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聞言張曉涵也沒追問,反正等下也就知道了。

張曉涵知道這條南環路基本都是各種4S車店和二手車店,來這裏基本都是買車的。

可隨着何凡把車直接開到保時捷4S店門口,張曉涵直接目瞪口呆了,驚疑的看着何凡問道:「你是不是開錯地方了,你來這裏幹嘛!。」

她本以為何凡也就去二手車店置換輛車,或者買個一二十萬的新車,可沒想過何凡會來保時捷這種豪車4S店。

這的車最便宜都得近百萬吧!她真不敢相信何凡能買得起這裏的車,炒股票有那麼掙錢么……

何凡打開車門下車,才轉頭笑着開口:「沒錯,下來吧,我就是在這裏買的車!」

聽何凡這麼說,張曉涵也就半信半疑的下了車,驚訝的說道:「你真買了保時捷啊!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何凡。

「走吧,進去了你就知道我買沒買了。」何凡笑嘻嘻的用手推搡張曉涵進入車店大門。

而在車店內的美女銷售胡欣早就坐在大廳靜等何凡的到來了,眼睛時不時的看一眼車店大門。

今天她還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就是希望能讓何凡眼前一亮。

畢竟昨天,何凡面不改色就花了兩百多萬買車,家裏沒個幾千萬資產她都不信。

另外何凡年輕又英俊,比起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好多了,深入發展一下還是不錯的。

