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他究竟忠心的是誰?」袁陌塵不解。

畢竟席敬能夠從一個寒門子弟,一躍入了三品,絕對是罕見的。

而且,謝韶華之前可是在席家長大,難免不會護著他。

謝家也是知曉的,尤其是謝昶,他又與席敬之間有著怎樣的瓜葛?

如今表面看似席敬對皇帝忠心耿耿,可是袁陌塵卻知曉,席敬的忠心並非在此。

那麼,席敬又為誰賣命呢?

倘若這樣推斷下來,原本是席華的韶華呢?

謝詁已然將目光落在了沈煜身上,見他轉身離去,也只是笑了笑。

袁陌塵見二人甚是神秘,也只是暗自嘆氣,便抬步離去了。

韶華回了書房,便盯著那錦盒發獃。

晚上的時候,謝歡正要歇息,便見巧燕走了進來。

「四小姐,六小姐出事了。」巧燕走了過來說道。

「出事?」謝歡連忙半坐起來,想著她能出什麼事兒?

「具體的奴婢也不知曉。」巧燕低聲道。

謝歡連忙從床榻上下來,「大姐呢?」

「大小姐正在書房。」巧燕見她要過去,便扶著她起身。

簡單地穿戴之後,謝歡便去了韶華那處。

「大姐,怎的六妹妹也出事了?」謝歡只覺得最近謝家是越發地不安穩了。

韶華低聲道,「我也是剛剛得知,具體的卻也不知。」

謝歡微微點頭,便坐了下來。

不一會,便見鄭嬤嬤匆忙趕了過來。

「大小姐,六小姐被一個黑影襲擊,府上已經派人去追了,六小姐毀容了。」鄭嬤嬤看著她說道。

「二嬸呢?」韶華緊接著問道。

「二夫人已經過去了,得知之後,當場便暈了過去。」鄭嬤嬤如實稟報道。

「老夫人呢?」 豪門錯愛:逃離狼性總裁 韶華想著謝家怎會突然出現了竊賊呢?

而且目標為何會是六小姐謝瑗呢?

她看向巧喜,「這幾日六小姐有何異常的舉動?」

「瞧著倒沒有什麼。」巧喜垂眸道。

韶華卻覺得此事有些蹊蹺,不過現如今她自然也不能立即趕過去,只能在這處等著消息。

「老夫人也得了消息,只讓李嬤嬤趕過去了。」巧鳳看著她說道。

韶華看向謝歡,「昨兒個六妹妹瞧著可是好的?」

「大姐,我倒是沒有看出什麼不妥來。」謝歡皺著眉頭,「這好端端的,怎的會遭遇刺客竊賊呢?」

「謝家可從來沒有出現過竊賊。」謝歡不解。

韶華也覺得奇怪,不過並未回應,而是暗自思忖著。

「可是抓住了?」韶華過了半晌之後問道。

「沒有。」

「奴婢去打聽過了,不過二夫人已經暈了過去,如今有些手忙腳亂了,卻也不知當時還有何人瞧見了。」巧鳳低聲道。

「你們暗中盯著一些。」韶華覺得此事不妥。

「是。」巧鳳垂眸應道。

「大皇子呢?」韶華當即便想到了拓跋玦來。

「大皇子那處派了人,並無異常。」巧鳳繼續回稟道。

天賜空間:農家辣妻種田忙 「莫不是聲東擊西?又或者是這竊賊乃是府上的?」鄭嬤嬤在一側說道。

韶華也覺得極有可能,只不過……

她正在思忖的時候,便見外頭巧梅入內。

「大小姐,管家來了。」巧梅低聲道。

「管家?」韶華雙眸一閃,「請。」

「是。」巧梅便匆忙退了下去。

不一會,便見管家前來。

妻情綿綿 「老奴見過大小姐。」

「可是父親那處出事了?」韶華連忙問道。

「家主的書房被盜了。」管家看著她說道。

「可丟了什麼?」韶華知曉,這竊賊的目的乃是謝昶的書房。

「這……」管家猶豫了半晌說道,「家主並未提起。」

韶華看向管家,想著父親為何讓管家與自己說起這個,是真的遇了竊賊,還是想要藉此事掩蓋什麼?

