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麼樣?」

「我……好的很……」

從柳言的語氣中就能夠感覺到她此時的疲憊,說一句簡單的話都要中間吸好大一口氣才說的出來。

「你是不是傻啊,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呂玲綺眼眶泛紅。

「沒有人能在我的面前傷我的武魂,誰都不行,更別說要她的命。」這堅定的話語讓呂玲綺頓時嘴唇不停顫抖,她用力的咬住嘴唇,強忍着心頭的酸楚,「那你就要用你的命來換我的命?」

柳言笑而不語,呂玲綺緊咬着嘴唇。

「你就是個傻子。」

「嗯,可能吧。」

柳言沒有反駁,凝望着柳言蒼老臉頰,腦海中又回想到曾經柳言那意氣風發的神態時,呂玲綺淚腺瞬間崩潰,淚水決堤而出。

「你……你幹嘛呀。」

她哭了。

從她擁有記憶到現在,這好像是她第二次哭,她咬着嘴唇雙拳緊握。

「你為什麼要這樣,我已經活了幾千年了早就活夠了,可是你還有未來,你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你……」

「嘶,你是在哭么?」

柳言露出藏掖的笑,長嘆了口氣。

「別哭,這樣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呂玲綺,你好好在這裏休息,等魂力恢復夠了就趕快回魂域吧。」

言語間,柳言緩緩轉身,呂玲綺突然紅着眼睛大嚷。

「柳言!」

聽到這呼聲的柳言緩步停下。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對么?」

呂玲綺望着柳言的背影,眼中滿是希冀的大喊。對此,柳言沒有做聲只是又緩緩的抬起腳。

「你不能死,如果你死了,趙信怎麼辦!」

莫名間,柳言的步伐突然僵住,她失神的抬頭看着頭頂的虛空從口中吐出一聲低語。

「小信啊,他……已經長大了。」

話落,柳言就沒有任何停頓緩步走向黑暗,任由呂玲綺在背後怎麼樣呼喊她都沒有再有任何停留。

「柳言!」

「柳言!!!」

呂玲綺就眼睜睜的看着柳言走向黑暗,消失在黑暗中,待到她的人影消失,她突然就好似崩潰了似的抱着雙腿蹲了下去。

「不要啊,柳言……如果你不在,我怎麼辦啊,我怎麼辦……」

那一瞬間,呂玲綺哭的像個孩子。

……

……

……

「柳言姐!!!」

獸潮之中,蘇衾馨眾人看到衰老如老嫗似的柳言都滿面驚恐的圍了上去。被眾人包圍的柳言緩緩睜開雙眼,當看到眼前的蘇衾馨眾人時眉頭一凝。

「你們還在這裏做什麼,不是讓你們走么?」

「我們……」

蘇衾馨咬着嘴唇沒說出話。

柳言掙扎著坐了起來,朝着遠處地獄三頭犬凝望。失去撕咬目標的地獄三頭犬,都好似有些失神的愣在原地,九顆頭顱朝着周圍眺望尋找著目標。

環顧一圈都沒有找到呂玲綺的影子。

失去了呂玲綺的妨礙,這些地獄三頭犬理所當然就要將仇恨放到蘇衾馨她們這裏。

「嗷!!!」

憤怒的咆哮如雷鳴般滾滾而來。

「快走!」

柳言大喊一聲,猛地站了起來托著自己的殘燭之軀,不復曾經細嫩滿是褶皺的右手朝着虛空緊握。

熋!!!

