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我的問題:你是怎麼來到這的?」

「你!」

男人嘴角溢出一絲鮮血,驚恐未定

「啪!」

又是一記火辣辣的巴掌深深的印在男人的臉上,男人落淚了,哭著說:

「在下也不清楚,是內閣大人給在下的靈符,只要有靈符的武士,便可以跨越國界,來到華夏!」

「拿出來!」

賀翎伸手就要

「拿不了….別打!別打!…手,腳,筋脈被挑斷!」

男人手腳都被陳昱州給挑斷了筋脈,動彈不得,看賀翎想要再次一巴掌扇在自己臉上,急的他話說都不利落了

「啪!」

可憐,賀翎的巴掌還是準確的落在了他的臉上,清脆的響聲迴響在這個密閉的房間中,顯得格外滲人,在男人梨花帶雨的落淚之下,張亮上前搜出了他身上的靈符,交給了賀翎

賀翎有些好奇的接過這個「靈符」,就是一個造型奇特的玉塊罷了,看不出什麼花樣,當下懷疑的看向男人,男人正驚恐的看著自己,並不像是騙人,也沒膽子誆騙自己

「說說,你們的那個天皇讓你來這做什麼事情,還有沒有什麼同夥?」

賀翎又問道

「在下收到的命令,是跟你們之中的掌權者進行商談求和,可是你們這裡竟然還沒有統一,還鄙視我們倭國之人,幾番言語不和之下,在下便被你們的人給追殺了好幾天!」

「求和?求什麼和,如今大戰都還沒開始,怎麼就求和了?」

「和平,共同鑄造亞洲和平發展戰線!在下看您是華夏之中最有實力的玩家了,您有跟我們進行合作的實力,只要您同意,我們便簽訂兩國和平友好協議,而且如果您需要的話,我們可以派軍隊來幫助您儘快搞定這些障礙,完成統一大業!」

「啪!」

話音未落,賀翎一巴掌便又招呼了上去,在那人不解的目光下緩緩開口:

「哪來那麼多屁話,問你什麼就說什麼,還有沒有同夥?」

「沒有!」

捂著已經有些腫大的臉龐,男人嘴角抽搐的回答道,一時之間也不敢隨意多說話

「那我能不能通過這個靈符,去你們國家?」

賀翎手中摩挲著靈符,問道。

秦少的心尖狂妻 「能,不過需要在下帶您前往!」

男人一愣,看到賀翎即將揚起來的手掌,連忙點點頭惶恐又有些驚喜的回答道。

這靈符只能攜帶一人,如果賀翎準備前往,自己可以把他帶過去,到時候憑藉天皇的力量,足以完虐他,屆時再利用賀翎的身份,用他做為在華夏的傀儡勢力,來逐漸實現統一,那麼整個華夏就在倭國的掌控之內了!

想到這裡,男人臉上就有一股難以遏制的猥瑣笑容

「有意思,你好好照顧他,必須把這個靈符的情況給問出來!」

賀翎自然能看出這其中有漏洞和陷阱,必須要讓張亮再仔細拷打問一問,自己可不相信這個傢伙會這麼老實,而且按照天皇制來說,這些傢伙都應該不會怕死才對,哪有這麼怕死的存在?

「是!」

張亮點點頭,嚴刑拷打,不給弄死就好了

「靈符我就拿走自己研究了,你好好獃在這裡,跟我的手下談談心吧!」

賀翎冷笑一聲,只見大手一揮靈符便竄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看的那個倭國男人一愣一愣的,暗呼神奇

走出了那密閉的空間,賀翎這才感到一些棘手,周圍的國家竟然統一了,而且似乎是掌權者才有能夠穿梭國界的法寶,看來距離世界大戰的時間恐怕不多了,自己沒什麼能力也就算了,如今自己是華夏第一勢力之主,屆時眼看著地盤被他國蠶食,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很快,各個帝國駐明羅城辦事處的人收到了通知,立即派人返回各自的帝國,將基因商店總部通知召開全球大會的信息告訴了帝王。

一時間,整個巫星都沸騰了。

距離上次基因商店召開全球大會已經五六年了,當時還是為了調停白象帝國、飛豹帝國和大龍帝國之間的戰爭召開了全球大會。

基因商店總部雖然擔負這調停整個巫星大事的職責,但是它的立場一向中立,沒有特比重大的事情,它是不會主動召開大會的。

明羅城和各個帝國都開通了傳送陣,大家往來是非常便捷的。

到了傍晚時分,巫星上一百多個大小帝國的帝王也都趕了過來,進入了基因商店總部的長老院會議室內。

大會還沒有正式開始,但是消息已經傳來了。

雪狼帝王和白象帝王一直被大家圍著,追問詳細信息。

雪狼帝王為了引起大家的重視,也是極力渲染對方的厲害和威脅。

大家討論很激烈。

「居然有外星人在北極建立了基地?」

「對方一出手就是四個皇級境界的超凡強者,這麼恐怖?」

「如此說來,我們巫星正處於外星人的威脅之中了?」

「對方到底有多少兵力?多少皇級境界的超凡強者?」

「肯定不止四個吧?」

「他們到底是那個星球的人?」

……

基因商店總部也將其餘幾個在外地長老緊急召集回來,除了大長老古博之外,其餘8個長老都到齊了。

二長老帶著七位長老不如大會廳,原本喧鬧的大廳頓時安靜下來。

八位長老依次坐在了主席台上,此外,白象帝王、飛豹帝王和大龍帝王三人也坐上了主席台。

二長老掃了大廳內的一百多位帝王,開口說道:

