不斜視的模樣。

如果忽略前面的表現的話,同樣會讓班主任產生一種欣慰的錯覺。彷彿看著每一位學生都是未來的國家棟樑,彷彿他們身上沒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甚至每一根頭髮,每一個眼神,都充斥著濃烈的求知慾望~

……

總經理辦公室里,在安幕西說出那麼一句話以後,陷入了短暫的寂靜。

李逸先是驚愕,然後眉頭緊皺,眼神里似乎是在掙扎,甚至還有那麼一絲懊惱和後悔~呼吸也急促了不少~

而安幕西則是目光坦然,若無其事的望著他~

半晌之後,李逸長出了一口氣…似乎是釋然了,努力擠出一個微笑,不過,看面部肌肉的拉扯程度,這微笑顯得實在太過僵硬~

「呵呵…每個……小西啊~

你還真是與眾不同~果然~我的眼光,還是如此這般犀利~」

啊??!!!

李逸這句突如其來的自誇,讓安幕西感到疑惑,什麼和什麼?怎麼就自吹自擂起來了……

難道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劇情?

不僅她茫然,外面那些竊聽者們,也一個個瞪大眼睛…個個臉上充滿震驚和疑惑…

莫非,劇情有反轉?

這尼瑪,果真是一波三折,讓人無比驚悚而又萬般期待哇……

「不是……你,什麼意思?!」

安幕西忍不住開口追問,喵了個喵的!這事兒不搞清楚,她不服~本來以為這場木有硝煙的戰爭自己贏定了。

可如今,內心卻充斥著強烈的挫敗感,甚至……還有那麼一絲……不安?

「呵呵,小安,既然你說你喜歡女人,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在和女性的交往過程中,你一定是扮演著「男朋友」的角色對吧?」

李逸臉上再度浮現出之前的從容淡定和禮貌的笑意,那個紳士又回來了…

「呃……是啊~」

安幕西有些措手不及了,只能順著自己的劇本接著往下演~

「呵呵,既然這樣的話~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不介意,做你的女朋友~」

李逸說著說著,聲音溫柔了起來,甚至聲線都變得尖細溫婉…然後~沖著安幕西拋了個媚眼,雙手看似不經意的抬起,蘭花指瞬間成型~

整套動作,行雲流水,沒有絲毫的凝滯和僵硬感,更沒有一丁點兒做作~

安幕西恍惚之間,覺得自己面前坐著的…本來就是個嫵媚妖嬈的女子~

這特喵就厲害了……

喵的,這找誰說理去……

安幕西感覺一股電流從身上掠過,下意識的打了個激靈~汗毛倒豎……

「呃…呵呵~

內個……李總,別鬧~點兒都不好玩兒~」

安幕西說這話的同時,下意識搖著雙手,臉上的笑容雖不失禮貌,卻同樣不失尷尬~

「討厭~安吶~人家才沒跟你鬧~不信你看~喏~你看~哦嚯嚯嚯,這可是倫家的小秘密,倫家還沒給人看過呢~

看過要保密喲…」

李逸撒嬌似的坐在辦公椅里扭動著身軀,優雅的抬起右手伸進西服左邊內口袋摸出手機,放在左手中。

隨機右手翹著小拇指,熟練的解鎖,又快速點了幾下……

然後…身體前傾,趴在辦公桌上,將手機屏幕朝著安幕西。

「……這是?」

講真,安幕西給驚艷到了,手機屏幕上有著一個性感妖嬈,濃妝艷抹的女人…嗯~很漂亮~雖然遠遠不及自己,但也超過大多數網紅臉了~

「討厭~這是我啊~你再看~後面還有~」

李逸嘟著嘴白了安幕西一眼,翹著蘭花指向後滑動著相冊…

安幕西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隨著李逸手指的滑動,一張張各種造型,各種女裝版本的李逸在眼前掠過……

假髮,女裝,高跟鞋,短裙,網襪,甚至,還有制服~濃妝艷抹,烈焰紅唇~

當然,如果忽略掉偶爾幾張露出的腿毛,如果事先不認識李逸,那觀感還是不錯的……

畢竟顏值在線~

最後,李逸似乎是手指沒剎住車……多劃了一張。

「啊,討厭!羞煞倫家了呢~」

李逸驚叫一聲,快速的收回手機,臉上升起兩抹紅暈…一副嬌羞狀……

「咳咳咳……」

儘管安幕西只是驚鴻一瞥,也控制不住心中震撼,猛烈的咳嗽起來~

她看到了什麼?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照片上,穿著女裝的李逸,一臉甜蜜的依偎在一個黑大漢的懷抱里~滿臉的幸福和陶醉……

辣眼睛……

安幕西感覺,自己的眼睛被人灌了兩罐老乾媽……

「呃~李總,這……」

「呵呵,安吶~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李逸臉上的嬌羞尚未褪去,猶自掐著蘭花指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