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蕭炎痴痴的笑了出來,看著李沐沐奇怪的走路姿勢他猜出了原因。

不過蕭炎很快就止住了笑意,因為他發現了李沐沐沉下來的臉色。

他知道再笑就會惹毛這隻小野貓,到時候不還是要自己來哄。

蕭炎扶著李沐沐走到桌邊坐下,他執起李沐沐的手放在唇邊親了親,「弄疼你了,對不起!」

李沐沐也想起了兩人昨晚的瘋狂,臉上一陣發燙。

她輕輕的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是不在意還是不疼。

「我一會兒就要出發了,如果順利的話,我應該可以趕在你們回程前來接你!如果…你一定要跟著朝廷的隊伍一起回去,這麼遠的路程,我不放心你一個人!」

「好,我知道!」

蕭炎細細的囑咐,李沐沐就坐在這兒面帶微笑的靜靜聆聽!

那麼不愛說話的一個男人,因為放心不下自己而再三叮嚀,有這樣一個男人愛著自己,真好!

李沐沐原本打算告訴蕭炎蠱蟲的來歷,也打算把李文博是秦相的人告訴他,但她擔心蕭炎到了戰場上因為這些事分心,在戰場上生死都是一瞬間的事。

這些事回到皇城中再告訴他也不遲,反正他身上的蠱毒已經解了。

兩個人的早膳便在蕭炎的囑咐中慢慢吃完了。

吃完早膳,李沐沐回屋去拿昨天給蕭炎準備的一些藥物,大多數是一些傷葯,還有一小部分的解毒藥和傷寒葯。

其他人都在大廳了用著早膳,只有蕭炎把他跟李沐沐的早膳傳到了屋裡,此時看到李沐沐從蕭炎的屋裡走出來,雖然都沒有說什麼,但一直眼神曖昧的盯著李沐沐瞧。

李沐沐雖然一臉淡定,但她內心十分尷尬的往自己屋裡走,不都說古人含蓄嘛,這赤倮倮的眼神是神馬意思?

李沐沐感覺自己昨天跟蕭炎做的事情,整個驛站的人都知道了。


其實是李沐沐自己心虛罷了,眾人都知道蕭炎今天要離開,大家只當小將軍捨不得李姑娘,所以才把早膳傳到屋裡,為了跟她單獨相處一會兒,完全沒有往別的地方想。

「這些軍營都有,不用這麼多吧!」蕭炎看到李沐沐給自己準備的小藥箱,不由的哭笑不得。

「你就這麼覺得我會受傷?」

「有備無患總是好的!你就帶著吧!」李沐沐也知道自己有些誇張,她把蕭炎可能會用到的葯都準備了一份。

「好!」畢竟是李沐沐的一片心意,蕭炎也不忍拒絕。

……

蕭炎跟著和親的隊伍把明惠公主送到了西域的境內,在西域的邊境上,蕭炎跟眾人一一道別。

「沐沐就交給你了,幫我照顧好她!」蕭炎對著苗玉飛說道。

已經到了他的地盤上,蕭炎相信苗玉飛有能力照顧好李沐沐!再說沐沐跟他關係不錯,自己可以放心的交給他。

「你放心!」苗玉飛沖他點點頭。

「好啦!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的!」

「那我走了!」蕭炎低下頭對著自己跟前的李沐沐說道。

「嗯!」李沐沐悶聲應著,她此時非常捨不得這個男人,難道是受了昨晚的影響?!


蕭炎突然伸手把李沐沐摟入自己的懷中,然後在她臉頰上落下輕輕一吻。

「等我!」蕭炎的話輕輕的飄在耳邊,李沐沐一抬頭,他已經翻身坐到了馬上。

之前李沐沐跟蕭炎不管怎麼親密都是在無人的情況下,李沐沐沒有想到蕭炎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自己又摟又抱,她趕緊去看其他人。

可這些人或低頭或抬頭,全都假裝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就連明惠公主都在問青兒自己的髮髻亂了沒有,一副完全沒有在意李沐沐這邊發生了什麼的樣子。

壕,別和我做朋友

如果李沐沐是古代的女子,只怕真的要羞死了!他們假裝看不見,李沐沐也就當做他們真的不知。

她上前兩步走到蕭炎的馬兒旁邊,「萬事小心!」

蕭炎略一頷首,深深的看了李沐沐一眼,然後雙腿一夾,騎著馬兒往北奔去。

因為要留著足夠的兵力保護明惠公主,而且他要趕路,帶著太多的人反而會拖慢行程,因此蕭炎只帶走了兩個蕭家的親兵。

看著絕塵而去的馬匹,李沐沐心中默默祈禱他可以安全到達沙城。 送走了蕭炎,李沐沐他們也該啟程了。


「沐沐!」李沐沐剛在馬車上坐穩,苗玉飛就跟著鑽了進來。

「怎麼了,玉飛?」

「我來跟你同乘一會兒!」苗玉飛讓車夫打開馬車的帘子,然後做到了李沐沐下首的邊上。

這樣外面的人既能看見車裡的狀況,可在行駛的路上,別人也聽不見他們二人的談話。

這會兒所有人都知道李沐沐是蕭炎的人,他跟李沐沐獨處的話對李沐沐的聲譽會有影響。

苗玉飛雖然人很單純,但是做事上卻很周全。李沐沐當然明白他此舉的意思。

她也不在意,半倚在馬車的靠背上跟苗玉飛說著話。

「你要跟我說什麼?」

「沐沐,你知道的!把蠱過渡到你體內后,抑制蠱蟲生長的葯就不再管用了!不過既然要解蠱,我爹說了,也要等到蠱蟲發育成成蟲才能從體內引出!所以這短時間,你稍微忍耐一些。」

