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太少,光憑一個花紋,根本無法解讀……」葉擎苦笑道。

「笨蛋,這不是什麼花紋,而是一個家徽……」玄冥至尊的聲音低沉道。

「家徽?」葉擎聞言一愣。

「是的,家徽,我曾經創立的家族,就是使用的這個家徽,看來,我沉睡了太多年,家族,也許已經煙消雲散了……」玄冥至尊苦笑道。

連他都流落到了這裡,家族沒落,已成必然,只是,到底是誰幹的?

當年,他雖然強行突破樊籠失敗,甚至遭遇大敵伏擊,最終身隕,只有一絲殘魂附在戒指之上逃脫而去,可是家族之中,仍舊是高手如雲。

雖然沒有了自己這個頂級的至尊,不足以橫行一世,但以家族強者之多,稱霸一方,還是綽綽有餘,不應該淪落到如此地步……

難道,是那幾個老傢伙對家族出手了嗎?

可是,自己也並非是孤家寡人,好友至交不應該坐視不理,而且以那些人的心性,也不應該會對一個沒了至強者的家族下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隱約間,他的內心對這件事有所猜測,可惜,他無法求證,而且,就算是去求證,怕是也沒用了,畢竟,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至強者了……

玄冥至尊的內心波瀾起伏,在戒指中沉睡了太長時間,以至於,他根本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甚至距離他突破失敗到現在過去了多長時間,也無法計算……

「老祖宗,節哀順變……」葉擎安慰道。

「呵呵,我玄冥至尊,一生什麼大風大浪沒見識過?家族是沒了,可不還有你呢?」

「血裔並未完全死絕,我還活著,自然還可以再次建立起一個不朽傳承!」玄冥至尊沉聲道。

「擎兒,走吧,我們先出去,他們也該等著急了……」葉昊在一旁看著發愣的葉擎道。

「呃,是,乾爹,我還有個事情,想請求您的許可!」葉擎開口道。

「什麼事,只管說,你我之間,不必客氣!」葉昊道。

「是,乾爹,我已娶妻,我對她非常滿意,希望乾爹成全!」葉擎道。

此時的他,不禁在心中感慨,自己母親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都已經去世了二十年,竟然還讓葉昊念念不忘,甚至於,連萬寶囊這等寶貝放在面前,也絲毫不為所動……

「呵呵,這個自然沒有問題,你能娶妻生子,繁衍後代,那也是你母親的臨終遺願,雖然他不願意說,可我也明白,她的族人,恐怕是已經全部遇難了……」葉昊道。

「哦,對了,乾爹,那你有沒有聽我母親提起過我的親生父親?他的姓氏是什麼?還有母親的血仇,那被殺的人,究竟是母親那一族的人,還是父親那一族的人?」葉擎問道。

「這個……我倒是不知道……沒問過……」葉昊聞言苦笑著搖頭道。

那時候的他,生怕唐突女神,又怎麼會問這些,讓人傷心絕望的問題呢?

「呃,好吧……」葉擎聞言有些無語……

這個時候,他只想對乾爹說一句,你聽過舔狗,最終一無所有嗎?

毫無疑問,乾爹葉昊,在自己老媽面前,就是一隻舔狗啊……

葉昊帶著葉擎重新回到前院,然後召集五大長老,以及家族中的一些重要人物,當場宣布葉擎為葉家四少爺!

而與此同時,葉擎也宣布,自己不爭奪家主之位……

是的,不爭奪……

有啥好爭的?

自己又不是葉家的人……

最重要的是,就算當了葉家家主又怎麼樣?

家主頭上不還有兩尊大神在那杵著呢?

如果真有什麼事情需要葉家幫忙,有葉昊在,葉擎不信新任的家主敢不聽話……

修鍊者,最重要的還是實力,實力到了,什麼都有,沒有實力,即便是臨時擁有的權利,也隨時可能會被收回去。

再說,鬼知道葉昊到底什麼時候退位讓賢……

按理來說,他都突破到元丹境界二十年了,竟然還牢牢的霸佔著家主的位置,是有些不合理的,如果他不想退位的話,難道誰還能去逼著他不成? 對於葉擎的決定,說實話,不少人都鬆了口氣,尤其是葉家的大少爺,葉雲!

