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黃炳林的孫子?不得不說,河東省的宗師們,對於教育下一代的水準,真的很一般!」葉擎輕輕搖頭道。

一個齊雲海是這樣,現在這個黃射,也是如此……

對下一代的教育如此差勁,怪不得這種小家族,往往盛極一時之後,就會落敗,完全不似葉家,甚至元家一樣,可以傳承上百年,甚至千年。

「混蛋,你敢直呼我爺爺的名字?」黃射怒道。

這傢伙,不懂武道界最基本的規矩嗎?

對於大師,宗師,除非是同級武者,否則必然要用尊稱!

「黃少,您……您別說了,這位是真的惹不起啊,您爺爺來了,也惹不起啊……」後面的跟班都快急瘋了……

黃宗師厲害嗎?

厲害!

可是還不如齊宗師!

連齊宗師在突破到大宗師境界之後,仍舊死在了此人手裡,黃宗師來了,恐怕也是送人頭的命……

當孫子的,不能這麼坑爺爺啊……

「他……嗚嗚嗚……」黃射聞言不由得道。!…

黃射還沒說完,就被身後的人給強行捂住了嘴巴,而後跟班們諂媚道:「對不起,葉宗師,黃少他被慣壞了,不懂事,您千萬別在意……」

「欣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葉擎看向蘇欣兒道。

「他……他……」

蘇欣兒滿臉漲紅,不過一隻手捂住的地方,倒是讓葉擎差不多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會兒,黃射也驚呆了……

葉宗師?

這傢伙是個宗師?

怎麼可能,看起來好像比我還小几歲吧……

姓葉?

怎麼好像在哪裡聽過一樣…… 「剛才,伸出的哪只爪子?」葉擎雙眼微眯,看似漫不經心,卻把黃射等人嚇了一跳……

「你,你到底要幹什麼?」黃射驚恐道。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不幹什麼,剛才伸出來的是哪一隻爪子,自己廢掉,此事一筆勾銷,否則的話……」葉擎的眼睛里閃爍著寒光……

「不……不行……」黃射聞言如同條件反射般的,將右手背了過去……

顯然,犯罪的正是那隻右手……

「哼,看來,你是不願意了?」葉擎冷哼道。

如此不識抬舉,看來自己的名聲也沒有杜淳,洪濤他們說的那麼可怕嘛……

「不,願意,他願意!」身後一名跟班猛然點頭道。

「我願意個錘……嗚嗚嗚……」

黃射的話還沒說完,另外一個跟班直接捂住了黃射的嘴巴,而剩下的那個跟班更狠,不知道從哪拎了一根棍子過來,沖著黃射的右臂就是狠狠一下……

「咯吱!」

手臂斷裂的清脆聲響起,顯然,這一棍子下去,是真的沒有絲毫留手……

「嗷嗷嗷……該死的,你敢打我,你死定了,我告訴你,還有你們兩個,你們竟然幫著外人打斷我的胳膊,你們都死定了!」黃射疼的直嗷嗷,還不停的威脅三人……

「黃少,相信我,你會感激我的!」打斷黃射手臂的那跟班,非但不害怕,反而一臉認真的沖著黃射說道。

「我感激你大爺……」黃射大怒。

你不是有病吧?

打斷了老子的胳膊,胳膊肘往外拐,還想老子感激你?

老子乾死你丫的!

「黃少,他說的是真的,你一定會感激我們三個的!」那個拉住黃射的跟班道。

「葉宗師,您還滿意嗎?」動手的那跟班道。

「滾吧,告訴黃炳林,這次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就不計較了,再有下一次……哼!」葉擎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走進店裡。

此事,商店的經理都傻眼了……

他沒看錯吧?

那個是黃少?

被人一腳踹爬下不說,他的幾個狗腿子為了巴結那人,居然把黃少給廢了?

老天,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經常混跡在這商場的老油條,有幾個不認識黃少的,很多人也都知道他的背景,家裡是開武館的,很會一手,普通小混混,一個能打十個!

家裡很有錢,官方也有很強的關係,可是現在,居然被人打的個死狗一樣,而且還是他狗腿子親自動的手,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你們三個死定了,你們死定了!我一定要讓我爺爺弄死你們!」

黃射叫囂道。

「黃少,您還是省省吧,我敢打包票,師公一定會獎勵我們的,反倒是你,想要過這一關,怕是不容易了……」一個跟班悠悠道……

黃宗師開武館,門人弟子不少,黃射身後的這三個跟班,可以說都是他的徒孫……

「是啊,黃少,你還是先考慮一下你自己吧,希望師公不會下狠手……」另外一個跟班道。

「你們三個傢伙,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總裁上錯牀 那個姓葉的,葉宗師?開什麼玩笑,哪個宗師這麼年輕?」

「還有就算他是宗師,我爺爺也是宗師啊,怕個毛啊你們,沒出息的傢伙,居然真的聽話,打斷我一條胳膊,你們到底還是不是我爺爺的徒子徒孫?」黃射鬱悶道。

這三個傢伙,以往還是挺靠譜的啊,今天這是怎麼了……

「黃少,您可真心大,那葉宗師是一般的宗師嗎?那是宗師殺手,連周宗師,齊大宗師都死在他手上,您說師公怕不怕?」跟班們無語道。

「宗師殺手?齊大宗師?他……他就是殺了齊雲海爺爺的那個葉大師?」黃射聞言頓時瞪大了眼睛……

原來是他?

