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爺,您就放過我們吧,我們不過是騰龍國普通的農民,身上真的沒有什麼錢財了。」

玄龜國的幾個士兵,攔下了幾個去皇城避難的農民,他們身上所剩無幾的錢財都被這群士兵搶光了,這群傢伙甚至還想要殺掉他們。

面對農民的求饒,玄龜國士兵沒有動容,將這些農民拉到一起,準備將他們全部處死,畢竟玄龜國國主的命令是徹底消滅騰龍國。

當玄龜國士兵拔出腰間的刀,要斬下這些農民的腦袋的時候,徐錦突然出現,劍光閃過,這些玄龜國士兵的腦袋直接被砍了下來,只剩下一個看起來很像領隊的傢伙,被徐錦踩在腳下。

「說,你們的計劃是什麼,還有多少人。」

「玄龜國主萬歲!」

「該死的!」

徐錦一把抓起腳下的士兵,將他扔的遠遠的,讓那士兵在半空中爆炸。

這已經是第三個了,徐錦遇到的士兵都是這樣,他們不會成為俘虜,也不會問出什麼情報,一旦被抓住就會立刻選擇自爆。徐錦吃過一次虧,若不是藏鋒在一旁提醒,他一定會被炸傷。

「謝謝,謝謝你救了我們。」

「不用謝,從這一直向北走,走大路,已經很安全了,快走吧,皇城一定會庇護你們的。」

「唉,好,謝謝,謝謝。」

農民一家老小快速離開了,順着徐錦指認的方向,他們很快就能夠到皇城。

這一路上,徐錦斬殺的都是零散的士兵,這些士兵都沒有打算回去,是抱着能殺人就殺人,能破壞就破壞的心裏在騰龍國國土內遊盪的。

玄龜國國主……真是培養了一批可怕的敢死隊。

鏡雙生在心中這樣想着,這些敢死隊也就是破壞建築,對平民進行燒殺搶掠,碰見士兵就只有死的份了。

玄龜國國主非常明白,一國之基在於民眾這個道理。就是因為這樣,徐錦覺得,自己才要拯救更多的平民,讓他們相信,騰龍國不會拋棄他們。

「小心,前方有刺客。」

順着藏鋒指著的方向,徐錦快速前近,找到隱蔽處后躲了起來,沒多久,三個刺客從他面前經過。

「這裏真無聊,窮鄉僻壤的。「

「不急,很快就到皇城了,據說那裏的兵力已經不是很強了,我們必然可以在那裏得到不少好處。」

三個刺客心中醞釀着邪惡的計劃,很顯然,他們是剛從附近的村落里出來,身上還帶着血腥味,這種人,根本不配繼續活着。

「你們沒有機會了。」

「什麼人!」

一道劍氣劃過空中,最放鬆的那個刺客被瞬間斬首,其他兩個刺客立刻警覺起來,不過,這也沒有什麼作用。

鏡雙生以相當快的速度解決了這兩個不自量力的傢伙,他已經不是那種會被這種小刺客纏鬥住的徐錦了,戰鬥能夠讓人快速成長,尤其是徐氏家族中的人成長更快。

在刺客身上探索一番后,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徐錦打算去看看前方的村落還有沒有倖存者,即使是前方有濃郁的血腥味,他也要去看看,不能放棄一絲希望。

。 但是秦凡已經抓了一個反面典型,肯定要樹一個正面典型,尹亞光自己爭氣,想辦法簽了三個客戶,正是幫他樹立威信的時候了。

「在這裏我要着重表揚一下尹亞光尹經理,作為一個大一的學生,在第一周取得了三單的輝煌成績,這成績的後面代表的是什麼?是他的用心付出跟能力!

