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春,你恐怕弄錯了吧。這和壽丹根本就不需要二千年份的帝王參和葯的。」大管家說道。

「大管家,這是丹方,你自己拿去看看。這帝王參可是最主要的藥材。而且,安排在丹方的最後位置。是壓軸的寶葯。」唐春拋去了丹方,大管家一看眉頭皺得更緊。

「難道帝王參給我先抓進去了,不可能,我敢保證我沒抓到過帝王參。所以,你還是輸了。拿天心草來。」李宏冷笑道。

「你個笨蛋。」大管家都忍不住罵了一句。

「我沒輸啊大管家。」李宏說道,一時沒弄明白。

「你是沒輸,不過,我剛才問了二遍,你說煉製和壽丹的藥材全齊備了。還說你看過的絕對準確。現在可是缺了最主要的寶葯二千年的帝王參。

李丹師,難道你就是如此負責對城主煉製了五十年的和壽丹的責任嗎?難怪煉製了五十年都沒能成功,就你這種對待煉丹的態度,連主葯都能給吞了。

難怪啊。說,五十年下來你吞了多少寶葯。大管家,我現在找到了煉製帝王參失敗的根由了。肯定每次都是給李宏吞了主葯。

爾後倒致一直煉製不出帝王參來。而李宏這種小人利用這處機會肥了個人腰包,可是城主府卻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唐春一席話出,李宏差點氣暈了頭。(未完待續。。) 帶著哭腔,喊道,「我沒吞,我吞帝王參幹什麼。所有丹師都清楚,我李宏對工作最負責任的了。不要說二千年的帝王參,就是一百年的山參王我都有專門記錄著的。這丹房的每一片葯葉子都有記載的,絕不會亂來。」

「差的藥材你當然看不上眼了,那可是二千年的帝王參。」唐春冷笑,大管家一臉醬色看著李宏。

「我說嘛,這都煉製了幾十年了怎麼還不能煉出來。可是這事一直由李總丹師負責的,咱們可是不讓插手的,乾的全是粗話。想不到有些人居然如此膽大包天了。連城主府的葯都敢黑了。」趙空成丹師再加了一扛子。

「趙空成,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吞了主葯?」李宏指著趙空成凶開了。

「這還不是證明嗎?以前由你一手主抓的,現在和壽丹換成唐大師負責主抓了,這帝王參就失蹤了。難道這參自個兒跑不成?

而且,就是會跑咱們丹樓外邊還有特殊結界的。那可是老祖宗設置的。而且,你還說藥材齊備了。我記清楚了,剛才一個時辰前咱們是把帝王參擱進了主案桌的,還是李丹師親自過的目。

現在居然不見了,唐大師可是剛進來,大家一起在眼看著的。連大管家也在場的。唐大師還問過是否齊備的。」趙空成哼道。這兩個傢伙肯定不對付。借這機會趙空成也要整死李宏的。


「大管家,我真沒吞了帝王參啊。」李宏聲音都哭了起來。

「混賬東西。你自己想辦法補上。不過,下不為例。不然,這事要是給城主知道了就等著扒皮吧。」大管家黑著個臉一甩袖子走了。

「我真沒吞啊。」李宏一臉菜色,可是,這裡沒有相信滴了。結果,下午的時候聽說李宏掏光了全部腰包終於從天一聯盟拍來了一條二千年的帝王參加入了進來。那是差點心疼死這老小子。

「大管家,我真沒吞啊,你是知道我這個人的。」晚上的時候,李宏一臉可憐站在大管家面前。

「哪葯那兒去了?」大管家哼道。

「我不清楚啊。」李宏說道,轉爾罵道。「肯定是那小子動了手腳。」

「動手腳。你以為我眼瞎了是不是?就他那生境手段能瞞得了我的法眼嗎?而且,當場還有二十幾個丹師在。除非是仙人會施個法術。就是空境強者也不可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盜走帝王參。」大管家真有上前抽這傢伙一嘴巴的衝動。

