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好標緻的一對璧人!」武浩拉著凝珠的纖纖玉手,忽然指著前面說道。

在武浩面前大約五十米的地方,同樣是一對璧人,男的大約二十三四歲。穿一身錦袍,腰間懸挂一枚玉佩,行走之間龍行虎步,眉宇神態透著別樣的自信。

這是一種不同於上官無敵的高富帥感覺。如果說上官無敵是一桿殺氣凜然的長槍的話,此人就是一柄劍鋒內斂的神劍,所有人一見之下。都會從靈魂裡面感到此人的不同尋常。

而他身邊的女孩更是不凡,此女年齡大約十六七歲,比凝珠妹妹大不了一兩歲,眸若遠山,瓊鼻挺翹,一笑之下,兩頰上一對淡淡的小酒窩,露出幾顆晶瑩如玉的貝齒。

此女身穿一襲拖地的長裙,身材高挑、小蠻腰盈盈不堪一握,皮膚白皙,隱隱有光澤流動,好像是一塊有血有肉的動人美玉。

美人也是分類型的,有的嫵媚,有的冷艷,可謂是春花秋月各擅勝場,而面前的女孩給武浩感覺就像是仙子,凌波水面之上的仙子,飄飄然,如夢如幻。

就在武浩感嘆面前神仙眷侶的時候,對面的兩人也發現了武浩和凝珠。

武浩俊雅,凝珠絕美,他們兩個何嘗不是一對璧人?

偌大的御獸齋忽然靜止下來,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靜止到了這兩對璧人身上,這樣的神仙眷侶平時能出現一對都是極為罕見的事情,沒有想到這次一下子出現了兩對。

四人相對,行走在御獸齋的大街之上,到了中間的位置擦肩而過。

就在四人擦肩而過的瞬間,四股強弱不一的氣息在四人身上升騰,而後又各自消失。

武浩皺了皺眉頭,他居然感受不到對面兩人的深淺,這樣的情況有兩種解釋,第一是這兩人都是普通人,沒有任何靈力,第二則是這兩人的境界都比武浩要高。

武浩更加傾向於第二種,可是岳陽城之中哪裡來的這麼多的年輕才俊?看剛才兩人的年齡,男的比武浩稍大幾歲,女孩則比武浩的年齡還小,什麼樣的勢力才能培養出如此優秀的人才?

武浩不知,他心中驚訝的時候,和他擦肩而過的太子楚乾以及他的表妹文凌波心中也泛起了驚濤駭浪。

剛才四人擦肩而過的時候,武浩沒有感受到楚乾和文凌波的深淺,但是楚乾和文凌波何嘗不是如此?

在擦肩而過的一瞬間,兩人同時分別試探武浩和凝珠,結果楚乾感覺武浩身上居然蕩漾著一種比他還純正的龍威,要知道楚乾的獸魂可是遺傳自皇族,天生帶著龍威,難道武浩也是遺落已久的皇族子嗣?太子楚乾忍不住這麼猜測。

文凌波心中更是驚濤駭浪,她居然無法感受到凝珠妹妹的靈力氣息,只是在瞬間而過的時候感覺到凝珠身上的氣息晦澀而不可捉摸。

四人擦肩而過,幾乎同時停下了腳步,回頭相望,而後又淡淡的一笑,各自轉頭離開……

四人對視一笑,有太多的話語盡在不言之中。

御獸齋之中有各色的妖獸,從人級到地級應有盡有,還有不少幼崽和妖獸的卵,奈何武浩一直沒有遇到自己滿意的品種。

現在能讓武浩動心的只能是地級六重天以上的妖獸才行,因為只有這個級別的妖獸才能在接下來的戰鬥之中幫到武浩,否則就只能是累贅而已。

當然,如果能遇到一隻天武者妖獸的卵就更好了,好吧,武浩也知道這是在白日做夢,不過小說之中不是有不少人經常撿個龍蛋什麼的嗎?

「公子,想要什麼樣的妖獸?」一個胖乎乎的管事模樣的人走到武浩和凝珠面前恭恭敬敬地說道。

從武浩和凝珠的氣度來看,管事知道大買賣來了,這樣的貴公子為了搏女孩一笑往往一擲千金,而且買的妖獸往往是注重外貌可愛而不注重實力,只要是賣相好就夠了。

「你們有什麼推薦嗎?」武浩打量著周圍的妖獸籠子問道,他居然看到了一頭地級三重天的蒼天戰熊,還看到了一隻極地狼皇的幼崽,這樣的幼崽成長到最後,成為地級五重天的妖獸還是沒有問題的。

