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混蛋王八蛋,你剛才的時候到底是怎麼說的?在5分鐘之前你還信誓旦旦的告訴我們,說你並沒有背叛了整個集團,你自己做飯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剛才也已經給你過最後的機會了,我們兄弟們都還有自己的家裡人,就算是我們自己不吃飯,家裡上上下下哪裡不需要吃飯,你帶著我們毀掉了自己的工作,這對你來說真的有好處嗎?也對,你自己收了那麼多的黑錢,這些黑錢就應該是你的好處吧,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面,恐怕你就算拿了這些錢,現在也沒有機會去花了,老子今天非得廢了你,要不然的話沒辦法讓我的心裡平安,沒辦法讓所有的兄弟心裡平安。」

帶圖的這個真是憤怒了,剛才問周天的時候,這個傢伙還是說大家都是兄弟,根本就沒有承認的意思,可轉眼間這一切就變成了真實的,當這一切都擺在桌子上的時候,周天這個傢伙也感覺到了害怕,剛子在旁邊坐著不說話,這些事情就得交給他們才行,誰讓你們這些人集體造反的,旁邊的攝像機也已經開始了,這個時候就得把這一切全部都錄下來,告訴全部的這些保安們,真相到底是什麼情況?本來這些人都人心浮躁的,他們也對積分制度感覺到有些不滿意,所以讓他們看清楚真正的情況,以後也就明白誰是正確的了,公司的積分制度絕對公平。

周天的本事雖然不小,在進入訓練營的時候,這傢伙也做出了很大的改變,一身本領也是非常的厲害,但面對那麼多人的時候,這傢伙就感覺到有些力不從心了,雖然他知道該如何的去改變,但是話又說回來了,此刻圍攻他的超過5個人,這5個人跟他的差距並不是很大,平常他們進行訓練的時候,都知道對方的殺招是什麼,這5個人圍攻周天的時候,他只堅持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直接就被這些傢伙給打下來了,趴在地上不知道想些什麼,此刻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了,雖然他受到了足夠的懲罰,但是這些人的內心還是不滿意,跟他們的損失比起來,你的人命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這個人已經對集團沒什麼用處了,你們該助手的就助手吧,其實他對另外的人也沒有用處了,把他扔到大街上去就是了,所有的非法所得全部都要上繳公司才行,至於這個傢伙以後的生活,那跟公司內部的人沒有任何的關係,我相信對面的人會好好的招呼他的,他應該明白什麼叫做世態炎涼,當他有用的時候,我們的敵對組織當然是好好的用它,並且會給他很多錢的,但如果這個傢伙沒用的時候,我相信敵對組織的人不會把這個傢伙當成一回事兒,你們這些人現在也應該明白了,不過對你們的懲罰也必須得記錄在冊,該做的事情咱們還得做的,這都是一定的程序。」

剛子宣布了公司現在的決定,這些人也都明白,公司必須得有自己的章程,這麼大的一個公司,光是保安部的人就有那麼多,如果沒有一個規矩的話,以後該如何的來處理這些事情呢?類似的事情還會發生的,所以必須得有一個例子才行,這些人也都點了點頭,對公司的處理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只不過他們也都希望自己能有一份工作而已,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人到中年就有各種各樣的困難,如果公司真把他們給踢出去的話,恐怕他們這些人以後也不太好找工作了,在保安部工作了那麼長時間,除了以後當個保安之外,也沒有其他的各種技能,但話又說回來了,別的公司的保安可沒有那麼高的工資。

想到即將要來的懲罰,這些人的內心也是有些後悔的,早先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事情呢?如果能夠多一點判斷力的話,就有可能知道這個傢伙的腦子裡想的是什麼,那個時候也就不需要擔心這些事情了,可無奈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些事情當真正的事情發生的時候,他們並沒有制止周天的造反,反而是跟著推波助瀾,現在公司發現了這樣的話,他們這些人也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如果要是有什麼波瀾的話,他們也沒有任何的力氣去抵抗,剛子是保安部的高層,既然連剛子都出現了,那他們這些人也只能是服從了。

「部長閣下,我們非常清楚自己犯了什麼樣的錯誤,可這件事情我們也的確是被蒙蔽了,就算是公司把我們給開除了,我們也知道現在說不出其他的話來,畢竟我們這些人做錯事情在先,但有些事情我們也想知道,是不是我們可以好好的緩解一下呢?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那我們以後必定把這條命賣給公司,不管公司說什麼樣的事情,我們都會在其中好好的完成的,而且我們也鍛煉了很好的身體,如果就這樣把我們給開除的話,公司方面恐怕也是有所損失的吧,請部長閣下給我們一個機會,給我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我們肯定能做好這一切的。」

其中的一個帶頭大哥說道,這個傢伙不帶給自己供了一座樓,而且還準備給兒子弄一頓,如果要是沒有了這個工作的話,他到什麼地方去賺這個錢呢?現在一個月的薪水是13,000多元,足夠整個家裡好好的過日子了,如果要是到其他的地方去工作的話,恐怕絕對沒有現在的這個薪水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這個傢伙希望能夠讓自己將功補過,剛子在旁邊點了點頭,他所說的這一切也的確是實話,這些人也經受了公司保安部的調查,他們並不清楚真正的情況是什麼,只不過都是被人利用了而已,可就算是被人利用的話,你們這些人也得接受足夠的懲罰才行,沒那麼簡單過關的。 如果剛子能夠決定所有的事情的話,他肯定會把這個事情辦得好好的,能讓所有的人都滿意,但此刻也不可能做得那麼好了,因為公司現在已經是變得很大了,所有的事情都不好自己做決定,既然上面已經定下了基調,有些事情就不是我們能夠做決定的了,保安部現在那麼多的人,你說原諒你一次,如果以後還有類似的情況呢,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原諒呢?那個時候該如何的去做這件事情呢?所以有些事情是沒辦法說的,就比如現在這個情況一樣,得有人付出代價才行,周天那個傢伙是肯定的,他的代價已經付出了,這個傢伙的一身修為都被廢掉了,但同時也得殺雞儆猴,你們這些人也必須得付出代價才行。

雖然下面這些人都有實際的困難,但話又說回來了,現在誰沒有實際的困難呢,既然你們跟著這個傢伙作亂,那你們就必須得付出代價才行,當初你們找事兒的時候,怎麼就沒有想過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如果你們連這一點都沒有搞明白的話,以後還真是沒辦法給你們說了,剛子的臉上露出了這樣的表情,這讓下面的人心裡都是一緊,都知道他們的這位教官做事情非常的嚴肅,現在他們非常明白自己做了什麼,在集團如此困難的時候,他們竟然是做出了這樣的事情,所以上面處罰他們也就是正常的了,而且還是毫無怨言的。

「我非常明白你們是什麼想法,更加明白你們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我也知道你們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但有些時候我必須得告訴你們,咱們也都是頂天立地的老爺們,一旦出現了問題是不可能躲過去的,裝出這個可憐的樣子也沒有用處,我來的時候集團高層已經說了,任何牽連進來的人都要嚴肅處理,你們這些人是被波及到了,但你們同樣有自己的問題,所以集團高層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你們必須得調離現在的崗位,想要在這裡繼續幹下去是不可能的,但集團也會給你們一個活路的,那就是把你們調動到中東地區去,如果你們願意的話,立刻就可以開始調動。」

剛子不帶任何感情的說道,當剛子把這個話說完的時候,這些人真的是有些害怕了,調動到中東地區去,那不是比他們修為更加高一個層次的才去嗎?他們現在只是一個初學者而已,如果現在就把他們給弄過去的話,那實在是增加他們的投胎幾率,但這也是公司給他們的唯一機會,看剛子臉上的表情就知道,這樣的機會公司也不願意給他們,公司之所以願意把這樣的機會給你們,也是想著能夠讓其他人明白,公司並不是這麼絕情的,就算你做了對不起公司的事情,公司也會給你安排一個活路的,只不過危險性稍微大了一點,就看你如何的去做了。

看到他們臉上的表情,剛子心裡就氣不打一處來,你們這些傢伙鬧事兒的時候怪厲害,怎麼這個時候就不知道說話了呢?難道還想要在原來的位置上繼續幹下去嗎?這樣的情況基本上是不會出現的,如果你們在原來的位置上繼續幹下去,這也就代表著你們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所有的問題都是公司給你們布置的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你們這些人也絕對不是例外的,雖然是周天蠱惑的你們,但你們也犯了不可救藥的錯誤,能夠給你們一個這樣的機會,這已經是網開一面的事情了,如果連這個都搞不清楚的話,那你們這些人也只能是就此結束了,沒人會管你們的死活的。

剛才這些人闡述自己的困難的時候,剛子的內心還是非常同情他們的,但現在看到他們一個個跟娘們一樣,剛子也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難道你們以為公司是慈善部門嗎?只要你們表現出一個難看的表情,又或者是你們這些人有一個非常難過的家庭,再或者是你們比較的可憐,公司就能把這一切當做沒有發生過嗎?這絕對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公司是一個盈利性的組織,所有的事情都必須得保障公司的利益,你們讓公司保安部鬧出了這樣的事情,下面的人也都人心惶惶的,沒有懲罰是絕對不可能的。

「部長閣下,我們不是不願意拚命,可我們現在的能力不是不行嗎?如果把我們送到中東地區的話,我們害怕耽誤了公司的事情,我們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我們這條賤命死不足惜,也知道我們這些人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可我們有些事情是弄不明白的,公司表面上說給我們一條活路,現在把我們送到中東地區去,這是不是準備拿著當我們當炮灰呢?如果要真的是這樣的話,請部長閣下給我們一句明白話,我們可不想到死的時候還不明白,這可真是一個冤死鬼的,我們這些人也活了一段日子了,家裡也都是有老有小的,我們也不想就這樣死了,讓家裡的人變得無依無靠的。」

領頭的那個傢伙有些不舒服的說道,他所說的一切也都是實話,他也不想到那邊去送死,其他的人也都點了點頭,按照他們以前的慣例,如果要出去執行外勤任務的話,修圍至少是他們現在的一半,如果不去執行外勤任務的話,那還可以在家裡好好的待著,至少這邊是比較安全的,但話又說回來了,上面的人會讓你好好的待著嗎?原來給了你這個機會,讓你在家裡好好的修鍊,提升自己的能力,看你們在家裡造反呀,這個時候還要我們養著你嗎?哪裡會有這麼好的事情呢?公司能夠給你們一個這樣的機會,那已經是非常照顧你們了,沒想到你們如此的貪生怕死。

「別逼著我小看你們,我原來以為大家跟我一樣是條漢子,到那邊去拼搏一把也是正常的,沒想到各位是個這樣的情況,如果各位是個這樣的情況的話,那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說你們了,別逼著我小看你們,我以為大家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到那邊去拼搏一次,也能夠給自己迎來活著的機會,也能夠給家裡帶來機會,但沒想到你們這些傢伙如此的貪生怕死,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各位趕緊到人事部去吧,那邊的人事專員已經準備好了,會給各位辦理離職手續的,以後各位的前途就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了,你們還是好好的去看看什麼職位比較安全吧,至於你們的房貸,那就靠你們自己了。」

剛子有些鄙視的說道,本以為這些傢伙都是有拼搏精神的,到中東地區也不見得就會死在那裡,中東地區的死亡率雖然比較高,但也不是說人人都會在那裡出事兒的,只要你按照集團的規定做事,你的安全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可如果你們這些人都是貪生怕死的,那剛子也就不在這裡多說什麼了,本以為大家都在一個部門,也想著給你們找個機會,但如果你們貪生怕死的話,那實在是沒有必要在保安部門待著,這個部門所要面對的就是危險,不管你自己的能力有多高,如果你沒有這個心的話,那實在是不好說什麼了,連炮灰這個詞都說出來了。

看到剛子要離開這裡,這些人真的是有些害怕了,這一次絕對是玩真的,原來的時候雖然也說過遣散什麼的,但絕對沒有落實到實處,畢竟集團和員工之間是相互依存的,集團可能會開除你,但如果你對集團有用的話,集團當然不會讓你就此離去的,但話又說回來了,現在集團給了你一條出路,如果你這樣推推搡搡的,根本就不想著集團的好處,只想在安全的地方吸集團的血,那這樣的人是絕對不可能留著的,所以集團肯定會開除你的,至於你自己所遇到的困難,這跟集團高層沒有任何的關係,集團高層也不是你的保姆,當然不會管這一切的。

「部長閣下,請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這些人都已經決定了,我們會前往中東地區的,不管集團給我們安排什麼樣的任務,我們都會義無反顧的前往中東地區的,到時候就算有一些危險的事情,我們這些人也絕對不會退縮的,我們以前的記錄都在那裡放著,保安部當中大部分的人都可以看我們的記錄,我們完全可以看看我們的能力,絕對不會比其他的人差什麼的,希望部長閣下能夠給我們一個機會,在這一方面我們是能夠打保票的,而且很多人還不如我們呢,為了能夠讓我們的家裡人活下去,什麼樣的事情我們都肯做,希望部長閣下能夠好好的考慮一下,給我們一個機會。」

這些人非常明白,此刻絕不能夠讓剛子離開了,真的要是離開了這個地方的話,那你可就要在這裡好好的思考一陣子了,剛子這個傢伙非常清楚,所有的決定都是上面下來的,能夠給你們一個拼搏的機會,這已經是保安部能夠做到的極限了,如果你們連這個也攬不在手裡的話,那有些事情可就真的不好說了,只能怪你們這些人沒有拼搏精神,聽到他們的話之後,剛子也就停下了腳步,該敲打他們的還得敲打他們,要不然到了中東地區也是貪生怕死之輩,如果光想著自己家裡的一畝三分地兒,那整個李氏集團該如何的上升呢?沒有人去給集團拚命的話,李氏集團以後該如何呢?