「諸位帝王,這次將大家緊急召集過來,是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必大家已經知道了,現在,請雪狼帝王將整件事情再次給大家講述一下。」

雪狼帝王從座位上站起來,對主席台上的人鞠躬之後,便開始講述了最近在北極圈發生的事情,

說到自己兒子被殺死,以及和擎天王、白院長兩人帶著兩千侍衛圍剿對方,最後發生了一場血戰,幾乎全軍覆滅時,整個會場鴉雀無聲,所有人內心震撼,充滿著驚恐。

「各位長老,各位帝王,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私人恩怨和團體衝突,而是關係我們整個巫星命運的大事,所以,我特別請求白象帝王求見了長老院討論此事。」

雪狼帝王說完,內心悲憤,想起自己死去的兒子和兩千精銳侍衛,老淚縱橫。

二長老掃了眾人一眼,說道:

「事情的經過很簡單,大家也都知道了,除了雪狼帝王之外,還有白象帝國的擎天王和白院長也是親自參加了戰鬥,可以作證的,

我們長老院聽說此事後,覺得事情重大,特意召集吧大家緊急召集過來,大家一起討論一下,怎樣解決這件事情?」

會議大廳先是安靜了數分鐘,隨即有人發言道。

「既然外星人都跑來我們星球建立基地了,還殺死我們巫星人,自然是不能忍讓了,直接殺過去,滅了他們!」

豪娶鑽石妻 「對啊,直接殺過去,滅了他們。」

「滅了他們!」

……

會場群情激憤。

二長老等大家叫喊了一遍后,揮揮手,示意大家安靜,會場立即安靜下來。

「看來大家的意見比較同意,我們作為巫星人,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包圍我們的家園,抵抗外星人的入侵,

我現在提起,贊同攻打北極雪山外星人基地的,請舉手。」

話剛落音,全場所有人都舉起了手。

在對抗外族入侵的事情上,所有人都站在了一起,哪怕平時各個帝國之間有這樣那樣的利益衝突,但是此刻,所有人團結一致。

二長老點點頭,說道:

「既然大家都贊同攻打北極雪山的外星人基地,那麼,這件事情宜早不宜遲,對方已經暴露了,我們必須儘快行動,一來防止對方逃走,二來,防止對方突然發動對我們的攻擊。」

白象帝王說道:

「沒錯,這件事情要速戰速決,不能拖延。」

二長老掃了眾人一眼,說道:

「既然是關係到整個巫星命運的大事,我希望所有帝國都要派出最強大的戰隊,一舉消滅外星入侵者,

我這裡先提醒大家,巫星上的所有皇級境界的超凡強者,都必須參加這次的戰鬥,

此外,白象帝國、大龍帝國和飛豹帝國,各出三千精銳戰士,其餘的帝國,每個帝國出一千,另外,大家還要準備預備軍隊,萬一情況有變,立即增援前方。」

按照二長老的安排,除了集結整個巫星的數十位皇級境界超凡強者外,還有二萬多精銳軍隊,這樣的戰力也是相當震撼的。

「好,大家有沒有不同意見?」

所有人點點頭,說道:

「我們都聽從二長老的安排。」

「好,既然如此,大家立即返回各自帝國,明天大家將軍隊全部集結到雪狼帝國,

雪狼帝王,你現在回去,開通到所有帝國的傳送陣。」

「好,沒問題,我立即去辦,還有,我們雪狼帝國作為前線,願意提供軍隊的一切後勤援助,所有的食物,傷員的救援工作等等,我們都可以提供。」

「嗯,這很好。」

……

所有帝王各自返回,開始集結軍隊。

飛豹帝王返回王宮,召集大王子完顏何等人,說道:

「何兒,父王明天帶軍出戰,你在家管理好國家,你跟著我學習管理國家已經有兩年時間了,大部分的事情也都知道如何處理,

我出去幾天就會回來。」

「父王,兒子也想跟您去北極參加戰鬥?在您身邊照顧您。」

飛豹帝王點點頭,呵呵一笑,說道:

「原本這樣的機會,應該讓你去參加的,可是,這次戰鬥所有帝王都去了,留在家的都是王子,你也要留下,看好家就最好的功勞。」

完顏何只得遵命,

「是,父王!」

飛豹帝王和第一戰將完顏康協商了一下參戰的人員,有趕緊派人去通知飛豹學院的星海院長帶著部分導師參加戰鬥。

完顏康說道:

