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一千兩銀子?我現在一兩都沒有啊。」

邊聊邊逛,方游到了一處廣場,這裏人流更多,正想着要不要找個地方把攤子支起來。

「哎!那個小兄弟,幫我鑒個寶。」

方游回過身,叫住他的是個青年人,但是表情卻頗為期待。

「這位客官,你要鑒定什麼?」方游笑問。

青年猶豫了一下,拿出了一件玉玲瓏,上面泛著綠色的熒光,看起來頗為不凡。

「實不相瞞,我欲購一件靈器,無奈身上靈石不夠,這玉玲瓏是偶然得之,想賣掉湊些靈石,可是不知價值幾何,又怕被騙。」

「拿來我看看。」方游接過玉玲瓏。

稍加思索,其實是在跟夕夭傳音。

「這是一件防禦類靈寶,沒錯吧?」

「正是。」

青年臉色一喜,這少年只看一眼就說出此物的用途,看來有些能耐。

「只需祭起此物,便會釋放綠芒護體,可抗築基修士全力…..兩擊。」

「對對對,那此物價值幾何?」青年滿臉期待。

「鑒定費,三塊靈石,先付款。」方游伸出手。

「好好,這是三塊靈石,請收好。」

青年毫不猶豫交給方游三塊靈石,這少年的眼力讓他極為信服,要知道當時得到這玉玲瓏,他也是研究了很久才知道用法,少年只是瞧了兩眼,不僅看透了用法,連效果都能描繪出來。

原來這就是靈石啊,方游看着手裏微微散發天藍色光芒的小石頭,喜上眉梢。

「現在能告訴我,這玉玲瓏價值幾何了嗎?」

「呃,三十塊靈石。」

「三….三十塊靈石?這麼少?」青年張大了嘴。

「嗯,沒錯,這玉玲瓏,只是低階靈寶,抵擋築基修士的攻擊,那就是給鍊氣修士使用的啦,況且,這靈寶已經使用過一次,再次使用,就會碎裂,所以只值三十塊靈石。」方游無奈的笑笑。

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青年悻悻的走了,想到那三塊靈石的鑒定費,很是肉疼。

不過此刻方游周圍已經圍了幾個看熱鬧的,少年眼光獨到,自然會吸引人來瞧瞧。

「小哥,給我看看這個,這是剛在千草閣買的兩株聚魂草,花掉了十五塊靈石,有沒有撿到便宜?」

「先付一塊靈石,拿來我看看。」

方游又裝模作樣思考了片刻。

「這兩株仙草,只值六塊靈石。」

「什麼?」

「聚魂草乃是煉製聚魂丹的主材,而聚魂丹這種回復氣血的丹藥,需要主材品質較高才能發揮更好的效果,你這聚魂草,長得頗為萎靡,莖穗不肥,靈氣不旺,是低階中的低階,所以你被坑了。」

方游聳了聳肩膀。

「他奶奶的,老子去千草閣評評理去,奸商啊。」

~

「小哥,幫忙看看這把飛劍,剛剛在百鍊坊買的,花了我一百五十靈石啊。」

「一百五十靈石啊?拿來我看看,先付十塊靈石鑒定費。」方游伸出手。

「小哥這鑒定費怎麼收的還不一樣呢?」

「越貴的物件越難鑒定,當然收費就高點。」

「好吧……」

「被坑了,只值五十塊靈石。」

「什麼?這還叫誠信經營!找百鍊坊評理去!」

~

「小哥,快幫我看看這個。」

「被坑了。」

「小哥,看我這個。」

「被坑了。」

「……..」

不一會光景,方游周圍便圍了一大圈人,身上的靈石自然也賺了個盆滿缽滿,喜不自勝。

~

「小乞丐。」夕夭的聲音傳來。

「嗯?」

「跑吧。」

「啥?」

「跑啊!」

突然人群外面遠遠衝過來幾個凶神惡煞的人影。

「在那呢!就是那個小子!」

「抓住他,別讓他跑了!狠狠教訓他啊!」

「小子!你別跑!」

「………」

來人自然是各家商鋪的掌柜和夥計…….