「呵呵,這位公子玉樹凌風,這位小姐風華絕代,我們這裡正好有一對妖獸完全配得上兩位。」管事哈哈一笑,像是彌勒佛一樣燦爛。

「你說說吧,都是什麼東西?」武浩問道。

「三天前,門派的長老抓捕了一對極樂鳥,雄鳥火紅如火,雌鳥潔白如雪,正好配得上兩位。」管事重點推薦道。

極樂鳥是一種類似地球孔雀的物種,但是比地球的孔雀還要漂亮,至少武浩上輩子沒有見過白孔雀,但是……極樂鳥是觀賞性的鳥類,並沒有任何的戰鬥力……

「你們的極樂鳥是地級幾重天的?有沒有地級三重天?」凝珠妹妹笑顏如花的問道,其絕美的容顏讓管家差點窒息了。

凝珠來自大海海底,對陸地之上的極樂鳥壓根就沒聽說過,所以她問的話天真而可愛。

「這……」管事直接就傻了,如果不是看凝珠的相貌氣質實在是不凡,他早就拂袖而走了。

地武者三重天?開什麼玩笑,極樂鳥身上連靈力都沒有,哪裡來的幾重天?

「那地武者兩重天總應該有吧?」武浩看管事的表情有點不自然,只好調低了自己的要求。

好吧,武浩來這個世界的時間不長,自然也不知道極樂鳥是什麼東東,但是他的好心卻被當成了挑釁。

「兩位自己看吧,我有事,先失陪一下。」管事轉身就走,心裡還在嘀咕:「兩人看起來是人中龍鳳,誰知道腦子有問題,地級的極樂鳥?那應該是神鳥鳳凰和極樂鳥交配才行……」

武浩和凝珠走走停停的散步,很快來到水中妖獸的區域。

凝珠在一個大水盆面前停住了,因為水盆裡面趴著一個金色的小烏龜,正瞪著一對綠豆小眼來回亂。

,當看到凝珠妹妹的一瞬間,金色烏龜的綠豆小眼之中忽然閃現出一陣驚慌失措的目光,然後小金龜直接把腦袋縮進了龜殼之中。(未完待續。。) 順利的讓邵祁答應幫忙找人,接連好幾天,徐明菲的心情都變得十分不錯。

雖說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她稍稍的和邵祁耍了點小心眼,但憑著她對邵祁的了解,對方既然答應了她幫忙尋找許二小姐,就一定會漂漂亮亮的將這件事情給辦好的。

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關於邵祁為什麼會瞞著別人偷偷的置辦產業,從平時范氏透露的字裡行間中的意思,徐明菲大致能夠猜到。

邵家也是坐擁良田的殷實地主人家,除開這些之外,在附近幾個州縣都開設了一些米糧之類的鋪子,主要就是用於銷售自家的出產。

因為經營有道,邵家底下的米糧鋪勢頭極好,就連在錦州城也是能夠排的上號的。樣的條件,比起徐家來說是差了很多,可相比起一般的人家,卻是相當的不錯了。

更何況邵祁一看就是個爭氣的,僅僅十五歲就考中了秀才,之後如果能順利考上舉人,再通過三年一次的春闈,邵家從此就可以徹底大翻身了。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徐大老爺,徐家就是藉此翻身的。

只是有一點,邵祁並不是邵家的親生子,而是被邵家夫婦收養的孩子。

邵家向來都是一脈單傳,幾代下來不管生了幾個孩子,往往都只有一個男丁,到了邵祁養父的時候,僅僅就生了一個女兒,一個兒子都沒有,之後邵祁養父覺得自己這輩子沒有生兒子的命,又不想將自家的產業便宜某些對邵家虎視眈眈的人。


這麼一思量,邵祁的養父乾脆大手一揮,不顧眾人的反對,力排眾議的收養了邵祁,不但將邵祁當做了自己的親生兒子細細教導,更是在臨終之前將整個邵家都交給了邵祁,以此斷了其他人心底的那些齷蹉心思。

邵祁雖然只是邵家的養子,但現在他已經全面接手了整個邵家,居然還會瞞著大家偷偷的置辦了福滿樓,想必這裡面的緣由定然不簡單。

聯繫一下燈會的時候從王殷德嘴裡聽到的那些話,估計王殷德的母親,邵祁的那位姑姑在其中起著不少的作用。

在等待消息的時候,徐明菲和徐文峰逮著一天空閑又出門了,這次他們出門是要給平安藥鋪送養顏丸去。

相比起止咳丸,養顏丸製作起來可是麻煩了不少,加之徐明菲在對待藥丸製作方面要求極高,品質不好的通通都不行,因此每次做出來的養顏丸數量都不多。

也因為她這種嚴格的態度,養顏丸一經推出便大受歡迎,平安藥鋪的掌柜是既歡喜又憂愁,歡喜的是他們藥鋪的生意越來越好,憂愁的是大受歡迎的養顏丸時常供不應求,每天為了應付各府的夫人小姐之類的,他近段時間都消瘦了不少。

