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嗒嗒」的幾聲,走下樓發覺下人們悉數都已經起來了,李媽正在廚房安排著今天的早餐,當然!一定是以節約而有營養的早餐來安排的,她還特意準備了一杯純牛奶放在客廳的茶几上,白夏微捧在手心上,嘗了幾口牛奶,溫度剛剛好。

李媽早就已經知道白夏微會在哪個時間段起來,早早就準備好了這杯牛奶。 白夏微開口向李媽道謝:「感謝李姨還記得我喜歡什麼,麻煩了。」這話既顯得人有禮儀,又不會讓別人產生違和感。

李媽看向白夏微,臉上露出幾分真心的笑意:「哎呀沒事,夏夏以前經常來這兒蹭飯,我也就記住一些你愛吃的。」

聽此白夏微也露出笑容。陌塵正好看見這一幕場景:青春正茂的少女,從她明艷動人的笑中,褪去自己冰涼的外表,也向外人展示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白夏微習慣早上時不時聽一些外語歌或者流行音樂,一般情況下,她是戴著自己製作的專屬耳麥聽,裡面是她經常會聽【會自動增加主人喜歡的音樂】的,不過被她遺忘在家裡了。

她正趴在桌上扁著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這個小姐姐現在正鬧脾氣的,可不能去惹她,不然會小命不保。正好看見這一場景的陌塵漸漸發覺:夏微的性格開始跟學校里的她不一樣了,開始變得外向,會在他自己面前展現出真實的她。

他意識到這一點后,心臟不知道為什麼跳得比平日里快了很多,但是此時的陌塵並沒有發現這一點,不然他們也不會再發生那麼多事情才相互傾訴了。

不過這都是后話。他大步邁向白夏微自然地坐在她旁邊,將自己的耳麥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喏,我們一起聽。」

一人塞一隻耳機在耳朵里,白夏微習慣性靠向右邊,卻意外將她自己的腦袋靠在陌塵的左肩上,本想起來可是被他的手緊緊按在那兒,一動不動,如同一幅美麗的畫卷放於世人眼前,供人觀賞。

一身白衣少女和一身黑衣少年,一黑一白的極致合在一體也不顯得極端,卻意外的合宜,他們共用一個耳麥,共戴同一幅耳機,將兩個不一樣卻又一樣的人系在一塊,.一起踏上了同一條旅行。

兒時的他們,本沒有什麼瓜葛,卻因為父母們的友誼而走在一起,長大后的他們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心思,父母們到底是在裝糊塗還是各有各安排,命運的齒輪一旦開啟便沒有再停下來的理由。

突然,陌塵收到了一條來自「時光」古裝店的通知【親愛的顧客,您好!您所需要的古風高腰襦裙已製作好,請快點來店內領取您的東西,謝謝本次惠顧。】

【好的,請稍等,我馬上過去。】陌塵匆匆向白夏微交代了幾句,就離開了。

她雖然心裡有些懷疑,不過也沒多說什麼畢竟也只是她自己的一點揣測罷了。【另一邊】改良古裝仙女飄逸清新淡雅古風貼合腰部設計,修身顯瘦,盡顯妖嬈身姿;寬鬆袖口設計,舒適簡約。改良古裝仙女飄逸清新淡雅古風一座山,隔不了兩相思,一天涯,斷不了兩兩無言,用三生把你思念。

所用的色調都偏清雅風,全部加起來的顏色並不多,簡約風格中又不失優雅,而且陌塵還親自動手,將其配套的髮飾和鞋子一併做好,輕輕放入包裝袋中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將這東西有了摺痕,那就不好了。

這是給她的小驚喜,當然要完完整整一點都不能缺的,送到她面前,不然那叫什麼驚喜呢,對吧?

不過一兩個小時,他就趕回了陌家,白夏微正在和李媽學習做他們倆都愛吃的甜點焦糖布丁呢,白夏微無論在做任何事,都會要求自己做的一絲不苟,絕不放過一點細節。李媽很喜歡她的這種態度,做一件事一定要奔著最好去學習,如果連這點都無法做成,那麼你又何必去完成那件事。

他先是將東西放在,白夏微她卧室書桌上后再輕悄悄地來到廚房,看著李媽一點一點在教她做焦糖布丁。

白夏微的悟性很高,隨之李媽又教她學會了卡布奇諾,焦糖瑪奇朵,冰咖啡等。白夏微一轉頭就看見陌塵正斜靠在牆壁上。 白夏微有點驚訝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事情為什麼沒有人告訴她,不過也才過了多少就回了,挺好奇他去幹什麼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呢。

