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我安排了我們布朗家族的安德烈出戰,您看如何?」

布朗克言道。

布朗家族雖然曾經是格蘭塞堡城的頭號家族,高手如雲,但那只是曾經。

在和秦穆然和華僑會幾番交鋒中,損兵折將,幾大化勁強者,非死即傷,尤其在布朗莊園一戰,被秦穆然單槍匹馬滅掉三十餘名精銳強者。

如今的布朗家族,就是一隻沒了爪牙的老虎。

安德烈,是目前布朗克能拿出手的最佳人選。

阿波羅目光微挑,看了眼站在布朗克身後的安德烈,眉頭一皺,露出几絲懷疑的目光。

而與之相對的胡克家族,則是格蘭塞堡城的一流家族,在此消彼長之間,如今的布朗家族,還真未必能打贏一個一流家族。

「你們布朗家族幾大強者,全都報廢了嗎?」

阿波羅惡狠狠說道。

布朗克立在一旁,渾身汗流浹背,神情微微顫顫,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恐懼狀態。

「大,大人,我們布朗家族的強者,幾乎都被姓秦的給打殘了……」

布朗克滿面委屈說道。

阿波羅深呼吸一口,微微閉眼,他並沒有怪罪布朗克的意思,畢竟,他們遇到秦穆然,整個布朗家族能不被滅掉,已經算是僥倖。

「這次比賽意義重大,雖然現在只是初賽,但馬虎不得,讓你的人滾到一邊兒去吧!」

阿波羅冷冷說道。

這次西方大賽的勝負,影響到整個格蘭塞堡城的歸屬權問題,對於兩大神殿而言,更是意義非凡,雖然只是初賽,但阿波羅並不敢大意,換而言之,他現在壓根信不過布朗家族的人。

「大人,還是讓我出賽吧!」

「區區一群螻蟻而已,我教教他們該怎麼做人,也讓這群螻蟻明白,什麼才叫真正的實力。」

一陣嫵媚的聲音響起,站在阿波羅身後的兩大護法說道。

阿波羅神情瞬間緩和許多,臉上浮現出親切笑意,轉身看向自己身後的雙胞胎姐妹。

這兩個雙胞胎姐妹,是阿波羅手下的兩大護法。

艾琳娜,艾琳莎。

昨晚秦穆然見過她們,雖然,她們只是一介女流,但是能夠作為太陽神阿波羅的手下親信,自然也有著非凡的實力。

「寶貝兒,這不過就是一場初賽而已,咱們有的是選手,讓你們出手打初賽,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

阿波羅淡然笑道。

「大人,就給我們姐妹一個機會,就當玩玩兒了。」

艾琳娜撒嬌說道,說話間,身體已經微微貼在阿波羅身體上,讓他感覺渾身有了反應。

「好好好……寶貝兒,既然你們想玩兒,就隨便玩玩吧!」

阿波羅笑道。

「大人,放心,不用讓我姐姐出手,我一個人就可以教教他們,什麼叫強者……」

艾琳娜說道。

言罷,艾琳娜身姿嫵媚,步伐妖嬈,面帶誘人的笑意,朝著賽場走了上去。

於此同時。

她的對手,也已經走上賽場,是一名體型健碩,金髮碧眼的西方男人。

兩人站在賽場上,一男一女,形成鮮明對比。

「小妞兒,長的挺俊俏,你們布朗家族是沒人了嗎?」

西方大漢笑道。

艾琳娜嘴角一翹,揚起一絲冷冷笑意。

「千萬不要低估女人的力量,否則,你會吃大虧,甚至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艾琳娜嫵媚笑道,說吧,舌尖輕舔嘴唇,誘人至極。

那名西方大漢,微微抱拳,流露出一副垂涎欲滴的神情。

「小妞兒,你長的這麼好看,哥哥都不捨得對你下手,不如,直接投降,比賽完了,哥哥晚上陪你好好玩玩兒,怎麼樣?」

超級母艦 西方大漢色眯眯的眼神,緊緊盯著艾琳娜胸前的溝壑,目不轉睛,已無戰心。

「你真壞!」

「你要是能打贏人家,人家晚上就陪你一起玩呀!」

艾琳娜嫵媚說道。

「好,那哥哥可就不客氣了,小妞兒,哥哥準備出手了,你可注意了……」

西方大漢說道。

此刻。

秦穆然神情淡然,坐在貴賓席上,喝了一口酒,靜靜看著比賽場上的一切。

「秦會長,布朗家族真是沒人了,居然派個女人上場,可笑……」

李伯不禁笑道。

秦穆然目光微斜,看了眼李伯,李伯立刻收斂了一些笑意。

「老頭兒,剛才那個女人說的很對,不要低估一個女人的力量,否則,你是會吃大虧的,甚至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秦穆然淡然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坐在一旁的格林傑露出一絲饒有興趣的樣子。

