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回!」靈靈立即點了點頭,然後大聲的喝道。

二道黑影在雨中衝出幾百米后,在一顆大樹上停了下來。

「二哥!我們掌握的資料不準確啊!那個姓金的恐怕已經是元嬰後期的高手了!否則不可能反應這麼快啊?」柳生井野苦笑著問道。

「那可不一定!他們能發現我們,並不一定是因為他們修為高,很有可能是那幾隻可怕的骷髏頭!」柳生井拓皺著眉頭道。

「如果姓金的不是元嬰後期的高手,怎麼可能輕鬆的把暗器擋下來呢?」柳生井野搖了搖頭道。

「他最多是元嬰中期的修為!能擋下你的暗器,是因為他手中的那把刀!老三!這把刀可是神器啊!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得到它!」柳生井拓激動的說道。

「二哥!你瘋了嗎?我們現在可是逃命啊!」柳生井野吃驚的說道。

「逃命?逃什麼命?他們追過來了嗎?」柳生井拓冷笑著道。

「對啊!他們為什麼沒有追過來呢?」

「這隻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們在虛張聲勢!而且如果拿不到解藥,那我的三池玄甲和你的三件寶貝可就泡湯了!」

「那..那…那我聽二哥的!」

「走!我們殺回去!」

「好!」

就在兩個人剛剛準備大樹上騰空而起,突然一黑一綠兩道光芒出現在了兩個人的頭頂上!

「不好!」柳生井拓驚恐的大吼一聲,迅速拔出腰間的腰刀,向著黑芒擋了過去!

「咔嚓」一聲!一尺長的腰刀立即被劈成了兩半!而黑芒繼續向著柳生井拓的身體劈了過去!

「啊……遁!」柳生井拓驚恐的大叫一聲!

就在柳生井拓的身體剛剛變成虛影,黑芒已經劈在了他的身體上!

「刺啦」一聲!柳生井拓上身的衣服,立即被劈開一道長長的口子,而裡面的一件烏黑髮亮的內甲出現在了金清石的眼前!

「你以為穿著一件王八殼,就能保住你的狗命嗎?」金清石用日語冷笑著道。

「八嘎!我要殺了你!」柳生井拓的身體在瞬間消失后,又瞬間出現在了離金清石十幾米遠的半空中,雙手舉起一把古香古色,閃著藍色刀芒的三尺二寸太刀,瞪著眼睛,怒吼一聲向著金清石撲了過來!

「小鬼子!老子今天如果不能活劈了你,就不姓金!」金清石立即舉起黑龍寶刀大吼著道。

「當」的一聲巨響!黑龍寶刀和那把太刀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啊!靈靈!快跑!」金清石慘叫一聲!身體一邊向後倒飛著,一邊焦急的大叫著道。

正被柳生井野步步緊逼,手忙腳亂的靈靈,連忙飛身向著逃向遠方的金清石追了過去。

「老三!千萬別讓他們跑了!」柳生井拓的身體在空中晃了一下后,立即高興的大吼著道。

「嗨!這個女人我要了!」柳生井野興奮的大叫著道。

「什麼人?」這個時候,十多個穿著雨衣,舉著95式突擊步槍的巡邏戰士向著這邊沖了過來!

就在戰士們剛剛把槍口瞄準空中的兩道黑影,兩道黑影就憑空消失在了大家的視線中。 金清石拉著靈靈的手一邊回頭看著一邊向著海邊的方向快速的飛奔著!

「哥哥!你演的好假啊!」靈靈一邊奔跑著一邊撇著嘴小聲的說道。

「我本想好好演的!可是巡邏隊過來了,我只能改劇本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哥哥!我可不是在演戲啊!那個人是元嬰後期的修為,我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啊!」靈靈鬱悶的說道。

「一會進到海里,你就躲到神龍令里去!我一個人來對付他們!」金清石連忙說道。

「不!雖然我的修為不如他,可是只要不硬拼,自保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靈靈馬上搖了搖頭道。

「不行!萬一動了胎氣就麻煩了!」金清石瞪著眼睛說道。

「哦!」靈靈一聽到胎氣兩個字,馬上乖乖的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大海已經出現在了兩個人的眼前,金清石拉著靈靈飛身向著大海里跳了下去。

而緊追過來的柳生井拓和柳生井野毫不猶豫的跳進了大海里。

金清石一個人向著大海深處快速的移動著,而兩道黑影緊緊的追在他的身後。

一個小時后,已經追到金清石身後的柳生井拓和柳生井野,興奮的舉起手中的太刀,向著金清石的雙腳劈了下去!

