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惡乞丐,我好心好意請你上我家裏來,沒想到你居然這麼不客氣。」

這時,廖老瘋子才看清楚手中的東西是什麼,那是一卷白白的東西,質地綿軟,入手順滑,顯然是上等的絲綢。

蔣裁縫平時進貨都捨不得用這麼好的材料,這也是有客人向他定做衣服,他這才能夠進了一些,眼下卻被廖老瘋子毀了一截,也不知道剩下的絲綢還能不能夠做一件衣服。

要老瘋子嘿嘿的笑着,臉上卻並未見愧疚之感。

一見到眼前的乞丐這副混不吝的模樣,蔣裁縫簡直都快氣炸了肺,用手指著門外的方向,大聲的呵斥道:「趕緊給我離開這裏!否則我可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要老瘋子卻是一動不動,眼皮微抬,淡然的說道:「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把我趕走,你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子嗣了!」

這話說得蔣裁縫心裏一愣,難不成眼前的這個老乞丐要給自己當兒子嗎?可他看起來都快趕上他爹的歲數了。

廖老瘋子看到蔣裁縫那副傻愣愣的模樣,就知道這蔣裁縫想岔了他的意思,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接着說道:

「我是說你被東西阻擋住了,所以才難有子嗣。」

廖老瘋子這話雖然說的雲山霧繞,可是蔣裁縫還是下意識的選擇了相信他。

一來他從沒在這附近見過廖老瘋子,想來應該是外地來的人士,二來蔣裁縫家裏是個什麼情況,廖老瘋子應該已經知道的一清二楚了,自然不會貪圖他的什麼。

「敢問這位老先生,不知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蔣裁縫朝着廖老瘋子拱手彎腰,文糹芻糹芻的問道。

廖老瘋子不住的摸著自己的下巴,思慮一陣,這才開口說道:

「我看你怨氣纏身,這屋子裏也不算乾淨,是以後再有了孩子,也難是個早天的命運。」

本來蔣裁縫也不太相信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但是廖老瘋子說的那些情況,還真的和他身上發生的事情差不了多少,一時之間也下意識的選擇相信了廖老瘋子所說的話。

況且,蔣裁縫才不會單純的認為,眼前的乞丐說房子不幹凈,就真的是他們打掃的不幹凈。

「這好端端的,我怎麼會招惹上那種東西呢?!」

蔣裁縫想了半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廖老瘋子卻開口說道:「這件事情,跟你的第一個兒子還脫不了關係。」

這就更讓蔣裁縫疑惑不解了,他的第一個兒子一下生就死掉了,就算是一個成年人,也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害死他第二個兒子。

「還記得你當時對他做過什麼嗎?」廖老瘋子的目光有些耐人尋味。

思慮了一陣,蔣裁縫突然想起,曾經在第一個胎兒誕生的時候,憤怒至極的蔣裁縫狠狠地踢了他一腳,並將其棄屍荒野。

見到蔣裁縫眼中閃過的那絲明悟的神色,廖老瘋子滿意的點點頭,說道:「那胎兒剛下生就死掉,怨氣比那些被打掉的胎兒還要大上幾分。」

「況且你那一腳還將它的肉身踢散,還棄屍荒野,任由飢餓的群狗將其分食,因此它的怨氣越來越濃烈,你的兒子,是在報復你吶!」

蔣裁縫一屁股癱坐在床上,嘴裏喃喃的念叨著:「是我害死了我的兒子,是我……」

「哼,念在你們這頓飯的份兒上,我便出手相助,只是,你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廖老瘋子見狀,輕輕哼了一聲,開口說道。

察覺到事情還有轉機,蔣裁縫總算是重新燃起了希望,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這是真的嗎?」

廖老瘋子被他問的哭笑不得,開口說道:「既然你不相信,今晩我便帶你去見識見識。」對於一個法師來說,孱弱的身體始終是繞不開的現實。

和維爾這種恢復能力驚人的怪胎相比,博德需要的時間可沒那麼短。

經過空間神殿一役后,這傢伙的狀況就非常不好了。然後,還沒恢復的情況下,又遭受了這麼一出空間傳送。

雙重打擊下,博德的魔力和體力直接跌落到了谷底。

所以,當這麼一顆樹直接歪歪斜斜的砸下來時,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博德直接被摁在了下面。

「你們快過來幫忙啊!這是我的新發現!」

看著被一棵奇怪樹木壓倒的博德,……

《墮影》第二十七章·狂宴的開幕「現在看來,錯誤還是在我,如果小友有什麼要求,可以提一提,也請你接受我的歉意」。

楊天慢條斯理的說話,他微微躬身的時候,絲毫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味道。

這倒是讓林澤微顯幾分的訝異。

在林澤印象裏面,像是楊天這種。財力勢力……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五百九十八章被邀請的林澤 太和殿。

百年來,除了早朝以外,這還是第一次在早朝以外的時間上朝。

所有人看著端坐龍椅的朱由校,一個個連大氣都不敢喘,不是因為朱由校的威勢有多強,而是因為朱由校第一次出現這種表情。

哪怕朱由校發火都行,對於所有人來說,朱由校發火了,代表了事情還有解決的辦法。

可是自從來到太和殿,朱由校便一言不發地看著他們,臉色陰沉,整個大殿都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息。

劉一璟和王在晉對視了一眼,兩人心中出現了一個不妙的念頭,似乎這次他們真的做得太過了,此時的朱由校猶如被逼急眼的老實人一般。

都說匹夫一怒,血濺五步,天子一怒,血流飄櫓!