「有些事情我不願意說你們,但你們必須得自己明白才行,有些事情你們已經做了,就比如這一次鬧事兒的事情,你們必須得從中得到教訓才行,如果你們從中得不到教訓的話,有些事情你們可能就要從此失去了,比如說集團的這個工作,如果你們能夠在集團當中好好的工作,那你們大可以按部就班的去發展自己,也不可能到中東地區去工作,但你們並沒有老老實實的,你們選擇的是一場暴動,現在這場暴動雖然下去了,可給集團帶來了巨大的損失,整個保安部的同仁們都在看著呢,如果對你們的處罰不嚴重的話,你認為他們以後還會好好的工作嗎?」

剛子非常不願意把這些話說出來,把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也就代表著大家已經撕破臉了,但如果不把這些話說出來,這些人恐怕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去中東地區了,當他們聽完了剛子的話之後,這些人也都不約而同的低下了頭,有的人還過去狠狠的踹了周天一腳,周天現在已經是躺在地上什麼都不說了,或許此刻他的內心也有些後悔,但是他的事情是不可能玩的,保安部的人還會在他的身上繼續追查消息,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弄明白才行,不管是任何人在內部整我們,這都必須得給對方雷霆一擊,讓對方明白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這一點都是非常清楚的。

聽完了剛子的話之後,這些人都不約而同的低下了頭,他們的確是失去了一個人的拼勁,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了別人的身上,他們感覺到自己的內心異常的委屈,可不管你們是如何的委屈,就算你們做事情再是怎麼的被動,但這件事情也是放在實處的,你們的確給集團造成了巨大的困難,而且有些事情還非常的無奈,現在集團很多人已經是在議論這件事情了,包括一些正常的文職人員在內,他們都對整個集團的安保體系提出了質疑,那些平常給他們站崗的人,莫非下一刻就能夠造反嗎?如果要是這樣的話,他們平常的工作該如何去做呢?這裡真的是安全的嗎?

放在一些穩定的地區,可能不會有員工討論這個事情,可如果在一些不穩定的地區呢,他們並不在乎自己能夠賺多少錢,最在乎的自己的小命,如果自己的小命保不住的話,那賺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處呢?安保人員一直是最為重要的,所以平常他們都跟安保人員搞好關係,他們也認為這是保護他們的最後一道鋼鐵長城,當地的一些人可能做不到這一點,但這些人是咱們總公司派過去的,這些人全部都是值得相信的,可經過了這一次的事件之後呢,這些人還是值得相信的嗎?我們能夠把自己的安全交給他們嗎?如果要是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集團的工作都會下降的。

「從你們的口氣里我能夠聽得出來,你們可能感覺集團處理這件事情有所不公平,但我把醜話說在前面,有些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如果你們做得出來的話,那集團應該給你們相應的懲罰,如果你們做不出來的話,你們還可以留在原來的崗位上,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你們回家好好的整理一下,最多給你們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個星期之後你們就要踏上去中東的飛機了,那個時候你們必須得好好的想想,當然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內,集團的各種訓練設施也會讓你們好好練習的,你們最好快點提升自己的實力,中東那邊並不是你們眼睛當中看到的,比看到的還要危險10倍。」

剛子說這些話並不是加重他們的緊張情緒,實在這些事情也全部都是現實,如果現在這個時候不告訴你們的話,到了地方之後你們更加不知道該如何的去做,如果你們在那邊沒有一個警惕之心,丟掉性命也就是非常正常的,剛子是從那邊飛回來的,自然也明白那邊到底到了一個什麼程度,除了魔教的人之外,現在又增加了天網的人,這跟以前遇到的一些組織不一樣,這些組織可都是非常厲害的,如果這個時候不好好對待他們的話,那我們自己也可能就要吃大虧的,這一點所有的人都是十分清楚的,可這些鬧事的人並不清楚這一點,他們以為那裡就是一個工作區域。

砰的一聲就把大門關上了,剛子離開的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當剛子離開這間辦公室之後,上面的人就把周天給帶走了,他們絕對不敢把周天留在這裡,如果把周天留在這裡的話,這些憤怒的傢伙可能直接宰了他的,並不是說上面在乎周天的性命,實在是這個傢伙現在還非常有用呢,如果這個傢伙就這樣丟掉了性命,對整個集團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集團還有很多的消息等著從這個傢伙的身上挖掘出來呢,所以現在必須得保證這個傢伙的小命,如果要是有其他人有其他想法的話,那現在可能就斷了其他的消息了,這對整個集團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

剩下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內心當中別提多麼的後悔了,早知道他們絕不會這樣的辦事兒的,可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處了,都是那個該死的周天,把他們都給忽悠到賊船上來了,可剛才剛子說的也是正確的,如果你們有一個正確的辨別能力,知道這已經是一座賊船了,為什麼還要從這裡上來呢?既然你們已經從這裡上來了,那也就說明你們這些人沒有真正的辨別能力,吃虧上當也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了,也就別怪別人想要坑你們了,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的事情還得做的,至於做到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那就只能是看你們自己的表現了,未來的路掌握在你們自己的手裡。

「咱們也都別在這裡愣著了,既然已經決定了咱們的生死,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回家準備去吧,既然上面已經有了這樣的決定,不管咱們在這裡待多長時間,我想上面都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的,如果你們不願意跟我們去中東的話,那你們完全可以給上面交一個辭呈,甚至直接去人事部辦手續就好,我不管你們是怎麼想的,反正我一定要去中東地區,我身上還有很重的擔子呢,全家上下都指著我在吃飯呢,如果我不給他們帶回錢來的話,可能他們就要挨餓的,身為家裡的男人,如果這個時候不去拚命的話,那就不配成為一個男人。」

帶頭大哥管不了其他的人,他只能是管得了自己,雖然家裡還有很小的孩子,也需要父親時常陪伴在身邊,但一切都是為了生活,如果能夠在本地賺到錢的話,何必跑到中東地區呢,為了能夠讓家裡的人有一個很好的生活,他必須得做出這個決定才可以,所以這個傢伙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其他的人眼中也有了堅決,本來他們的眼神都是飄忽不定的,但聽了帶頭大哥的話之後,他們也好像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雖然暫時可能沒有辦法跟家裡的人團聚,但中東地區的薪水也是非常高的,每個月都可以拿到將近3萬元人民幣,這對於家裡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改善,所以他們得去拚命。

根據理事集團的規定,如果你在和平地區當差的話,那麼你的薪水只能是一個月1萬多,但如果你到了危險地區的話,除了給你增加一倍的薪水之外,每天還有各種各樣的補貼,就好像他們這些人一樣,每個月3萬塊錢人民幣那是比較少的,如果要是發生一些其他的特殊事件的話,恐怕他們還能夠拿到將近5萬元人民幣的薪水,這在華夏國內已經是非常高的了,別說他們這些保安了,就算是那些企業的高管,恐怕也拿不到現在這個薪水,所以他們的日子都是過得相當好的,他們到那邊也並不是完全的犧牲,想到這些之後,這些人的臉上也都露出了笑容。

雖然這邊發生的事情不大,但對於整個理事集團來說,這也是非常大的一個炸彈,包括正在中東地區的李天,也基本上知道了這邊的情況,李天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判斷,讓這邊的人必須得好好的整理一下,不管周天的背後是什麼樣的人,必須都得把人給抓出來才行,剛子也是聽了李天的命令,所以這個時候就突擊審問周天了,雖然調查到了一些其他的消息,但是對方做事情非常的謹慎,早就已經把各種消息給卡斷了,這個時候就看看周天說什麼了,能不能夠在他的嘴裡找到一些消息,這對李氏集團下一步的動作來說,這可是非常至關重要的事情,就看這傢伙如何的去做了。

「你也不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我之所以把你放在這個地方,那也是想著能夠得到一些消息,咱們現在還可以和和氣氣的說,畢竟咱們以前都是一個鍋里吃飯的兄弟,你也想想公司對你的好處,現如今你已經暴露了,對你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你現在做的就是跟公司合作,如果能夠把對方給抓出來的話,我保證你的小命是沒問題的,但是那些錢財肯定是不可以的,公司絕對不會對任何人低頭,就算你的手裡有太多的消息,公司也絕對不會給你一個太好的結局的,畢竟公司現在那麼大,得有一個規章制度才行,只要是違反了規章制度,所有的事兒都不在話下。」

在一個相對陰暗的辦公室里,這裡已經開始了該談的事情。

剛子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不管你以前做過什麼事情,也不管你以前有多大的貢獻,只要是你做出了造反的事情,那一切都可以抹殺了,之所以跟周天在這裡談,那還是想著能夠有一個簡單的辦法得到消息,周天聽完了這些話之後,無奈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知道自己沒有其他的後路了,所有的家裡人都被控制起來了,雖然李氏集團秉承禍不及家人,但如果有些事情太重要的話,這也很難說李氏集團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畢竟現在這個情況下,他給李氏集團帶來了太大的損失,讓整個集團的根基都難以穩定。

對於自己所犯的錯誤,周天這個人實在是太明白了,但到底該如何的彌補這些錯誤,目前這個傢伙還是沒有想明白的,如果把那些人全部供出來的話,自己真的就能夠有一個活路嗎?他的內心當中有了一個問號,雖然想著跟集團進行合作,但自己必須得活下去才行,就算自己是爛命一條的話,那自己的家裡人應該活下去吧,如果連家裡人都沒有好結果的話,那絕對不能夠跟集團合作的,雖然集團現在控制了所有的人,但周天對集團了解的很深,他們絕對不會做出太過分的事情,尤其是面對自己家裡人的時候,他們必須得保持一個良好的態度,這也是整個集團所需要的一種聲望。 周天看了看對面的剛子,他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說這件事情,如果要是全盤說出來的話,家裡的人該如何去面對呢?對方的組織到底是什麼人?其實周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跟他們只是一個簡短的街頭而已,對方也不會告訴自己到底是什麼組織,都這麼長時間了,除了對方在網上跟自己發布命令之外,他們那邊的人都沒有見到,現在跟剛子交代,到底應該交代什麼呢?難道交代自己是在網上聯絡的嗎?如果這樣說的話,恐怕剛子也不可能相信的,正是因為這一點,不該做的事情還是不該做的,所以周天準備沉默到底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你也是知道的,我的耐心也在慢慢的流失,如果你還是這樣的態度的話,那有些事情咱們恐怕就不好交代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明白一點,該如何做這件事情,就得看你自己怎麼著配合了,如果你一直不配合我們的話,那我就從這個房間里走出去了,一旦我從這個房間里走出去,你所有的一切都會飄到空中,不僅僅是我們集團的人要對付你,包括你身後的那個組織,恐怕他們也不會放過你的,為今之計你必須得想明白,到底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如果處理不好的話,恐怕對你沒有任何好處的,你自己也明白我所說的。」

