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啪……」

「怕……」

連續三個巴掌都扇在了那男子的臉上,就連鄒海都沒有反應過來,他還在回味著葉風的話,那邊,三個巴掌便已經扇完了。

「你知道錯了嗎?」

葉風看著面前這個兩邊臉已經全都紅腫的男子,開口問道。

「我……我……」

支支吾吾了半天,愣是沒說出來。

「既然沒想好,那我就幫你再想想!」

葉風說完,又是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

五秒鐘,整整五巴掌扇了過去,打在他的臉上,加上之前的四個巴掌,那就是九巴掌,要不是葉風還控制著力道的話,估計這人兩邊臉已經徹底廢掉了,即便收著力打,他的臉,已經是皮開肉綻,血肉模糊了。

兇狠!

這般慘狀,即便是久經世面的鄒海,也是看的眼皮直跳,這……特么也太狠了吧!

「啊……」

那男子再也忍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了起來,他不過是一個大一學生,哪裡經歷過這種情況啊,被打的兩邊臉頰徹底廢掉了,從沒有受過這樣的疼痛。

不歸愛情 被打哭了!

「咕嚕……」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導致鄒海都沒有來得及制止。

「夠了!」

鄒海也沒有再猶豫,一個箭步走上去,伸出警局內部人員慣用的擒拿術,想要將葉風給制服住,誰知道,剛一碰到葉風的身體,便感受到一股強橫的勁氣傳遞了過來。

「嘭……」

鄒海的雙手像是抓在了鐵板之上,甚至,整個人還被直接震開了。

「日……」

鄒海爆了一句粗口,被震的後退了三步,眼神駭然的看著葉風,他不明白,這人……為何如此強悍,他竟然近不了身?

「我說了,你,沒有資格對我動手!」

葉風緩緩轉過頭來,看著鄒海,開口說道。

沒有資格!

這四個字,鄒海是第一次聽到。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生出一種要臣服的衝動,眼前這人,身體之上散發著一種王者的氣息,那種睥睨天下、霸氣側漏的自信,連鄒海一個男人,都忍不住呆了。

這男的……怎會如此帥氣? 第537章

讓鄒海一個男人都有這種感覺,由此可見葉風此時的樣子是何等的霸氣側漏。

「小風真的好厲害啊!」

旁邊的陳蘭早就是雙手鼓掌,一臉崇拜的看著葉風,眼睛里更像是有小星星一樣,此時的她,就是一個花痴。

「師傅可真夠裝逼的!」

旁邊的羅清撇撇嘴,同為男人,他自然知道葉風現在是在做什麼,雖然是徒弟,但這個時候,他鄙視一下,葉風反正也不會注意到。

明明三句話就能解決掉的事情,非要花費好幾倍的功夫去說,這不是裝逼是什麼?

不過羅清也是看的很仔細,因為他也想多學習下葉風的裝逼技巧,以後有機會的話可以用一用,師傅身邊這麼多的美女,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是因為他裝逼的技巧和手法很高明,讓那些小姑娘們都喜歡上了。

羅清自然也想多學習一點,然後看以後有沒有能用上的機會。

作為男人,誰不想身邊美女成群呢?

要說不想……那是放屁,口是心非!

「住口!」

即便葉風的威武霸氣讓鄒海也有那麼一刻的恍惚,但他是一個老刑警,有著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和堅韌的精神力,恍惚了一下,便也恢復了過來,神色嚴肅的沖葉風吼了一句。

「你作為一個公民,竟然敢對抗警察,這是違法行為,你明白嗎? 老公快到碗裏來 立即放棄抵抗,跟我回到警局接受調查,否則,我將考慮對你執行強制辦法,就地處決!」

鄒海厲聲說道,話剛說完,一手伸進口袋的皮套里,將手槍給拿了出來,槍口對準了葉風。

威嚇!

一個老刑警,對人的心理都有很深的研究,像葉風這種強勢霸道的人,鄒海很清楚,只有比對方還要狠,才能鎮住他!

要不然今天的行動怕是沒辦法完成了。

但很可惜,他面對的不是一般強勢霸道的人,他面對的,是一個叫做葉風的男人!

「你沒有這個權力!」

葉風搖搖頭,神色不變,完全沒有被鄒海的話以及那色厲內荏的樣子給嚇住,甚至,嘴角還帶著一點笑容,彷彿是在嘲諷鄒海一樣。

丟人!

鄒海感覺今天是自己的恥辱日,堂堂一個老刑警,竟然直接被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給無視了,對他的威嚇竟然完全沒起到效果。

罕見!

「不可能,我……」

「先看看這個吧!」

鄒海剛想硬著頭皮再恐嚇一番,誰知道,葉風從懷裡掏出一個小本本,丟了過來。

什麼東西?

鄒海一陣不解,等他將這個小本本看完之後,頓時就無語了!

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啊!

軍人!

敢情這傢伙這麼囂張是軍人啊!

關鍵這軍銜!

太嚇人了!

鄒海心裡一陣無語,這傢伙也是夠了,是軍人身份早點說啊,還故意拖這麼久?

就是為了在自己的女人和兄弟面前裝個逼?

服氣!