我知道,剛入職,你們很多人在心裏不服他,覺得他是學弟,靠的是關係才當上的經理,可是現在,事實擺在眼前,業績擺在這裏,你們服了嗎?」

秦凡環顧著會議桌端坐的六個女孩子問道。

「服了。」

伍韋鳳作為一個畢業兩年多的銷售,此時對於尹亞光那是心服口服。

伍韋鳳服了,還沒畢業的幾個女孩子更是沒得說。

秦凡又接着說道:「其他的同事也很不錯,像伍韋鳳第一個星期也出單了,而鍾硯棋啊,蘇曉雲,崔桂尊跟李婷雖然還沒出單,但是電話的數量還是不錯的,意向客戶少的也有四五個,多的七八個,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大家一起給自己鼓鼓掌。」

說完秦凡帶頭開始鼓掌,尹亞光跟伍韋鳳也積極的引導者其他的隊員。

到了這裏秦凡話鋒一轉:「電話數量有了,但是意向客戶的比例還是比較低,為什麼呢?可能出在咱們電話銷售的技巧以及對於客戶的分析判斷上面了。」

「電話銷售技巧這個東西,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必須要經過大量的實踐磨練才能夠把技巧鍛鍊出來,我今天要跟大家接着分享的是關於客戶的分析。」

「客戶,大家都知道,就是買我們產品或者服務的個人或者公司,而我們恆基財稅服務的對象是那些小微企業。為什麼是小微企業呢?因為大點的企業他們完全有能力自己請一個專門的會計。」

「所以我的客戶是從小微企業裏面來,大家一定要時刻記住這一點,這個很重要。」

「那麼如何從裏面篩選我們的意向客戶也就是准客戶呢?我覺得三個要素髮掘到位基本上啥都明白了。」

「哪三個要素?需求,購買了跟決策權!任何行業,任何真正的客戶都離不開這三個要素。」

「首先咱們來說需求。咱們面對的每一家小微企業他都是有做賬報稅的需求,我甚至可以說,他們每一家都有代理記賬報稅的需求!」

「問題是,有的需求很迫切,比如剛好跟別人的合同到期或者剛好準備註冊公司;有的需求很隱蔽,比如剛簽了合同交了三個月的費用。那麼你們會重點跟進那一種客戶?」

秦凡看着會議室的其餘同時問道。

「肯定是選需求格外迫切的啊!」

尹亞光笑着回答道。

秦凡笑了笑:「道理大家都懂,可是實際操作中的時候,有幾個人去用心發掘跟分析客戶的需求的呢?從下周一開始,所有的人要把自己的客戶需求等級做一個標記,A級,B級,到C級三個級別。」

「A級客戶,最近一周內可以成交!B級客戶,一個月內可以成交!C級客戶三個月內可以成交,那種完全沒有成功可能性的客戶就不要列出來了。」

看到所有人在本子上記錄好了,秦凡這才又接着說道:「第二個是購買力!什麼是購買力?就是我想買一件衣服,但是我能買得起,這個叫購買力!光有需求,沒有購買力的客戶,那就是浪費時間!」

「比如我現在很想買一輛勞斯萊斯,但是我現在根本拿不出那麼多的錢!加入一個勞斯萊斯的銷售在我身上死磨硬泡,能起到什麼結果嗎?」

看着所有的人都搖了搖頭,秦凡這才笑着說道:「沒有任何結果,只會浪費時間跟精力!」

說到這裏,秦凡在會議上的小白板上寫了一個大大的S字母,說道:「假如你的客戶既有馬上成交的需求,又有購買力,那麼你可以把你的這個A級客戶標記為S級客戶了。」

「如何判斷客戶的購買力呢?這個就需要上門拜訪的時候注意觀察了。多觀察客戶公司的規模,員工的人數,傢具電器等等相關的信息。咱們代理記賬一年也就四千塊錢的費用,絕大部分客戶都買得起,如果他們連4000塊錢都出不起的時候,他也就快要倒閉了。」

「但是也有很多客戶是真的連幾千塊錢都拿不出來了,這個情況在小微企業裏面比比皆是,這也是我提醒你們要注意的地方。」

秦凡從會議桌上打開了一瓶礦泉水,喝了一口然後接着說道:「最後要講的是決策權!一個人有了需求,也有購買力,就一定能夠成交嗎?我看未必!」

秦凡笑着說道:「打個比方,我以後公司做大了,我也很有錢了,這時候我想買一輛勞斯萊斯,就已經不再成為不可能的事情了對吧?可惜啊,我怕老婆,家裏的財政大權是我老婆鄧恬做主!」