剛子也快沒耐心玩兒了,原本以為這個傢伙會承受不住的,沒想到這個傢伙的心理素質如此之好,自己都在這裡看他半天了,但這個傢伙還是沒有任何想要說的意思,如果要是這樣浪費時間的話,自己的對手可能就跑了,你這個傢伙是沒什麼事情,這邊還肩負著重要的任務呢,老闆那邊還等著聽消息呢,如果把這個消息告訴老闆的話,恐怕剛子也就不需要繼續幹下去了,沒準自己也會一路到底的,所以缸子有些坐不住了,周天這邊反而是沒有其他的表現了,既然已經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那就耐心的等待這樣的結果到來吧,反正也改變不了什麼了,不急於這一時了。

「我說老大,我現在就這個樣子了,並不是我鐵了心了,實在是我交代出來也沒有什麼好結果,乾脆你就做你的事情去吧,至於我的處置方式,隨你的便就是了,反正我也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我在這裡就是爛命一條,沒準對方還能夠網開一面,把我的全家人給放了呢,如果我交代出來的話,全家人是一點活路都沒有,咱們集團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實力,我想沒有人比你自己更加清楚了,在面對一般的小型勢力的時候,我認為咱們的集團還是很有掌控力的,但是在面對這樣的大型勢力的時候,我並不認為咱們的集團有什麼掌控力度,可能跟人家比起來差太遠了。」

周天都起了頭,讓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是說了一番這樣的話,如果早知道這個傢伙說這樣的話的話,恐怕剛子老早就上去給他一頓,這個傢伙說的實在是太過分了,根本就看不起自己的集團,這分明就是端著碗串鍋,對於這樣的一種行為,其他人根本就是看不過去的,但現在又能把這個傢伙怎麼樣呢,就跟他所說的一樣,他現在的選擇是最正確的,所以剛子也不準備跟這個傢伙浪費時間了,如果在這裡繼續浪費下去的話,該有的線索也會中斷的,從銀行那邊入手,或許還能夠找到一些線索,總比在這裡浪費時間要好得多,眼前的這個傢伙實在是爛泥扶不上牆。

「老大,如果你去追查的話,我勸你不要在銀行方面入手,他們跟我都是在網路上聯繫的,如果你從網路上面聯繫的話,我相信你可能會有一定的收穫的,我並不是在誤導你,多餘的話我也是不能說的,如果我說出來的話,我相信他們最終是知道的,這僅僅是一個提示而已,咱們集團的科技實力如此強大,想要在這方面找到一些材料的話,我想也是差不多的,所以還是從這方面入手吧,如果要是從其他方面入手的話,可能會耽誤集團的時間的,至於我這個人的處置,那就隨便你們了,畢竟我就是一個小人物,並沒有奢望有其他方面的好處,我就在這裡老老實實的等著了。」

聽完了這些話之後,剛子出門的時候點了點頭,雖然沒辦法把這個傢伙給放出去,但多少也應該給這個傢伙一點優待,到最後的時候終於是吐口的,剛子之前的時候也沒希望能夠得到多少的消息,只要這個傢伙能把這一點給說出來,這說明這個傢伙還不是壞到了極點,也應該是一時想錯了而已,就算是這樣的話,那也得為他自己所做的錯誤事情付出代價,總不能公司這邊沒有一點的追究,如果公司這邊什麼都不追究的話,以後還不知道有多少人犯錯誤呢,在金錢的面前,很多人都是抵擋不住的,正是因為這一點,得讓他們知道拿了錢的壞處。

既然是網路方面的事情,剛子也就直接奔向計算機部了,那邊才是真正能夠解決問題的地方,自從小丫頭的人進來之後,這邊破譯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題,對於整個集團來說,這邊做的事情都是非常有用的,如果沒有他們幫忙的話,很多東西咱們都是找不到結果的,現在能夠有一個很好的結果,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不錯的,當剛子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之後,這邊的人也是非常配合的,畢竟董事長那邊已經下令了,整個公司各個部門都要配合剛子的行動,只要能夠把對方給找出來,花費多少的代價都是值得的,這也被列為了第一等的命令,其他的命令都要往後排的。

計算機部門的速度還是非常快的,他們把所有關於周天的資料都找到了,哪怕是周天在外面刷二維碼買了些東西,這樣的東西也能夠放到計算機上,對於公司計算機部門的收集能力,剛子在旁邊也是嘖嘖稱讚的,真沒想到他們已經發展到這樣的程度了,如果他們想找到一些弊端的話,那還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其實這也非常簡單,誰讓計算機部門用的是20年以後的技術了,如果不是李天要限制他們的話,他們可能會用更加厲害的技術,在現如今的世界上,這樣的技術只存在於實驗室當中,但卻已經被李氏集團所運用了,所以他們得到一些消息那就是正常的了。

很快就查到了那幾筆不正常的匯款,不過這些東西都是剛子老早就掌握的,在他們保安部門也已經拿到了信息,這些東西都沒多大的用處,那些轉賬都是網路上的虛擬賬戶,而且還是通過很多賬戶轉過去的,就算能查到那些人的IP地址,那也沒有辦法去找到那些人,這是對方行動的一種計算,對方早就知道李氏集團的行動機制,所以對方鑽了這樣的漏洞,剛子其實早就在想了,如果內部沒有內奸的話,對方不可能躲得那麼乾淨的,不過對於計算機部門來說,只要你在網上作了這件事情,不管你們刪除的多麼乾淨,我們都是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的,就算我們不在這個事情上找,其他方面也會露出來的。

大約20分鐘左右,計算機部門就鎖定了20多個人,這20多個人的賬戶都給周天匯過錢,而且數目並不是很多,這就好像是國際跨國洗錢集團一樣,他們通過諸多的賬戶給周天匯款,現在這些人的資料也都得到了,不過他們都是普通的老百姓,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賬戶有過這樣的行為,所以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調查,當調查進行到這裡的時候,基本上也就算是中斷了,就算計算機部門的人手眼通天,但他們還是沒有辦法把幕後的人給揪出來,他們此刻也是無能為力了,如果想要把後面的人給揪出來,那恐怕要經過很長的時間了。

剛子需要得到一個確切的時間,計算機部門的人做了一個粗略的估計,如果想把這些人全部都給揪出來的話,至少得需要半個月的時間,當這個數字報出來之後,剛子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得從其他的方面入手了,如果從這一方面入手的話,公司怎麼可能會等待半個月的時間呢?對方已經是讓咱們的根基不穩定了,如果再給他們半個月的時間的話,誰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所以剛子得從其他的方面入手了,如果要是都依靠別人的話,李天也就不會把這個事情交給剛子了,之所以會交給剛子,那也是看中了剛子這個人的個人能力,所以得讓他來做這個事情。

走出了計算機部門的大門之後,剛子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他必須得想到一個新的辦法才行,如果沒有一個新的線索的話,這項調查就要到此為止了,這是剛子絕對不希望看到的,絕對不能夠給李天那邊添堵了,中東地區已經是非常的混亂了,那邊的兩大組織可沒有一個吃素的,如果要是再告訴李天這邊的情況,李天肯定會頭疼的,作為李天最先提拔的一批幹部,剛子必須得為李天排憂解難才行,這個時候剛子就想到了周天,還得從這個傢伙的身上做文章才行,剛子一個電話打到了手下那裡,既然周天已經沒什麼用處了,乾脆就直接把這個傢伙放出去吧,用它當魚餌來釣魚。

剛子自己非常明白,對方也知道周天已經被看出來了,因為在李氏集團的內部,對方肯定還有其他的內奸,只不過這個時候找不出來就是了,對方既然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剛子再用這一條的話,那就顯得有些落伍了,不過剛子也有自己的想法,既然周天對對方也很重要,那麼對方肯定會想辦法聯絡周天的,周天走出了公司之後,也會想辦法跟對方取得聯繫的,這個時候要比的就是耐心了,可能一兩個月之內都沒有什麼聯繫,但剛子並沒有其他的選擇,這個時候也只能是從這方面著手,賭的就是一個運氣,沒準對方比自己更加沉不住氣呢,走出大門就要跟他聯繫呢。

當命令下達之後,下面的人也感覺到有些不太適應,憑什麼就要把這個傢伙放出去呢?這個傢伙可是出賣了公司的資料的,不過命令是剛子親自下達的,執行命令的又是剛子的心腹,這一條命令的真實性是不需要懷疑的,周天接到這條命令的時候,也感覺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剛才給自己說的信誓旦旦的,必須會處理自己的,但現在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呢?難道這些人就不處理自己了嗎?難道他們已經把自己給放過去了嗎?真不知道這些傢伙的腦子裡想的是什麼,朝令夕改就是現在的保安部門嗎?保安部門不是應該有一個強有力的指揮系統嗎?

走出了公司的大門,周天並沒有感覺到自己有自由,周天也是保安部門的一個人,他往周圍看了看,自己的確是被監控住了,這一招用的並不是很明朗,其實所有的人都能夠想得到,但周天也是佩服剛子,看來剛子也是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了,周天剛才之所以說那麼多的話,也是想著剛子能夠轉移注意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網路上,這樣就不會有人從生活當中入手了,周天其實在生活當中會有一些破綻的,這些破綻根本經不起推敲,如果剛子把注意力放在這邊,很容易會找到線索的,為了保住自己的家裡人,周天出了大門之後也沒有回家,開始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溜達。

在周天的周圍,大約有30多個人跟著這個傢伙,不管這個傢伙用什麼樣的辦法,都沒有辦法擺脫這些人,而且在天空當中還有無人機,可以說是全方位的看住了周天,對方那些人也肯定會知道這一切的,不管李氏集團的人隱藏的多麼秘密,那些人都能感覺到周圍的不對勁,剛子其實就是要跟對方賭,看看咱們雙方誰更加的厲害,如果說暗中跟蹤的話,周天也不是等閑之輩,況且對方也會有各種各樣的接應的,那些人或許會把自己的跟蹤人員給幹掉,可現在派出了那麼多的人,周天就好像是一個魚兒一樣,他們既想跟這個人聯絡上,但同時又不想跟李氏集團的人對上。

對方的打算是十分不錯的,可不過在剛子看來,除非對方的能力超越理事集團很多,要不然的話是不可能把缸子給帶走的,基本上這個事情是不可能實現的,如果對方超越李氏集團很多的話,那對方根本就不需要在自己的公司內安插間諜,直接明刀明槍的來就是了,何必要用這麼下三濫的辦法呢,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說明對方跟咱們的實力差不多,在30多個人的餐館之下,如果對方還能夠把人給帶走的話,那說明對方的實力的確很強,如果對方沒有這樣的實力的話,那對方肯定會把自己給暴露的,到時候咱們也就有線索了,慢慢的等著看就是了。

走在原來的大街上,如果放在以前的日子,周天的內心肯定會非常高興的,但現在周天沒有一點高興的,對於周天來說,現在就是一個非常鬱悶的時刻,如果能夠讓自己好好的過日子,他寧願沒有發生這件事情,可現在的社會上沒有賣後悔葯的,就算是有賣後悔葯的,周天現在也吃不下去了,他發現周圍有太多的人跟蹤自己了,周天還發現了一些其他的人,這些人並不屬於李氏集團,這些人屬於一些私家偵探,除了李氏集團的人之外,剛子還僱用了很多的私家偵探,這些人24個小時跟著周天,讓周天一時也不能夠休息。

在保安部的監控室里,幾十個畫面都在呈現著,每一名人的身上都帶著微型攝像機,到處都能夠看到周天,剛子在這裡看了半天了,當然剛子看的不是周天,看的是周天周圍的這些人,看看他們是不是暴露出來了,看看這些人是不是有可疑的地方,如果有可疑的地方的話,那就要跟這些人好好的聊聊了,沒準他們就是敵對組織的人,當然也不能夠排除有些好奇的人,所以也不能夠隨便的動手的,經過了一天的偵查之後,周天走進了一個飯館吃飯,其他的人也都去吃飯了,這一天什麼東西也沒發現,周天還是沒有回家,甚至連給家裡打個電話都沒有。