葉擎名義上的四個哥哥,老大葉雲,老二葉華,老三葉天,他排在第四位。

前面三位,都家主的位置,都藏著野心,甚至各自拉攏了一批人,還時不時的給對方搗搗亂……

比如眼前這位葉家大少爺葉雲,正拉著葉擎交流感情……

「四弟,你這恬淡的性子,竟然不爭家主的位置,那可真是可惜了,我知道你的實力,一掌就把守山的那傢伙,打的吐血,不管是我,還是老二老三,肯定都不是你的對手!」

「你的實力,怕不是有先天後期吧,你若是參與爭奪的話,那我們全都得歇菜了……」葉雲笑道。

「還好,大哥的實力也很強啊!」葉擎道。

老二葉華和老三葉天都不在山上,只有老大在這裡,葉擎又說了不爭家主之位,葉雲只要不是傻子,自然是要多加拉攏的……

「我的實力也就一般般,說實話,咱們四個兄弟之中,我雖然是年齡最大的那一個,但是實力上,恐怕只能排在最後,老二還好,老三那傢伙,也是個小變態,我肯定不是對手……」葉雲大咧咧道。

葉雲,這個名字聽上去,說實話,有些女性化,按理來說,應該是個溫柔,穩重的性子,表面上雲淡風輕,實則內心戲很多,但實際上,這位葉家大少爺,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起碼在葉擎面前表現的很豪爽,也沒有太多的心機。

「哦?三哥的實力,這麼強?」葉擎詫異道。

三兄弟都是先天中期巔峰,修鍊的也都是《玄天決》,就算是資質不如對方,但也不至於會有如此大的差距,能讓葉雲還沒開打,就甘拜下風吧?

「當然了,人家命好啊,有一個醫聖門的聖級強者當外公,平日里,各種丹藥進補,又有聖級強者給開小灶,那實力,我們比不上也正常啊……」

「實際上,我們三兄弟之中,勢力最大的,就是他,在外面花費資源,也拉攏了許多武者,聽說還有不少外界的七八級武者,也不知道他拉攏這些人到底有什麼用……」

「哦,對了,那個在擂台上被你打死的周正陽,就是這傢伙的人……」葉雲看似漫不經心道。

周正陽?

鬥氣俏冤家:pk冷血總裁 葉擎聞言,眉頭一皺,他如何不明白葉雲的意思,這是在給老三葉天上眼藥呢……

不過,周正陽那個人,可是曾經對自己散發過殺機的,在擂台之上,那是真的要殺了自己,只是沒那個實力罷了……

難道說,這一切都是來自於葉天的指使?

「大哥,周正陽真的是三哥的人?」葉擎問道。

「當然沒錯,老四,我就直說了吧,不止是老三在你身邊留了人,我們同樣也在關注你,畢竟,你也是家主繼承人之一,雖然以前我們都沒有把你當成一個威脅,但是派個人看著你,還是很有必要的!」

「我們三兄弟之間很多事情,都不是秘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很正常!」

「不止是周正陽,還有你岳父家裡出現的那個人,其實也是老二的人,三兄弟中,沒對你出手的,其實只有我一個,老四你如果競爭家主的位置,那我們就是對手,如果你不競爭家主的位置,那麼看在他們曾經對你出手,而我從未出手的份上,我希望你能幫我一把!」

葉雲說完,直勾勾的眼神盯著葉擎……

葉雲並非沒有心機,只是他也曾經研究過葉擎,對葉擎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與其藏藏掖掖的,還不如直說來的爽快!

葉擎身邊的勢力可是非同小可,而且似乎是因為葉擎從小就在外面的緣故,父親大人對他似乎有一分愧疚,在對待他的態度上,和自己三兄弟截然不同。

葉擎看向葉雲的眼睛,權衡一番后道:「可以!」

正如葉雲所說的,他和老二沒見過,好老三也沒見過,而且和老三的母親還鬧掰了,自然也不可能去支持老三……

而老大這個人,看上去爽快利索,支持他倒也不是不行。

反正,葉家家主的位置,在他看來,誰做都可以,就是不能葉天坐……

原因很簡單……

出門之前,乾爹葉昊,再一次詢問了葉擎對年子君的處理辦法……

葉擎唯有苦笑著說:「不追究……」

是的,不追究!

