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

白展極看到獨狼向龍唯心發出的攻擊,猛然一驚,管不上那麼多,從保護光罩中衝出,擋在了龍唯心身前! 以郝仁的實力,要廢了翟飛虎,那真是太輕鬆了。他輕輕一點,就廢了翟飛虎的「手太陰肺經」。

從今以後,翟飛虎就和他哥哥一樣,再也不能做武者了。除非他們遇到比郝仁還厲害的武者,用真氣助他們修復經脈。如果他們真有這麼好的運氣,那郝仁無話可說了。

郝仁又把大狗拎了過來:「你為吳心做事多久了!」

「好幾年了!」大狗說道,「那時候吳家三兄弟和龍哥、虎哥經常到這邊來轉,他們給我好處,讓幫他盯著來這裡的人。凡是來尋找野人的,或者找什麼桃花源的、採藥的都要盯緊。郝院長都明說了要進山,採藥,我能不告訴他們嗎?否則,讓他們知道,我就遭罪了!」

郝仁說道:「吳心已經被我廢了,他的弟子們也都被警察抓了。現在我們要把翟家兄弟帶走,車子還在你這裡,你可給你看好嘍!」

「一定,一定!」大狗唯唯連聲。

「好了,你起來吧!滾回值班室里去!」郝仁在大狗屁股上踢了一腳。

大狗一走,郝仁問墨白:「源主,你還想在這裡多待嗎?」

墨白連連搖頭:「我現在就想回桃花源!不過,我現在真氣還沒有恢復,無法施展空間穿行!」

郝仁笑道:「這樣吧,我把空間通道打開,再把你和翟家兄弟送進去!」其實,他還有一句話沒說,那就是想去看看《劫經》和供奉息壤的那個神殿。

墨白大喜:「那太感謝了!」他和郝仁不熟,就可能象墨玉那樣隨便。

郝仁向外面看了看。這時外面的天已經黑了好一會兒,這說明桃花源那邊的天正處在黎明時分。

「那現在就走吧,別在這裡耽誤時間了!」說著,郝仁拎著翟飛龍,陶乙拎著翟飛虎,他們先走了出去。宣萱、墨玉、梁雨、墨白也只有跟上。

大家來到墨河村后的那塊巨石前,郝仁隨隨便便地做了個搭鵲橋的姿勢,很快他們的面前就出現一個甬道。甬道的那一頭天色微明。

「你是怎麼打開通道的?」墨白看到郝仁的手中既沒有息壤,也沒有洪燭,十分奇怪。

「兄長,你就別問了,現在息壤和洪燭都在他的身體里呢!」墨玉嘆息著把他與郝仁認識到現在的經過說了一遍。

「這就是傳說中的寄棲啊!」墨白表示不可思議。

過了甬道,他們大步向著桃花源的城中走去。一路上,墨玉、陶乙和墨白交流了一些離別後各自遇到的事情,大家不禁唏噓。

兩個小時之後,他們來到了城中的源主府。此時,以聖女助理名義處理桃花源事務的勞佳正端坐在大廳里,而四大長老和二十多個村長都畢恭畢敬地站在勞佳的身邊,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墨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九天前,這幫人凶神惡煞一般圍攻自己,要不是自己修為高,肯定死在他們的手下。今天這些人怎麼轉性了,對勞佳這個弱女子如此低聲下氣?

墨玉小聲告訴墨白:「這些人都吃了侄女婿的葯,從今以後就成了你們的傀儡,而且他們的戰鬥力也強悍許多,就算將來出了更厲害的角色不服管束,你們也可以輕易制服!」

「什麼葯這麼厲害?」墨白問道。

「這我可不知道。侄女婿看在小萱的面子上才拿出來的,他怎麼可能把方子告訴別人!」墨玉說道。


這時處理完事務的勞佳看到了外面的墨白等人,立即跑了出來,將大家迎了進去。然後他對墨白說道:「源主,你不在的這些天,都是我替你執政,現在你來了,這個位置還是你的!」