「這個傢伙也真夠厲害的,都出去半天了,明知道家裡人還在擔心,就是不知道給家裡打個電話,難道一點兒也不心疼他的家裡人嗎? 婚不由己:冷少寵妻成癮 根據這傢伙的資料寫著,他在家裡除了老婆孩子之外,父母的年齡都已經超過70歲了,如果連父母的擔心都不在乎的話,這還真是一個冷血的人呢,難怪能夠做成那麼多的事情,跟這樣一個冷血的人是同事,我現在都感覺到心撲通撲通的,面對敵人的時候,我們的確是需要冷血,可如果有人這樣出賣我們,自然就感覺到害怕了,這個傢伙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難道真的是為了那些金錢嗎?在這件事情上,我總感覺有些可疑的地方,但我也沒有辦法說出這些地方在什麼哪裡。」

保安部的一名資深人士說道,他不知道周天為什麼不回家,旁邊的缸子卻是非常清楚的,周天怎麼敢回家呢?如果周天這個時候回家的話,就等於把他全家人給卷進來了,之所以會跟敵人合作,拿到了敵人那麼多的錢,難道不就是為了自己的家裡人嗎?如果連這一點都不明白的話,那真是白在這個世界上混了,對於周天的這個想法,李天當然是非常明白的,所以這個時候也不說其他的,全部交給剛子就是了,李天只是看了一下監控錄像帶,至於剩下的這些事情,就交給剛子去做吧,既然已經交給人家了,李天也就絕對不會幹涉這件事情,這也是李天為人處事的原則,要充分相信自己的手下。

「當然會有很多不對勁的地方,你看這個傢伙就知道了,按照他自己的薪水,他絕不可能到這樣的地方去吃飯呢,這樣的地方一頓飯最多10塊錢,他自己的薪水也算是不少了,就算是平時節約的話,恐怕也不會到這樣的地方來吃飯,命令我們的人加緊追查,這已經是一個比較稀奇的地方了,問問他以前的工友,看看他都到什麼地方去吃飯,我覺得這應該是要截圖的表現,這個大排檔的周圍人員實在是太雜了,如果我們跟蹤的不夠好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對方跑脫的,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你們這些人也都別閑著了,給我瞪大眼睛。」

剛才的時候這些人還不感覺到奇怪,當聽到剛子這樣說之後,監控室當中的人也感覺到了,這的確是一個令人懷疑的地方,按照周天以前的收入,沒有必要到這樣的地方來吃飯,完全可以到更好的地方去吃飯,其實這也是以前養成的習慣,看看這裡的衛生條件就知道了,剛子可能不會在這樣的地方吃飯,冬天也不會在這樣的地方吃飯,可這個傢伙就是進去了,隨便的點了一份吃的,但這個傢伙並沒有吃,裡面油乎乎的燙水可能讓他吃不下去,所以這個時候就是值得懷疑的地方,周圍的人接到命令之後,也都把自己的眼睛給瞪大了,絕不能夠讓目標丟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所有人的內心都在緊張的看著,這個時候他們終於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這都已經過去了10分鐘了,這個傢伙在裡面只是坐著,前面的那一碗麵條已經泡爛了,根本就沒有吃的意思,或許這裡真的是一個街頭地點,但有些事情也說不清楚,周天肯定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但這個傢伙依然選擇在這裡接頭,這到底是為什麼呢?一方面有可能是給李世傑他認錯了,把對方的人給引出來,另外一方面就是認為地方的人有本事能夠把他給帶走,也有可能是這樣的事情,所以周圍的人都十分的警惕,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爹地,媽咪又懷孕了 現場的人分析了吃飯的每一個人,認為這裡面的人並沒有多大的不同點,這些人平常也在這裡吃飯,所以他們都沒有什麼可疑之處,只不過今天來吃飯的人多了一點,他們也通過其他方面了解了,據說是對面的一家飯店關門了,所以今天這裡吃飯的人多了點,所以也沒有什麼讓人懷疑的地方,周圍的這些人收緊了自己的包圍圈,把所有的出路都給堵上了,如果要是還放跑了周天的話,那就是他們這些人不對勁了,就在所有的人認為萬無一失的時候,那個煤氣罐突然傳出了滋滋的聲音,這時候所有的人都慌張的往周圍跑去,都害怕這個東西發生爆炸。

在監控室當中,缸子直接就站起來了,果然就跟自己猜測的一樣,這些人果然要在這個地方動手,看來周天的身上還是有用處的,如果周天沒有用處的話,那這些人就不可能在這裡動手,跟預料當中的不一樣,煤氣罐只是發出了聲音,並沒有任何形式的爆炸,周天還是在原來的座位上坐著,這個時候剛子感覺到了不對勁,馬上就命令旁邊的人過去看看,就算是驚動周天也無所謂,剛子的內心當中有一種想法,或許周天已經被調包了,雖然臉上還是那個臉,但剛子的內心當中的確有這樣的想法,聽完了部長的話之後,周圍的人也開始懷疑起來了,有人直接就過去把周天給控制起來了。

「完了,人已經跑了,這個人不是周天,只是畫了一個妝而已。」

現場的人馬上就彙報過來了,周天的臉上有一個軟皮的面具,這樣的東西就是那些跑江湖的人經常做的,花不了多少錢就可以做一個,如果你坐在周天的對面的話,當然能夠看出所有的變化,但這一切都是在監控攝像頭當中看,所以就看不出有什麼變化了,肯定是剛才趁亂逃走了,剛才跑出去了幾十個人,周圍的人已經很努力的在攔截了,但還是有一半的人跑出去了,剛子這個時候也心驚了,看來對方提高一籌,人家的辦法也的確是有用,咱們這邊基本上就沒有想到,讓這麼重要的一個證人失蹤了,想要在其他的地方再找回證據的話,恐怕是不那麼容易的事情了,所以剛子的內心有些涼了。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這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他們認為所有的監控都已經到位了,不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真的就這樣發生了,這些人也不知道該如何的去說了,本來他們都是計算的非常好的,可沒想到竟然出了這樣的事情,如果要是讓她們選擇的話,打死他們也不會選擇這樣的效率了,原本以為這就已經是沒有任何事情的,最終肯定能夠把周天帶回來,但沒想到他們還是想錯了,這些人的辦事能力非常驚人,讓他們感覺到自己有些無能,在30個人的眼皮子底下竟然丟了目標,這些人也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出現這樣的事情,這是從上到下都難辭其咎的,包括剛子在內必須得對整個集團做出一定的解釋,如果他們沒有辦法做出解釋的話,那麼這個事情沒有任何人能夠受得了,包括在中東地區的李天在內,李天現在已經滿頭都是包了,魔教和天王處處跟自己為難,自己雖然也有一些招數拿出去,但這些人是更加厲害的,他們在中東地區壓著李氏集團,讓李氏集團沒辦法做出一定的反應,這都已經是一個非常頭疼的事情了,沒想到現在還有這樣的事情,這讓這些人感覺到非常的無奈。

按照李天的想法,國內的集團是自己的大本營,當然不會出現一些其他的事情,就算是有了一些違規的事情,這邊的人也都能夠解決完畢的,而且還把缸子給派回來了,在李天的心目當中剛子肯定能夠解決這個事兒,而且還能夠解決的非常好,沒想到剛子在陰溝里翻了船了,想著靠著強大的偵察力量去做這個事情,但沒想到最終竟然是讓他們給跑了,從無人偵察機上的東西來看,其中有一個人的身材跟周天差不多,這個人就應該是逃跑的周天了,她們換衣服的速度非常快,至於如何把這個人給弄回來,現在還沒有找到辦法,得慢慢的等一陣子才行。

保安部門所有的休假人員都回來了,他們現在已經沒有資格休假了,他們必須得好好的來完成這件事情,如果現在他們還沒有辦法把這些東西弄出來,那麼有些東西就沒辦法給偵查出來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有些事情就得這樣做,所以這些人現在該做的都得做好才行,如果他們沒辦法把這些事情做好的話,那麼很多人就要追究他們的責任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的事情就得做,做不好的事情以後再說,所以現在這個時候,很多人都在努力的工作,爭取把這個事情做到最好,也希望這個事情不要留下任何的弊端,因為這些弊端大家都解決不了,所以還是少留比較好。

快穿:炮灰女配,有劇毒 除了偵查小型飛機的圖案之外,李氏集團這邊真是沒有其他的能耐了,並不是說咱們的人準備的不好,實在是對方的人做的太到位了,剛子的眼睛當中充滿了血絲,他也沒想到會有現在這種情況,按照他原來的想法,自己多少都能夠獲得一定的好處的,但沒想到什麼樣的好處都沒有獲得,反而是把一個重要的人證給丟了,正是因為這一點剛子感覺到自己非常的失敗,如果要是有人來代替自己的話,恐怕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李天並沒有讓其他的人來代替自己,李天的想法也十分的明確,不管你們這些人想怎麼樣,反正有些事情得讓剛子去做,從什麼地方跌倒的就從什麼地方爬起來。

對於李天的知遇之恩,剛子當然是十分清楚的,他非常清楚老闆為什麼這樣對待自己,如果換成了其他的人的話,恐怕老闆就沒有這樣的心態了,肯定會讓這個傢伙到其他的地方去的,現在老闆如此的信任自己,如果自己拿不出一個方案來,那就有些愧對老闆的信任了,況且在老一輩的兄弟當中,並沒有多少人做這件事情,只有剛子自己接到了一個這樣的工作,所以他必須得完成的很好才行,要不然的話就會被別人恥笑的,大家都是在一個起跑點起跑的,你現在把事情做成了這個樣子,該如何的給老闆交代,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們也都在看著呢。

「老大,要不然你去休息一下吧,你都已經幾十個小時沒有休息了,就算你的身體是鐵打的,恐怕也是堅持不過去的,你看看現在這個情況,如果要是還這個樣子的話,我們不知道要分析多少個人,從現場跑出來了100多個人,這100多個人都要挨個進行分析,每一個人都要耗費十幾分鐘的時間,就算我們增加了不少的人手,但現在我們也沒辦法把這個事情做好,所以日子還長著呢,你還是趕緊去休息一下吧,如果要是你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兄弟們可就真的沒有主心骨了,這些人也不是一般的敵人,咱們可能要跟對方有一場持久戰,所以必須得休息好才行。」

保安部的一個高級管理人員說道,剛子已經整整60個小時沒有合眼了,雖然剛子是一個修真者,七八十個小時也不在話下,但是話說回來了,現在可是全神貫注的看電腦呢,如果要是還不去休息的話,對人的精神也是有很大的損害的,所以這個時候必須得很好的才行,剛子這個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怎麼能睡得著呢?就算是給自己一張床,恐怕也不可能睡得著的,現在剛子已經感覺到精神有些虛脫了,如果這件事情還沒有一個好結果的話,那可真是沒辦法去休息了,只能是讓下面的人加緊努力了,剛子也知道為難他們了。

下面的人看到老大這個樣子,自然也就沒辦法繼續的勸說下去了,既然老大都在這裡加班,那咱們也就趕緊的做好這個工作吧,他們更加努力的去分析每一個人,看看到底是誰變成了周天的樣子,看看到底是誰給周天打掩護了,在那種情況下,除了周圍的30多個兄弟之外,還有一些人在天空和周圍的制高點進行監視,這樣的監視情況下是沒有死角的,現在比的也就是一個時間,咱們這邊在努力的尋找,對方肯定在努力的把所有的痕迹都給抹去,如果咱們能夠搶到對方的前面的話,對咱們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可如果對方全部撤退完畢,那也就代表著線索從此斷了。

按照李天的說法,李氏集團不害怕任何的挑戰,但話又說回來了,如果有人在暗中這樣對著你,你怎麼知道他們想的是什麼呢?今天他們給你一拳,明天他們給你一腳,後天就不知道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了,所以必須得把這些人找出來,如果他們明刀明槍的拼的話,咱們理事集團是不會有什麼害怕的,也不會讓這些人得逞,畢竟咱們也有足夠的實力應對,可如果這些人隱藏在暗處的話,那就好像是伺機而動的毒蛇一樣,隨時都有可能咬傷你的,如果對方的實力足夠強大,那麼對我們來說隨時都是一種威脅,剛子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必須得把他們找出來才行。