當年自己母親都沒有追究這件事,時過境遷,二十年後的自己來到這裡,也不想去違背母親的遺願,況且,不管怎麼說,她也是乾爹的髮妻,即便是看在乾爹對自己母親的那份情誼上,自己也不能出手……

所以,只能不追究……

葉昊的心裡鬆了口氣,同時向葉擎保證,自己會封了年子君的功力,暫時緊閉起來,省的葉擎看到了心煩……

對於這樣一個好乾爹,他還有什麼可說的,只能答應了……

雖然不追究年子君了,但是葉擎也不想葉家家主的位置被葉天拿到手,那不是膈應人嗎?

如此以來,自己不參與的情況下,最好是支持一個人,老大葉雲如此湊巧的出現在這裡,又是三兄弟中,唯一沒有對自己出手過的人,不選他,還能選誰?

「好,當然可以!」葉擎點頭道。

「哈哈,老四,我就知道,你是個恩怨分明的人,我雖然對你沒有恩,但是老二和老三和你之間有怨,哈哈,不過你放心,我葉雲,也不可能讓你白幫忙,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葉雲大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玉瓶……

「這是什麼?」葉擎沒有著急去接,反而問道。

「呵呵,化氣丹,有了這瓶化氣丹,差不多可以讓你進入先天中期了!」葉雲笑道。

化氣丹?

貌似這個丹藥,自己之前從那神醫谷的甲正身上,敲出來過,不過早就被自己吃完了,用來修鍊神體很菜,但是用來修鍊先天真氣的效果卻是不錯。

「如此,就多謝大哥了,來而不往非禮也,接了大哥的化氣丹,我也幫助大哥一把可好!」葉擎笑著,突然伸出雙手,拍向葉雲……

他這一掌,也有試探的意思……

如果葉雲不躲開,說明他信任葉擎,如果躲開了?

呵呵,化氣丹?

那是什麼玩意?

哥們不稀罕……

至於爭奪家主之位,除了那老三葉天之外,你倆誰愛上誰上……

別在這跟我裝犢子…… 葉雲看著葉擎伸出來的手掌,本能的晃了晃身體,隨後又好似想到了什麼似的,任由葉擎施為。

葉擎見狀,嘴角流露出一絲微笑……

雖然他不能做到對自己完全信任,但反應很快,腦子清晰,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不可能對他動手,倒是足以勝任一家之主了。

隨著葉擎的手掌抵在葉雲的胸口上,由靈液所化的龐大靈氣夾雜著絲絲信仰之力形成的生機,徹底貫徹葉雲的全身經脈……

葉雲的經脈在遇到靈氣和生機之後,瘋狂吸納起來,與此同時,已經停留在瓶頸數年的葉雲,只感覺渾身一震輕鬆,彷彿是突破了某種隔膜一樣,通體舒泰……

「這是,《玄天決》第九層的力量?」

停留了數年的瓶頸,竟然在這小子的幫助下,就這麼突破了?

一時間,葉雲的心中激起無限遐想……

「好了,感覺如何?」

在葉雲突破的一瞬間,葉擎就已經撤回了靈氣和生機,好傢夥,不愧是先天中期的強者突破,所損耗的資源,比起後天武者來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在葉雲的身上,葉擎足足花費了三滴多靈液,還有數十縷信仰之力,這些花費如果是放在一個普通人身上,都足以直接將其推進到先天境界了!

「老四,你……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葉雲帶著滿臉震撼的表情,看向葉擎……

神情震動之下,葉擎收到了來自葉雲的信仰之力,雖然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已經足以表明,此人對自己確實沒有敵意。

「呵呵,這不算什麼,只是回禮而已,大哥在我們四兄弟之中年齡最大,理應繼承家主之位,身為聖地家主,先天中期的修為,可鎮不住場子……」葉擎笑道。

「好兄弟,有此修為,你又不參與爭奪,家族之位,當穩如泰山了!」葉雲興奮道。

先天中期到先天後期可是一個大門檻,很多人一輩子都過不去!