文官們不知道朱由校發怒會怎麼樣,但是沒有人想要嘗試一番。

歷史已經很清楚地告訴所有人,天子一怒,血流飄櫓,除了那些被徹底架空的傀儡皇帝,任何一個皇帝的怒火都不是官員能夠承受得起的,現在朱由校可還沒被徹底架空呢!

一旦真惹怒了皇帝,他們也得吃不了兜著走,至於弒君換皇帝之類的想法,說句不好聽的,如果被逼到絕路上了,那麼他們不介意有這個想法。

可是如果連皇帝發個火,他們都要弒君換皇帝,那他們換個屁的皇帝,自己當皇帝不香嗎?

更何況弒君那麼容易的話,大明早沒了,當初武宗皇帝會死的不明不白,那是因為朱厚照太自信,不覺得文官敢如何,離開了京城,才讓文官們有機可趁,泰昌皇帝的死更是個迷,其中有不少人的身影,連萬曆皇帝的身影都似有似無。

現在他們想弒君的話,就得做好準備,一旦朱由校沒死,他們全都得死!

在京城之中,他們誰都躲不開氣運之樹的鎮壓,此時宮中還有七大二品太監,加上曹毅的東廠和勛貴,說句不好聽,他們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在這種實力不如人的情況下冒險,那就是拿命出來豪賭的,贏了皆大歡喜,輸了全族玩完的那種。

「梁愛卿,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聚集了如此多的百姓,是準備推翻朕嗎?」

在凝重的氣氛中過了足足一個時辰后,朱由校冷漠開口道。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朱由校居然一開口就是誅心之語,別說梁鎮海這個被問的,連劉一璟都是心一寒。

他們似乎因為這幾年來朱由校太過好說話,而小看朱由校了。

「陛下冤枉啊!」

聽到朱由校冷漠的聲音,梁鎮海連忙跪下,磕頭道:「臣絕對不敢有這個想法!求陛下明鑒!」

此時梁鎮海的心猶如被千年寒冰包圍一般,他完全沒有想到朱由校居然會這麼說。

按照他們之前的設想,只要攜百姓們的大勢而來,朱由校絕對會給他一個交代,再加上文官們的支持,曹毅不說難逃一死,至少一身職司肯定會被擼掉,要不然不足以平息民憤。

可是現在朱由校似乎已經不在乎民憤了!

「不敢!」

「朕看你敢得很,攜民意以欺君!」

朱由校沒有看梁鎮海,而是冷漠地看著劉一璟,他不覺得劉一璟作為內閣首輔會不知情。

「爾等讀書明理,讀的就是這種書,明的就是這般理嗎?」

聽到這裡,劉一璟等人頓時明白自己犯了什麼錯了,他們似乎小看了朱由校對尊嚴的看重了。

之前朱由校一直對他們寬厚,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觸及朱由校的底線,可是這次他們鼓動全城百姓逼迫朱由校,似乎觸及到朱由校的底線了。

一想到這裡,劉一璟不禁頭皮發麻,這次他們似乎弄巧成拙了!

「陛下,臣冤枉啊,臣只想請陛下為臣做主,絕無欺君之心,求陛下明鑒啊!」

梁鎮海連連磕頭道。

能夠在權力極重的兵部中爬到第三把交椅,梁鎮海自然不是蠢貨,從朱由校的話里,他也知道自己這些人犯了什麼錯了。

他們太過小看朱由校的尊嚴了,或者說太小看皇帝的尊嚴了,按照他們的想法,攜百姓民意而來,朱由校再不爽也只能處置曹毅,以平息民憤。

可他們卻忘了一件事,朱由校是皇帝,是大明至尊,這種挾民意逼迫的方式就是打朱由校的臉,朱由校怎麼可能會容忍,這種事情有一就有二,朱由校不可能放任這種事情!

「做主?」

朱由校再次冷笑道:「挾民意請朕做主?」

「朕沒資格做這個主!」

「朕也做不了這個主!」

說完之後,朱由校一甩衣袖,徑直離開了太和殿,只留下一班文官面面相覷!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鬧到這個地步!

現在朱由校甩手走人了!

可是他們尷尬了,現在朱由校沒說散朝,他們也不敢離開,但留在這裡也不是個辦法啊。

看到全都一臉茫然的文官們,劉一璟和王在晉相視一眼,彼此眼中都是苦澀,兩人也都意識到他們犯了一個常識性的錯誤,或者說朝堂上所有文官都犯了這個錯。

他們把朱由校當成了萬曆皇帝了!