「嘿嘿,這帝王參不錯。大哥,再給一截我估計就能突破了。」胖子一邊啃著一邊陰笑不已。

「你丫滴當蘿蔔吃了半截腿了。那可有兒臂粗的一截。夠了。過幾天你估計就能突破了。啃太多的話我怕會撐死你丫。」唐春沒好氣的哼道。

「唉。吃根蘿蔔還要偷偷摸摸躲戒指里來吃。」胖子有些鬱悶。

「那你可以正大光明拿到城主面前吃就是了。」唐春笑道。

「俺不想被扒皮了。不過,大哥,你的手段也太高明了。就連我也沒發現你是怎麼把帝王參那麼大的一個東西順走的。」胖子說道。

「給你都能發現還能瞞過大管家的法眼。大管家可是空境二重的高手。」唐春神秘一笑。


「到底是用了什麼秘術?」胖子興趣得很,小麒也是一臉的渴望知道真相。

「幻術。」唐春笑了笑。

「幻術這般厲害。」胖子訝然了,一雙狼眼盯著唐春。

「給你你也沒法子修鍊,需要龍眸,而且,還需要龍族血脈。不過,如果當時城主在場就不靈了。他身手比我高,會被發現的。就是和風副城主在估計要全面瞞住都有難度。當然,和副城主僅有空境三重境界,瞞住他的可能性還是有八成的。」唐春說道。

「對了少主,今天你離開后好像有人在咱們樓房遠處鬼鬼崇崇的。」蛛古力說道。

「噢,會不會是城主府的工人?」唐春問道。

「不像,好像在盯著咱們的住處似的。我在想,他們是不是想搞事兒。」蛛古力說道。

「嗯,盯緊點,最好讓他們搞點事兒出來。我看這個李宏不拔掉是不行了。這傢伙有大管家護著的。只有拔掉它咱們煉起丹來才得心應手。要振興朱雀宗大把的丹藥絕對不能少的。現在的域外島域丹藥跟兵器最重要了。而地盤倒在其次了,因為,靈脈給通魔教破壞得差不多了。在哪裡住著都差不了多少。」唐春說道。

爾後進了小花果福地鑽研丹道修鍊去了。當然,唐春打著磨合和壽丹的幌子從丹房裡借了大把的用具用物練習的。因為有登記,李宏倒也莫可耐何。

二天後,和城主把唐春叫了去。爾後交給唐春一個空間袋。

唐春往裡掃了掃,頓時有些訝然。因為,自己要煉製造化丹的主葯裡面居然有四種到手了。這貨不露聲色,嘴裡卻是笑道:「有它們就好辦得我了,雖說還差了兩味主葯。但是,這次煉製和壽丹的成功率將提高到二成了。」

「就差了『天和子』跟『地海心』,這兩種寶藥品級達到了六品半層次。域外別的地方都找不到了,域外之星有沒有這難說。不過,現在離域外之星開啟的時間還有二年多時間,也等不及了。而且,那兩種寶葯是可遇而不可求。」和城主說道。

「唉,如果能有這兩種寶葯加入的話成功率可提高到三成甚至三成半了。」唐春嘆了口氣,當然要把和城主最大的寶山壓榨出來。

「你確定能提高成丹一成半嗎?」和城主的臉色空前的凝重。

「確定。」唐春說道。


「你跟我來。」和城主好像下了什麼決心,帶著唐春七串八拐,最後進了一個地下河。

這地下河中居然有魚兒遊動,而且,還有一些野花山草長勢還相當的喜人。唐春抽了抽鼻子,贊道,「好濃烈的靈氣。」

「呵呵,域外島域像擁有靈氣的寶地不多了。只不過這支靈脈並不大,只能涵蓋在這方圓十幾里的地下河中。而靈氣就是從地下河中溢出來的。這靈脈之地就在地下河底下。如果唐大師能煉製成功和壽丹,這地下河我可以讓你每年進來一個月時間修鍊。」和城主笑道。

「城主帶我進來並不光是看這地下靈氣的吧?」唐春笑了笑,和城主心裡也暗暗佩服,覺得這傢伙雖說年輕,但心性卻是很穩定。

一般的高手遇上如此靈脈之地都會心動的,想不到這傢伙年紀輕輕居然能守住本心。和城主不曉得的就是,人家唐老大的小花果福地的靈氣至少是這裡的十幾倍。在唐老大眼中,這種靈脈之地根本就是垃圾。

「咱們進樓里說話。」經和城主一說,唐春才發現,二里之外有個方圓達到三十丈的綠色岩石。岩石上還開有許著像窗戶樣的小孔。好像還住有人似的。

和城主到了岩石前,很恭敬的整了整衣服,躬身道:「老太太,我帶唐春來了。」

「和壽丹成啦?沒成的話別來打攪我。你是知道的,我生命能量在流失。」良久,裡面一道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

「還沒有,就缺了『天和子』跟『地心海』。如果有這兩種藥材加入,唐大師說過了,可以增加成丹率到三成半左右。」城主說道。唐春感覺到了一股死氣從岩石里飄了出來。估計是老太太的生命能量快耗盡了。