她伸伸懶腰,用手捂了一下眼睛,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陌塵這次離開不是為了一件簡單的事情,可是如果來用語言來訴說的話,又不知道該怎麼講,或許這就是她的直覺問題吧,但是為什麼感覺有一點蹊蹺。

她始終搞不明白這一點,也弄不透,如果真的能讓自己猜的話,還不如直接問,總比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好多了。

一面低頭思考一面抬頭看向陌塵,他緊緊低著頭一直都不敢抬起來,她雖然感覺有點奇怪,卻也說不出來在哪裡:「陌塵,你這趟出去幹了什麼?」

陌塵有點心慌的感覺:「你問這個幹什麼用?」白夏微眨眨眼:「沒什麼事,單純有點好奇吧。」

陌塵試圖看破她內心的想法,白夏微一雙清澈見底,澄澈清明的眼睛,彷彿能看到他心底里去,陌塵慌忙的收回眼神,帶著她來到卧室里去。

白夏微平時並不相信人,但是這次對於她不同。雖然不知道陌塵帶她去幹什麼,不過她堅信他是不會害她的,這可能就是她的第六感吧。

就這樣想著來到了她的房間,看見擺在自己卧室床上整整齊齊的一套古風漢服,白夏微真的驚訝了。

他什麼時候準備的自己都不知道,這種莫名其妙對自己的好讓白夏微她自己變得不知所措起。

她張張嘴巴,卻又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才是對的。白夏微心想:但是有借必有還,他既然送了我東西,我不敢白白接著,欠了一個人情必會再欠一個,按照這樣欠下來可就還不清,不過該送什麼才好?看來得去,問問靈歌姐了。

她轉念之間已經想好了對策,安心的收下這套漢服:「謝謝。」

卻意外發現上面衣裙的細微處正刻著一行字:『半夏微涼,時光正好』忽的覺得自己的所有心思,都被陌塵他猜的透透了,他知道自己喜歡什麼,知道自己習慣在衣服上刻下一個標籤,他都知道。而自己渾然不覺。

白夏微也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心情是怎樣的,總覺得暖暖的,好像有人進入了自己的心房,打開了自己的窗。

微風拂過,帶來新的羈絆。

陌塵只問了她一句:「喜歡么?下次你來做,我欣賞好不好?」

他知道白夏微一向不大喜歡有陌生人在無緣無故的原因下送給她禮物,他這句話成功的堵住了白夏微心中的想法,這樣子對他們兩個人都好,感覺回到了小時候,竟然感覺真好,白夏微默默想著。

重生之都市仙帝 陌塵主動牽住了白夏微的手。雙手冰涼涼的,一點都不暖:「夏微,你去換上衣服讓我看看吧,好歹也是我幫你選的。」也不知道為什麼,白夏微正和此意。

過了半晌,白夏微,才慢慢走進陌塵的視野內,如果非要用一首詞來表達他的心情的話,那便只有: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綠波。

白夏微一襲青衣,腰帶處被人細心地用絲絨卷了幾下,銀白色的末尾被人剪成現代系列,加上幾縷穗子看起來著實不錯,將她高挑的身材完美的展現於大眾眼前,裙擺並不是很長,剛好及地,不差分毫。

再論她的髮飾,很簡約。是白夏微她自己一人紮成(註:白夏微從小跟她媽媽一起在劇組生活過,而此從她媽媽的身上學到了很多技巧,也學會了很多髮型。),她的頭髮剛好及腰間,頭飾並不繁雜,只有簡單的幾樣不然白夏微也不會多此一舉,去將髮型修改了,髮飾跟衣服還有鞋子是一套的,它們都是專人定製的,如果小的話還可以去換,而且那個過程是不需要錢的。

店內還會免費提供的工具和材料,可供客人們自己做出心儀的東西來。

只有一個白玉簪子,發間還弄了幾縷流蘇在上面,極美。

真真正正的顯示了,什麼是清而冷?什麼是孤且傲,白夏微恰好展示出來了。 天空澄碧,纖雲不染,遠山含黛,和風送暖.

天那麼藍,連一絲浮絮都沒有,像被過濾了一切雜色,瑰麗地熠熠發光.天晴得像一張藍紙,幾片薄薄的白雲,像被陽光曬化了似的,隨風緩緩浮遊著.