就在兩把太刀落下的一瞬間,突然一塊金光閃閃的巨大板磚,出現在了兩個人的眼前!

柳生井拓和柳生井野看著迎面衝過來的巨大板磚,頓時大吃一驚!立即舉起太刀全力向著金光閃閃的板磚劈了過去!

「當!當!」兩聲巨響!一道強大的衝擊力,從太刀上傳進了身體里!

「嗯!嗯!」柳生井拓和柳生井野同時悶哼了一聲!身體立即向後倒飛了出去!

「獵物改變成獵人了!」金清石心中暗暗冷笑一聲,迅速轉身向著向著嘴角流著鮮血的磐涅寂滅印沖了過去!

「當!當!」磐涅寂滅印在金清石神識的控制下,連續不斷的向著柳生井拓猛拍著!柳生井拓驚恐的揮起太刀,一邊拚命阻擋著,一邊借著磐涅寂滅印的攻擊力量,向著水面快速的逃命著!

而受了輕傷的柳生井野看到金清石向著自已的沖了過來,他連忙向著遠處逃去。

獵人變成了獵物!拚命逃跑的柳生井野,看到身後的金清石竟然快速的向著自已靠近著,他馬上明白了,金清石的修為絕對在自已之上!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麻痹他們!

十多分鐘后,柳生井拓面色蒼白的從兩百多米深的海底逃到了海面上,而緊追他的金磚,在他逃出海面后,就金光一閃,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三!老三!」柳生井拓一邊打開神識在大海四處搜索著,一邊焦急的大叫著。

「當!當!」在大海深處,閃著冰冷黑芒的黑龍寶刀與太刀激烈的碰撞著!

準備拚命沖向海面的柳生井野,被黑龍寶刀一次次阻擋住了去路,而且在黑龍寶刀的猛烈攻擊下,身體開始慢慢的向著大海深處下沉著,手中的祖傳神兵太陽太刀,也出現了個個裂口。

「變身!」就在兩個人下沉到海底四百米深的時候,突然金光一閃!一條人形金龍出現在了柳生井野頭頂上!

「啊?他….他….他就是那條金龍?」柳生井野看到一隻鹿角、牛頭、驢嘴、蝦眼、象耳、魚鱗、人須、蛇腹、鳳足的金色怪物出現在了頭頂上,他頓時吃驚的瞪著眼睛,心中驚恐的大叫著道。

「力劈華山!」金清石的兩隻龍爪緊緊握著黑龍寶刀,大吼一聲,向著目瞪口呆的柳生井野狠狠的劈了過去!

豪門誘愛,總裁別太壞 「嗖!嗖!」柳生井野看到劈向自已的黑色刀芒,他連忙使用了一個千斤墜,身體快速向下沉了下去,與此同時,左手突然揚起,三枚如同蝙蝠一樣的暗器,呈一條豎線形向著金清石沖了過去!

三枚蝙蝠一樣的暗器,同時射中了金清石的龍頭、龍胸和龍腹,可是在「當!當!當!」三聲輕響后,三枚暗器並沒有像柳生井野所想的那樣鑽進龍身里,而是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啊?祖傳的毒蝙蝠竟然射不穿他的身體?難道一定要我自爆烤嗎?」柳生井野心中驚恐的大叫著道。

「哼!你逃不掉的!」金清石冷冷的說完,一擺長長的龍尾,身體瞬間出現在了柳生井野頭頂,黑龍寶刀再一次狠狠的劈了下去!

柳生井野連忙舉起手中的太陽太刀擋在了頭頂上,而身體里的靈力開始快速逆行運轉著。

「咔嚓」一聲!太陽太刀瞬間被黑龍寶刀劈成了兩半,然後劈開柳生井野腦袋、胸膛、腹腔,最後從兩腿之間沖了出來!