火焰長鞭瞬間在虛空中凝聚。

「走!」柳言凝眸怒斥,「我在這裏將地獄三頭犬攔住,你們趁著這時間能跑多遠就跑多遠,朝城北的方向跑。」

「柳言姐……」

「走啊!」

偏偏蘇衾馨眾人沒有任何人有要走的意思,柳言用力咬了下嘴唇突然眉心處亮出一枚菱形如寶石似的烙印。

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本圍在柳言身旁的眾人竟是出現在了數百米之外。

「空間跳躍!」虛空中,看到這一幕的塔卡微微抬眉,再看向柳言的眼神有些變化,「空間系、火系,還擁有那等武魂,掌握上古秘法,這個人族……死了還真是有些可惜啊。」

「塔卡先生要放了她么?」

「為什麼?」

塔卡聽后微微一笑。

「我只是感嘆,人族中能夠擁有如此全能的應屬鳳毛麟角,死了確實是可惜,但也價只是出於我的內心感覺可惜而已。從族群來考慮,這樣的人族留下未來必成我族大患,讓她死在這裏對我族有利。當然,死後我不會讓她成為妖魔的吃食,我會找族人將她厚葬。」

話音落下,塔卡又沉吟半晌后微微點頭,像是自我反思后又給出的肯定。

「厚葬,她值得!」。 在場的醫生與護士聽到林主任這番話,都齊刷刷看向陳凌,目光充滿了驚艷。

這裏是軍區的醫院,他們多多少少都了解軍隊的一些事情,知道魔都的特種兵部隊非常了不得,而且聽林主任的意思,在場的人竟然包括海陸空三軍。

而這些特種兵竟然全都是這個軍官的手下,可以想像,對方有多強大?

陳凌感受到眾人異樣的眼神,不理會,咧嘴一笑,對林主任道:「二叔,這些事情以後再說吧,現在救人要緊。」

林為民才回過神,道:「沒錯,救人要緊,我先去看看傷員。」

「行。」

等林為民走向龍辰等人的時候,陳凌立刻轉身,走向第三波走下來的人,分別是老火,梁偉,耿戰。

他們三人傷得最重,都是被抬下來的。

在戰鬥的時候,他們比較倒霉,跑得不夠快,被火箭彈炸傷,身上還留下很多彈片,不過,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直到此刻,眾人才體會到教官的用心良苦。

說真的,那種訓練方式太變態了,完全不當你是人,往死里練,但凡你還有一口氣,還會繼續壓榨,直到讓你爬不起來。

可以說,所有人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熱中,不斷被訓到趴下。

其實,他們非常不明白教官為何這麼變態,就不能稍微降低一點難度嗎?就拿那那種激游標靶射擊訓練來說,光是這個就持續了好幾個月,也不知道被打中了多少次,儘管是空包彈,但那個滋味非常不好受。

但是,經過兩次戰鬥,特別是今天的島嶼作戰,他們才深刻意識到,被教官訓練出來的戰場意識有多麼重要,在戰鬥的時候,可以眼觀四路,耳聽八方,時刻警惕四周環境,隨時能發現可能出現的敵人。

再加上,變態級別的越野等,他們今天才比別人更強,凡是有一個環節不到位,今天有好幾個,就蓋着國旗回來了。

最危險的時刻當屬火箭筒爆炸的時候,當時,突如其來的火箭筒,加上距離太近,要不是他們有戰場意識的幫助,在瞬間做出判斷,立刻轉身就跑,尋找障礙物打掩護,並在驚人的速度作用下,才將撿回了一條。

否則,面對殺傷力如此恐怖的火箭筒,一秒就是一條命,爆炸發生后,閃避不及,接踵而來的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作戰結束后,耿戰等人想到那個火光衝天的畫面,都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情況太危機了,要是慢上一秒,瞬間就被火海吞噬,雖然,事實上,他們也被爆炸的硝煙波及,但傷勢並不致命。