她起身,行至管家的跟前,「你們都先退下。」

「是。」鄭嬤嬤等人應道。

謝歡見此,便也安靜地離開了。

管家才自懷中拿出一樣東西來,接著遞給她,「這是家主讓老奴給大小姐的,只說讓大小姐好好保管著。」

「我知道了。」韶華抬手接過,管家便走了。

她低頭看了一眼,並未打開,只是轉身放了起來。

管家離去之後,謝歡重新進來。

「大姐,祖母讓我們過去。」

重生之武道復蘇 「好。」韶華起身,便重新穿戴了一番才離去。

等到了老夫人那處,老夫人看向韶華與謝歡,神色凝重。

畢竟,謝家許久不曾出這樣的事情來,遭遇竊賊,而且還丟了東西,更要命的是,謝瑗因此毀容,日後,她怕是徹底地毀了。

謝蘭已經在謝瑗那處,看向一旁的妹妹謝玫,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

她雖然與這兩個妹妹不親近,可是總歸還是自個的姐妹,如今有此遭遇,她也不會因此高興。

「華兒,你六妹妹的事兒你也聽說了吧?」老夫人看向韶華說道。

「孫女也是剛剛聽說,不知六妹妹情形如何了。」韶華斂眸說道。

老夫人幽幽地嘆了口氣,接著便說道,「你便代我去瞧瞧吧。」

「是。」韶華垂眸應道,便與謝歡一同離開了。

想來老夫人是知道了些什麼,從老夫人的眼神中可以瞧見,她隱約帶著幾分的惋惜。

韶華徑自走著,謝歡安靜地跟著。

等到了之後,韶華便見謝蘭正在廳堂內等著。

外頭還有一灘血跡,掙扎的痕迹。

院子裡頭,除了伺候的丫頭,其餘的人都跪著。

謝蘭知曉她過來,便迎了過來。

「大姐。」謝蘭看著她。

謝歡看向謝蘭,連忙問道,「三姐,六妹妹如何了?」

「面容盡毀。」謝蘭重重地嘆了口氣。

韶華看得出,此事兒與謝蘭無關。

謝玫有些怯懦地過來,看向韶的時候,有些小心翼翼的。

韶華見此,「七妹妹可是瞧見刺客了?」

「沒……沒有。」謝玫連忙低頭道。

「那……」韶華見謝玫渾身顫抖,想來是被嚇得不輕。

謝蘭見狀,接著說道,「是七妹妹發現六妹妹的。」

「哦。」韶華微微點頭,便明白了。

看來謝玫當時瞧見了謝瑗被害,只是當時她在何處?