說到這裏會議室的同事們忍不住嗤嗤的笑了起來。

秦凡自己也笑了,繼續說道:「假如萊斯萊斯的女銷售一門心思的在我身上使勁,你們說這個事能成嗎?」

「不能成!」

現在的會議室氣氛又慢慢的好了很多。

「為什麼不能成?因為錢不在我手裏,在我老婆手裏嘛!而且女銷售那麼漂亮,沒事在我身上琢磨,我老婆不更加生氣了?不罵你一頓狗血淋頭都不錯了,你還想成交。」

秦凡說道這裏,會議室里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這樣的活生生的有趣的例子更加容易讓人能夠理解並且記住相關的知識點。

「所以,同事們啊!當你們發現一個客戶既有需求,需求也很強烈,購買力也很強,但是就是遲遲下不了決心,排除了他個人的性格之後,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做不了主!既然他做不了主,你就必須儘快的找到後面能夠做主的人才行!」

「成交一家客戶,就跟我們玩遊戲做任務集卡片一樣的,只有集合了需求,購買力,決策人這三個基本要素之後,任務才可能完成,大家明白了嗎?」

說完后,秦凡看着大家大聲的問道。

「明白了。」

會議室的同事們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那就好,今天咱們的銷售總結會議就到此為止,下個星期,我希望所有的同事都能夠開單,拿更多的提成,那更多的紅包,好不好?」

秦凡繼續大聲笑着問道。

「好!」

。。。。。。

等公司所有的同事都下班回去了,秦凡這才找到尹亞光問道:「亞光,那個周彥嵐呢?你打電話通知她了沒?」

尹亞光點了點頭:「打了呀,我讓她有空了來辦理入職手續,她回了一句知道了,到現在三天了,也沒見她來。」

秦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凡哥,要不要再打個電話問一下?」

尹亞光看着秦凡問道。

「不用了。」

秦凡擺了擺手:「隨她去吧。對了,你手裏的客戶資源還有吧?」

尹亞光點了點頭:「周濤他爸,那個周國良給了我五六個客戶,我自己在工商局跟稅務局蹲點,也搞到了兩個客戶,才簽了三家。」

秦凡點了點頭:「那就好,伍韋鳳感覺還不錯,適當的時候幫一幫,還有那幾個學姐,都挺勤奮的,看着有天賦的也推一把,讓她們有點信心。」

「好咧,我知道的放心吧凡哥。」

尹亞光恭敬的回答道。

「行,那你去吧。」

秦凡點了點頭。

尹亞光立刻笑嘻嘻的說道:「「凡哥那我走了,我正好下午約了雪林去看電影呢。」 「噓~劉昴星你看!我發現了什麼?這裡有一隻落單的斑豬,我們可以嘗試捕捉它,一隻斑豬可以為我們提供好幾天的能量,它們的肉質是遠近聞名的好,不過斑豬性格十分兇殘,非常難以對付。我們慢慢從後面接近它,小心別發出任何聲音。」

高明和劉昴星看著那隻長有數十顆鋒利的獠牙的紅毛野豬,無視劉昴星略帶無語的表情,用著貝爺的語氣說道。

「嘿,我抓到了,它掙扎得很厲害!我們把它的頭割下來,其餘的部位可以生吃,當然,只需用醬油蘸著吃就可以了,或許可以滷製一下,將會更加美味。」

高明使用白虹劍在斑豬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其頭顱斬下,而旁邊的幾隻似乎被高明的攻勢嚇壞了,連忙跑走了。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簡單的烹飪,忙碌了一天的高師傅。。。」高明撿起豬頭,在身子上切了一塊肉,準備自己嘗試一下,能不能做出一頓美味的食物。

「還是決定去蹭劉昴星的烤肉。」

這不怪高明,在高明還在決定做紅燒肉還是就這麼烤著吃的時候,劉昴星已經將剩下的肉切成肉片,放在一塊鐵板上烤了起來。肉的焦香,醬油的咸香,一瞬間讓高明口水直流。

說起烤肉,怎麼可以沒有辣椒醬。從靈界中取出山城生產的蜀中特色辣椒醬,遞給劉昴星,劉昴星嘗了嘗,雙眼直放光。可憐的娃啊,還沒見過味道這麼豐富的辣醬。

幾噸重的斑豬就這麼進入了兩人的肚子里,尤其是劉昴星還處於增長實力的階段,吃的也不比高明少,就連那豬頭,也被劉昴星拿去鹵了。

高明已經在這森林裡轉悠了好長時間了,一直沒找到出路,要不是這森林裡的食材豐富,高明早帶著劉昴星飛出去了。

「高仙人,我們接下來去哪裡呢?」

「接下來啊,不知道,走到哪裡算哪裡吧,實在不行我帶你飛出去。」高明隨手削了根牙籤掛在嘴上,「昂星你也別叫我仙人了,我離成仙還有點距離,被真正的仙人聽到可不好辦。」