思緒萬千,剛好一轉頭,就看見何凡從大門口進來了,只是那個旁邊的女孩子是怎麼回事……

胡欣嘴角的微笑直接僵住,愣神了兩秒才反應過來,儘管心裏大聲喊著「mmp」,可職業習慣還是讓她帶着笑臉迎向何凡兩人。

何凡跟張曉涵剛進了門,就看見胡欣已經快速走了過來。

「何先生,您的車所有手續都辦好了,現在就能開走了。」胡欣面帶微笑的站在何凡面前說道,只是笑容有點僵硬。

「不知道這位女士怎麼稱呼,有沒有購車的意向呢!」胡欣也是想開口打探一下,看能不能套出這女孩子跟何凡什麼關係。

仔細打量張曉涵的容貌,胡欣自認她確實沒有張曉涵漂亮,但是女人的魅力可不一定是以臉蛋為主的,比如身材……

用力的挺了挺胸脯,一陣波濤洶湧,胡欣自信她可以碾壓張曉涵。

張曉涵正在打量著車店裏的車,就聽到眼前的美女銷售跟自己說話,也沒有多想,直接笑着回答:「你好,我叫張曉涵,我今天就是跟他來逛逛的。」用手指了下旁邊的何凡。

沒有得到自己想要得答案,胡欣有點不甘心,正想繼續說幾句,就被何凡開口打斷了。

「車在哪呢,帶我去看看吧!」何凡可不知道胡欣心裏那些彎彎繞繞,只知道現在就想去看車,一想到馬上就能開新車回家,何凡的心情就激動無比。

被何凡打斷,胡欣也就沒有開口繼續追問張曉涵了,只能轉頭對着何凡微笑說道:「何先生請跟我來,車在那邊。」

說完直接領着何凡兩人一起來到了放車的地方,走過去就看見黑色的卡宴停在那裏。

何凡一看見車直接快速走上去,打開車門上去一陣摸索,興奮得像一個孩子得到一件大玩具一樣。

而張曉涵這會正好奇呢,雖然她不怎麼懂車,但是這卡宴還是挺出名的,她還是知道這車價格挺貴的。

可具體多少錢就不知道了,忽然想到雖然自己不了解這車多少錢,可旁邊不就有一個知道,於是就轉頭看着胡欣,好奇的問道:「這輛車多少錢啊?」

胡欣雖然挺好奇何凡竟然沒有跟張曉涵說價格,但還是如實說出了價格。

「何先生是全款買的車,總共兩百一十萬。」

「⊙⊙!」張曉涵儘管心裏有準備,但聽到這個數字還是有點吃驚。

沒想到何凡花這麼多錢買車,還付的是全款,炒股票這麼賺錢的么……

等何凡從車裏出來,張曉涵已經平靜了下來,打心眼裏替何梵谷興,嘴角微微翹起,露出迷人的微笑望着何凡。

何凡興奮的從車下來,對着站在一旁的胡欣開口:「好了,我現在可以開走了吧!」

「可以的,您現在就可以把車開走。」

「車輛相關的證件,收據,保險都在這袋子裏面,您看看。」胡欣拿着一個文件袋遞給了何凡。

何凡伸手接過文件袋,確認了一下沒有問題后,直接招呼旁邊的張曉涵,大笑開口:「上車,哥帶你去兜風。」說完直接打開車門上了駕駛位。

看見何凡嘚瑟的模樣張曉涵會心一笑,直接走上去坐在副駕駛上。

「胡小姐,我先走咯!」何凡降下車窗跟胡欣擺了擺手,直接踩着油門加速離開。

而胡欣看着離去的卡宴車,一臉複雜,竟然就這麼走了……

而此時車內

「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

「有么,什麼事?」

「你以前那輛車還放人家車店門口呢!」

「沒事,我先帶你兜一圈,等下再請個代駕跟我一起回家。」

聽何凡說完,張曉涵有點哭笑不得,只能任由何凡開車載着,在市區裏面兜兜轉轉逛了一圈……

何凡也體會到了豪車的舒適感了,興奮感也隨着時間慢慢降了一來。

看了下中控屏幕的時間,差不多也該回家了,不然等下天就黑了,回家趕不上吃晚飯。

笑着對着副駕駛的張曉涵開口:「我得先回家了,改天再過來找你。」

「行,你就在這放我下來吧,我打車回去。」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

「那好吧!」何凡無奈的點了點頭,靠邊停車把張曉涵放了下來,這裏街道挺熱鬧的,打車也方便。 秦雲眯眼,冷淡道:「看來你還是不太明白自己的處境。」

「草原又怎樣?」

「等朕騰出手來,一併征服!」

話語中,無限霸氣。

察明衛柔眼神微微一凜,竟被震的說不出話。

她從秦雲身上看到了那股魄力!

絕非紙上談兵!

一路上,她無數次的想像到了大夏自己會有怎樣待遇,會遇見一個怎樣的朝廷和皇帝。

可現在,卻絲毫用不上。

「哼!」

秦雲冷哼,故意施壓,才方便日後與扎扎哈爾部落的談判。

「來人,察明公主舟車勞頓,想必是不服水土。」

「先帶下去,好好伺候着!」

察明衛柔內心微微一慌,道:「皇帝陛下,你到底想幹嘛?」

「擄走我,我阿爹真的會生氣的,到時候兩國必將掀起不必要的戰事。」

砰!

秦雲一拍龍椅,站了起來。

睥睨下方,大吼道:「公主,你這是在威脅朕嗎?哼,敢與西涼聯姻,你們可曾想過朕的怒火!」

初來乍到的察明衛柔,被嚇了一跳,無法跟秦雲直視。

「扎扎哈爾也算一國?!」

「也可與大夏相提並論?笑話!」

「給朕帶下去,先學乖了,再來覲見!」秦雲擲地有聲。

很快,禁軍上前將她請走。

她湛藍色的眸子有着憤怒,但也不願意得罪死秦雲。

等她走後。

秦雲不屑一笑,屁大個部落,也敢來威脅朕!

這個公主,必須要好好馴服,否則震懾不住紮扎哈爾部落。

「陛下,此公主乃扎扎哈爾部落首領的獨女,異常野蠻,聽說在部落極受寵愛。」

「不如咱們將她作為人質,勒令扎扎哈爾部落,對付西涼?」有大臣進諫道。

秦雲擺擺手。

「此事,朕心裏已經有了主意。」

「今天的下馬威給的很足,不怕她不忌憚。」

「現在,先不聊這件事,阿樂呢?朕的大功臣,怎麼還沒到?」

他目光掃視,卻沒有發現神機營的任何將領身影。

顧春棠上前,輕聲道:「陛下,穆樂將軍受了傷,正在御醫院接受治療。」

「什麼?!」

秦雲大喝,眉頭一擰。

「傷的怎麼樣?嚴重嗎?」

「帶朕去看看!」

就在大臣們紛紛擔憂的時候,門外太監響起了聲音。

「穆樂將軍,到!」

秦雲迅速讓人請他進來。

只見他風塵僕僕,身上的繃帶也很簡易,龍驤虎步走上前,跪拜到:「兒臣,拜見義父!」

「西涼一戰,幸不辱命!」

秦雲親自走下龍梯,扶起他,當目光掃過他的雙眼時,頓時一震。

這小傢伙,沐浴了戰場的鮮血之後,蛻變了!

「傷的重嗎?」他關心到。

阿樂心中一暖,露出少年笑容:「義父,小傷,無事。」

「好,不虧是朕的義子,這次給朕長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