鄒海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的,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真是失禮了,葉同志,我之前不知道你的身份,抱歉抱歉!」

鄒海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論軍人和警察,當然軍人更加神秘一點,而且論級別,葉風也遠比他高的多,這時候服軟,對自己的前程也是有好處的。

葉風略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將小本本給收了起來。

「那個……我剛來,不知道這邊是個什麼情況,您看……」

鄒海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又將這個瘟神給得罪了。

「別的事情你不用做,只用把這兩個人的屍體給帶走吧,還有他們好好的審問一下,對外的話,會有我們軍方的人對接的!」

葉風開口說道。

「是,葉同志,我都記住了!」

鄒海二話不說,立馬答應了下來,現在葉風是大爺,他當然要聽了。

旁邊一眾跆拳道社的學生早已看傻了!

特么……這小子扇了那麼多巴掌屁事沒有,這警察更是點頭哈腰的,可真是少見啊!

難道說……這人的身份……很不一般?

也只能這麼解釋了!

隨後,葉風便撥打了秦朗的電話,將這邊的事情給簡單說了一下,後者立馬便趕了過來。

「這是唐天山的大弟子,十三太保之首宋鍾,也是我們華夏海外在逃犯人之一,沒想到被你給殺了!」

秦朗再三確認之後,開口說道。

海外在逃的犯人?

葉風聽到這個,露出了點好奇。

「我們國家也是三年之前開始設立紅色追擊犯排行榜,這些人都是在華夏犯過罪行,但一直沒辦法擊殺的人!」

秦朗解釋道:「就好比這個宋鍾,曾經在我國屠殺過十幾個人,最後還成功逃脫到海外,是紅色追擊犯排行榜第十名!」

「那第一名是誰?」

葉風好奇的問道。

「海外青幫總舵主,唐天山!」

秦朗緩緩吐出一個名字,「這個榜單的設立,很大程度上便是因為他,三年之前,他回來過,要不是軍方一位大佬出手,恐怕,他也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在我們內部,他是極度危險人物!」

極度危險人物!

光從這幾個字眼上,便能看的出來,唐天山的實力有多麼恐怖!

「行了,這裡的事情交給我來解決吧,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秦朗二話不說,將這裡的事情給攬了下來。

「那也好,我就走了!」

葉風點點頭,便帶著陳蘭和羅清走開了。

「小風,你剛才真帥氣!」

路上,陳蘭忍不住又說了一句。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的男人,蘭姐你看中的男人,會差嗎?」

葉風得意一笑,忍不住說了一句。

「嘿嘿,那是自然!」

葉風的話說的陳蘭有點飄飄然,笑了起來。

牛逼!

旁邊的羅清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自己師傅這話說的是越來越好聽了。

不僅吹了一波自己,連帶著還把師娘給吹了一下。

兩全其美啊!

「小風,我過陣子有個假期,幾個朋友約著去港島玩,你要一起去嗎?」

陳蘭帶著葉風在校園裡逛了一圈之後,忽然說道。

港島玩?

聽到這話,葉風也有點意動,一直在天海呆著確實沒什麼意思,出去玩玩也好。

「行啊,到時候我們一起!」

葉風一口答應了下來。

「那太好了,我回去跟我幾個朋友說下,到時候我們一起!」

陳蘭一陣興奮,她其實很擔心葉風拒絕的,因為小風一直都很忙,村子里的事,還有兩個門店的事,讓他陪自己出去旅遊,還真的挺難的。

離婚再戀愛 葉風看著蘭姐那興奮的樣子,也有點歉意,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妻,卻是自己陪伴時間最短的,這次出去遊玩,就當做是補償吧!

跟蘭姐膩歪了一陣子,葉風便接到了李玉婉的電話,看看時間,也到了下午五點鐘了,約了六點在她的房間里談下合作。

「小風你去忙吧,我也回宿舍了!」

陳蘭是一個很聰慧的人,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現在小風明顯很忙,她就很是時候的說回去了。

兩個人相處,總會有人需要為對方著想,要不然,就容易出矛盾。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什麼時候去遊玩,就跟我說!」

葉風點點頭,答應了下來,跟蘭姐揮手告別,和羅清走出了校園。

「師傅,你可真牛逼!」

回去的路上,羅清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

「我牛逼啥?」

葉風不解的問道。

「一個男人能同時和那麼多女人一起,這本身就是一個本事啊!」

羅清佩服的說道,「反正在認識你之前,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厲害的人!」

「哈哈,那就對了,我可是獨一無二的!」

葉風得意一笑。

又開始裝逼了!

羅清一個白眼,什麼也沒說了。

很快,兩個人到了酒店樓下,羅清很是識時務的停了下來,讓葉風一個人走了上去。

六點鐘準時敲響了李玉婉的房間門,後者一打開門,便讓葉風眼睛一亮!

一身得體的緊身裙,一頭黑色的秀髮披在肩膀上,兩眼帶著笑容看著葉風,一副淺笑嫣然的樣子,看的葉風怦然心動。

換了衣服,做了髮型,還用上了和林月瑤很相近的香水!

這個女人……不簡單!

為了和自己談個生意,特地根據自己的喜好做了打扮,甚至,還注意到了林月瑤身上的香水味,下足了功課。

「葉先生,你這麼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李玉婉很得意,家族從小教會她取悅人的方法,沒有白學,現在葉風臉上的神色,很清楚明白的告訴她,成功了!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不好意思?

葉風聽著這話,再看看李玉婉臉上的那一抹紅暈,有種想捏一下的衝動,看能不能捏出水來。

「哈哈,誰讓李小姐的容貌是那麼的出眾呢,我看閉月羞花、天生麗質這樣的詞語就是專門李小姐你準備的!」

葉風微微一笑,恰到好處的吹捧了一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