經過了一天一夜的比對之後,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是排除了嫌疑,這些人跟眼前的這些差不了多少,所以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現如今最主要的就是要做其他的事情,現在就要把最有疑點的幾個人給弄出來,這幾個最有疑點的人現在已經是鎖定了,這些人在當天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理由靠近周天,但他們都跟周天有了一些接觸,當時還有人接受了咱們的盤查,但是他們的反偵察能力非常強,很快就把咱們的人給甩開了,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就是最佳線索了,剛子立刻就下定了,對著三個人實行尋找,必須得找到他們才行,不管耗費多大的力氣,他們也是唯一的線索了。

大約過去了一個小時,其中的一個人已經是被鑒定過了,這個人沒有任何的毛病,他現在也在正常的上班,這個傢伙應該跟周天沒任何的關係,至於當天的那一場接觸,那也應該是非常正常的接觸,跟其他人完全是一樣的,最有懷疑力度的就是中間戴眼鏡的那傢伙了,這傢伙長得跟一個中學生一樣,但其實已經有30多歲的年紀了,在他的檔案當中,這個傢伙是一個修理廠的工人,但是他已經一年多沒上班了,這個傢伙也是最有懷疑點的,所以把重點放在了他的身上,至於另外一個人那邊也已經有消息傳回來了,那個人非常的正常,並沒有任何的疑點。

保安部門的人馬上就行動了,他們快速的來到了這個傢伙的家裡,但很遺憾這個家裡已經沒人了,裡面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所有的東西都被人給搬走了,問這裡的房東才知道這兩天已經被人退了房子了,前幾天有很多人在這個地方,而且那些人看上去都鬼鬼祟祟的,除了房子里的房主之外,還有幾個人是外國人,據說還看到了一些黑人,現在也就更加確定,這個戴眼鏡的傢伙就是他們要找的人,也應該是周天背後那個組織的人,如果他們的反應速度更快的話,可能會在這裡找到一些人的,但對方的反應速度同樣不慢,所以也就沒那麼容易了。

「不要放過這裡一絲一毫的東西,把所有的東西都帶回去進行調查,有可能看著不顯眼的東西上面,就有可能出現他們的指紋什麼的,我們現在已經丟掉了所有的線索,這裡的任何東西對我們來說都非常的有用,我們這一次被同行所恥笑,就是因為之前我們大意了,所以現在必須得打一場翻身仗,不管我們的對手是什麼人,我們都必須得把他們給揪出來才行,只要我們把這些人給揪出來,那就代表著我們暫時已經勝利了,至於最後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那就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預料的了,做好我們手中的工作,對得起我們拿的工資,這就是我一直所告訴你們的。」

剛子想了想說道,對於剛子來說,有些事情是沒辦法決定的,但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希望,這也就讓剛子燃起了鬥志,現在必須得好好的做這件事情,如果能夠把這件事情做下去,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事兒,至於以後的結果是個什麼樣子,暫時先不要去想,只要咱們努力了這件事情最後哪怕是一個壞的結果,這也是對得起公司,對得起老闆,最終也能夠對得起自己,讓自己的良心稍微的好受一點,比現在這個情況要好得多,公司對自己也非常的器重,可自己卻沒有辦法給公司一個結果,這種煎熬對於他們這些有能力的人來說,這可是一種最厲害的折磨了。

下面的人聽完了這些話之後,立刻就在整個屋子當中組織了最仔細的搜查,雖然對方把能拿走的東西都給拿走了,但有些東西還是沒辦法拿走的,比如說這些固定的玩意兒,很快就有了一些新的發現,原來這間房子的油漆是新粉刷的,立刻他們就叫來了技術部門的人,技術部門的人一點一點的把整個油漆全部都給刮下來,對於普通的老百姓來說,可能這樣的事情就好像做夢一樣,沒有必要把這件事情搞得那麼嚴重,但是對於李氏集團的這些調查人員來說,他們已經丟掉了所有的消息,哪怕是把整座房子給拆了,他們也必須得找到線索才行,不能讓線索在自己這裡斷了。

房東那邊張了張嘴,你們這到底是幹什麼呢?本來以為自己佔了個大便宜了,人家好不容易幫自己把房子給粉刷了,可你們這些人竟然要全部給刮下來,這個房東當然是不願意的,不過很快也就沒什麼話說了,那邊扔過來了1萬塊錢,這些錢足夠他好好的裝修一下子的了,所以房東樂呵呵的從這裡離開了,對於調查的活動來說,金錢是必須的,如果你沒有足夠的金錢的話,那也就別想得到有用的消息,就好像現在這個時候一樣,如果你不給人家1萬塊錢,你憑什麼在人家的房子里折騰呢?反正裡面也沒什麼傢具了,只要給了1萬塊錢,就算你們把磚給拿下來也沒關係,這裡反正是郊區,房價也不貴。

剛把一半的牆皮給弄下來之後,很快就找到了消息了,這牆上竟然是有血跡的,馬上就有人員過來採集了血跡,很快就能夠有一些DNA的比對,李氏集團雖然沒有全世界最全的資料庫,但是也能夠得到一些資料的,這也算是不錯的收穫了,除此之外還在地面上還原了一些腳印,這些腳印雖然不能夠提供什麼,但是也看到了這裡有打鬥的痕迹,說明他們之間的人也是不怎麼和諧的,要麼就是周天在這裡經過一陣打鬥,不管怎麼說,這個地方也帶來了不少的消息,剩下的就是等待血液的化驗,同時還要繼續尋找那個戴眼鏡的傢伙,看看他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當李氏集團想要尋找一個人的時候,他們就會採取自己最大力度的搜索,只要你還在這座城市當中,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容易完成,這張照片被發送到了幾萬人的手機里,這些人都跟李氏集團有各種各樣的合作關係,當李氏集團交給他們任務的時候,這些人也不是傻子的,雖然李氏集團不會支付給他們任何的報酬,但這些人也都清楚,李氏集團的人不是鬧著玩兒的,只要他們有事情求到你,那就說明肯定有一些事情,如果咱們能夠辦得很好的話,那有些事情也就算是掛上號了,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李氏集團肯定會優先處理的。

除了這些事情之外,李氏集團還有自己的搜索團隊,他們埋伏在全程的各個地點,只要上面下達了任務,他們就會去一些交通要道等著,只要發現了有差不多的馬上就會把消息傳回去,他們這些人都是調度有度的,不會自己突然出手去抓人的,因為他們都清楚自己的任務,每個人的分工都是不一樣的,如果你在這個時候突然出手的話,萬一要是把敵人給嚇跑了呢,又或者是驚了敵人呢,這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這一切都是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安排的,所以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做法,每個人都不會越出自己的界限,這也是上面要求的,要不然就會釀成大錯的。

在這樣強大的搜索之下,很快就有人提供了消息,在剛才的一間飯店當中有人看到了那個傢伙,李氏集團這邊馬上聯絡那家飯店,那家飯店跟李氏集團有合作關係,不管是酒類還是新鮮的蔬菜,都是從李氏集團這邊進口的,聽完了理事集團的要求之後,他們馬上就從監控當中調出來了,那個人的確在他們那裡吃飯,但半個小時以前已經離開了飯店,所以李氏集團也就明白該怎麼做了,馬上就跟其他機構的人請求聯絡,把周圍地區的所有監控都給弄過來了,這個時候要做的就是分析周圍地區的監控,看看這個傢伙到底到了什麼地方,想要找到他還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

李氏集團的分析能力是相當驚人的,上百名分析師都已經到位了,他們已經記住了那個人的特徵,現在要做的就是在這上萬個片段當中把人給找出來,然後整理出一條路線來,到時候就能夠知道這個傢伙到什麼地方去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些人也都在快速的工作著,剛子在旁邊走來走去,但並沒有發出什麼聲音,他非常清楚這個時候在幹什麼,絕對不能夠干涉這些人,這些人的腦子都在100%的運轉,如果你發出一個聲音的話,那就等於延緩他們0.1秒的時間,這麼多人加起來0.1秒的話,那就是對整個集團的犯罪了,所以這些事情絕不能夠這樣做。

很多領導喜歡干涉下屬的工作,但剛子絕對不會這樣做,這是李天留下來的傳統,如果你真的這樣做了,對下面的這些人可沒有任何的好處,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非常的謹慎的,如果你連這一點都做不好的話,那隻能說是你不是一個稱職的領導,在她們好好工作的時候,他們都有自己的一個工作思路,如果你在這裡指手畫腳的話,那就把他們原來的工作思路給打斷了,他們就得適應你的工作思路,你的工作思路可能對你來說是最好的,但不見得對所有的人來說都是最好的,這就會變相的延遲他們的工作時間,這個時候時間就是最重要的,可能會讓其他的人跑了的。

很快就有人站起來了,他們發現了那個戴眼鏡的傢伙,雖然中間換了一次衣服,但這個傢伙抬頭的時候被路邊的監控探頭正好拍到,面向的電腦比對超過90%,基本上就可以肯定是這個傢伙了,這傢伙走進了路邊的一個小旅館,這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這時候就可以去追這個傢伙了,隨著剛子的一聲令下,原本就有人埋伏在那,周圍現在那些人終於可以動手了,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衝進了小旅館,這傢伙看到有人衝上來之後,還想著能夠跳樓逃跑呢,不過下面也是李氏集團的人,這個傢伙也就沒什麼好跑的了,只能是被李氏集團的人給帶回來了,看這個傢伙的樣子那也是心虛的。

這個傢伙一直在表現自己的無辜,就算他被李氏集團的人給抓住了,但這個傢伙一直強調自己是良民,還不斷的跟周圍的人求救,但無奈周圍的人都不願意多管閑事,所以這個傢伙還是被帶到了李氏集團的總部,在這個地方這個傢伙終於是不說什麼了,他知道所有的辦法都已經用盡了,進去之後等待自己的可就沒什麼好事兒了,這傢伙明白自己的結果是什麼,雖然他的牙齒當中還有劇毒,但現在兩邊的人都是高手,他們之所以不把自己的牙齒取出來,就是因為他們害怕會出現一些問題,如果自己現在想要有動作的話,他們會直接把自己給打暈的。

那個時候就會有醫生來把牙齒取出來,他可就一點的機會都沒有了,這傢伙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所以他絕對不能夠讓李氏集團的人對自己怎麼樣,因為他的腦子當中裝的東西太多了,萬一要是讓人知道的話,這些秘密肯定都會大白於天下的,到時候也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雖然他的背後組織非常強大,但李氏集團也不是吃素的,一旦讓李氏集團找到了這些消息,對自己背後的組織來說,那也不是一個很小的事情的,所以這個時候必須得明白,不該做的事情最好不做,還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呆著,可能等會兒就能夠找到機會的,這一點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

當這個人被帶到剛子的面前的時候,這人還是原來的老樣子,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有什麼過分,甚至還給剛子微笑了一下,剛子也是無語了,這個傢伙的能力還真是超強了,連這樣的時候都還帶著笑容,由此也可以判斷,這個傢伙絕對是一個大型組織的人,至於這個傢伙到底代表了是誰,現在還不敢下結論,得看看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兒,所以剛子讓這個傢伙坐下來了,看看這個傢伙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說辭,如果要是真的沒有的話,那咱們這邊也不能夠做的太過分了,咱們得好好的招待一下你,讓你把肚子里的東西都給吐乾淨,這樣才能夠好好的交流一下。

剛子樂呵呵的看了看這個傢伙,本來都已經是走上了絕路了,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消息給自己,可現在就完全不一樣了,眼前的這個傢伙就是一個非常不錯的人,他能夠給自己帶來很多的消息,而且這個傢伙跟其他的人不一樣,如果他能夠好好的跟自己合作的話,自己就一步到位了,隨著這個傢伙的落網,周天那個傢伙已經不重要了,那個傢伙的作用已經消失了,自己之前抓捕周天的時候為的不就是這一刻嗎?為了就是能夠從這個傢伙的身上找到有用的東西,但現在已經找到了直接的人物,所以也就不需要跟周天在那裡磨牙了,從剛子的表情上就能夠看得出來,那還是十分稀罕這個傢伙的,就看這個傢伙能夠跟咱們如何的合作了,看看能不能夠交代出一些東西來,為也是有用的。 當這個傢伙看到剛子的時候,他的內心當中是不敢相信的,這些人到底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呢,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切,如果他們要是有其他的辦法的話,那恐怕是李氏集團的能耐,可自己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自己已經把所有的一切都給抹去了,這些人到底是如何發現自己的呢?這也是一個讓人吃驚的問題,不知道他們這些人想的是什麼,但卻知道他們這些人的偵查能力不足,李氏集團是一個新興的集團,按說不應該有這方面的能耐,所以這傢伙也並不怎麼相信,但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你坐在人家的保安部當中,你就別管人家是如何抓到你的,這就是人家的能耐。