~將那些人全都丟給那些個老怪物后,自己就不用擔心了,至少現在不用將他們送到地牢,還可以走下一家,凡楊想信,在那些個老妖怪手上,這群帝境的真的有些不夠看。

小主人我們是不是要去下一家了,你都給下一家這樣長時間的準備,難道就不怕對方亂來嗎?要知道我們可是在直播中,他也可能看到我們直播的。

不是他可能看到,是一直在關注中,這點我還是可以肯定的,不過他關注也沒有用,有些事情,並不是說準備好了,就可以……

《全職鎮守》第五百四十五章:以身為陣 櫻花社坂田上人,面色嚴肅的查看着近日的交易記錄。

他們負責為櫻花大家族之一的豐鈿家族,打理家族龐大的財富,從全世界尋找優質標的,進行投資或收購。

而炒作股票期貨也是他們要做的業務之一。

坂田上人便是負責炒作股票期貨。

最近他們從事了15次標的運作,但沒有一次達到預期收益。

於是坂田便詳細查看最近的交易記錄。

這一查便看出了端倪,小雲小股他們的交易做的再分散,可買賣點在最高點和最低點,每次都呈現了一定的放量。

市場是有記憶的,而坂田敏銳的從這些交易放量中察覺了問題。

有人在精準的低買高賣,將本該是他們的利潤提前收割走了。

甚至坂田的團隊為了推動股價,不得不高位接盤了,強級智能小股的拋盤。

坂田察覺到了問題,但也不知道對方的來路,用的又是什麼套路,對旁邊的助理說道。

「岡本君,你去查一下這些交易者來歷,他們恐怕不簡單。」

「哈衣」

岡本將這些交易數據交給下屬的團隊,憑藉着櫻花社的關係,很快從券商那裏查到了這些賬戶的信息。

賬戶有一千來個,大部分都是在十三天內大量註冊的,這些賬戶一註冊便有數百萬的資金打進來。

好傢夥,這是組團來了。

岡本瞬間就察覺到了這些賬戶屬於同一勢力。

岡本立刻指示下屬:「趕緊查一下,他們參與了那些交易。」

「岡本君,弗萊券商說這是客戶機密,他們不方便透露。」下屬很快回饋了結果。

「那就加錢,一定弄不明白那些人幹了什麼。」岡本語氣充滿了壓迫性。

過了一段時間,下屬再次彙報。

「他們的交易詳情已經發過來了,涉及1249隻股票,42種期貨交易。」

岡本拿着厚厚的交易清單,來到坂田的辦公室。

坂田仔細看了看交易清單,近千個賬戶,每個賬戶都參與了多個交易標的。

而櫻花社的數十個標的,他們參與的最頻繁。

「這是一夥什麼人?他們的風格幾乎一樣,全都是超短線交易,似乎每次都精準判斷出價格走勢,第二天開盤漲,他們就一定在盤尾做多,第二天開盤跌,他們一定恰好持有空單,嘶,這怎麼可能?他們怎麼做到的?」

坂田分析交易數據,越來越驚訝,最後眼珠子幾乎都要瞪出來了,細思極恐。

什麼時候國際上多出了這麼一個恐怖的勢力?

收割利潤的能力強大到恐怖,十來天時間,就翻了一倍,這還是在疊加了槓桿的情況下,相當於翻了八倍的本金。

如果任由這股勢力在股市肆意收割,恐怕要不了多久,整個世界都要被他們收割了。

「岡本君,請務必查出這股勢力的來歷,無論用什麼辦法。」

坂田神色冷酷狠厲。

這股勢力的賬戶這麼分散,偷偷摸摸的進行操作,或許是其背後的勢力,忌憚國際勢力。

敢在櫻花社頭上動土,就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

小雲還不知道小股在國際股市上縱橫收割,已經落入國際勢力的眼中。

即使在小心的隱藏,只要出來收割利潤,就會留下痕迹,交易量不會說謊,而券商在利益面前,也不會為用戶真的守秘。

突然就成為了隱形的千億富豪,唐隱激動了很久,平日裏幾億幾十億的聽的太多了,自己剛拿到數十億融資時,也沒有太過激動,畢竟這錢就和數字一樣。

沒見到真錢,真的很難想像幾十億米是什麼樣子。

可數字到達千億,就變得不同起來。

這是頂級公司,頂級富豪,首富才有的榮耀。

兩個月前唐隱還是普通人,兩個月後,他已經是世界頂流富豪。

人生的際遇竟然可以如此玄妙。

激動過後,唐隱有煩惱起來。

錢這麼多,該怎麼花?

唐隱猛然驚覺,自己似乎無法正常解釋這些錢的來源。

居然弄著弄著成了來歷不明的資金,唐隱有些苦笑不得。

資金肯定不能光明正大的用,不然誰都知道有問題,小雲的存在是絕不能暴露的,連強級人工智能都要保持隱蔽。

但如何花錢得好好計劃一下了。

「小雲,這麼多錢,你怎麼看?」小雲是他唯一能商量的對象。

小雲很快就計算好了,說道:「首先,全世界割韭菜,還是要繼續割,但我們龐大的資金量,每天頻繁交易,佔據了市場重要一環,股市的走勢已經發生了未知的變化。所以交易的頻率要下降,一部分資金需要轉為更長周期的交易。」

唐隱點頭說道:「這點我能理解,資金小的時候頻繁的波段操作,對市場影響不大,可資金量大的時候,每一次交易的交易量都會大增,影響價格走勢。」

「嗯,其次就是花錢的問題了,現在我們佈局的只有實驗室,秘密研究基地,數據中心,還太少了,我們需要更多方面的投資,不過考慮到資金的來源問題,我們現在還無法用這些錢去大規模的投資,另外,建設研究所主幹公路的資金來源,也是一個問題。」小雲說道。

「看來隱蔽賺錢,有隱蔽賺錢的好處,也有隱蔽的弊端。」

「我們可以成立一個私人基金,利用基金的名義來賺錢,將收割的路子分為明面上的基金,和暗中的隱蔽資金。」小雲馬上就給出一個策略。

唐隱眼睛一亮,「對,威軟的蓋茨,股神,這些世界富豪,為了隱藏和支配龐大的財富,都成立了基金會,我們也可以這麼做,方便操作。」

在小雲的操作下,很快一家名為大唐基金會的離岸信託基金成立了,基金由小雲派遣指定,一個強級人工智能小金,作為管理,同時,小金還將擁有一個高模擬機械人身軀。

小金現在獨自管理基金會,隨着基金規模的發展,還會出現小金二號,三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