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吃吧,好好享用,日後吞了你,這一切都將成為我的,」

「他是我的,你們不能和我搶,」

……

「嗖,」

就在眾多龍族少年議論紛紛時,三滴金色落入大鼎中,大鼎劇震,五顏六色的液體也被染成金色,熾盛的光芒璀璨奪目,同時金色光雨迸射而出,讓整個神鼎都發光,香味誘人至極,

「小友,輔葯已成,快進入寶鼎吧,」龍族大長老看向林浩,嚴肅說道,

「好,」林浩大聲應道,只是他在聽到龍族大長老的話語時,卻是心頭巨震,如此寶葯,竟只是輔葯而已啊,那主葯……

來不及多想,林浩縱身一躍,進入大鼎中,燦爛的藥液頓時將他淹沒,

「封鼎煉體,成萬獸之身,」龍族大長老一聲大喝,大鼎一旁的鼎蓋自動飛起,落在鼎口,將大鼎嚴密封死,

大鼎不斷震顫,恐怖的藥液不斷衝擊著林浩的身體,進行錘鍊,

大鼎中不時有異像出現,碧綠的仙蛇蛇信吞吐攻向林浩,龐大的紫金蟾蜍復甦張開大口,漆黑的魔蠍尾巴揚起光芒駭人……

面對這一切攻擊,林浩卻閉目盤坐,寶相莊嚴,一動不動,任由這些凶獸衝擊,

此時他能夠感覺道整個身體都開始沸騰,每一滴血液都在瞬間被蒸發,隨後重新出現,蘊含神性精華的藥液進入他的肉身中,化成道道神光融入他的血肉,錘鍊他的身軀,

到最後,林浩整個身體開始發光,無數道光束立刻射出,璀璨奪目,一道似有似無,冥冥中的吟唱聲,響徹這片天地,

「那是什麼聲音,你聽到了嗎,」龍族少年中一位資質極為強大青袍少年驚駭開口,

「沒有啊,你幻聽了嗎,」他周圍的少年不斷搖頭,

「我也聽到了,那是一個令我都要顫慄的聲音,」人群中又有一位實力強橫的紅袍少年開口,他看向遠處發光的大鼎,眼中殺意涌動,「我越來越像吞了這個人類了,」

「萬獸之音已響,開鼎紋,祭神明,」龍族大長老驀然大喝,

隨其爆喝,圍繞他周身的龍族長老各自出手,分別打出一道神秘的符文沒入大鼎中,符文似是驚醒了什麼,大鼎上面的九頭神龍開始放光,彷彿要從鼎上復活走出,陣陣威壓瀰漫,

「吼,吼,吼,吼,吼……」

九道龍吟聲響起,大鼎劇烈顫抖起來,刻畫在大鼎下方密密麻麻的生靈,彷彿也活了過來,盡皆匍匐在地,傳出陣陣祈禱祭祀之聲,響徹天地,

隨著祭祀聲響起,大鼎中的光芒越發璀璨,將林浩的身體徹底淹沒,

盤坐在大鼎中的林浩面色開始露出痛苦,因為鼎內的藥液全部復甦,他的肉身雖然強大,卻也堪堪能夠承受,無數血肉在剎那間被毀滅,隨後重生,

這份劇痛和奇癢,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但若是熬過去,必定是一番難以想象的蛻變,

隨著時間流逝,林浩的肉身越發璀璨,晶瑩而強大,無數神輝從肉身中綻放,


當夜幕降臨,月光垂落,大鼎內的藥液達到了頂峰,一頭龐大夔牛虛影出現在了大鼎中,開始攻擊林浩,幾次使得林浩吐血,險些身裂,

夔牛乃是藥液所化,每一次攻擊都相當於爆裂的藥性,林浩若是能夠熬過,肉身將再造,若是堅持不住,頃刻間就會肉身崩潰,身死道消,

看到林浩的狀態,周圍的一眾龍族長老露出擔憂,

「大長老,是不是可以停下了,夔牛的藥性太強,這小子好像承受不了,」龍皇走近龍族大長老,低聲說道,

「這頭夔牛的實力的確超乎我的預料,」大長老皺眉,死死看向林浩道,「再看看吧,他能夠多吸收一分藥效,等會經歷龍神之血洗禮的時候,成功的可能性便會增加一分,」

「可是……」龍皇還想繼續勸說,可在此時,大鼎中突然傳出一聲巨大的轟鳴,使他閉口中,連忙轉身看向大鼎,龍皇瞳孔急速收縮,臉色瞬間蒼白,

一眾龍族大佬,也盡皆心神劇震, 畫面彷彿定格,所有生靈的目光都被大鼎內發生的事情吸引,

此時,大鼎內的夔牛虛影憤怒咆哮著,它狂暴地撞在了大鼎的側壁上,轟隆一聲,夔牛虛影炸開化成光雨燦爛奪目,而就在這光雨中,卻有另一頭夔牛浴火重生,

青黑色毛髮完全轉變,黑色下沉,成了地獄里的烈火,纏繞在其獨腳之上;青色光芒大盛,使其全身毛髮盡皆成了玄青色,耀眼奪目;同時在它眉心,一道宛若閃電般的裂痕出現,急速擴大,竟形成了一隻金色眼球,