這天是大一新生入校軍訓的日子,因為大二和大三會比大一早入學幾天。

先是迎新生的儀式,再而才是為期一周的軍訓時間,在此期間內,大一新生是不允許出校門的,其他的一些規矩都寫在了校規上,每個人必須牢牢的記下來,不然如果一不小心犯了,那懲罰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正巧,粱玖玖就是入學新生之一,她的主科是文學系的,粱草莓一早就知道這丫頭片子肯定不會聽自己的選擇外語系,不過對於她選文學系還是,有小許驚訝在裡面的。

余小小提出建議:「要不,我們去瞧瞧玖玖那丫頭嘛?」

纏情蜜愛:前夫長點心 白夏微首先贊成提議,其次是寒月然後她們將彆扭的粱草莓乖乖哄好,一起齊刷刷地去看大型軍訓現場。

話說這天真的很熱誒,寒月在去的路上還查了下天氣,預測近十五天不會下雨,真是為大一新生感到悲催。這是頭一回校內四大女神在大庭廣眾之下出現在大家面前,一路上不少人都在八卦。

學生甲:「哇塞,我再一次感嘆自己與大神們之間遙不可及的距離感!」

素衣錦食 學生乙:「大神們這是要去訓練場嗎?而且沒發現她們都是素顏嗎。」這波又隱隱的為他們幾個人拉了一大波羨慕值,畢竟距離差的太遠,讓人恨不起來鴨。

粱草莓一行人並沒有理睬這些,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她們幾個去做,僅此而已。【畫面一轉】粱玖玖雖然經歷過軍訓,但是這種滋味並不好受些,幸好在關鍵時刻,她還有一個親姐。

【訓練場】白夏微看著一群人在烈日灼心的刺激下,拚命壓榨出餘力,心中還是蠻多感受,她軍訓的時候一點累都不覺得,主要是因為從小就在親爸的部隊里,接受過最正式的訓練,自然而然的養成了習慣。

就在前不久,白夏微還去部隊住了一小段時間,白父也是對這個女兒無奈,別人是害怕去部隊訓練她倒好,一有閑功力就想來部隊里住,什麼鬼嘛。

粱玖玖一眼就看見了她們幾個,直向她們跑去。一面喘著氣一面說著話:「姐,你們怎麼過……過來了?」

寒月拍拍粱玖玖的後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水遞給她。

粱玖玖也不嬌氣,大口大口地往自己的肚子里灌去「咕咕咕……咕咕咕……」的聲音不斷地響著,余小小几個人,都紛紛忍不住輕笑出聲。

但是由於她們之間已經太過於熟悉,粱草莓並不介意自家老妹在損友面前,展露出真實性格畢竟大家互相都認識很久,自然沒有什麼大問題。

其實,教粱玖玖那一組的教官就是白夏微的表哥冷思源了,冷思源小時候也經常和白夏微一起訓練,所以體能方面很不錯,他安排的任務並不多,但各各也都不容易。

白夏微上前打了個招呼,從冷思源口中得知:他是被老師強行推薦給學校,然後成為了軍訓教官,因為大三的課並不是特別多,而他是在大三師兄裡面,體能算很不錯的,於是乎,就有現在這一番場景了。

冷思源現在再提起這事還是覺得很無奈的很心酸:「那個粱玖玖是草莓的妹妹吧,我先前看過去的時候,還以為就是她呢。」

白夏微點頭,之前還以為冷思源會認出不來,看來是自己小看他了。

大一新生訓練還在繼續,白夏微和余小小上午還有其他事只能先走,只剩下粱草莓和寒月兩隻貨還留在那裡看。

這樣子也讓外人看起來,這也是鮮明的對比呀!大二的兩個師姐在那裡悠閑的看,一群大一師弟師妹在被拚命的壓榨著,莫名的感覺到一陣心酸呢。 余小小推了推白夏微:「夏夏,我有件事想跟你聊聊。」

白夏微無辜地摸摸鼻子,一雙杏眼正直勾勾盯著她:「說啊~」余小小突然有點不想說的感覺,這可怎麼辦才好。

但是如果她不將這件事說出來的話,她心裡也會不好受,與其一個人獨自承擔這些事情,還不如一群人幫忙承擔,誰說又不是這樣子的道理。

「我被人表白了,是一群人。」余小小現在心裡還是七上八下的,到底是誰把她自己的所在地址發出來了!如果讓余小小找到這個人,一定弄死他。

平日里她也沒得罪什麼人了,怎麼今天怎麼就這麼倒霉呢,真的這件事。結仇結大了,那個人給我等著我遲早會找到他的。

白夏微聽完了整個過程后,也感覺到很蹊蹺,到底是誰才會知道她會在哪裡的,就連他們這些個室友有時候都不知道她們各自會在哪裡出現,她平日里是得罪了誰呀,怎麼會這樣呢,白夏微始終想不明白。