墨白笑道:「你就這樣做下去吧,我看你做得挺好的。如果我之前就讓你參與管理源中事務,可能那次叛亂就不會發生了!」

兩人推推讓讓之間,肢體的接觸十分自然,就象一對情人似的。

郝仁笑著對宣萱說道:「我早就猜到,你的姑姑和源主之間有曖昧!」

宣萱也笑道:「既然他們之間能來一聲黃昏戀,那我就放心了,免得老來寂寞,還讓人操心!走,我們到外面去!」

郝仁說道:「那你帶我去供奉息壤的神殿看看,然後再帶我去藏經閣,我想看看《劫經》!」

「好的,跟我來,那邊就是神殿!」

順著宣萱手指的方向,郝仁看到一小型的宮殿,與他在電視上見到的宮殿有點象,反正都是華夏建築風格的。

推開宮殿的門,裡面的陳設著條幾、屏風、布幔等物,靠北牆邊有一個紅木香案,香案上有一個檀木小几,小几的下面鐫著兩個篆字:「息壤」。

對著這個檀木小几,郝仁有一種莫名的親近感。他心中一嘆,這息壤都已經進了我的身體,我要不要在這兒磕個頭呢?

想到這裡,他在香案前跪下,「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

「哥哥,我還要磕頭嗎?」宣萱問道。

「你就不用了,這息壤可是在我的肚子里呢!」郝仁笑道。


「那好吧,我們再去看看藏經閣吧!」

藏經閣在源主府的西邊,只有一間屋大小。想必是自從墨家子弟進入這個空間兩千多年間,並沒有出多少本。

郝仁在宣萱的帶領下,進了藏經閣。

「這裡怎麼不設個人來看管,打掃衛生,擦拭灰塵啥的?」郝仁見藏經閣里空無一人,就問道。

宣萱笑了:「你以為這裡跟外界的圖書館一樣啊!就這巴掌大的地方和千把本書,根本不值得浪費一個人力。誰要想來看書,誰就主動打掃一下。想當年,我在這裡的時候,幾乎每天都跑來看書,那時候都是我打掃的!」

「這麼說,來這裡看書,根本沒人管!」郝仁問道。

「誰會管,我們源主大力鼓勵人們看書、抄書,但是現在讀書的人越來越少。你看,這些書都還這麼新,根本就沒有人多少來翻!」宣萱拿起一本書,翻給郝仁看。

「算了,你別費事了,把那本《劫經》找給我就行了!」郝仁說道。

「好吧,」宣萱到了裡間,拿了一本羊皮書,「就是這一本!」 魔音入耳,只感覺頭痛欲裂,視線模糊,龍唯心強撐著沒有倒下,站在那裡,卻如同一個活靶子般,無法做出有效的攻擊和防禦。

「唯心!」

白展極看到獨狼向龍唯心發出的攻擊,猛然一驚,管不上那麼多,從保護光罩中衝出,擋在了龍唯心身前!

獨狼的手中的一團黑氣逐漸延長,幻化成一黑色尖利長劍,朝著已經失去了五感的龍唯心刺去,帶著陰狠猙獰的笑容,想到即將到口的鮮美龍肉,興奮異常。

突然衝出擋在龍唯心的身前的白展極,令獨狼一怔,但手中的黑色利劍卻更是加快了幾分,擋他者死!

事發突然,景落急了!

完全無法阻止白展極,回眸之間,只見,獨狼的發狠的向前攻擊,而白展極完全處於一個肉墊的狀態撲在四下抓瞎的龍唯心前面。

「獨狼,住手!」

情急之下,再顧不上太多,景落爆喝一聲,飛身攻向獨狼,與此同時,小心隱藏的黑色魔氣鋪天蓋地的爆發而出!