「秦先生,一個弱女人而已,難道你認為,他很危險嗎?」

格林傑笑道。

「蛇蠍美人這個詞語你該聽過,越是好看的女人,有時候越危險,否則你們以為我為什麼會怕老婆,哈哈……」

秦穆然笑道。

他雖然只是開個玩笑,但是心裡卻很清楚,能作為太陽神的手下護法,艾琳娜絕不只是一個花瓶,她必然在某方面有著過人之處,否則絕不會得到阿波羅的重用。

更何況是在賽場上,艾琳娜雖然掛著布朗家族的頭號,但其實是代表太陽宮出手。

阿波羅絕不會讓一個沒有勝算的人登上賽場。

此刻,賽場上。

那名西方大漢,已經出手,身影一閃,快速朝艾琳娜疾步而去。

艾琳娜神情嫵媚,依舊淡然,幾秒鐘后,身體踏步而出,陡然出手。

華娛之巨星崛起 兩道身影,快速碰撞。

砰!

啊!

短短瞬間。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驚愕住了,短短一招,那名西方大漢,已經被艾琳娜一招鎖喉,單手舉起。

李伯等人一片驚愕。

果然,秦穆然說的不錯,不要低估一個女人的力量,否則,絕對會吃大虧的。 “不可能,在水中怎麼可能有人可以勝過我們海族?”

龍二望着水牆上插着的兩個鐵鉤,看着鐵鉤邊緣向着四周擴散的裂縫,驚呼一聲。

不過也正是因爲龍二的插手,讓原本要攻擊龍一的乾屍停了下來。

龍一看着隔着水牆的乾屍用一雙腥紅的眼睛盯着自己,早就沒有了之前的囂張,相反心底生起一絲寒氣,就彷彿小時候弱小的自己被一頭強大的海獸盯上了。

不過很快他心底便浮現出一絲怒氣,要知道自從百餘年前龍王下臺,龍族改爲海族後,自己可一直在海洋中處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雖然說幾個兄弟姐妹會和自己暗地裏鬧矛盾,但明面上他可是老大,是海族的第一強者。

身爲海族的第一強者竟然被眼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靈給恐嚇了,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受死吧!”

被怒火衝昏頭腦的龍一大聲吼道,魚尾一甩,周圍的水流快速匯聚,在乾屍的身邊形成一個個絞殺的漩渦向着他壓去。

乾屍眼中猛然一閃,似乎察覺到了危險,雙臂一擺,插在水牆的鐵鉤微微一顫,整面水牆瞬間崩潰,然後揮動着鐵鉤向着漩渦砸去。

“不要啊!”

控制着水牆的龍二倒飛了出去,剛好看到這一幕大聲喊道。

幾乎同時趙小川也喊出的同樣的話語,臉上充滿了焦急的表情。

重生之星空巨蚊 不過兩人想要表達的意思卻並不一樣,龍二是擔心外面的那些人發現他們的存在,而趙小川則是擔心乾屍應付不了四周絞殺的漩渦。

轟轟轟轟轟~

海面上凝重的氣氛還在持續,忽然間一道道爆炸性的水柱沖天而起,掀起上百丈的海浪,瞬間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然而還沒等衆人回過神來,幾道人影從海浪中衝了出來,向着遠方奔去。

“趙小川!”

“輪迴者!”

在場對峙的幾人都不是普通,轉瞬間便看到海浪中的人影,並且發現了趙小川的身影。

只見一個全身醬紫的乾屍右手扛着一口巨大的青銅棺材,左手夾着趙小川,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遠處飛去。

龍王、柯雲泣,包括在遠處海面上的烏魯木各自驚呼一聲,立刻快速地向着趙小川奔去。

“身上的輪迴之力已經消失了?難怪這麼近的距離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柯雲泣追趕趙小川的途中,再次和烏魯木走在了一起,出聲說道。

烏魯木沒有回話,額頭的天眼緊緊地盯着趙小川,生怕他消失了一般。

柯雲泣皺眉,他總感覺烏魯木有什麼地方不對,但是什麼地方不對,他卻有說不上來,這種感覺就好像對方換了一個人一樣。

“唔,那乾屍肩上扛着的青銅棺材,似乎和鬼城中的一樣啊!你說這之間會有什麼聯繫麼?”