等等!白夏微經過余小小這麼一說才發覺她自己最近好像也是這麼個情況,不過因為她不怎麼喜歡出去,她天生就是比較喜歡安靜的環境,就連選課也是選比較沒有多少人會選的一些偏門的課,所以被堵的幾率會比常人大大減少。

可是這段時間內也多了不少人來找她,這不面前就來了一個嗎。

學生丙:「白夏微同學,我愛慕於你已經很久很久了,我們可以交往么?」

在一旁的余小小無奈扶額,她已經見過很多次這種場景了,並不是一次兩次了,可以說是每天無時無刻都能看見,而且有時候主角就是她自己。

白夏微自己也抽抽嘴角,看來真的如好友所說,背後一定會有人在其中做套,不然她們不會這麼輕易地被人找到。

白夏微露出官方微笑:「不好意思,我不會喜歡你的,沒有其他的事,我就走了。」這種事兒發生太多次,她現在也是習以為常,不過也為以後粱玖玖的生活嗅到不尋常的氣息來,看來玖玖那丫頭以後也不好過嘍。

這件事來的很快,去的也很快,只是為平凡的生活又多添了幾層色彩罷了,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不過因為校園文藝節快要到了,現在大家都比較忙,尤其是大一的學生們,他們畢竟才剛剛踏入大學生活中來,有一些不適應是正常的。

粱玖玖之前並不止一次地來到過X大,現在卻真正正正的用一名學生的身份來適應這裡的生活,還是蠻不習慣的。

軍訓的時間說快也不快,說慢也不是很慢,今天是軍訓的最後一天,教官們給他們各自出了一個題目:今天由你們做主。

規則如下:今天由你們自己來規劃自己的生活,如果你熟悉這裡那再好不過。首先由你們挑選課程,然後可以選一位比自己大的學長或者學姐來教導你們,然後後面的時間你們交流,你們的學長或者學姐來安排,或者由你們抽籤來決定,現在開始吧。

粱玖玖雖然認識很多,但一時間也找不到適合的人。如果去找夏夏姐的話,她最近在忙文藝節還是不要了。思來想去,還是只有去找月姐算了,畢竟她之前問了一下,只有她有這個時間,至於去找粱草莓,她是絕對不會去的。

她姐的性格,她還不知道嗎?但是一旦認真做起事來,還真的很可靠。這點是不容置疑的,粱玖玖一旦下定好主意后,就連忙跑到她們寢室去找寒月了。 寒月感覺到粱玖玖還是有點緊張,決定先帶她熟悉一下周邊的環境再作決定。

她讓粱玖玖首先準備好關於文化課會上的一些材料后就一起來到了自習室內。粱玖玖獨自猜想可能是月姐單獨一個人在自習室里為她上課,這種方式還是有點稀奇的。

但是她也沒有多說話,雖然以前來過這所學校,但是也是只去過他們寢室和一些個別教室而已,粱玖玖並沒有真正的意義上來參觀過這所學校,在她本人的心目中X大還是很神秘的。

自習室的裝潢很簡單,藍白相間的屋子內卻又內藏著不一樣的色彩,兩張白桌子並連著中間會有一個檯燈,卻又顯現出古羅馬的風格,讓人感覺到神秘不可測。

寒月與粱玖玖面對面坐著,粱玖玖心裡沒來由的一陣緊張感,自習室里的人並不少每個人都很安靜,雖然有時候會比較胡鬧,但是大部分時間,他們也是懂得分寸的。

該在什麼時候鬧,該在什麼時候安靜他們心裡都有分寸,並不會隨意的跨過這條分界線。粱玖玖從心裡開始接受了這樣一所學校,坐在對面的寒月感受到了她的想法,不禁一陣好笑。

「玖玖,今天這是屬於你的課堂,記住這是課堂,什麼樣的規矩你應該都明白。」

「好了,我先教你一些文化課的基層內容,先把這一本書看一下。」寒月向粱玖玖遞給去一本書。

書的封面很普通,但是摸了一下這個紙質,與平日里的書的紙質是不一樣的,非常的特別。

粱玖玖暗自揣測她的心思,尤不知這是寒月專門給她一人設計的一門課程,上課自然要上,可關於人心這堂課也要上。

過了好一會,粱玖玖消化完了其中的一大部分知識后,指著書中的一些不大明白透徹的地方問:「寒月姐,這裡我不大懂,可以教教我么?」

軟糯糯的聲音,使寒月心神一動她怎麼沒看出來玖玖這丫的現在居然會暗地裡撒嬌賣萌,無所不能了?!這倒是真的讓自己小瞧她這性子,看來草莓平日里沒讓帶壞她嘛,這第一關算是通過嘍?