緊接著金光一閃,一隻龍爪插進了柳生井野的丹田裡,已經膨脹近兩倍,失去意識的元嬰被龍爪從丹田裡掏了出來。

「哼!正好用你來補充一下我的靈力!」金清石冷冷的說完,張開大口,一口將巨大的元嬰吞了進去!

元嬰一入體,立即化成精純的靈力向著丹田涌了進去,而因為控制磐涅寂滅印而消耗大量靈力的八色元嬰,馬上興奮的掙開了眼睛,張開小口用力一吸,滾滾靈力立即化成一道白線,向著小口沖了過去。

「老三!老三!……」柳生井拓踩著海水,一邊焦急大叫著,一邊四處搜尋著。

「嘩啦」一聲水響!一道黑影出現在了離柳生井拓五百米的海面上。

「小鬼子!別叫了!你們家老三在這裡!」金清石向著柳生井拓的方向大喊道。

柳生井拓聽到金清石的聲音,連忙飛身沖了過來,當他看到金清石雙手提著變成兩半的屍體,頓時臉色一變,立即轉身就逃。

「喂!小鬼子!你跑什麼啊?不想要你弟弟的屍體啦?」金清石一邊快速追趕著一邊大笑著道。

「姓金的!你別得意!我大哥一定會殺了你和你的全家!」柳生井拓一邊向著燈塔的方向狂奔著,一邊大吼著道。 「小鬼子!就是你家老祖宗過來,老子照樣殺了他!」金清石一邊全力追趕著一邊冷笑著道。

重生之修羅歸來 「姓金的!你以為你能殺得了我嗎?實話告訴你!我大哥可是元嬰頂峰的高手!殺你如同踩死一隻螞蟻!」柳生井拓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我也實話告訴你!我也是元嬰頂峰的修為!就是你大哥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他!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中國!」金清石冷笑著道。

「你..你…你是元嬰頂峰?這…這..這怎麼可能?你才多大啊?」柳生井拓吃驚的大叫著道。

「一切皆有可能!磐涅寂滅印!出!」這個時候,金清石已經追到了離柳生井拓不到五十米,他立即大吼一聲!

「嗖」的一聲!磐涅寂滅印立即從識海里沖了出來,向著柳生井拓追了過去。

「啊?又來了?」柳生井拓聽到背後傳來急促的風聲,他一邊驚恐的大叫著,一邊慌張的著左邊沖了過去。

「呼」的一聲!磐涅寂滅印緊貼著他的右側沖了過去!

就在柳生井拓剛剛鬆了一口氣,飛到前方的磐涅寂滅印在空中轉了一圈后,又向他沖了過來!

「啊!」柳生井拓驚恐的大叫一聲,連忙向著左側沖了過去!

「死!」而就在柳生井拓的身體剛剛閃到左側,突然從背後傳來一道冷冷的聲音,與此同時,一道冰冷的殺氣出現在了頭頂上!

「神遁!」臉色煞白的柳生井拓,立即驚恐的大吼一聲!

神遁術,是一種用特殊法術進入各個緯度空間,藉助其它物質逃生的辦法,神遁術的運用要達到「神鬼莫測」的效果,不但經過長期的修鍊,而且還需要有一定的天賦,在達到形神合一之後,才可以突破空間的束縛!不過使用神遁術也需要付出大量的靈力。

「呼」的一聲!黑龍寶刀劈開了柳生井拓虛影。

「哦?這是什麼身法?難道小鬼子也會瞬移?」金清石看著突然消失的柳生井拓,一邊向著四周尋找著,一邊皺著眉頭道。

突然一道黑影憑空出現在了金清石身後,同時一道冰冷的寒光向著金清石的腦袋狠狠劈了下去!

金清石由獵人再次變成了獵物,而偷襲方式竟然跟他偷襲柳生井拓的時候一模一樣!

殺氣一入體,金清石頓時大吃一驚!天眼和神識都沒有發現柳生井拓,而他竟然毫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想要閃開已經來不及了,他立即大吼一聲!

「變身!」

「當」的一聲巨響!就在金清石剛剛金光一閃,三尺二寸的太刀狠狠的劈在了龍頭上!