柯雲泣開口說道,同時仔細觀察着烏魯木的表情,希望可以看出些端倪。

不過很可惜,烏魯木就好像是他之前製作的機器人一樣,根本對他的話沒有半點反應。

與此同時,受傷的龍王追了趙小川一陣後,幽幽的嘆了口氣,速度慢慢減緩了下來。

“恩?那傢伙兒停下來了,你說會不會是有什麼陰謀?”柯雲泣注意到了龍王的動靜,對着烏魯木說道。

這回烏魯木有反應了,精簡地說道:“目標,捕捉!廢話,少說!”

柯雲泣被噎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冷哼一聲,不再觀察烏魯木,全力向着趙小川追去。

一時間,他速度陡增,距離趙小川還不足五公里!

“哼!你們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龍王停止了追擊趙小川,但卻在海水中鬧出了兩具“屍體”,一揮手臂,一片方圓一里的小島出現,然後將“屍體”和龍三扔在了小島上。

“龍一,龍二!”龍三倒在地上後,又立刻爬了起來,看着兩具“屍體”,驚呼一聲,然後背對着兩人,凝重地看着龍王。

“你想要做什麼?殺了我們麼?”龍三冷聲道。

他們三人是過來捉拿龍王的,而且她還刺傷了龍王,所以龍王肯定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這是龍三的推測,而她的推測每一次都很準,只有這次例外。

“如果我還是龍族的王,我一定會殺了你們!”龍王淡淡的說道:“不過龍族已經消失了,只剩下了海族。”

www_ttκa n_C〇

龍三一愣,聽出了龍王的弦外之音,驚疑道:“你不殺我們?”

“殺你們?無緣無故爲什麼殺你們?”龍王冷笑道:“況且殺你們這些弱者根本沒有任何成就感。”

龍王說罷後,淡淡的瞥了一眼昏迷的龍一、龍二,屈指彈出兩粒丹藥沒入他們的口中,然後沖天而起,不再理會地上目瞪口呆看着這一切龍三。

龍三看到龍王飛遠,漸漸回過神來,臉上浮現出一層晦暗,苦澀道:“沒關係麼?我們的血和肉可都是您給的啊!怎麼會沒有關係?”

不過很快一陣咳嗽聲從她的身後傳來,龍一、龍二醒了過來,龍三臉色一變,再次恢復了冷若冰霜的模樣。

“時間已經到了,B計劃應該啓動了吧?”

龍王飛上天空後,並沒有立刻去追擊趙小川幾人,而是望着頭頂的太陽喃喃自語道。

話音剛落,頭頂的光芒瞬間暗了下來,耀眼的太陽上出現了一點黑斑,而且那黑斑越來越大,慢慢將整個太陽都染成了黑色。

日食?

趙小川在奔逃的過程中,看到了太陽的變化,臉色一變,並且感到乾屍的速度越來越慢,而且青銅棺材上的花紋漸漸亮起了一層淡淡的綠光,並且棺材蓋慢慢的被打開了。

身後追趕着趙小川的柯雲泣和烏魯木臉色一變,幾乎同時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烏魯木身上的光芒熄滅,額頭上的天眼也閉合起來,而柯雲泣看到日食,腦中出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該死的,我體內的靈體在躁動着,而且在米國上的那些行屍竟然通過一絲殘魂的聯繫竟然在反抗我的意志?莫非是基因共振?不,是精神共振!”

“這日食不是偶然,是人爲,有人想要藉助所有生靈的精神力量撕裂空間,打開一個未知的世界!”

想到這裏,柯雲泣猛然轉頭,看向龍王,發現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正在向着他們這邊望來。 比賽場上,胡克家族的強者,被艾琳娜單手掐脖舉起,極力掙扎,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會場下,一片議論。

「哇靠!」

「這,這個女人是誰?」

一人驚呼說道。

垂釣之神 「不知道,在布朗家族從來沒有見過,該不會是布朗家族找的外援吧?」

全世界都以為大佬她沒背景 另一人猜測說道。

……

在一片議論聲中,布朗家族VS胡克家族的這場比試,無疑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但是,在艾琳娜看來,比賽似乎還沒有結束,因為,她依舊沒有要收手的意思。

那名大漢在她手裡,簡直弱到無力掙扎。

「胡克家族,好歹也算一個一流家族,他們家族的強者,最起碼也是一名暗勁強者,居然被一個女人暴虐……」

有人低聲驚愕說道。

在他們看來,艾琳娜能夠親手單手擊敗那名西方大漢,他們兩人之間,最起碼差了兩個境界。

此刻,賽場上。

那名西方大漢,終於忍俊不禁,用嘶啞的聲音向艾琳娜求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