不過縱然如此,看著平安藥鋪如此紅火,王掌柜依然幹得是勁頭十足。

這不,徐明菲和徐文峰剛將養顏丸送到平安藥鋪,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得到消息的人就趕來藥鋪,將養顏丸給搶走了一大半,要不是徐明菲規定了限制購買,只怕剩下的那一半養顏丸也早就賣光了。

「妹妹,為什麼要限制購買,客人想多買還不好嗎?」徐文峰也被那些愛美如命的夫人小姐們的熱情給嚇到了,連著喝了兩杯茶,這才撫著胸口緩過了氣來。

徐明菲手上把捏著一顆藥丸,輕輕的嗅了一下,這才回過頭看向了徐文峰:「物以稀為貴,現在養顏丸本來就是供不應求,限制購買,第一可以進一步提高咱們平安藥鋪的名氣,第二可以防止起了壞心思的人倒賣。」

古往今來,投機倒把的人都是不會少的,養顏丸算是平安藥鋪的招牌,別說是錦州城了,就算是大熙朝也是獨此一家,徐明菲可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做出來的好東西被人給哄抬價格倒賣。

「這倒也是。」徐文峰點點頭,見徐明菲捏著那顆褐色的藥丸看個不停,不由好奇的問道,「這顆藥丸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你為什麼又聞又舔的?」

「我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兒。」徐明菲微微皺眉,瞧見掌柜的剛好招呼完了一位前來購買養顏丸的客人,便開口道,「王掌柜,這種藥丸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徐明菲精通製作各種藥丸,可她畢竟年紀小,精力有限,不可能將整間藥鋪的藥丸都給包圓了,因此藥鋪里有不少藥丸都是從其他地方進的貨。

王掌柜也是個極為通透的人,他從來都不向徐文峰詢問止咳丸和養顏丸的來歷,但從他對徐明菲越來越熱情的態度來看,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如今徐明菲在王掌柜的心中的地位,可以說是比徐文峰都要高上那麼幾分,這會兒聽到徐明菲的問話,立馬就回道:「這種藥丸十分普通,一般人家有個頭腦發熱什麼的,只要不嚴重,吃上幾顆就會好,咱們藥鋪之前一直都是和一家葯坊進的貨。只是前段時間給咱們藥鋪供貨的那家葯坊失了火,暫時沒有辦法供貨,小的就找了另外一家葯坊合作。」

「新找的是哪家?」徐明菲追問。

「是城東的杏林葯坊。」王掌柜頓了一下,略帶小心的問道,「三小姐,可是這藥丸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

徐明菲看了一眼手中的藥丸,微微蹙眉:「這藥丸和咱們平日賣的有些不一樣,應該是在製作的時候摻雜了次等的藥材。」

「怎麼會?」王掌柜聞言臉色大變,心中的火氣也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平安藥鋪雖然不大,但他們這裡的東西一直都有品質保證,因此聲譽一直都很好,要是被人知道他們藥鋪所賣出的藥丸用的次等藥材,那可就不太好了。

之前杏林葯坊的人來找他合作的時候,他可是白紙黑字的寫清楚了的,供給他們平安藥鋪的藥丸,必須用上等的藥材製作,不然就算是違約。

他念著和杏林葯坊的管事有幾分交情,收貨之後也沒有仔細檢查,沒想到居然就出了這麼大的漏子,而且還被主家給逮個正著!


徐明菲看出王掌柜的惱羞,心中稍稍思量一番,想著王掌柜這個人實在是精乖,也不願意太過苛責對方,便安撫道:「這藥丸似乎經過特殊處理,如果不仔細的辨別的話,很難看出其中有問題。」

「是小的疏忽了。」王掌柜拱了拱手,臉色十分難看。

徐明菲將手中的藥丸給扔到一邊,轉頭對著徐文峰道:「事關咱們平安藥鋪的聲譽,看來哥哥得和我一起去看看了。」 因著對杏林葯坊所提供的藥丸存有疑問,王掌柜也不敢馬虎,不但立刻將徐明菲之前檢查的那種藥丸給全部找了出來,還將其他幾種同樣從杏林葯坊進來的藥丸也給找了出來。

徐明菲挨個的看了看,或多或少的都發現了一些問題。

這下王掌柜的臉徹底掛不住了,沉著一張臉,堅持要跟著徐明菲和徐文峰一起去杏林葯坊討個說話。

平安藥鋪開設了好些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問題,王掌柜強忍著心中的怒火,此刻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說什麼也不能讓招牌砸在自己的手上。