這個時候,陳凌見老火等人臉色蒼白得要命,眉頭一皺,走到林為民的身邊,道:「二叔,麻煩安排一下,趕緊給他們手術。」

林主任點頭道:「手術室已經準備好了,現在馬上過去。」

說完,他轉頭看向旁邊一個副手,道:「小王,快,安排這些傷員去手術室,我要親自給他們處理傷口。」

「是。」

隨後,在小王的安排下,龍戰等人被帶往手術室。

等眾人離開,林主任對着陳凌道:「小凌,我先過去了,回頭再聊。」

陳凌點頭道:「行,我在手術室門口等你們。」

接下來,林主任火急火燎,坐電梯,趕往手術室。

經過初步的檢查,這些戰士傷勢不輕,好幾個人都傷到要害,必須儘快接受手術,才不影響身體的恢復。

等地獄火等人被推進手術室后,林主任立刻帶着醫生,進入手術室,準備手術。

畢竟,太多人受傷了,林主任一個人忙不過來,加上,並不是所有人的傷勢治療都非林主任不可。

在手術之前,林主任先仔細觀察了地獄火等人的傷勢,再安排下去,讓其他醫生負責清洗他們的傷口,以及治療部分傷勢較輕的戰士。

傷勢較重的戰士,都是由林主任親自操刀。

這時,林笑躺在左側的手術床上。

他被火箭筒轟炸了幾次,就算躲閃再神速,在衝擊波的席捲下,肋骨也斷了三根,而腹部倒插著三塊彈片。

林主任看到后,立刻對林笑的傷口處進行局麻,將肋骨給安裝回去,並將彈片取了出來。

在手術的過程總,林笑這個鐵血戰士,愣是咬緊牙關,不吭一聲。

就算打了麻藥,但林笑還是有痛感,而且無比劇烈。

此刻的林笑轉頭看着旁邊手術床的龍戰,還在慶幸。

龍戰的情況更加嚴重,右腿肌肉被鋼筋洞穿,大腿有四塊彈片,其中一塊,差點把他變成太監。

這也是讓林笑一陣樂呵的原因,要是真的太監,對龍戰來說是人生最大的污點。

不過,經過林主任的治療,龍戰的傷勢得到了控制,受傷的部位被包得嚴嚴實實的。

老火的情況也很糟,作為爆破手,雖然手沒有受傷,但是左腿上插著三塊彈片。

要是受傷的位置稍微偏移,彈片射在膝蓋上,那麼這對老火來說,無疑是致命打擊,畢竟骨頭受傷,恢復的可能性很小。

這也是多虧了五個月的特訓,老火將戰場意識練到一秒之內,才在雷霆萬鈞之際,躲過一劫。

而此刻的丁野趴在手術床上,一臉糾結。

他不僅后腰有一塊彈片,而且屁股都倒插著兩塊彈片。

這讓他坐也不是,趟也不是,之內側趴着。

當然,情況最嚴重的還是梁偉。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搶救,除了梁偉,其他人的傷口都被處理完畢,而他還在接受治療。

從進入醫院后,梁偉就陷入了昏迷狀態,畢竟,腹部被切開,腸子都若隱若現,在大量出血后,直接陷入休克狀態。

地獄火等人再強悍,也不是超人,也會受傷。

再說,面對五百多武裝到牙齒的隊伍,他們這次能活下來,已經足夠強悍。

這就是特種兵的損傷。

要是放在過去,經此一役,他們部分人就要退役了,畢竟後遺症太嚴重。

但是,現在他們不需要退役,因為他們的身體擁有強悍無比的恢復癒合能力。

而這一切都是多虧了陳凌弄出來的葯浴。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了窗子,照醒了還在床上熟睡的顧相思。

睜開雙眼,映入顧相思眼帘的便是傅景淮躺在她身邊的熟睡的臉龐。

「唔,老公~」顧相思不禁躺在床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又抱住了傅景淮的健碩的腰身,將自己的腦袋靠在了傅景淮的胸膛處,輕聲的呢喃到:「老公,我好愛你啊~」

「我也愛你……」不知何時,傅景淮也已經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一睜眼,傅景淮便聽到了窩在自己胸膛里的顧相思的對自己的告白,便情不自禁的也出口回應著顧相思到:「何其有幸,與你相擁……」說完話,傅景淮又不禁的在顧相思的額頭處輕輕的印下了自己的一吻,而顧相思自然也是笑意承受。

「老公,你怎麼這麼快就睜開眼醒來了啊~」顧相思有些嬌氣的將自己埋進了傅景淮的胸膛之中說到。

「因為,我聽到了某人對我的愛意了,是你充滿愛意的告白喚醒了我……」傅景淮看著埋在自己胸膛里撒嬌的顧相思不禁伸出手溫柔的撫了撫顧相思的柔軟的髮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