這傢伙朝著剛子苦笑了一下,剛子也明白是什麼意思,在這些傢伙的計算當中,他們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落網,其實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如果剛子他們沒有那麼強大的計算能力,也沒有那麼強大的偵查能力的話,恐怕絕不會把這個人給抓回來的,別人不知道把這個傢伙抓回來需要費多大的勁,保安部門的同仁們卻是知道的,幾百人為了這個傢伙連休息都不休息,現在終於算是有了結果了,能夠讓這個傢伙好好的在這裡坐著,那就是保安部門的一大勝利,至於說接下來的一些事情就不在這些人的考慮範圍之內了,他們會有自己的想法的,能夠讓這個傢伙吐出真話。

「相信你也知道這裡是哪裡了,多餘的話我也不用給你說了,你也知道我為什麼會把你給弄到這個地方來,如果我能把別人給弄到這個地方來的話,恐怕我也不會這麼做的,你應該非常清楚現在的一切,該做的事情你就趕緊的去做,不該做的事情就在那裡老老實實的呆著,我們這邊也不會問你什麼,就算我沒有問什麼的話,那也會按照我們的方式去問,絕對不會按照你的方式來的,現在還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坐著,也不要想著別人能夠來救你,這裡是李氏集團保安部的總部,這裡的安保等級絕對是最高的,相信你自己也看出來了,你根本就是插翅難逃。」

剛子指了指外面的環境,這傢伙也點了點頭,大家都是明白人,跟這樣的人說話那是比較節約時間的,如果要是跟一些不懂規矩的人說話,還不知道這些人會說出什麼來呢,沒準這個時候還跟自己裝傻充愣呢,那就浪費自己太多的時間了,這個時候都是使用一些藥劑,這些藥劑對人的神經有很大的挫傷,但如果你肯自己交代的話,也絕不會給你用這種東西的,為了得到你腦子裡的一些東西,該做的事情大家都會做的,至於做成一個什麼樣子,那就不是你能夠思考的了,畢竟現在你只是一個人質而已,想對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這也是一個潛規則,沒有人可以抵抗的。

這個人也點了點頭,他知道李氏集團的人不可能放過自己的,對於李氏集團來說這樣的潛在隱患應該不少,但是能夠在內部安插人,這樣的勢力就不是一個小型勢力了,李氏集團也有自己的判斷標準,有的人雖然聲勢浩大,但對自己的集團造不成多麼大的傷害,這樣的小型勢力可以完全留著他們,但這一次已經動搖了李氏集團的根基,不管對方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里氏集團都必須得有反應才行,一方面是為了自己的根基穩定,另一方面也是給其他的大型勢力看的,如果你們感覺在我的內部安插人員,那麼這就是犯了大機會了,得讓你們這些人付出代價才行,不管我們這邊做多大的努力都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個傢伙叫做周大衛,供職於亞洲天王總部,本來這個傢伙是不應該執行這種任務的,但李氏集團出動了30多名保鏢,對於天網來說這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必須得調動精英人士過來才行,所以這個傢伙就帶著自己的手下過來了,當任務完成之後,按說這個傢伙要在當地進行潛伏,這就是天網跟其他的組織不一樣的地方,對於其他的組織來說,他們立刻會帶著自己的人撤退的,能走多遠就走多遠,絕對不會在當地留下任何的痕迹,但天網卻是另外一個想法,既然大家都這麼想,那我這邊就不這麼做,走你們最想不到的路線,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按照他們的想法,這本來是沒錯的,這傢伙也要在當地生活三個月以上,因為三個月就是一個期限,不管你做什麼樣的事情,三個月之後肯定會淡忘的,包括李氏集團這樣的大型集團在內,他們也不可能把這件事情一直當成最優先等級,因為這樣的大集團包含的人太多了,接觸的各種大型勢力也太多了,所以如果想要一直把這個事情掛在頂端,那也是完全做不到的,等到那個時候,李氏集團內部的人也就淡忘了,他也可以從容的撤退了,那比之前的時候要好的多,畢竟在事情發生之後,李氏集團就控制了當地的交通,要道想撤退實在是太危險了。

可是千算萬算就是漏了這一環,李氏集團的偵查能力太強了,按照他們之前得到的情報理事集團的根基不足,尤其是在底蘊方面,並沒有多少消息靈通的人為他們做事,就算他們有錢的話,可這些消息靈通的人士是缺錢的人嗎?他們每天都在販賣各種各樣的情報,每一個情報都是價值千金的,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金錢絕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還是一個長遠,所以他們不願意跟這些新興勢力進行合作,在他們的印象當中不知道多少的新興勢力爬起來了,然後在一段時間內又跌了下去,所以他們還是願意跟這些老牌帝國合作,因為這些老牌帝國是經得住時間考驗的。

很快技術團隊的人就來了,技術團隊的人非常清楚,他們此刻得用一些技術手段才行,如果僅靠審問能力的話,恐怕從這個傢伙的嘴裡得不到任何的信息,這樣的人也是經過反抗訓練的,在他們進行訓練的時候,各種各樣的場景也都是模擬的差不多的,如果連這個都沒有辦法給人家解決的話,恐怕其他的事情更加沒辦法做了,當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這個傢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反正都跟他們訓練的時候一樣,也就算是自己輕車熟路了,只不過自己內心也有些害怕,不知道李氏集團有沒有后招,萬一要是有的話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

「你好像表現的非常淡定,從這個地方我就能明白了,你應該來自其中的一些大型組織,至於具體的組織我還不知道,你也應該知道這一瓶藍色的東西是什麼,這一瓶藍色的東西如果注入你的體內的話,我想會給你帶來很大的傷害,你們在訓練的時候只是用一些小劑量讓你們體內有一些反抗而已,但我們使用都是超過安全標準的,既然你已經被我們給俘虜了,我們也就不會給你什麼權力之類的了,包括你的生存權利在內,現在全部都掌握在我們的手中,雖然我知道你什麼話都不說,但我還得循例問你一句,你想要保存下你的生命嗎?你想要跟我們進行合作嗎?」

技術人員學歷對這個傢伙說了一句,其實這些技術人員每天都會這樣說的,但是這些人都不會跟咱們合作的,因為他們的內心非常明白,如果要跟你合作的話,那就代表著全家上下都沒有性命了,如果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那以後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你們李氏集團的確是厲害,但跟我們的組織比起來還是有太大的差距的,在這一點上他有著無比的自信,所以這個傢伙搖了搖頭,就算你們今天把這裡給弄死,那也絕不會給你們多說一句話的,周大衛這個傢伙是一個老人了,想要從他的嘴裡跳出消息來顯然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剛子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這就是咱們的無奈。

周大衛的樣子表現的很輕鬆,因為他的內心是非常有底子的,根據其他的偵查人員表現來看,很多人承受不了50毫升,但是對於周大衛來說,這個數字算不了什麼,他能夠承受150毫升,這是所有的人都不清楚的,本來這傢伙臉上還是滿臉的自信,可是當工作人員拿過針管來之後,這傢伙立馬就不知道怎麼樣了,因為他分明看到了工作人員採取了三倍的藥劑量,這讓他根本就沒有可能工作下去,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目前這個傢伙只能是在這裡看著,所以有些事情也沒辦法說了,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怎麼樣,這就得交給上帝了。

周大衛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但現在這個傢伙沒有其他的辦法,現在的情況他已經看出來了,對方一定要在他的心裡得到一些東西,如果得不到這些東西的話,恐怕對方不會善罷甘休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的事情對方就會做,不該做的事情對方就不會做,所以他此刻也沒有什麼好糾結的了,只能是慢慢的等待,當他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慢慢的丟失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一切可能沒什麼好果子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有的時候人也是非常無奈的,就算他以前是多麼厲害的人物,現在也只能是任人宰割了,這也是他們心中的一種悲哀吧,誰讓他自己不小心呢,被這邊找到了弱點。

周大衛的眼睛慢慢的就抬不起來了,他開始感覺到周圍有些模糊了,然後腦子裡也想不起來今天的事情,他知道這是自己陷入了一種混沌狀態,如果要是就這麼下去的話,他會把內心當中所有的話說出來的,這就是那些人發明的特殊藥劑,那些東西對自己的腦子有很大的迫害性,但那些人很顯然是不會管自己的,他們只想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至於這些有用的東西能不能夠讓自己好受一點,那些人根本不會考慮在內的,他們所想的就是讓你慢慢的受罪,至於你自己到一個什麼狀態,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就算你現在死在這裡,恐怕那些人也不會多看你一眼的。

周圍的工作人員已經開始忙碌起來了,大家這個時候也都看清楚了,他已經進入了混沌狀態,馬上就要開始工作了,就在所有人各就各位的時候,這個傢伙突然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從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種堅定,所有的人又泄氣了,沒想到這個傢伙的意志力竟然如此之強,這已經超出了正常人三倍的範圍了,沒想到這個傢伙還能夠做到這麼優秀,這說明這個傢伙的意志力非常的強悍,如果要是繼續增加藥材的話,或許會對他的意志力造成傷害,如果是我們的人的話,那絕對是一個優良的種子,可這個傢伙是敵人的人,我們需要為這個傢伙考慮很多嗎? 超強兵王在都市 只需要看看這個傢伙什麼時候招供就是了,至於其他的事情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周大衛緩緩的醒過來了,這個傢伙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醒過來的,對於這個傢伙自己來說,感覺就好像是重生了一樣,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難過了,如果讓自己重新選擇一次的話,絕對不會選擇這個樣子的,對於這個傢伙來說,李氏集團的手段很一般,但李氏集團的膽子太大了,敢比別人放更多的藥劑,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雖然不害怕藥劑的量過於多,但如果多出一定的限量的話,自己的身體也是受不了的,所以此刻這個傢伙萬分的難過,真不知道以後該如何面對這一切了,自己的思想肯定是受到了創傷。

周圍的人也都露出了驚訝之色,從剛才這個傢伙的眼珠轉動來看,大家都清楚這個傢伙怎麼回事兒,雖然說思想受到了創傷,但這個傢伙還是保持有原來的理智的,也就是說這個傢伙還有正確的思想,他們也知道這種藥劑的霸道,很多人用了這種藥劑之後,恐怕智力都會退化的,但這個傢伙竟然沒有任何的變化,這就說明這個傢伙非常能夠挺得過去,周圍的人也就不使用這樣的藥劑了,如果繼續這樣使用下去的話,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的,咱們又不是要把這個傢伙給幹掉,咱們最主要的還是拿到這個傢伙手裡的消息,這才是對咱們理事集團有利的。

這個時候就把這個傢伙放到了一個椅子上,這個椅子是聯通電線的,這也是最尋常的逼供手段了,不過這也是最難熬的了,當電流慢慢加大的時候,整個人的神經都會刺痛起來,所以這個傢伙必須得說出來,要是不說出來的話,對這個傢伙可沒有任何的好處的,現在所有的人都看明白了,如果你想要活下去的話,那就必須得跟我們好好的合作,如果你還有其他的想法的話,那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就得慢慢的從你的嘴裡得到消息,這樣才能夠完成我們的任務,我們雙方都是各位群主,這也不能說誰過分了,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除了這邊的事情之外,剛子也回到了保安部門,對保安部門又下達了另外一個命令,剛才還有一些人沒有甄別完畢,所以那些人還得繼續的甄別下去,萬一其中再有漏網之魚呢,這個時候大家也想到了,剛才那一口氣兒實在是松的太早了,萬一這裡邊有漏網之魚的話,咱們把這個傢伙給抓了,其他的人很有可能會打草驚蛇的,所以大家顧不得自己的肚子還餓著,立刻又回到了工作崗位上,這也是他們的一種疏忽,如果老早能夠這樣做下去的話,或許最後還會有一些消息的,這一條被寫進了條例當中,以後必須得執行才行,要不然咱們可就夠辛苦的了。