「三成半。」老太太念叨了一聲,好像在考慮,良久才說道,「你是不是想弄一個名額?」

「沒錯,半仙園咱們天武府沒名額分配。但是,如果老太太出馬,應該能弄一個參賽的名額。」城主說道。

「唉……你這是要我自己打自己的臉啊。」老太太嘆了口氣。

「如果和壽丹能成,打一回臉又何妨。到時,老太太定必恢復鼎盛時的功力,看哪位還敢來打臉。老太太您的生命可是關係著咱們和府一脈幾十萬族人啊。現在情況非常的不妙,通魔教蠢蠢欲動,已經開始發生小的摩擦了。而咱們天武城的地盤可是跟通魔教毗鄰。一旦開戰首當其衝的就是咱們天武府。到時,有滅府的危險啊。孫兒無能,一直停留在六重顛峰。請老太太降罪。」和城主一臉憂心。

「唉,這並不是你的錯。你能進入六重顛峰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六重以上,每突破一個小階都難於登天。不然的話,為何域外島域六重就極為罕見。

六重以上更是鳳毛麟角,就那些個人了。當年赤紅達到了空境九重,幸好咱們的祖先合手傷了他。一旦他恢復過來,就是咱們滅亡的時候了。

可是域外這些個傢伙還不知道這些事的嚴重性。一個個還熱衷於勾心鬥角,熱衷於蠅頭小利。天天就曉得搶地盤招兵買馬。

而宗派內部都喜歡窩裡斗,好像自從朱雀宗開始就已經形成了一個『優良』傳統。這些人啊,簡直不是曉得死字是怎麼寫的。」老太太激奮了起來,猛烈咳嗽。

「老太太別急,慢慢說,別傷了身子。」和城主趕緊說道。

「好了,這個信物你拿去找他吧。」金光一閃,和城主手中接到了一塊指頭大的小金牌,唐春發現,上面刻畫著一個斗笠。(未完待續。。) 「對了,聽說那個小子手中會施展出一種特殊的雷火來,連天藍之水都撲滅不了。這火石我拿來也沒用,裡面雖說能量澎湃。但是,直到現在我也沒搞清楚這是什麼石頭。就賞給這小子吧,好好盡心煉丹。到時,丹成時另有重賞。」老太太的聲音傳來,空中淡淡紅光一閃,居然飛出了八顆雞蛋大的火紅色的石頭。

唐春的雷術突然一動,好像興奮了起來似的。龍眸一掃,頓時狂喜啊。這火石居然是雷屬性的仙石。雖說只是次品雷仙石,但對於目前的唐春來講太寶貴了。

這不,正愁沒仙石修鍊了呢?而老太太居然不識貨。這個也正常,估計武道修鍊者要無限的接近仙人境界時才能感覺到仙氣的存在。當然,也許是老太太根本上就知道,只不過這雷屬性與她不符。

「謝謝老太太厚賞。」唐春表現得一臉淡定,趕緊伸手想把雷仙石收入空間袋中。

「老太太,你怎麼把從那地兒得來的寶貝給了這小子。當年您可是九死一生才得到手的,據說當年這石頭是從一個殘破的仙殿中得來的。」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一道白影閃過。雷仙石居然給白影順走了。

抬眼看去,明眸晧齒,肌肉膚吹彈得破。一雙彎月樣的雙眼動人心魂,那是一位仙子般的聖潔女子正撅著嘴兒,嘴上能掛一個油瓶子。

「搖蘇,別鬧了。快把石頭給了唐小子。」老太太說道。

「不給,他那火不是厲害嗎,叫他朝著我身上來一下。如果能燒痛我我就給他。不然,休想,肯定是騙人的火。什麼丹道大師,這天下有如此年輕的丹道大師嗎?」和搖蘇微搖了搖頭,一臉冷冷盯著唐春。

奇怪,老太太跟和城主一聽,居然不吭聲了。好像和搖蘇真有能耐不怕任何火似的。

難不成這女子還真不怕火不成?唐春掃了掃,發現和搖蘇也不過生境大圓滿實力。

「老太太。和城主。我這火的確會傷人了。劉丹師的下場你們都聽說過了吧。要是傷著了貴府千金這事就麻煩了。」唐春一臉為難樣子。

「沒事,這事跟他們沒關係,你朝著我來就是了。你能傷得了我不但不要你賠,而且。我把十幾年的積蓄下來的好東西全給你。就在這袋子里。絕對不差。」和搖蘇說著扔給唐春一個空間袋子。這貨往裡一瞅,的確有些家底子。不愧是城主之女。裡面藥材靈石堆成了山。