別人他不知道,齊雲海,那可是相當熟悉了!

齊雲海的爺爺在比武中被人殺死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但是不多,就是聽了一耳朵。

「現在是葉宗師了,據說是在和齊大宗師比武的時候突破的,齊大宗師都死了,師公,恐怕也不是對手,齊家是怎麼落敗的,齊昊大師廢了,齊大宗師死了,可都是齊雲海那個敗家子惹的禍……」

「現在,那位葉宗師就是整個河東省最大的鐵板,您居然還傻乎乎的往上撞……」跟班們,一個個搖頭晃腦,帶著滿臉的同情神色,看著黃射……

等回去讓師公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麼收拾他呢……

「居然是他?我惹到了他,居然還活著……」

黃射目瞪口呆道。

連周宗師,齊大宗師都死了,他算個屁?

他爺爺也只是個宗師而已,人家可是外號宗師殺手……

「所以,黃少,剛才我就說了,您一定會感激我打斷了你的胳膊!」其中一個跟班道。

「笨蛋,剛才怎麼不再下狠點手啊,多打幾下怎麼了?反正都是要進醫院的,不知道葉宗師有沒有解氣,會不會告訴我爺爺啊……」黃射喃喃道。

他爺爺要是知道自己招惹了葉宗師,不知道會不會把他吊起來打……

「黃少,這件事必須要告訴師公的,就算葉宗師不說,我們也不敢隱瞞啊……」跟班們苦笑道。

這麼大的事情,誰敢隱瞞?

得罪了葉擎,萬一人家沒消氣,殺上門來,誰能負的了這個責任……

另一邊,商鋪的經理十分恭敬的站立在葉擎的身旁,諂媚式的的進行服務,熱切介紹蘇欣兒和何倩看中的每一款衣服。

沒辦法,得罪不起啊,連黃少都落得如此下場,他區區一個商鋪的經理又算得了什麼……

「葉先生,您一共消費了十二萬三千七百元,您是本店貴客,領頭就不要了,拾萬元整就可以了!」那經理道。

一旁的服務員們都驚呆了……

抹去零頭?

開什麼玩笑,通常情況下,她們店裡的衣服,就算是抹去個零頭,一般也就是抹去那七百。

能抹去三千七百的,要麼是經理非常親近的朋友,要麼就是經理想要巴結的貴人,人家也不在乎這點零頭。

可是抹去兩萬三千七百塊是個什麼鬼?

兩萬也能算是零頭嗎?

她們在這賣衣服,辛辛苦苦一個月,也就才賺一兩萬塊錢而已,還不到這一個零頭……

她們還算好的,賣的衣服算是奢侈品,更容易拿到提成,實際上即便是在東溪市,很多人一個月公子,也不過就三五千塊錢而已…… 葉擎聞言,笑了笑,刷了卡,而後帶著兩女離去。

在東溪市呆了有幾日了,附近該去逛的地方,基本上也都看的差不多了,是該返回青葉市了。

說到青葉市……

貌似自己這次出來,忘記給老師請假了,不知道自己消失這麼多天,回去之後會不會被當成典型……

當然,這個念頭,在葉擎的腦海里也只是一閃而逝……

經過這幾天的時間,他感覺校園生活,好像距離他都已經很遠了似的……

葉擎帶著蘇欣兒和何倩剛剛回到酒店,還沒進門,就看到一老一少站在房間門口……

「黃宗師,你怎麼來了?」

看到那老者,葉擎倒是不怎麼驚訝,因為他身後的那小子,正是黃射……

此時的黃射,一條胳膊吊在一側,只做了簡單的處理,面頰浮腫,左右兩邊十個手指印記到現在也沒有消散,在看向葉擎等人的時候,雙眸之中充滿了驚恐的神色。

「葉宗師,家教不嚴,特帶此子過來,任憑葉宗師處置!」黃宗師拱手道。

別看他年紀大,但是武者世界,達者為尊,兩人都是宗師級高手,身份地位相等,該有的禮節,一個也不能少。

本來,對於齊大宗師的死,黃宗師對葉擎抱有憤恨,甚至一度有想要替齊大宗師報仇的心思。

可是何林的出現,讓他直接打消了這個念頭!