韶華上下打量著謝玫,見她裙擺上有血跡,隱約像是手指印,鞋面上還有泥土,她來回看了一眼,接著說道,「七妹妹,六妹妹為何會出院子?」

「嗯?」謝玫一怔,雙眸閃過驚慌。

「七妹妹,你倘若不說,如何能夠找到害了六妹妹的刺客?」韶華冷聲質問道。

「我不知曉大姐在說什麼?」謝玫連忙垂眸不敢開口。

謝蘭見謝玫如此驚慌,面色一沉,「難道你還等六妹妹醒來之後自個說不成?」

謝玫突然向後退了幾步,便要逃跑。

韶華看向謝蘭,「三妹妹,祖母讓我來瞧瞧六妹妹,不過父親的書房也遭遇了竊賊,大皇子也在府上,此事兒萬不能馬虎,倘若七妹妹不說,我也只好去與祖母稟報了。」

謝玫一聽,當即便臉色慘白地看著她,還未開口,便嚇得暈了過去。

謝蘭連忙讓人扶著謝玫下去。

韶華嘆了口氣,接著說道,「三妹妹,此事並非只是竊賊那般簡單,想來三妹妹也是明白的。」

都市透視醫聖 「我知道。」謝蘭沉默了半晌,接著轉眸看向一旁的丫頭,「你切去與父親稟報吧。」

「是。」一旁的丫頭便是鈴兒。

鈴兒也不敢看韶華,只是低頭離去。

謝蘭看向韶華,「難道七妹妹看到了什麼?」

「究竟瞧見了什麼,我不知曉,不過……」韶華嘆了口氣,「想來當時六妹妹出事,她是在場的。」

「難不成,她見死不救?」謝蘭面色一冷。

「這……」韶華也不知曉具體的情形,只能謝玫自個交代了。

謝玫的確被嚇得不輕,如今還未清醒過來。

不過二夫人大蕭氏卻率先醒了,鈴兒那處卻直接去將事情稟報給了二老爺,還不等大蕭氏反應過來,二老爺已經趕了過來。

等大蕭氏知道的時候,二老爺已經在謝瑗的院子里了。

大蕭氏冷視了一眼謝蘭,接著便看向面色陰沉的二老爺。

謝蘭見大蕭氏臉色不好,也只是乖順地垂眸,上前說道,「還望母親體諒,您適才見六妹妹如此,傷心暈倒,緊接著七妹妹又暈倒了,女兒這才去稟報了父親。」

二老爺見謝蘭突然變得如此懂事,略感欣慰。

只是看著大蕭氏時,臉色變得越發地冷了。

大蕭氏還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一臉不解地看向二老爺。

二老爺冷哼了一聲,「你教導處來的好女兒。」

「這……」大蕭氏看著二老爺,「不知老爺此言何意?」

「玫姐兒眼瞧著自個的姐姐出事,卻見死不救,這也便罷了,竟然還隱瞞事情,你可知曉如今府上住的是何人?這竊賊萬一行刺了?到時候你能擔待得起?」二老爺厲聲斥責道。

大蕭氏剛醒過來,的確是沒有想到謝瑗會被害的那樣慘,整張臉已經是面目全非了,滿臉是血,到如今還未醒過來。

她想起那張血肉模糊的臉來,如今還在瑟瑟發抖,卻也從未想過,那個是她的女兒。

大蕭氏當時的舉動,謝蘭便知曉,在大蕭氏的心裡頭,沒有什麼比兒子更重要的了。

她斂眸,只為謝瑗還有自個感到悲哀。

韶華安靜地立在一側,自然不會在此時開口。

「老爺,這……」大蕭氏沉默了半晌才反應過來,「老爺的意思是,瑗姐兒出事時,玫姐兒也在?」

「哼。」二老爺也沒有想到二房會接二連三出現這等事情,適才他才得知家主的書房遭遇竊賊,而且還丟失了重要的東西。

至於是什麼,謝昶雖然未提起,但是瞧著老夫人的臉色,那必定是關乎到謝家生死之物。

想及此,再看向大蕭氏,便覺得氣憤不已。

二老爺沉聲道,「還不讓那丫頭過來。」

大蕭氏好半晌才回過神來,轉身便去了。

謝玫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裝著還未清醒。

大蕭氏入了裡間,行至床榻旁,緩緩地坐下,盯著謝玫看著。

「你父親發怒了,倘若竊賊尋不到,你也不說,到時候母親自是保不住你的,最後只能將你送去家廟。」大蕭氏冷冷地說道。

謝玫嚇得渾身瑟縮,當即便驚恐地睜開雙眼,盯著大蕭氏看著。

大蕭氏臉色發寒,眼神猶如冰冷的冰刺,讓謝玫從頭冷到了腳,渾身冰冷刺骨。

謝玫只是抓著大蕭氏的衣袖,「母親……女兒……求您救救女兒……」

「那你只管說出來。」大蕭氏直視著她。

謝玫只能低著頭,如今連哭的力氣都沒有。

大蕭氏抬眸看了一眼身後的嬤嬤,「還不扶七小姐出去。」

「是。」嬤嬤應道,當即便讓兩個丫頭扶著謝玫出去了。

謝玫小心地上前,跪在了二老爺的跟前。

二老爺冷聲道,「還不照實說。」

「是。」謝玫瑟瑟地說了起來。

「女兒……與六姐一同用了晚飯,便打算要回去了,只是前些時候新繡的香包不小心丟了,我便沿著原路尋了,便瞧見六姐獨自出了院子,往後院去了,女兒只覺得奇怪,六姐並未帶人,鬼鬼祟祟的,故而女兒便讓丫頭先回去了,偷偷地跟著六姐。」

「誰知,等女兒到了之後,便聽到了一個男子的聲音,緊接著便聽到一聲悶哼聲,等女兒看去的時候,便見六姐被那人打暈了過去,那人拿出匕首,朝著六姐的臉劃了下去,女兒害怕……所以便……」

「父親,女兒真的是被嚇傻了。」謝玫仰頭看著二老爺說道。

二老爺看向謝玫,見她的淚眼婆娑的,渾身發抖,不像是在說謊,只是冷哼道,「後來呢?」

「那人便將六姐帶回了院子,而且還入了六姐的屋子裡頭,女兒便……去尋母親了。」謝玫深吸了口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