就在國內這邊緊鑼密鼓停的時候,中東那邊也的確沒有閑著,熊貓的人在這邊跟另外兩方大打出手,雙方都已經是失去了最後的面紗,天網的人也來到了這裡,本來天網的人是不想動手的,畢竟他們只是在這裡賣消息而已,但熊貓一直在針對他們,在全世界範圍內針對他們,所以天網的人決定給熊貓一個教訓,就派出了他們其中的一支行動隊,結果這一支行動隊的力量實在是太弱了,他們過高的估計了自己的能力,過低的估計了李氏集團的能力,所以這一支行動隊只能是全軍覆滅了,其中幾個領頭的也沒有跑了,熊貓直接出手,就把他們全部給留下了,也想看看天網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

在這幾天的打鬥當中,熊貓這邊也真的是損失慘重的,對於現在的這個情況來說,很多人都是沒辦法來挽回的,因為這場戰鬥開始之後,大家都是收不住的,剛開始的時候還是下層人員,但很快就到了中層人員,到最後連熊貓這個層次的都已經參戰了,所以這些人只能是在這裡看著,如果他們還有其他的想法的話,恐怕現在他們也完全做不到,就拿現在的情況來說,熊貓都感覺到自己已經失去控制了,在跟天網的最新一輪交手當中,連熊貓自己都已經是出手了,更不要說其他的人了,天網這邊派過來一個護法,跟魔教副幫主的能力差不多,當時熊貓就是自己出手的。

當熊貓出手的時候,周圍所有的人都看傻了,他們以為這場打鬥會有很多的時間,至少也得堅持一個下午才行,本想看看來一場武學盛宴的,結果並沒有看到什麼武學盛宴,反而是把他們這些人都給嚇住了,這些人只能是在這裡老老實實的待著,他們感覺自己的雙腳和雙手都被固定住了,李氏集團的老闆實在是太厲害了,世界上還有比他更加厲害的人嗎?在很多人的心中,都已經把這個傢伙弄成世界第1人了,或許真實的情況就是這樣,還沒有看到有人能夠打過這個傢伙,就算是讓這個傢伙受傷也不可能,天網那邊的人也傻眼了,實力相差那麼大嗎?

按照天網那邊的計算,雖然他們是一個商業組織,在武力方面可能是有所不如的,但話又說回來了,他們成立那麼長時間了,這麼多年都沒有陰溝裡翻船,熊貓這邊才成立多長時間呢?他們又有多少的力量可以運用呢?如果要真是雙方對上的話,這件事情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但現在有些情況並不是這樣,真要是弄得不可開交的話,對雙方可沒有什麼好處的,所以天網這邊的人派來了一名談判人員,他們希望能夠跟熊貓好好的談談,結束這邊的爭鬥,雖然爭鬥是他們挑起來的,但他們真的是打不下去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自己這邊損失不起。

一名高手的培養需要很長時間,除了大量的金錢之外,這還需要很多人從中的努力,天網那邊是一個情報組織,他們不可能去培養高手的,裡面所有的高手都是從外面吸納來的,共同的利益讓他們結成了一個大型的組織,但現在讓他們那邊損失慘重,排名第三的人就這樣被結束掉了生命,熊貓這邊的下手實在是太狠了,所以他們那邊也不敢就這樣離開,他們希望能夠跟熊貓這邊好好談談,趕緊的結束這一次的爭鬥,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非常有好處的,熊貓這邊也不是沒有敵人的,他們的敵人就是魔教,現在已經旗幟鮮明的敵對了,沒有必要隱瞞下去了,多天網一個敵人是很不明智的。

天網派出的竟然是一個小姑娘,這讓熊貓感覺到奇怪了,魔教的教主跟自己一樣,看上去就好像是中學生一樣,誰也沒想到天網的人竟然是這樣,派出了一個小姑娘模樣的人,天網的人到底想要幹什麼呢?問了之後我才知道,這個小姑娘可不是一般人,這是天王老大的女兒,平常對外的聯絡事宜,都是這個小姑娘去做的,況且以熊貓的眼光叫人家小姑娘,其實在其他人的眼中,這都已經是成年人了,今年已經19歲了,是一名非常漂亮的金髮美女,名字叫做愛麗絲,這也是剛剛進來的,很多人的眼睛就離不開了,這個樣貌實在是太漂亮了,比電影明星漂亮多了。

熊貓輕輕的咳了一聲,把自己的手下從想象當中拉回來了,你們這些人實在是太丟人了,如果讓你們來主持這個談判的話,恐怕就不需要談什麼了,光看人家的樣貌就要認輸了,如果咱們都是這樣的人,李氏集團該如何發展下去呢?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看你們的這個樣子就知道,早就把人家當成是自己人了,熊貓無語的搖了搖頭,英雄難過美人關,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要不然的話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這也是你們這些人都表現出來的,如果要是不表現出來的話,那得看看這個人是個什麼取向,沒準兒是喜歡老爺們兒的。

「李先生真的是年少有為,我以前在報紙和雜誌上看到過李先生的照片,還以為那些照片都是精修過的呢,見了真人才知道,李先生就是如此的英氣勃勃,能夠獨自一人建立如此龐大的組織,這讓我們所有的人都是非常佩服的,雖然我們天網成立的時間比較長,但我們是經過了多年的發展,每一年都是慢慢的累積起來的,跟李先生這邊是完全不一樣的,據我所知李先生的發展軌跡就跟做了火箭一樣,每年都有一個不一樣的結果,甚至是每一個月都會上一個台階兒的,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這樣羨慕李先生的,李先生能夠做到這一點,真是讓我們高興。」

別看這個小丫頭年紀不是很大,但人家說話還是非常靠譜的,上來就把熊貓給稱讚了一頓,老話說的好了,伸手不打笑臉人,如果要是這個時候還不給人家一個笑臉,那就顯得你們這邊實在是太小氣了,雖然雙方處於敵對狀態,但話又說回來了,敵對狀態也是可以進行談判的,只要雙方的利益一致,有些事情都是可以好好的談的,就好像現在這個時候一樣,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結束這一場衝突,熊貓需要的是這裡的寶貝,天網需要的是從這裡抽身,其實他們已經認輸了,但有些事情不能夠說的那麼明白,同為國際大組織,難道真要讓人家說自己認輸嗎? 「說這些話恐怕沒有多少意思吧,咱們現在主要是商談以後該如何的去做,我們雙方在這裡的損失也不小了,但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知道,我們完全能夠賠得起,你們的消息是最為靈通的,你們清楚我做出了什麼樣的決定,我這邊很多人已經是在這裡了,而且還有很大一批人在路上,所以你應該明白我在說什麼,如果你們要跟我對抗的話,那我真的是非常的歡迎,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魄力,如果你們有這樣的魄力的話,那很多事情我們都可以很好的做出來了,可如果你們沒有這樣的魄力,那我們就要坐下來談判了,找一個雙方都能夠退讓的共同點。」

雖然對方10分可愛,而且對方的樣貌非常不錯,但李天卻沒有一點的興趣,在這幾天的爭鬥當中,李天這邊也受到了很大的損失,別看現在李天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這完全都是為了談判需要,如果要是換成其他人的話,恐怕有些事情還不好說,可如果要是換成了手下人的話,李天真的是一點都不願意堅持,真想要這件事情快速的結束,如果不結束這件事情的話,以後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呢,中東地區是大家關注的焦點,而且根據李天以前得到的消息,這裡很快就有一個寶貝出來了,我們必須得跟寶貝共進退才行,這才是一個最主要的方面,其他方面都是次要的。

「李先生說的非常正確,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那也是因為我希望能夠跟你們好好的商談,不管你們以後有什麼樣的想法,對於我們來說,我們都希望這些事情能夠妥善的解決,首先我們的組織並不希望在這裡去謀取任何利益,包括有利於我們的利益還是無利於我們的利益,我們都不希望為此展開爭吵,另外一方面就是其他的事情了,我們更加希望有些事情可以做的好一點,我們在全世界有更多的業務,我們的人手也非常的緊張,我們絕不希望在這裡糾纏這些事情,我們希望在全世界開展業務,從而不跟你們李氏集團對抗。」

小丫頭攤開了自己的雙手,對於他自己的美貌,他自己可是非常的相信的,在全世界各地的談判當中,可以說是無往不利的,很多人都會被他的美貌吸引的,從而對這件事情做出妥協,他以為李天是一個年輕人,對他的美貌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力,但這個時候恐怕他要失望了,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抵抗的,就比如現如今的這個事情,他根本沒有辦法做出決斷,因為李天根本就不聽這個,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如果要是發生了其他的事情的話,恐怕沒有辦法為此而改變,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了,該如何做就如何做,至於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只能是看你自己的意思了,能不能夠解決,那也是你自己的意思。

對於天網所表達出來的這個態度,李天的內心還是非常歡迎的,如果他們不承認這一切的話,這也就代表著以後的事情很難說,現如今說到了這些事情,李天在旁邊就點了點頭,有很多事情我們可以妥善的解決,但有很多事情我們沒辦法妥善解決,所以這個時候就得讓所有的人明白,該做的事情就是眼前要解決的事情,至於將來會發生什麼,那都不是我們可控制範圍之內的,都需要我們慢慢的去預測,如果你能夠預測的準的話,那你就可以變成一個成功者,如果你預測的不準的話,那你只能是一個不怎麼樣的人,這以後是個什麼樣子,恐怕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

「看來你們的確是帶著誠意來的,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面,雖然你們想要結束這邊的爭鬥,但我們李氏集團也是需要一定的賠償的,如果你們不給我們賠償的話,那這件事情是不可能過得去的,也許你認為我可能是有些不自量力,因為我們雙方的實力差不多,我這個時候應該見好就收了,如果這個時候還要說一些賠償的話,那純粹就是我這個人不懂得進退,但我話又說回來了,該如何去做這些事情,相信你比我更加的明白,在中東這個地方,在世界的任何地方,我們所追求的利益是不同的,你們所追求的是金錢,你覺得我所追求的是金錢嗎?有可能我爭一口氣的。」

李天樂呵呵的說道,這跟剛才所表達的意思是完全不一樣的,剛才還是想著能夠妥善的和談,這樣以後也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但現在這些事情都沒有辦法說了,因為李天拋出了一顆炸彈,這個傢伙竟然跟天網要賠償,這可是一個不能夠讓人相信的事情,對於現在的這些人來說,這的確是有些為難了,如果你對別人開口的話,那是你自己的問題,可如果你對天網開口的話,那恐怕就不太行了,除非你的腦子真的進水了,要不然此類的事情是沒有人可以做的,因為大家的內心都非常明白,咱們這樣的組織能夠談賠償嗎?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談一些共進退的話題。

對於這些事情,這個小丫頭是非常的不滿意的,但小丫頭又沒有辦法在這裡翻臉,小丫頭自己非常明白,如果要是翻臉的話,這一次自己就白來了,不但暴露了天網的弊端,而且還會給自己帶來屈辱,作為一個聰明人,他是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如果這些事情真的這樣的話,那以後也就沒辦法說了,現在有些情況就是這樣,如果你不明白現在的情況,隨便的開出一些支票,那你以後可就要為難了,就好像此刻的李天一樣,他開出的真的是不符合實際的嗎?其實並沒有這樣,他所說的代表自己的利益,天網的老大在這裡也是可以的,但這些人是天網的老大嗎?