重生之替嫁小娘子 何林隱約表現出來的實力,在黃宗師看來,很有可能已經達到了大宗師境界,就連谷大宗師都未必是對手。

而他也只是以葉擎僕人自居,由此可見,葉擎背後勢力之強大,根本不是他所能窺視的,恢復之後的葉擎,他也不是對手,也就熄滅了報仇的心思。

本來想著,不和葉擎有過多接觸,本著惹不起躲得起的念頭,不去捧葉擎的臭腳丫子,自從周宗師和齊大宗師接連戰死,何林表明自己僕人身份之後,來拜訪葉擎,捧臭腳丫子的人猶如過江之鯽,簡直不要太多……

本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心思,他不想去巴結葉擎,畢竟他殺了自己的好基友……

可結果,他這個不爭氣的孫子居然惹上了葉擎……

這下子,黃宗師就坐不住了!

雖然葉擎當場是放了黃射,可誰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會不會依次為借口,來找自己的麻煩呢?

畢竟,自己和老胡兩個,前幾日確實是趁人之危了,若非何林出現,說不定真的當場就把他給幹了!

重生宋末之山河動 為了不給葉擎發飆的借口,黃宗師只能帶著自己不爭氣的孫子,親自過來賠罪。

「黃宗師,他應該已經受到教訓了吧……」葉擎笑道。

之前,這黃射的跟班只是打斷了他的胳膊,這臉上的傷勢,顯然是後來的……

「此子太過頑劣不堪,不給他一點深刻的教訓,恐怕不知悔改!」黃宗師道。

「我知道錯了,爺爺,我真的知道錯了,葉宗師,兩位小姐,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該死,啪……是我鬼迷心竅……啪……是我豬油蒙了心……啪……是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啪……」

黃射一邊悔過,一邊用左手對準最的左臉,開始啪、啪、啪……

不過幾秒鐘的功夫,左臉顯得比右臉大了兩圈有餘……

「行了,黃宗師,你要教育孫子,還是帶回家去教育,在我這,不用表演!」葉擎淡淡道。

表演!

是的,這根本就是原本設計好的一處苦肉計罷了。

黃宗師聞言面帶尷尬,隨後道:「葉宗師,今日之事,確實抱歉,作為補償,我奉送你一條消息吧!」

「消息,是何消息?」葉擎聞言一愣,隨口問道。

「近日來,有人傳出,說是青葉山出現了一株千年草芝,引得不少強者前往尋找,青葉山就在青葉市內,葉宗師也是出自青葉市,佔據地利,說不定可以得到此靈藥!」黃宗師道。

「千年草芝?真的假的?」葉擎聞言驚訝道。

千年靈藥,這就出現了,而且還是在青葉市?

「空穴未必來風,也是這兩日剛剛傳出來的消息,谷大宗師,胡宗師等人均已動身,想必應該不假!」黃宗師道。

千年靈藥對於武者作用極大,甚至可以用來突破先天,對於大宗師級的強者誘惑力極大。

「既有此消息,你為何不去?」葉擎看向黃宗師道。

難道,這千年靈藥,對他沒有吸引力?

「我?我是有自知之明,每次千年靈藥出世,都會引起大批高手的覬覦,大宗師級的高手都會參與,爭搶起來,死傷不小,而且靈藥附近,必有異獸守護,我膽小,不敢去!」黃宗師搖頭道。

「膽小?呵呵……你的心思我明白,不過你放心,此行我是去定了!」葉擎冷笑一聲,隨後打開房門走了進去,直接將黃宗師以及黃射關在門外。

毫無疑問,葉擎這個動作非常的不友好,很沒有禮貌!

但是,黃宗師並不在意,只是輕輕一笑,他知道,自己的目的達成了,而後帶著黃射離去!

「少爺,黃老頭不安好心,他想借刀殺人!」何倩道。

「嗯,我當然知道他想借刀殺人,我一個新晉宗師,而且還有個宗師殺手的諢號,一旦出現在青葉山,恐怕會引起不少宗師級高手的敵視,一個運氣不好,隕落在青葉山也很正常,如此自然隨了他的心思。」葉擎點頭道。

姜果然是老的辣,這根本就是給自己下的陽謀!

只要自己對千年靈藥產生了覬覦之心,一定會去青葉山冒險。

而進入青葉山奪寶的人,哪個不是狠角色?

最起碼也是大師級強者才有資格參與,大宗師級的高手都有一些,混戰之中,死掉幾個宗師,再正常不過了!

「老公,那咱們不去可以嗎,那老頭看上去面善,心卻是黑的!」蘇欣兒噘嘴道。

「呵呵,你要對我有信心,正好去會一會天下強者!」葉擎自通道。

自從突破到《玄天決》第五層之後,葉擎的進度可謂是一日千里,不過短短几天的功夫,已經穩固了《玄天決》第五層的功力!

按照何伯的說法,現在的他,已經達到了可以返回葉家的標準…… 當然,現在的葉擎,並沒有立即返回葉家的打算,他的實力還在飛速進步。

要去葉家,自然是實力越強越好,最好是能夠突破到《玄天決》第六層,進入先天境界以後,回到葉家,也不算是小人物了。

先天高手,即便是在葉家,也有很高的地位。

葉家嫡系子弟突破先天,即可獲得長老職位,而門下僕從,或是弟子,突破先天,則可獲得外門長老的職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