「這是,這是……夔牛天眼,返祖之相,該死的,這怎麼可能,,」

「完了,完了,,希望這夔牛不要開啟天眼,否則一切就真的完了,」

在夔牛虛影發生異變的瞬間,龍族長老們立刻驚呼出聲,因為龍族長老為了防止他們身體的氣息影響寶葯天成,所以距離寶鼎太遠,

如今出手已經來不及了,

就連龍族的大長老也是臉色大變,露出掙扎和猶豫,現在他出手到是能夠救下林浩,但如果他強行出手,不但儀式被打斷,就連林浩也會被反噬重傷,再無洗禮可能,

「不能接受洗禮化龍的林浩,救回來又有何用,」

「萬一,他能夠撐過去呢,若是能夠撐過去,一切都將改寫,」

心思急轉,轉眼間龍族大長老便定下心思,同時,他揮手擋下了向前衝出的龍皇,急速傳音道:「不要出手,不管是他還是我龍族都有一線生機;若是強行出手,我龍族就毀了,」

龍皇聞言,身體一震剛要說話,可就在這時,他的瞳孔再次收縮,心直接沉到了海底,

「夔牛,天眼已開,難道天要亡我龍族嗎,」感受到龍皇的狀態,大長老轉頭看去,立刻駭然驚呼,

只見夔牛眉心的緊閉天眼,驀然睜開,它身上的氣息立刻暴漲數倍,


「嗷,,,」

一道興奮的嘶鳴從夔牛口中發出,它眉心的天眼光芒四射,陡然產生一股巨大吸力將大鼎內的所有藥液吞入其中,夔牛的身體立刻凝實,一股極為濃郁的葯香透過大鼎傳出,竟有宛若復活般的跡象,

「這頭返祖夔牛開天眼,吞寶葯,成聖葯之身,若是在平時絕對是天大的機緣,可此時……此時,這小子怎麼承受的起,,老夫恨啊,,,」龍族大長老一拍大腿,露出絕望,

「天要亡我龍族啊,,」龍皇也是悲呼道,

在眾多龍族痛呼驚叫聲中,成就聖葯之身的返祖夔牛一頭撞向了閉目的林浩,它直接穿過林浩的胸膛,進入他體內,

在夔牛入體的剎那,林浩感覺彷彿一股似海的能量在體內轟然爆開,僅僅是一瞬,林浩體內的所有經脈全部破碎,

「啊,啊,,,」

痛入靈魂的劇痛,使得林浩豁然睜開雙目,其血絲遍布,仰頭髮出一聲痛苦和駭然的長嘯,這僅僅是第一波而已,

「轟,」

下一刻,更加強大的藥力再次一衝,林浩全身劇震,強大到媲美地階極品法寶的肉身,竟在瞬間就出現細密的裂紋,宛若即將破碎的瓷器,

僅僅是倆次衝擊而已,林浩就瀕臨死亡,成就聖葯之身的夔牛居然如此恐怖,難怪龍族一眾長老如此篤定,林浩必死無疑,,

但世間的事情沒有絕對,也沒有突兀的奇迹,一切彷彿命運的預兆,

肉身的破碎,死亡的臨近,使得本來沉浸在肉身提升蛻變升華中林浩,完全清醒過來,所有的一切都開始放緩,所有的一切都開始消失,只剩下自己,

只有真的面對死亡,才能體會到那種臨近死亡時候的渴望,那種對於生,本能的渴望,

僅僅是活下去,不需要任何理由,卻迸發出人類最璀璨的火花,

「我……不能死,絕不,,」

「絕不,,,」

林浩憤怒咆哮,全身所有的細胞都開始燃燒,一同燃燒的還有他胸口的熾熱,

不遠處的龍族少年聽到林浩不甘的咆哮,臉色卻是驀然大變,露出鄙夷和深深的憤怒,他們從龍族長老那裡得知林浩必死的信息,他們根本不認為林浩能活,

他們本來是一代天驕,為了涅槃境突破極境強行壓制修為,同輩中,資質平平的同伴早已進入更高的境界,他們日日夜夜承受著不甘和煎熬,如今終於可以突破這個桎梏,打破這個夢魘,

他們的期盼,他們的等待,終於要有結果,

他們要進入龍族最神秘的所在,龍族祖地,他們要在那裡將一切的等待化成機緣造化,一飛衝天,,這幾日他們都處於持續亢奮的狀態,心中早已有了極端強烈的希冀,

然而當這強烈的希冀被打破的時候,他們幾乎陷入瘋狂,

「混蛋,廢物,,為了今日我等了數百年,數百年啊,」

「螻蟻的人類,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縱然你今日死亡,來日我要尋得你所有相關之人,親手將其撕碎,生生吞入腹中,方解我心頭之恨,」