一身翠綠色衣裝的景落,瞬身移到獨狼身前時,已全然換了一副裝備。

簡單精巧的髮髻,換做腦後複雜的高貴盤發,一身充滿生命氣息的綠色衣裝被一套黑色輕紗替代,鼻樑之上,帶著半面閃著光的黑色面具,遮住了她的半張容顏。

「咔嚓咔嚓!」

獨狼魔氣所化的利劍,被景落抬手一揮之間,發出陣陣斷裂之聲,化成一陣黑霧消失不見。

「公主!」

收起進攻的姿勢,獨狼徒然一愣,不明所以的看著景落。

魔音漸漸消逝,龍唯心與鳳斐然也終於恢復了清明,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黑衣女子,龍唯心轉頭看向鳳斐然。

鳳斐然對龍唯心搖了搖頭,快步走進龍唯心身邊,剛剛,真的好險。


「展極,景落呢?」

龍唯心忽的發現景落不在,立刻對白展極開口問道。

白展極怔怔的看著面前黑衣女子的背影,側臉的輪廓,聽著獨狼喊出的「公主」二字,面色一陣扭曲,死咬著牙,不發一言,靜靜的盯著面前的黑衣女子。

「公主,白靈珠可到手了?」

一瞬間的晃神后,獨狼自以為景落一定是拿到了白靈珠才會恢復原身,收起一身凜冽之氣,向景落詢問道。

白靈珠!

白展極好像明白了什麼!

一雙眼睛瞪得通紅,他要等她親口說!

公主?

龍唯心與鳳斐然瞬間謹慎了百倍,身軀不自覺的擺出最佳防禦動作,準備隨時應對對方的突然攻擊。一個獨狼就差點讓他們栽了,現在又來個魔族公主,這事,大了!

「喝!」

景落輕喝一聲,十指成爪,細長尖利的指甲飛速長出,染出血一般的鮮紅。

雖然沒有得到景落的答覆,但見到她渾身爆發而出的狂狠氣息,獨狼心中一陣狂喜,公主要出手了,這下,龍唯心他們完全沒有一絲生還的可能了!

「哈哈哈,公主威——武——」

獨狼抬頭,揚天大笑,然而拍馬屁的話還沒有說完,聲音忽然變得卡帶般難聽了起來。

一雙目眥盡裂的的眼中充滿著不可置信,獨狼緩緩低下頭,看著景落細長的紅色指甲在自己的胸口處緩緩的掏出,連帶著的,還有一顆黑色的卻留著紅色血液的心臟。

「你該死!」

景落紫黑色的嘴唇緩緩吐出三個冷若冰霜的字,五指一捏。

「噗——」

獨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心臟,化作一灘血水,順著景落的手指滴落在地上。

果然威武!龍唯心暗暗給這黑衣面具女子點了個贊!

「啊——」

終於發出一聲驚天哀嚎,獨狼的身軀逐漸透明,漸漸的化成一陣黑霧。

這時候,景落突然有些慌,黑色衣袖朝著試圖擴散的黑霧揮去,耳邊卻想起獨狼滿是不甘以及威脅的話語。

「我的公主殿下,你一定是忘記了魔尊的告誡,若是你能成功帶回白靈珠,今日你毀我百年不死身的事,我姑且不與你計較,否則,我一定會請魔尊還我一個公道!哼!」

該死的!

即使身體被毀,獨狼也不過是消耗了大量的修為而已,卻並沒有真正的死去。

龍唯心有些懵,這怎麼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和自家人打上了?

「落落……」

白展極站在景落的身後,看著面前一身黑衣的女子,終於輕聲的開口,聲音從未有過的低沉沙啞。

景落的身子徒然一僵,壓低了聲音開口道:「我是魔界公主,不是什麼落落,看好你們手中的白靈珠,後會無期!」

話落,頭也不回的快步朝前走去。

龍唯心眉毛微挑,看來事情不簡單。鳳斐然忽的想起在大酒漠時,見到的景落周身淡淡的黑霧,事情似乎都說得通了,血眸中瞭然之色,跟著龍唯心上前一步,靜觀其變。

白展極一個翻身起躍,自景落頭頂飛過,落在景落的前面,緩緩轉身,盯著景落的臉,似乎已經看到那半張面具后與她心中女子完全一樣的容顏。

「讓開!」

景落厲聲出口,完全一副,你不讓開我就不客氣了的架勢。

白展極彷彿沒有聽到一半,一步步逼近景落,如此相似的身形,如此熟悉的目光,景落不見了,而她卻突然出現,無緣無故的救了自己。

她不是景落又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