「我知道,沒關係的!」

「蠱蟲在生長的過程中,肯定會有些難受,但不是不可忍受!等到引蠱的時候,我爹會給你用些止疼的葯,到時候那萬蟲啃咬的疼痛也會減輕很多的!你別擔心。」

「我沒事,玉飛!謝謝你!」苗玉飛擔心李沐沐會有些害怕,所以才特意過來安慰她一下。

誰知李沐沐跟沒事人一樣,絲毫不擔心她自己的身體。

「我還擔心你會緊張,誰知道你跟個沒事人一樣!弄得好像中蠱的人是我一樣。」

苗玉飛觀察了一下,發現李沐沐是真的不擔心。

「緊張什麼,不是還有你守著我呢嘛!再說就算我緊張了,該等的還是要等!蠱蟲一日不引出來,難道我就要這麼緊張度日嘛!」

李沐沐的話在理,只是苗玉飛沒有想到她一個姑娘家可以有這麼好的心態。

不過想想也是,能那麼膽大的幫自己把肉瘤切除的人,怎麼會是個一般人呢。

「蠱蟲長成要二十天左右,我們慢慢等吧!」

之前蠱蟲在蕭炎體內一直被藥物壓制,所以它根本沒有長過,現在為了把它引出來,只能暫時不去管它。

「嗯!反正公主的婚期也在二十多天以後,我們不急!」

李沐沐點點頭,表示他們有的是時間。


……

而蕭炎這邊日夜兼程,一路上跑死了兩匹快馬,才在第十天的晚上趕到了沙城北頭的邊境上。

「小將軍?」正準備出軍營的韓陽看到風塵僕僕的蕭炎嚇了一跳,「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個韓陽正是韓東明的爹,跟著蕭舜天南征北戰了多年,也是蕭家軍的總統領,這次蕭舜天出征,也把他帶上了。

「韓將軍,我爹呢?」蕭炎一上來就問蕭舜天的下落,韓陽雖然算是蕭家的家僕,但是在戰場上,蕭炎一直尊稱他韓將軍。

「將軍他…」韓陽聽見蕭炎的話,眸色暗淡了下來,他無奈的搖了搖頭,「還沒有消息!小將軍,都怪我沒有保護好將軍。」

韓陽向蕭炎請罪。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蕭炎也沒有去責怪他!

「韓將軍這是準備去哪?」蕭炎看向韓陽身後的一小隊人馬問道。

「我打算今夜潛入敵軍的兵營,看看戰俘里是否會有將軍!」

其實如果北戎抓住了蕭舜天應該會第一時間來跟他們談條件!可從蕭舜天失蹤到現在已經十天了,北戎卻一點動靜都沒有,所以蕭炎覺得蕭舜天可能並不在北戎的兵營里。

但是也難保北戎故布疑陣,就是讓他們投鼠忌器!不確定蕭舜天的行蹤,他們也不敢貿然出兵攻打北戎。

「我跟你一起去!」不管是不是,蕭炎覺得自己必須走著一遭。

止愛於婚 小將軍,你趕路辛苦!還是先回營歇著吧!請你相信末將,如果將軍真的在敵營,我們拼了這條命也會把將軍救回來的!」

蕭炎當然相信韓陽的話不會有假,他帶的都是蕭家軍里數一數二的高手!

可如果不能親自確認蕭炎的安危,蕭炎又怎麼能放下心來。

「好了,別說了!咱們出發吧!」

時間緊迫,蕭炎堅持韓陽也不再勸,他們一行人趁著夜色悄悄的往敵營趕去。

在路上,蕭炎知道了蕭舜天失蹤的原因。

不知是不是因為在除夕宴上北戎受到了侮辱的緣故,這次北戎傾全國之力壓到了北沁的邊境。

而且每一次進攻都彷彿不要命似的往前沖。

但蕭舜天這麼多年的兵不是白領的,雖然吃力,但還是可以應付得了!


打了半個多月,北戎竟沒有再能跨進北沁的國土一步。

蕭舜天失蹤那日,蕭舜天和韓陽兵分兩路,在沙城外和山路上與北戎展開了戰鬥,韓陽負責城外的戰場,蕭舜天帶著兩萬人馬與北戎打開了游擊戰。

按照之前的計劃,蕭舜天和韓陽雖然不能擊退北戎士兵,但讓他們在這裡損失大量的兵力還是可以做到的。

可那日不知怎麼回事,北戎士兵彷彿知道了他們的計劃一般,蕭舜天那邊原本正與北戎的兩萬人對抗,卻突然從身後又冒出了一萬的北戎士兵。

眼見形勢不對,眾人護著蕭舜天趕緊撤退!

可在慌亂之中他們跌進了敵人的陷阱,蕭舜天也滾落山坡消失不見了。

雖然最後北戎軍先前的兩萬兵馬幾乎被全滅,可蕭舜天這邊的兩萬兵馬也所剩無幾了。

回城的韓陽得到逃回來的士兵傳來的消息,立馬派人前去尋找!

可蕭舜天卻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彷彿蒸發了一樣。

聽完韓陽的話,一種不詳的預感在蕭炎的心頭蔓延開來……

在後半夜的時候,蕭炎他們終於來到了敵營。

韓陽派出了五人去營前製造混亂,而他們則趁機潛入了扣押戰俘的營帳中。

他們救回了一名小將和幾個普通的士兵,卻始終不見蕭舜天的蹤影。

蕭炎經過詢問之後發現這些人這段時間也沒有聽說過蕭舜天在敵營的消息。

此地不宜久留,既然確定蕭舜天不在,蕭炎和韓陽便帶著被救出的幾人趕緊離開了敵營。

沒有找到蕭舜天,蕭炎他們回程的路上氣氛非常壓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