徐明菲也能夠理解王掌柜的想法,因此也沒有阻攔的意思,一行人稍稍收拾一下,便直接坐上了馬車,朝著城東的杏林葯坊而去。

杏林葯坊就在城東偏南的一條並不算繁華的街上,其規模也並不大,名聲比起錦州城中其他幾家實力雄厚的葯坊也是差了一大截,只是杏林葯坊的管事崔大胖很會做人,與城中大大小小的藥鋪的交情都還算是不錯,因此這生意也還算是過得去。

徐明菲一行人坐著馬車到達杏林葯坊的時候,葯坊里的人正忙著製作藥丸,各種藥材堆了一院子,一股濃郁的藥味兒也隨風飄散在空氣中。

「什麼味兒啊?」徐文峰站在葯坊外面,微微抽動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不滿的嘟囔道。

徐明菲的嗅覺比起徐文峰更加靈敏,自然也是聞到了空氣中飄散的那種讓人不太舒服的味道。

她深吸了一口氣,眼睛微微一眯,心中已經有了思量。

王掌柜帶著一肚子的火氣而來,自然也沒有客氣的意思,直接大步走進了杏林葯坊,大聲道:「崔大胖,崔大胖你給我出來!」

聽著王掌柜那隱含怒火的語氣,就是傻子也知道,徐明菲一行人來者不善。

「哎喲,王掌柜,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不過片刻的功夫,一個身材圓滾滾的胖子就從裡屋快步的走了出來,看到王掌柜時,臉上的笑容不禁帶著幾分諂媚。

「崔大胖,當初你可是求著我好說歹說了一大通,我這才答應讓你們杏林葯坊給我們藥鋪供貨的,咱們白紙黑字寫得清楚,講明了你們所供的藥丸必須用上等的藥材製作。沒想到你膽子不小,居然敢糊弄我!」王掌柜絲毫不理會崔大胖的諂媚,黑著一張臉,毫不客氣的質問道。

「王掌柜,此話怎講?」崔大胖面露驚詫,隨即立馬接著道,「我就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以次充好來糊弄王掌柜你啊!這要是傳了出去,咱們杏林葯坊還怎麼做生意?」

「有沒有糊弄我,你自己心裡清楚。」王掌柜冷笑一聲,伸手一掏,直接將特意從藥鋪帶來的藥丸扔到了崔大胖的懷中。

如果不是被東家當著面查出那些藥丸有問題,就算是崔大胖做錯了事情,就沖著平時兩人的關係,王掌柜也不會這麼疾言厲色。

可偏偏事情就發生了,眼瞧著最近藥鋪生意日漸紅火,他也算是得了主家的親眼,突然出了這麼個紕漏,一個弄不好,他這掌柜的位置就得被生生弄沒了。

崔大胖顯然也被王掌柜的態度給嚇了一跳,心中有些奇怪王掌柜怎麼會發這麼大的火,那雙狹長的小眼睛下意識的朝著王掌柜身後的少年和小姑娘看去,心中模模糊糊的閃過一個念頭,卻很快的又被他給忽略了過去。

「這藥丸,沒什麼問題啊?」崔大胖被王掌柜的態度弄得有些忐忑,仔細的將藥丸給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

「虧得你還是葯坊的管事,這藥丸裡面摻雜了次等藥材,你難道看不出來?」王掌柜怒道。

「這不可能!」崔大胖驚呼。

「怎麼就不可能?」王掌柜反駁。

崔大胖皺著眉頭,一臉嚴肅的看著王掌柜,沉聲道:「咱們杏林藥鋪雖然不大,但是信譽那是沒得說的,王掌柜你突然闖來說我們製作的藥丸摻雜了次等藥材,我說什麼也不相信。」

「這可不是一句你不相信就能了結的事情。」王掌柜也沉了臉。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個身材瘦高,唇上長著一撇小鬍子的中年男人從外面走進了葯坊,大聲道:「怎麼了怎麼了,這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老劉你來得正好,平安藥鋪的王掌柜說咱們提供的藥丸摻雜了次等藥材,我記得那批貨是你負責的,你來解釋一下。」崔大胖看到來人,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厭惡,嘴上說出的話卻又帶著幾分熟稔和親熱。

那老劉聽了崔大胖的話,那雙賊賊的眼睛轉了轉,嗤笑一聲,轉頭看向了仍然一臉怒氣的王掌柜,眉頭一挑,語帶輕蔑的道:「有什麼好解釋的,咱們葯坊的信譽在那裡,只怕是有人上門故意挑事找茬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