「而且,你也已經開始修仙了,未來也是有機會成為仙人的,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那。。好吧,高大哥,那個,從一開始我就想說了。。。」劉昴星面色古怪,「我的名字叫劉昴星,星宿的那個昴。。。」

。。。卧槽,那個字念昴嗎,mao?我特么還在那麼多人念錯了!那我弄的那麼大的場面做啥子喲。

當時高明為了突顯自己的13格,高明耗費了大半的弄出了一場沒有半點攻擊力,但是花里胡哨的場面,本以為可以人前顯聖一番,沒想到居然把劉昴星的名字念錯了,當時居然沒人提醒我!

啊呼,算了,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不是我了。高明深呼吸幾次,也沒有搭理劉昴星,提著劉昴星決定離開這裡,轉移尷尬。

美食的俘虜世界是一個充滿幻想的珍奇食材的美食世界,哪怕劉昴星跟著高明在森林裡待了幾天,在看到這個世界的集市的時候,也大為震驚。

顏色各異的蘑菇,明明還活著卻散發熱氣的豬,半人高的蔬菜,散發著香甜氣息的動物,各種奇幻的生物衝擊著劉昴星的世界觀,因為空氣中瀰漫的味道告訴他,這些東西,都是可以吃的。

「走啦,帶你去看看這個世界的廚藝大師。」

高明帶著劉昴星向一處高樓走去。從路人口中得知這裡是美食鎮之後,高明就想到了美食的俘虜裡面的那位頂尖料理人,四大美食國寶之一的節乃婆婆。

雖說節乃婆婆的餐館一般人一輩子也吃不到一次,但高明是一般人嗎。來到這個世界這麼長時間,高明還沒有遇到什麼對手,更何況高明還有著大殺器,可以毫不客氣的說,只要不遇到漫畫里的那些bug,高明可以橫著走。

「哎?沒人嗎。奇怪了。」

高明敲了敲破舊的門,沒人回應。本來高明是不想使用神識的,尤其是不確定對方實力的前提下,如果和高明實力差不多也就算了,或許能感知有人在窺伺,但要是實力比高明厲害的,基本上都能發現高明的存在。

「或許到了那個劇情了。」高明突然想到了阿虜去捕獲世紀濃湯的劇情,可是不應該啊,才過了多長時間。

「這片冰之大陸,曾經這個世界的美食家們,保存自己捕獲的食材的地方。」高明帶著劉昴星站在空中,雖然寒風凜冽,但卻絲毫沒有影響到兩人。

「歷經數百年的時間,由眾多美味的食材冷凍保存的冰,溶化之後就是傳說中的世界濃湯。」

神識探索著周圍的環境,很快的,高明就找到了那一處散發著極光的巨大冰晶。走入冰山,面對了密密麻麻的冰柱,高明熟絡的走著,來到了蘊含著世紀濃湯的冰面旁。

還好,看來劇情還沒到這裡。看著面前散發著香味,猶如空氣般的世紀濃湯,高明不由的慶幸著。

在高明的眼裡,這湯不僅是香味誘人,更重要的是,湯里蘊含著的靈氣,溫順柔和,沒有一絲狂暴,彷彿就在對高明說,快喝我,喝了突破築基喲,沒有副作用的那種喲。

當然事實上沒有那麼誇張,在喝下世紀濃湯之後,高明除了感覺步入了築基中期以外,剩下的靈氣全都沉寂在身體里,用來補充高明法力的消耗。用遊戲術語來說就是回魔+50%。

嗯,有些雞肋,畢竟高明可是有一個世界支撐的人,這點補充聊勝於無了。

「真好喝,給人一種滿足的感覺。」

不愧是小當家,喝完沒有露出那種像馬猴一樣的表情,反而在閉上眼睛仔細辨別裡面的食材。要知道,高明沒有露出那猥瑣的表情可是用法力控制了臉上的肌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