嘈雜的謾罵,憤怒的咆哮,甚至帶上了凄厲而絕望的哀嚎,

似乎整個龍域都處於極端悲奮的狀態中,絕望的陰雲密布,

留在府邸的兔子,似乎是感受到什麼,臉色大變中,身後陡然出現一對羽翼,瘋狂的從府邸中衝出,凄厲的嚎叫響徹龍域上空:「浩子,你不能死啊,你不能,,你……你死了,我怎麼辦,,不能啊,,,」

「轟,」

突然,變故發生,

林浩就在被成就聖葯之身的夔牛撐爆的瞬間,他胸口突然發光,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氣息,一道通天光柱,直接穿過大鼎,洞穿龍域上空的陰雲,威臨天下,

這一刻,不斷衝擊林浩肉身的藥力,盡皆破碎,化成流水般的光河湧入他的胸口,甚至天地間的精氣也被引動,一縷縷,一道道精氣跨越大鼎,沒入林浩的身體中,他整個人都在發光,

「這,這,這……」

龍族中所有的生靈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時候,都露出震驚之色,然而震驚之後便是劫後餘生般的欣喜,

龍族大長老最先清醒過來,此時他胸口起伏,大口喘息,激動道:「這是至尊的氣息,他胸口的位置,是……是第二神藏,原來那個傳說是真的,此子曾經敲響九霄塔九重天,成就至尊神丹,只是至尊神丹被毀,難道今日要重生嗎,」

「轟隆隆~~」

巨鼎在劇烈的顫抖,本來傲視天下的夔牛,在林浩的肉身中再次顯化,但此時,它卻露出慌亂,它奮力掙扎,想要抵擋林浩胸口傳出的巨大吸力,

可是一切都是徒勞,

夔牛虛影被強行拉入林浩的胸口,消失不見,吞掉夔牛,林浩的胸口更加璀璨,宛若一輪太陽,胸口傳出的吸力驀然擴大,直接覆蓋整個龍域上空,攪動天地風雲,狠狠吸扯四周的精元,

這一刻,從大鼎中竟傳出饑渴之感,

林浩也心潮澎湃,內心激動,幾欲發狂,多少年了,他胸口的第二神藏吞了不知多少天材地寶,始終不能復甦,如今希冀即將成真,他如何不激動,

可是隱隱中,他感覺一頭夔牛聖葯還不夠,他感覺好餓,好餓,好想吃,,

「我……餓……」

林浩全身氣息鼓脹,發聲困難,卻以意念震動巨鼎,形成音浪,席捲四方,回蕩在龍域上空,

龍族所有生靈聽到這倆個字的瞬間,都是渾身一震,忍不住後退數步,因為在這道聲音回蕩的瞬間,他們感到一雙饑渴的眼睛正盯著他們,彷彿要立刻將他們撕碎吞食,

「好可怕的小子,今日便是你的機緣,也是我龍族的機緣,」龍族大長老興奮大叫,「今日縱使你吃空我龍族,我也要餵飽你,老夫要看看你所化之龍,到底能夠達到何種程度,」

龍族大長老心頭有了熱血,第一次正視林浩,

其實龍族與林浩非但無冤無仇,而且相當於送了林浩一個天大的造化,即使不能將他收服,縱使結下一個善緣,也有莫大的好處,

心中有了這個想法,龍族大長老不再猶豫,翻手取出一晶瑩玉盒,玉盒開啟,裡面出現一株藥草,藥草上七片血紅葉子迎風招展,葉子最上方倆顆瑩白果實,五彩之光閃爍著迷離的色彩,

「那是……天河聖果,」龍族少年有人驚呼,


「我聽長輩說過,這是我龍族珍藏的聖葯之一,天河聖果采於茫茫天河之中,此果孕育極難,破殼而出之後,沐浴天河之光,千年長一葉,當它長到七葉時,方才沉於天河深處,沉睡三千年才能結果,」另一位龍族少年感嘆道,「一萬年的精華啊,若是我能服下,會立刻突破此時的境界,連連破關……」

「就憑你,莫說突破境界,恐怕會立刻爆體而亡吧,」另一位龍族少年嗤笑道,

「快看,大長老竟將聖葯祭出了,」又有龍族驚呼,眾人心臟猛地一跳,盡皆凝神望去,

只見龍族大長老手掐道決,驀然開啟大鼎,天河聖葯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后,大鼎又重新閉合,一時間,大鼎再次傳出隆隆巨響,熾盛的光芒大盛, 天河聖果進入大鼎后,立刻崩碎,化成熾盛的光團,看不清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能聽到寶鼎轟鳴,上面的神龍鱗甲閃爍,彷彿要復活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