那麼,第二關就看她能不能受得起,這可就不尤著玖玖那小脾氣了。寒月獨自考慮過這些事的後果,然後再將消息發在群里。

(永遠的損友)

寒冷的沉默:『我今天帶玖玖,還順帶著出了一些題目,沒問題吧?』

愛吃草莓不解釋:『沒事沒事,你就大膽放心地上,我保證不會說什麼。』

半夏微涼:【無語】

半夏微涼:『如果等玖玖知道她親姐是這樣對待她,你覺得怎麼樣啊。』

寒冷的沉默:『我覺得草莓也沒幹什麼啊,反正我又不會下很重的手。』

寒冷的沉默:【安心噠】

小小星星淚:『月月辦事我放心,話說回來你跟玖玖在哪上課?』

落跑萌妻:狼性老公惹不起 小小星星淚:『內容上啥,透露下唄!』

寒冷的沉默:『()不可能滴,我還沒傻到全說。總得有點神秘感才好!』

……………………白夏微通過短暫的聊天後意外發現粱草莓新發了一條朋友圈,點進去一看,內容如下所示:

嘻嘻,今天早上去看玖玖那丫的,路上卻收到了她給我準備的禮物,特地來向你們大傢伙獻醜了。【圖片】【圖片】

(評論區)小小星星淚:「哇塞,我突然發現你居然是個妹控?!」

寒冷的沉默:「啊啊啊啊啊啊,上天欠我一個這樣的妹妹!」

寒冷的沉默:「我從現在開始下決心,一定要好好招待你妹妹,誰讓你給我……」

小小星星淚:「加一加一,告訴我你的位置我一起來!此仇不報非女子。」

變成情人的方法 半夏微涼:「我還是不要摻和在裡頭了不然倒霉的一定是我。」

半夏微涼:「各位英雄好漢,保重。」 因為粱草莓給她們幾個的暴擊,使的粱玖玖這一上午並不好過,寒月可是下了重手才讓她歇一會兒,直至中午。

粱玖玖直接累趴在桌子上,她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怎麼一個兩個都這樣,哪位英雄可以來救救她於水深火熱之中啊!

寒月並沒有多說什麼,退一萬步來講就算她跟粱玖玖解釋了這些以後,那又對她本人有什麼作用,不過畫蛇添足而已。還不如讓她一個人承擔這些就好,寒月不只一次地慶幸自己是在幫粱玖玖,而並不是在害她,不然她自己都恐怕良心上不安。

粱玖玖雖然覺得很累,但她自個心裡其實都明白這些道理。而寒月是帶著她再一次回憶人心的善惡,整個人也通透許多。

但是還有一些地方不太明白,既然是上課,為什麼要上到這些呢?而且現如今她也才大一而已,為什麼要這麼早接觸到人心的一面呢,這些問題粱玖玖百思不得其解。

一個上午就這樣禍害出去了,中午的時候寒月並沒有讓粱玖玖在食堂里吃飯,而是隨著冷思源一起出去了。

寒月伸手指了指廚房:「今天,我們自己下廚,能接受?」

粱玖玖重重的點點頭,當然沒問題,平時她姐不在家的時候,都是她自己一個人弄得好嘛?!對於冷思源來說更沒什麼問題了。

這樣中午吃飯的問題當然很容易地就地解決了,不過粱玖玖有點想不明白,為什麼要叫冷思源過來一起呢?難道是因為下午的訓練內容跟他有關,這一點寒月並沒有告訴粱玖玖,而是讓她自己去參悟。

很快到了揭秘的時候,正如,粱玖玖猜想的一般下午的訓練跟冷思源脫不了干係,冷思源作為粱玖玖的教官,比寒月更加了解她的體質方面,為她制定一些計劃。

當然光制定肯定沒有用,如果她不天天實行的話,那制定了又有什麼用呢。粱玖玖很清楚這個問題,冷思源也十分樂意接受這個相對艱巨的任務,但是總比天天在宿舍受陌塵的奴伇好多了,是吧。