「奶奶的!疼死老子了!」金清石被一刀劈進了水下十幾米深,他晃了晃暈呼呼的腦袋,咬牙切齒的大吼著道!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他…他…他怎麼可能變成龍?」柳生井拓被震飛出去十多米遠,他雙手顫抖著握著太刀,驚恐的看著大海。

「嘩啦」一聲!金光一閃!一條金龍從水裡沖了出來!

「小鬼子!老子一刀劈死你!」金清石在空中怒吼一聲,張開兩隻龍爪,向著目瞪口呆的柳生井拓撲了過去!

「我跟你拼了!」柳生井拓知道自已的靈力只剩下了四成,而金清石變身成金龍后,強大的威壓已經證明,他現在絕對有元嬰頂峰的實力!自己已經逃不掉了!

「噹噹當……」黑龍寶刀與太刀激烈的碰撞著!

柳生井拓臉色開始由白變紅,雙手的虎口已經全部裂開,鮮血染紅了太刀的道柄,身體被一次次劈飛后,又一次次拚命的沖了過來!

金清石的兩隻龍眼也變成了紅色,黑龍寶刀噴出了近兩米長的刀芒!

「四昧真火!出!」金清石看到滅景追風再一次從空中向著自己撲了過來,突然開口冷冷的說道。

「呼」的一聲!紅、白、藍、黃四種炙熱的火焰出現在了刀芒上!

「滅景追風!」緊接著金清石怒吼一聲!黑龍寶刀向著空中的柳生井拓狠狠的劈出一刀!

這一刀看似是一刀,其實確是由九九八十一刀組成!一層層帶著四昧真火的刀刃向著撲過來的柳生井拓沖了過去!

柳生井拓看到沖向自已的一條條刀刃,連忙揮起太刀向著刀刃全力劈了下去!

「噹噹當……」撞擊聲連續不斷的響了起來!

當柳生井拓連續劈開第二十道刀刃的時候,太刀的刀身已經被四昧真火所覆蓋,而炙熱的高溫已經將他雙手的皮膚烤成了黑色!

「當」一聲巨響!第二十一道刀刃與太刀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啊!」柳生井拓的焦黑的雙手再也抓不住太刀了!太刀真接被轟飛了出去,而緊隨而至的一層層刀芒,轟在了他的身體上!

「奪舍!」就在刀芒進入到柳生井拓身體的一瞬間,他突然怒吼一聲!一道光團突然從他的丹田裡沖了出來,向奔金清石撲了過來。

「哈!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行啊!」金清石看到光團鑽進了身體里,他馬上高興的大笑著道。

柳生井拓的身體已經被劈成了一片片掉進了大海里,而他的元嬰剛進到金清石的丹田裡,就看到一個閃著八色光芒、足足有二十厘米高的元嬰慢慢的張開了眼睛,向他微笑著道:「小鬼子!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啊?怎…怎….怎麼會是這樣?」柳生井拓一邊向後倒退,一邊吃驚的問道。

「送到嘴邊的肥肉,我怎麼可能不吃呢?」八色元嬰微笑著說完,身體一閃立即出現在了柳生井拓的身前,輪起兩隻小拳頭,向著柳生井拓狠狠的砸了過去!

「砰砰……」只要十多厘米高的柳生井拓,沒過一會就被打趴在了地上,八色元嬰騎在柳生井拓的身上,張開小嘴向著柳生井拓的腦袋咬了下去!

由靈力化成的元嬰一點一點的消失著,而隨著元嬰的消失,留在元嬰里的最後一道神識也開始一點一點消失著! 在南海艦隊家屬區的大院里,一絲不掛的靈靈一邊幫金清石擦著後背一邊嬌聲的問道:「哥哥!那兩個元嬰呢?」

「被我吃了啊!這兩個人都是元嬰後期的高手,我就是變了身,也幾乎耗盡了所有靈力才幹掉了他們!不補一補怎麼行啊?而且他們還有一個元嬰頂峰的大哥!萬一他殺過來,那我是必死無疑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唉!我還想吃了他們呢! 龍紋戰神 如果吃了這兩隻元嬰,那我就可以回復到元嬰中期,這樣我就再也不會拖你後腿了!」靈靈鬱悶的說道。