小丫頭在國際上行走的時間很長,當然明白李天是什麼意思,雙方的談判雖然是對等的,但雙方的地位卻不是對等的,雖然他是天王老大的女兒,但話又說回來了,如果有一個王國的話,你也僅僅是一名公主而已,李天可是這個王國的國王,雙方之間的差距是顯而易見的,在整個王國當中,公主的數量可能是有幾十個的,但是國王的數量呢,不管到什麼時候,總歸是只有一個國王的,所以當李天說出來的時候,這個小丫頭很明顯的有些膽怯,不知道這件事情該如何去說,所以該閉嘴的還得閉嘴,要不然自己這邊會吃虧的。

「李先生說的非常正確,但有些事情我是沒辦法做主的,如果硬要我來做主的話,那我們還真是沒辦法繼續談下去,就現在這個情況來看,該說的事情我也都說了,如果你們還是這樣的情況,那以後咱們就不要說了,我們還是老老實實的比較好,有些時候你得明白,我們做這樣的事情並不是為了你,我們做這樣的事情是為了所有的人,包括我們雙方的下屬,如果我們做的不夠好的話,那我們還是老實一點比較好,真要是鬧騰起來的話,對我們雙方都沒有好處,我並不是說李先生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只是希望李先生能夠充足的考慮一下,看看我們雙方的共同點在什麼地方,而不是背離這個共同點。」

小丫頭的說話十分謹慎,因為他明白,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隔壁的大叔,如果眼前的這個人想要做什麼事情的話,眼前的這個人能夠做出很過分的事情,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有些事情並不是你現在能夠明白的,但我們必須得體諒到所有的一切,就現在這個情況來看,有些事情並不是這個丫頭能做主的,所以他必須得委曲求全,天網的老大既然不想在這個時候露面,那就應該明白自己是一個什麼情況,如果要是不明白這個情況的話,那麼雙方的談判就沒辦法繼續下去,李天也只是需要一個主動權而已,雙方都是各有損失的,憑什麼我們這邊要賠償呢?

聽完了小丫頭的話之後,李天笑著點了點頭,這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這個傢伙非常的明白該如何談判,尤其是現在的這個情況,如果他不明白這個的話,那純粹是腦子有問題了,如果能夠明白這一切,那雙方的事情也就比較好做了,現在所有的人都清楚的知道,如果繼續這樣的話,對所有人都沒有好處,所以小丫頭才會委曲求全,既然人家給了你一個台階,那你就得順著這個台階下去才行,如果你在這個台階上蹦達的更高,那麼將來肯定會摔下去的,到時候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尤其是李氏集團這方面,李氏集團應該能夠明白的,李天可是一個老油子了。

對於中東地區的情況,很多人此刻都沒有看明白,其實他們認為應該有一場大戰才對,至少李氏集團跟天網之間不應該這樣結束,但話又說回來了,所有的人難道真的能夠明白嗎?天王肯定不願意就此結束,天網之所以會這樣結束就是因為他們堅持不下去了,女士集團之所以會開啟談判,那也是因為有些事情沒辦法去做,正是因為這一點,該做的事情就應該去做,如果要是錯過了這個機會的話,對大家來說都沒有什麼好處,所以這個時候必須得好好的堅持才行,正是因為這一點,有些事情啊才得說明白了才行,如果說不明白的話,那就不好做了。

魔教臨時基地。

從外表上來看,這裡只是一個普通的麵包房,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樣的地方都不會多看一眼的,但是對於魔教的很多人來說,此刻就是他們這些人的聖地,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就是因為他們的教主在這個地方,魔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組織,不管他們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都不會把自己的教主給牽連進來的,因為這些人非常的清楚,如果把自己的教主給牽連進來的話,那純粹就是腦袋有毛病了,如果你們的腦袋沒有毛病,那這件事情就絕不可能完成,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該做的事情就得做才行,現在這裡就接到了一個要命的消息,那就是李氏集團跟天網正在談判。

「你所說的全部都是真的嗎?雖然我知道你是我們的資深情報員,而且你也做出了很多的功勞,但有些事情我必須得跟你說明白,如果你敢於說一句謊話的話,又或者是你收了什麼人的好處的話,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現在這個情況你也看明白了,如果這些事情不能夠很好的解決,如果你不能夠給我說實話的話,那我們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們可能以後永遠不會見面了,你馬上要見到的人是教主,教主的心情你可是明白的,現在那件寶貝馬上就要出來了,如果李氏集團跟天網的人達成了協議,對我們來說絕對是一個要命的事情。」

在麵包房的旁邊,很多人都已經是在這裡等這個傢伙了,因為這個傢伙有一個要命的消息,就跟他所說的一樣,如果雙方達成協議的話,對他們絕對沒有任何的好處,所以這個時候必須得確認才行,只要能夠確認了這條消息,剩下的事情就是我們這邊去預備了,之前的時候不希望別人來打攪,但是魔教也探聽清楚了里氏集團的實力,如果單憑魔教的話,根本沒有辦法把這件事情給解決完,所以只能是慢慢的去做才行,如果要是做的不夠好的話,咱們這些人可是要吃大虧了,必須得把天網的人給拉進來,得讓大型組織在這個地方內鬥,魔教才能夠找到自己的優勢。

當初魔教分析這個事情的時候,他們也是得出了很多結論的,之所以會這樣做事,就是因為他們有這種事情的應變方案,但李氏集團並沒有類似的應變方案,因為李氏集團實在是太年輕了,很多時候都沒有辦法做出應有的判斷,所以這些事情是沒辦法解決的,就目前的這個情況來看,如果沒辦法解決這些事情,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如果你們有辦法解決這些事情,那就非常能夠明白這一點,正是因為這樣,該做的事情就得做到極限,可如果你們做的不好的話,那就得以後再說了,所以他們必須得明白這一點,有的時候不該做的事情就得退讓,哪怕你自己吃虧也得退讓。

「你們放心就是了,我在這個位置上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我當然明白我自己所說的是一個什麼意思,如果你們連我都不相信的話,那你們還能夠相信誰呢?我知道咱們內部有很多人叛變了,但我跟那些傢伙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你們把我和那些傢伙想成一樣的話,那純粹是你們這些人不知所謂,所以你們必須得明白才行,現在還得相信自己的兄弟,外面都已經變天了,如果你們連自己的兄弟都不相信的話,那你們還能夠相信誰呢?所以我不想跟你們說話,現在你們得明白,我們這些人得團結起來,要不然以後沒有我們的好果子吃,大家都會明白這一點的。」

這個傢伙斬釘截鐵的說道,其實他非常不滿意這一點,因為現在的情況已經表明了,如果要是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對大家沒有任何的好處,如果要是不這樣下去的話,大家也是沒辦法做事的,所以必須得把這些事情說到實在處,讓所有的人都看清楚,大家這個時候得好好的相處了,如果我們不好好的相處的話,對我們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結果呢,現在李氏集團和天網的人正在談判,只要他們雙方達成了一致,那麼很有可能會對付魔教的,其實他們不知道雙方談判的內容,只不過他們從內心上有些害怕就是了,兩個超級大的組織如果真的合作在一起的話,對我們將是一個噩夢般的開始。

聽完這個傢伙的話之後,下面的人也好像是有些振奮了,我們的魔教現在到底是變成一個什麼樣子了呢?以前共同奮鬥的一切都已經沒有了嗎? 撩婚_初塵 如果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那我們這些人肯定是不垃圾的,所以很多人也都明白了,不該做的事情就不要做,如果你做的事情不夠好的話,那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上,如果這些事情真的能夠更改的話,很多事情還是能做得很好的,可如果結果沒辦法更改,我們也應該面對這個事實才行,絕對不能因為這個樣子就後退了,但對於我們來說是一種非常大的恥辱,我們這些人也是絕不會這樣做的。

這個傢伙被帶到了魔教教主的面前,以前如果看到魔教教主的話,會認為這個傢伙的臉色非常好的,而且認為這個傢伙非常的年輕,處理事情的時候也是非常的老道,但現在並沒有這樣的想法了,現在所有的人都一致認為,目前的情況已經不適用於他們的教主了,因為他們的教主臉色已經變成了紫紅色,這是因為修鍊了某一種密法的原因,這種東西誰都不敢碰,可是李天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如果沒有辦法解決掉李天的話,那麼魔教就永遠沒有辦法戰勝李氏集團,雙方短暫的蜜月期已經結束了,剩下的全部都是競爭了,這一點大家都非常明白。

看到教主現在的樣子,很多人的內心都是非常害怕的,這簡直就跟一個魔王一樣,如果要是稍微不小心的話,教主很有可能會直接幹掉你的,原來教主的脾氣就不怎麼樣,現在教主的脾氣就更加可怕了,所以在做一些事情的時候,最好能夠看明白你面前的是誰,如果你連這個都看不明白的話,那隻能說你的腦子出了問題了,如果你的腦子真的出了問題的話,那你還是從這個房間滾出去比較好,看到來的是這些人,這位教主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因為他非常的明白,這些人會告訴他什麼樣的消息,看來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原來三足鼎立的局面或許要以由此改變了。

「你們什麼也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了你們要說的內容,肯定是另外兩家已經聯合了我們三家在這裡拼了那麼長時間,如果他們要聯合的話,吃苦的肯定是我們了,所以有些事情我也不需要多說,你們自己明白就好了,現在你們該做的就去做吧,如果以後的事情能明白的話,那你們就老老實實的把這件事情做好,至於最終會變成一個什麼樣子,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跟我們完全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你們能夠做得很好的話,那我們也是會非常滿意的,可如果你們做不好這一點的話,那以後就讓你們自己明白吧,該做的一切都會結束的,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聽完了教主的話之後,所有的人都把自己的嘴巴給閉上了,他們的教主閣下已經是瘋狂了,竟然想著以一個組織的力量去硬扛另外兩個組織的力量,如果這一切全部都是真的的話,那可真是讓他們大開眼界了,這樣的事情真的能夠結束嗎?如果我們不能夠結束這一切的話,那我們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有的時候你們應該明白這一點不該做的事情就不要去做,萬一要是真的挑動了兩大組織,對我們來說能有一個好的結果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們必須得明白,這些事情都要好好的去做,做不好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事情了,所以還是保留一切話語的好,不要去得罪他們。 對於他們這位教主來說,現在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實力練強,從整體實力上來看,魔教這邊絕對是佔據優勢的,他們能夠跟李天那邊拼個你死我活,但是因為高層勢力的原因,他們這邊沒有辦法跟李天拼下去,因為李天自身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如果要是跟李天拼下去的話,就目前這種情況來看,魔教教主很有可能是堅持不住的那一個,確實在教主的心裡非常明白,什麼叫做很有可能呢?那100%的就是自己的原因,所以這個事情只能是在這裡放著,他也不想冒險修鍊這樣的功法,但不這個樣子又能夠怎麼樣呢?難道把整個魔教的基業毀於一旦嗎?

對於教主的良苦用心,這些人也全部都是看在眼裡的,可他們都是一些小嘍啰,在普通人的眼裡,或許他們都還是非常強大的,但實際情況呢,面對李天這樣的超級強者呢,他們甚至連一個螞蟻都趕不上,如果要是就此跟李天對拼的話,他們這些人是完全沒有勝算的,而且連一點兒的作用都起不到,只能是減緩自己這邊的一些力量,到最終是一個什麼結果,恐怕就讓人感覺到很無奈了,現如今的情況也表明了,所有的人都沒有辦法構成目前的一切,如果要是把目前的一切都做下去的話,很多人就是一個沒有辦法的結局,所以這些只能是眼看著。

魔教教主這兩天有些走火入魔,但話又說回來了,走火入魔也不見得是多麼差的事情,如果要是能夠變得更好的話,對他們將是一個非常大的激勵,這些人也都看著自己的教主,希望他們的教主能有一些重大的消息宣布,比如說這兩天突破了什麼的,比如說能夠力壓群雄了,但是並沒有這麼好的消息宣布,魔教教主還是原來的老樣子,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該如何處理,就算是明白該如何處理的話,那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宣布,如果給了大家希望,最終這個希望變成了失望,恐怕這些人也是沒辦法堅持下去的,畢竟大家現在沒有那麼強大的能力。

魔教教主的心裡也非常苦,他不知道從上古留下的這一篇功法到底是真的假的,如果要是真的的話,但現在為什麼堅持不下去呢?可如果要是假的的話,自己的實力的確是在增加,但是增加的幅度並沒有太大,如果要是能夠增加的大的話,他也敢跟李天一戰,可目前這個情況,別說敢跟李天去挑戰了,他甚至覺得自己的一些能力正在流失,比如說自己的堅持力,原來高強度的打鬥能夠堅持半個小時,現在只能夠堅持15分鐘,雖然在某些方面超越了原來的自己,但是持久力卻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所以這個傢伙必須得好好的想想,看看以後能不能夠堅持下去,要不然的話還是放棄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