自從國本之爭后,文官們便團結一致,抵制萬曆皇帝,哪怕黨爭得再厲害,在國本之爭上卻毫不含糊,一致對外。

當時文官們三天兩頭,不是百官逼宮,便是挾民意勸諫,逼得萬曆皇帝都只能在後宮裡躲清靜。

而他們這些人也差不多都是那個時期踏上朝堂上的,別的沒學到,像逼宮、挾民意之類手段倒是學了個齊全。

可是他們卻忘了,朱由校不是萬曆皇帝,而且如今的朝堂也不是當初的朝堂,當初滿朝文官團結一致,如今的文官卻是各自為政。

現在朝堂除了他們之外,還有曹毅那邊的一大群文官,抱團取暖的各科給事中,勛貴們手下的一小群文官,當初東林黨倒下的時候,勛貴們也趁機割了好幾塊肉,雖然不是什麼肥差,但也不算少。

現如今他們這群人所掌控的文官也就不到一半,而且重要性還不如曹毅所帶領的那些人,朱由校還真不需要懼他們分毫!

挾民意逼宮,朱由校能慣著他們才有鬼!

7017k看到白宗駿竟然去的是小的那座行雲觀,她就明白了,雲家並不是真心實意要和白家合作。

要不然不會給假的地圖。

雲家手上的那份地圖是行雲觀的具體位置,閻家和白家的是路線圖,三份地圖合併后,就是行雲觀的完整分布圖。

現在,白家去的是小行雲觀,他們根本不知道行雲觀有兩座。

《末世大佬忙種田》133章,兇殘的植物(4000字章,求票) 鹿喬兒和靳崤寒溫存片刻,就感受到自己手機的震動,她爭開男人的手腕,見靳崤寒還不想放開的樣子,不由得勾起唇角。

這靳崤寒還真是越來越粘人了……

「手機響了。」她出聲提醒男人,而靳崤寒聞言鬆開了對女人的禁錮,擔心是什麼重要信息,讓自己耽誤了可就不好了。

鹿喬兒坐起身來,看着屏幕,發現是自己在這個國家的朋友給自己的信息,想約自己出來見一面。

確實她們已經好久都沒再見了,想到這裏,鹿喬兒回復了肯定的答案。

「什麼事?」靳崤寒見她半天沒有動作,以為是遇到了什麼難題,他起身從背後環住鹿喬兒,男人溫熱的體溫從她的背後緩緩傳來。

「朋友見面。」鹿喬兒抬手推了推他,示意男人放開自己,而靳崤寒聽見,眼眸中的神色越來越深,低聲問道:「男人女人?」

鹿喬兒側眸去看了他一眼,覺得他這幅吃味的樣子,簡直不像是個大總裁,更像是在爭寵的小孩子一樣。

莫名的戳到了她的萌點,她也直接回復道:「當然是女人了。」

靳崤寒聞言滿意地點點頭,注意到兩人極近的距離,伏身將薄唇附在女人的唇上,鹿喬兒還沒來得及閉眼,男人就已經起身離開了。

「我去洗個澡。」靳崤寒一回來就跟她在一起,還沒來得及換身衣服,知道女人接下來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倒也沒有多為難她。

只是鹿喬兒坐在原地,抬手微微摩挲著自己的嘴唇,靳崤寒剛剛蜻蜓點水般的一吻,像是在獎勵自己的回答令他滿意一樣。

這個男人還真是……

鹿喬兒深呼吸一口,將腦中多餘的想法刪去,起身去了衣帽間,準備去會會自己許久未見的老友。

想到曾經與友人度過的美好時光,眸眼中的清冷倒也融化了幾分,但是具體也說不清楚到底是因為友人,還是因為男人剛剛對自己的親密。

咖啡廳。

鹿喬兒報了朋友的名字,被服務員帶到一處等待,片刻,鹿喬兒見友人還沒有到來,起身準備去一趟洗手間。

走廊的燈光略微昏暗,鹿喬兒見到前方廁所的標誌,微微皺眉,感覺此刻的氣氛有些莫名。

對面走來了一個男人,鹿喬兒感受得到對方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像是在打量自己。

鹿喬兒不動聲色地抬眸,注意到男人不菲的衣裝,氣氛在兩人緩緩走進時越來越緊繃。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不由自主地做出備戰的狀態,可當自己與那男人對視的時候,肌肉緊繃得徹底,她也由此才看清男人的長相,十分的陰柔,見到自己還薄唇微微上揚,眼睛緊盯自己,比起獅子更像是一條蟒蛇,在潛伏中,等到自己鬆懈,便立馬盤上咬住自己的脖頸。

兩人擦肩而過,鹿喬兒頓住,想了片刻,還是忍住不適回頭,卻發現男人只是往前方走着,像是自己的打量不過是對一個陌生人一般。

但是她有種直覺,這男人是認識自己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