「葉老需要參加嗎?」

「葉老就算了,留他老人家在家鎮國吧。」

「帝國學院也要派一些學員去歷練一下吧?」

「嗯,那是當然,你去通知帝國學院的院長,讓他組織兩百名帝級高級境界的學員參加北極冰山的戰鬥。」

「楊嘯要不要參加?」

「楊嘯?」

飛豹帝王猶豫了一下,

「楊嘯雖然是帝國學院的學生,可是,他也是紫源星的老大,讓他參加攻打外星入侵者的戰鬥,合適嗎?」

「當然合適,他現在可是我們飛豹帝國的國師身份啊,雖然只是一個虛職,可是也算是飛豹帝國正是的公民和官員,他應該去的。」

第一戰將完顏康看著飛豹帝王,他的內心卻在想,如果楊嘯參加戰鬥,到時候可以趁戰場混亂,找個機會把楊嘯給做掉。

完顏康對楊嘯一直很顧忌,如果有一天飛豹帝王死了,完顏何繼承了帝位,完顏康要想控制整個局面,就不能有楊嘯這個絆腳石。 何進帶著袁紹等人的精銳軍隊衝進了皇宮之中,陛下已經死去的消息早已經被何進得知,而且宦官們的舉動他也是一清二楚,擺明了是準備不死不休

臨進宮之時,卻是聽說張讓等人投靠了何皇后,舉報了蹇碩的兵變準備,可憐忠心漢室的蹇碩成了他們鬥爭的犧牲品

何進是屠戶出身,沒有什麼太大的心機,過於憨直

袁紹和曹操等人幾番勸阻之下,他還是要一個人獨自進入後宮之中,面見何皇后,卻沒想到張讓等人早就做好了先下手為強的準備,剛進入後宮的何進還沒有什麼動作,便被那從暗處五百刀斧手給剁了個細碎

許久之後都還沒有出來的何進,總算是讓袁紹等人按捺不住了,直接帶兵沖了進去

將宦官盡數斬殺,與此同時,袁紹建議何進發布求援外軍詔令已經送到了董卓手中,兵已在澠池,此刻宮中大亂,董卓得到消息后立刻就派自己的女婿牛輔留守,自己領著大軍便去尋找少帝,張讓劫擁著陳留王劉協和少帝劉辯逃亡到北邙山,原本按照歷史上兩個少年會在次日被董卓尋得,然後就開始了董卓的霸權欺凌,權傾朝野之路

可待得張讓連滾帶爬的帶著少帝和陳留王跑出來后,大唐的精銳已經在此等候

「前方何人?」

原本應是遇到董卓之時,陳留王大膽上前相問,如今卻是董卓換成了賀翎

「來接少帝之人,眼下朝廷兵亂,陳留王請勿多做聲張!」

賀翎上前兩步,並沒有行禮,這兩個小孩也不過是生在了帝王之家,還沒有贏得自己尊重的價碼

「小子,你要的東西,老夫也帶出來了,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一切布置妥當,老夫便會交給你!」

出了宮,張讓也不自稱咱家了,直接一口一個老夫

好在賀翎沒有反悔的意思,這個張讓還是要準備留下來的,至於說日後將要被董卓換而成帝的陳留王,自己並不想留他,聰明人就適合呆在聰明的地方,像劉辯這樣正常一些的少年郎,還是留在大唐吧

一股墨綠色的藥粉鋪天蓋地的灑了下來,不知從何處飄來,讓人聞之則頭昏欲墜,張讓面色一變,昏倒了過去,兩個小孩也隨之昏倒了

…..

天色蒙蒙亮之時,

劉協揉著朦朧的眼珠,不知為何自己身在此處,張讓怎麼不見了,前來這裡迎接自己等人的軍隊也不見了,有些茫然的走在這山間小路之上,露濕地滑,沒走多遠衣服上就沾染了一層泥,狼狽不已,可這山野之間又不見什麼人家

正當劉協感覺身心俱疲,準備歇會之時,腳下的大地卻是一陣的抖動,遠方有轟隆隆的聲音傳來,越來越近之時,劉協才發覺竟然是騎兵!

個個都是重甲兵,領頭之人是個胖子,身穿鎧甲也遮掩不了他的臃腫

「汝是少帝?」

董卓連夜趕來,還真沒讓自己白跑一趟,總算找到了小孩模樣的陳留王,但自己也不認識,以為是少帝,便問道。

「爾等何人,前來作甚?」

劉協見狀,有些慌張的問道。

「聽聞京城動亂,少帝流落至此,特意前來護駕回京!」

董卓看著少年面對這麼多鐵騎,還敢出聲相問,有些讚歎他的勇氣,當下回復道。

「吾是陳留王,劉協,少帝昨日與我一同逃出,卻是被宦官脅迫而去,如今生死未知!」

劉協一聽是來護駕的,鬆了口氣,連忙說道。

「唔~原來是陳留王,快快上馬!」

董卓一聽說少帝生死未知,目光便更加堅定的放在了劉協的身上,當下親自翻身下馬,便迎接陳留王上馬,這基本的禮儀自己是做到了

「善!」

劉協一笑,連忙上前在將士的匡扶下上了馬匹,倒也不在乎少帝劉辯的生死情況了,自己得救就已經是萬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