「就是能吃也別吃!現在你可不是一個人!萬一傷害到小寶寶怎麼辦?」金清石瞪著眼睛說道。

「哦!」靈靈撅著小嘴不高興的點了點頭道。

「現在快天亮了,剩下的那個小鬼子應該不會來了!我們抓緊休息!等找到他們的藏匿地點,我們立即殺過去!」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嗯!」

就在靈靈趴在金清石懷裡熟睡的時候,在御龍度假村別墅里,盤坐在客廳地上的柳生流舟,身體已經變成了烏黑色,一條條腥臭烏黑的血液七竅里慢慢的流了出來。

柳生家族的大長老柳生井久面色蒼白、頭頂冒著白煙、雙手顫抖著將所剩無幾的靈力灌入到了柳生流舟的身體里。

「父…父….父親!別…別…別在為我消耗靈力了!毒..毒已進入到了心臟里,我已經活不了太久了!」柳生流舟慢慢的張開嘴巴,吃力的說道。

「兒子!你一定要堅持住!你二叔和三叔已經去找解藥了!」柳生井久連忙說道。

「父…父親!二叔就是找…找到解藥也不會給我們的!而..而…而且如果他看到你靈力耗盡,一定..一定..一定會對你下手!」柳生流舟氣喘吁吁的說道。

「他敢! 神級龍衛 我就是只剩下一成靈力,也能殺了他!」柳生井久瞪著眼睛咬牙切齒的說道。

「父..父..父親!你一定不能讓..讓他們得到先祖的神器!」柳生流舟掙扎著說完,突然揮起右掌向著自己的丹田拍了過去!

「砰」的一聲!柳生流舟丹田裡的元嬰立即被拍成了碎片!

「哇!」一口烏黑的鮮血從柳生流舟的嘴裡噴了出來!

「兒子!父親不要什麼神器!只要你好好的活著啊!」毫無防備的柳生井久,立即抱住柳生流舟的身體,痛苦的大叫著道。

「啊?這…這…這是怎麼回事?」聽到叫聲的惠子立即從樓下沖了下來,看到滿嘴是血躺在柳生井久懷裡的柳生流舟,頓時大吃一驚。

「惠子小姐!你現在就派人把我兒子運回國!如果他的屍體不能完完整整的運回國,你們所有人都得死!」柳生井久冷冷的說道。

「嗨!我馬上去安排!」惠子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嗯!你再問一下小野!他們那邊是什麼情況!」

「嗨!」惠子連忙手機撥通了小野的電話。

坐在越野車裡,正焦急等待消息的小野,連忙接聽道:「惠子!流舟族長怎麼樣了?」

「流舟族長已經玉碎了!你那邊情況怎麼樣?」

「大門口增加了好多士兵,我懷疑井拓和井野已經暴露了!你馬上派人聯繫貓頭鷹,讓他迅速查明情況,錢不是問題!」

「嗯!」

柳生井久聽到軍隊加強了警戒,只是冷冷的笑了一聲,然後開始抱起柳生柳舟向著樓上走去。

轉眼三天過去了,一艘懸挂著巴拿馬國旗的萬頓貨輪,緩緩的離開了展江碼頭。

「唉!中國就是我們柳生家的噩夢!幾千來!我們柳生家族有幾百名高手都死在了這裡!而這次柳生家族恐怕會全軍覆沒啊!」柳生井久望著遠去的貨輪,長長的嘆了口氣道。

「師父!那個金清石才三十多歲,就算是修為再高,也不會高過你吧?您可是天下第一高手啊?」站在柳生井久身邊的一個身高170、皮膚白皙、眉清目秀、大眼睛、瓜子臉、身材高挑兒的絕色美女,皺著眉頭小聲的問道。

「如果我是天下第一高手,那你師兄就不會死了!而且你二師叔和三師叔已經失蹤三天了,恐怕是凶多吉少啊!」柳生井久苦笑著道。

西遊鬥戰聖佛很閒 「師父!二師叔和三師叔會不會借著這個機會,去偷偷的挖寶藏了?」那個絕色美女冷笑著道。

「不可能!我們只是知道寶藏大概的地點,而且島上面還有很多漁民,想要偷偷的挖出寶藏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