粱玖玖歪了歪腦袋:「冷教官,據我知道的你是夏夏姐的表哥吧?」雖然是疑問句,卻也意外的成為了陳述句。

冷思源有些意外的看向粱玖玖,他還以為這個丫頭不知道呢,看來粱玖玖什麼東西都懂,只是不說出來罷了:「是,不過你是從哪裡發現的,我猜夏夏沒告訴你。」

「呦呵,我還帶看了一場戲呀!」寒月倒是有一些吃驚,沒想到,本來是訓練粱玖玖的課,現如今她卻帶看了一場戲,這倒是,精彩至極了!

也是不辜負粱草莓對她身上寄託過重大的厚望,也沒辜負自己這一整天的訓練,看這效果著實不錯嗎,也挺讓人驚訝的,看來自己可以在她們面前交差了。

這一天,粱玖玖確實學到了很多,她以前完全沒有接觸過的點,她心裡很感激寒月對於自己的點點教誨,雖然也不多,卻讓她自己受益匪淺。

回到宿舍以後,立刻給粱草莓打了一個電話,粱草莓那邊好像有點忙,所以並沒有立刻接了電話,是過了一小會才接。

粱草莓:「喂~聽說你這一天過得挺艱辛啊,沒怎麼樣吧?」

粱玖玖朝天翻了個白眼:「姐,你是不是太小瞧我了,雖然這天過的不是怎麼好,但是也不差呀,這不就給你報平安來了嘛。」

粱草莓沒好氣的回答:「你從小到大什麼時候給我省過心,要不是月月回來跟我說了,我還真不信你這丫頭片子。」

粱玖玖:「哎,可不能這樣說呀,你就比我大了幾個小時就這麼了不起?!真的令我太火大啦,哼!」

粱草莓:「你可別不說小時候你自己算算你到底惹了多少次,而且哪一次不是我幫你才度過的,你忘了?」

粱玖玖:「當然不敢忘您的大恩大德,小的就在這邊謝過了。」

粱玖玖:「等一下,話說你剛才去幹嘛了,怎麼那麼久啊?」

粱草莓:「聽你這語氣,你還挺感興趣的?我正送你一個詞,多管閑事,你把這些天過著,明天就是文藝節,今天我還很忙,先掛了吧。」

粱玖玖:「好吧,我就不打擾您老了,跪安,拜拜~」 聽到粱草莓提起文藝節,粱玖玖一開始還有點蒙圈,然後去查了一下校園的官網,才發現這個製作人居然是她姐?!

什麼玩意兒,作為她親妹妹居然一點都不知道,看來粱草莓倒是撒謊的功夫,尤其是對她還挺好使的呀!簡直令人火大。

粱玖玖再往下翻了翻,她居然看見在某個節目表上的名字有白夏微,她一直都明白白夏微是不會參加任何校園活動的,據她所知道的,這是她首次參與校園活動。

也有一些大一的學生參加了文藝節,不過粱玖玖並沒有放在心上,但是文藝節就在明天開始,為期時間一天,看來明天得去好好瞧瞧了,畢竟是她姐親手排的作為親妹妹當然要去捧場了。

夜初靜,人已寐。一片靜謐祥和中,那雪白的天使緩緩自夜空飄落。輕盈的雪,和著夜的舞曲,來了。銀白的月光灑在地上,到處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聲。夜的香氣瀰漫在空中,織成了一個柔軟的網,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裡面。眼睛所接觸到的都是罩上這個柔軟的網的東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樣地現實了,它們都有著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樣都隱藏了它的細緻之點,都保守著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

粱玖玖早早就睡著了,其實今天一整天下來,她也不是特別累。只是多想了一些事而已,並不是為了什麼其他原因。

清晨,朝陽慢慢地透過窗撒進來,細細碎弦的光芒攏在白夏微的身上,顯得人更加高貴孤傲。

陌塵跟白夏微已經協定好了一切事,而且為了確保在這次節目中,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白夏微決定把自家的鋼琴給搬過來,她是讓陌塵去的。

誰讓現在白夏微回不了家,而陌塵有特權可以回家一趟,那自己也只好委託他幫忙了。白夏微在昨天下午的時候就已經把白家大門的鑰匙給了陌塵。

白夏微推推粱草莓:「草莓?你快醒醒啦現在已經七點了,還不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