葉雲明白,這道門檻應該是困不住老二和老三的,可關鍵是自己提前一步進入,已經可以壓過兩人了。

「那我可就恭喜大哥了,以後成了家主,可別忘了兄弟!」葉擎隨意道。

雖然,他並不在乎葉家的家主……

是的,有葉昊在,他真的不用在意家主什麼的,不管是誰當家主,也得聽葉昊的……

「哈哈,老四,你放心,我永遠也不會忘記!」葉雲大笑道。

隨後,在葉雲的帶領下,葉擎很快和葉家年輕一代的精英弟子們打成一片。

葉家這麼大,後輩弟子自然不可能只有葉擎他們四兄弟,還有其他嫡傳,支脈,甚至是旁支出現的精英弟子,同樣也會被接到山上來修鍊。

這一次,葉擎總算是見識到了什麼是聖地!

而青天和令狐楚兩人也終於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他們兩人,在各自的門派中,都屬於種子級的存在,甚至可以說是各自門派中最優秀的強者!

可是,在這裡,絲毫顯示不出他們的優越感,須知,這還是他們在葉擎的幫助下,進入先天境界以後的情況……

如果他們不是得到了葉擎的幫助,恐怕都沒資格呆在這裡……

在這裡,能被葉雲請過來的,最低都是先天境界的強者,足足有十多個人,年齡上,最小十八,最大的一個也不超過四十!

不要以為四十歲年齡很大,以他們長達兩百年的壽命來看,四十歲,還只是個小年輕……

而從表面上看去的話,這些人,的面容幾乎都定格在二十五歲以下,顯然他們突破到先天境界的年齡都很小。

「恭喜大哥進入《玄天決》第九層,第十層圓滿指日可待!」

「恭喜大少爺步入先天後期,大少爺天資無雙啊!」

「大少爺,家主之位,非您莫屬啊!」

「……」

葉雲並沒有隱瞞自己的修為,大宴賓客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為了要讓眾人知道,他葉雲已經修鍊到了《玄天決》第九層,先老二和老三一步,進入了先天後期的境界。

在聖地之中,聖地之主,或是世家家主的修為,默認就是先天後期,沒有先天後期的修為,在高手如雲的聖地世家中根本鎮不住場子!

「哈哈,承各位吉言,今日修為突破,葉雲非常高興,今日宴會,也是為了給老四接風洗塵,只可惜老二和老三不在,否則的話,就更好了……」葉雲有些飄忽忽的說道。

「二少爺和三少爺如果知道您已經突破到了先天後期,恐怕也就死了那份爭奪家主之位的心了吧……」其中一名劍眉男子道。

「好了,今天不說老二和老三,老四才是今天的主角,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好好陪著!」葉雲笑道。

「那是,四少爺第一天回來,今日當不醉不歸,我是章琳,以後請四少爺多多照顧!」

那章琳說著,舉起酒杯,朝著葉擎而來……

「不敢……」葉擎微微頷首,輕輕舉起酒杯碰了一下,而後一飲而盡……

不得不說,今天的葉雲,為了這頓宴會,也算是下了狠功夫,就好像這酒,雖然比不上軒轅劍拿出來的那麼靈氣濃郁,但也絕對不是普通凡酒,其中也是加了靈藥才能釀製的出來。

看到葉擎如此給面子,原本那些踟躇不前的人,也開始紛紛朝著葉擎敬酒。

葉擎也是來者不拒,誰願意喝都行,絕不推脫,反正他有《吞天訣》,再多的酒,到了他的肚子,也能很快被消化掉。

葉擎的好爽,讓在座眾人非常滿意,之前他們還擔心,這位四少爺從外面過來,可能會不太好相處,結果完全不是那回事。

男人之間的感情,都在酒里,喝好了,一切都有……

這不才一會兒工夫,葉擎已經和這些人打成一片,甚至彼此開始稱兄道弟起來。

一旁的葉雲看的頗為不是滋味……

今天的宴會,固然是葉擎的接風宴,可他突破到先天後期,那也是一大喜事啊,這些傢伙,才這麼一會兒工夫,怎麼感覺和老四的關係,比自己還要親密…… 此時,葉昊就屹立在半空中,眼看著下方的宴會,嘴角流露出一絲微笑……

「星嵐,你的兒子,真是優秀,不管是武功,心思,甚至是交際能力,都完爆了雲兒……咦,這小子,竟然突破到先天後期了……」

「好,真是好,終於有人可以接替我的位置了,如此以來,我倒是可以解放出來,去尋找你那不知道隱藏在什麼地方的敵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