「這事就怕老太太……」唐春顯得有些猶豫——激將法。

「沒事,你能燒傷她不讓你賠。而且,這袋裡東西都給你。」老太太發話了,居然如此的自信。看來,此女絕對有什麼防火的極端措施。

見和城主也微笑著點了點頭。沖唐春笑道,「唐大師,你可要拿出全部的能量來啊。我這女兒啊,別的沒什麼。只不過她天生是天凰之體。」

「天凰之體?」唐春一愣,頓時,臉色有些晃了晃。

「呵呵,你遇上對手了。」孫英笑道,口吻中居然充滿了幸哉樂禍。

「何以見得老師?」唐春問道。當然,兩人傳音都是通過千鬼船用神念直接傳音的。就是空境九重高手也不可能發現的。

「鳳凰浴火重生你總聽說過,鳳凰是控火之神鳥,其實,朱雀也是鳳凰一族的。只不過朱雀還沒有鳳凰高貴。鳳凰能修鍊出天火。

在遠古時間鳳凰一族可堪比神衹。因為,鳳凰也是開天之時的神鳥之一。想不到在這裡還能遇上天凰之體。如果此女願意煉丹的話其成就就可怕了。

因為,她本體就能產生天火。只不過,我還看不出此女的凰火等級。如果是無限的接近本源之火的鳳凰之體,那你這次肯定必敗了。

就是用雷火直接燒也沒用,因為,你的雷火品質還沒她的高。」孫英笑道。

「那幾顆雷仙石我必要弄到手,這可是延續我修鍊雷術以及道神訣的基礎。絕不能半途而廢了。而且,我還有別的術法嘛,並不光是火。」唐春說道。

「可是你不能用別的法門啦?」孫英說道。

「可以融於其中,取巧而已。」唐春笑道。

雷火發出直衝搖蘇而去,唐春發現,搖蘇居然站著不動,直接就讓唐春的雷火燃著了。而且,此女好像還相當的興奮。

下一刻,令唐老大相當鬱悶的事發生了。此女居然把唐春發出的雷火當靈氣一樣的吸收了。而且,貌似此女很喜歡唐老大那高品質的含有一絲仙雷之火。

「多來些,這雷火不錯,有助於我天凰之體成熟。」搖蘇說道。

「好滴!」唐春一聲冷笑,龍眸融於了雷火之中噴了過去。開始的搖蘇還沒感覺,時間一長,此女臉上居然開始面賽桃花了起來。

而且,呼吸急促。不久,開始扭擺著腰姿跳起了宮庭舞來。在她的舞姿中再加上周遭燃燒著的熊熊雷火,她好像一個火的精靈一樣在曼妙的舞動著那令男人噴血的身姿。

不過,下一刻,令唐老大苦笑的事發生了。

一聲輕脆的響叫響起,搖蘇的身上突然火霞大振。那通紅的火光居然變成了滿身的血紅色的霞彩。不久,霞彩越來越濃。再不久,隨著鳥鳴聲傳來。在霞彩之中居然出現了一隻火色的鳳凰。

鳳凰如影霞一般圍著搖蘇在盤旋著纏繞著,此刻的搖蘇猶如神鳥下凡一般。再不久,鳳凰沒入搖蘇的身體當中,而一切霞彩都消失了,搖蘇恢復了平靜。

「看在你助我的火凰之體升級的基礎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這石頭你拿走就是了。」搖蘇臉紅紅的說,一說完,小跑著走了。

唐老大那個鬱悶啊,本來自己的龍眸實施攻擊后已經讓搖蘇進入了幻像當中舞擺了起來。最終的結果就是要讓她昏睡過去。想不到無巧不巧的居然讓她突破了,而且,提升了凰鳥之體。

「哈哈哈,好好好,這種結果最完美了。」和城主大悅,伸手輕拍了拍唐春肩膀,道,「半仙園你估計沒聽說過吧?」

「半仙園,不清楚。」唐春搖了搖頭。

「這半仙園據說是一個功境達到半仙的強者『葛機子』的葯園子碎落下來的,如果有機會進去的話沒準兒能淘到好貨。


比如,次等的仙藥。當然,淘到仙藥草的機會極為罕見。不過,淘到高等級藥草的機會可是很多。裡面像七八品的寶葯是相當多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