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遺地!」

「沒有聽過。」

張永正色說道「別說你沒有聽說過,就連我也是登船之後才聽說,有這樣一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充滿兇險的地方!」

在慕雲霆眼中,張永眉宇中的顧慮應該是發自內心,從字面上就已經看出此行的目的地,應該是一個古老的地方「想必你應該不知道此行的目的吧!」

張永搖頭微笑這一次,情況與往常不同,往常尋龍隊都會公布行動情報現在完全沒有,由此可以看出這樣極高的保密性的背後,絕對有一個強力的計劃。

「有時候當一下無知者,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慕兄還是這樣的豁達,這一次的目的也唯有隊長知道!」張永看了一下深鐵大船的某一個角落,不免暗自讚歎道「真是一位讓人不得不佩服的人物!」

「尋龍隊長?」

慕雲霆初次完全是一無所知,自然不知道有這樣一號人物,只是從張永的態度就可以看出此人的高低「應該是尋龍十二隊隊長,黃道尋龍隊共分為十二隊,一般情況下都是各行其是,而第十二隊從來都是執行最為兇險的任務!至於為何要執行最危險的任務,據說是咱們隊長的興趣愛好。」


慕雲霆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才明白之前那不安的心神,原來原因是來自這裡,不免嘀咕起來「原來這隊長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啊?這下可有的玩了。」

每一個尋龍隊人員共有一百人,核心戰鬥力成員只有二十四人而已,每一次出動都會有人員傷亡。在老隊員看來剛登船的新人,不過只是一個個將死之人。

「難道你不準備告訴我,一位山匪大王加入尋龍隊的理由嗎?」


張永一愣自然沒有想到,慕雲霆居然會追問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也讓自己陷入思考當中,伴隨著海風與浪花,腦海中的思緒起起伏伏不停不斷,宛如在下一個巨大的決定。

「我可以相信你嗎?」

「不可以!」慕雲霆的回答很是直接,直接到讓人沒有反應過來「不管是誰,我都會隨時將其出賣甚至殺死!唯獨我的生死兄弟,我活他活!我死他依舊要活!」

久久不語

深鐵大船在乘風破浪行走,浩瀚大洋中看不到終點,但卻知道終點在那裡。

張永卻迷茫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終點,甚至現在的自己沒有起點。

慕雲霆閉目在感受著大自然的力量,若有若無的領悟,時而不時讓自己頓有靈台清明之感。

「燕孤凌!亡國之人!」


北辰大地上誕生的過無數的王國,也吞沒了無數的王國,從來都是故土老根生恨。

燕國

不過只是被歷史洪流吞沒的一個國度,但這僅僅只是對旁觀者而已。不管是之前張永還是現在的燕孤凌,兩個名字都同樣背負著屈辱。

慕雲霆稍加思緒對於燕國也是有所耳聞「也難怪當初你與盛威如此對峙,想來燕國乃是被南晉給踏破城牆!」

字句如針刺入心頭之上,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從來都是成王敗寇,心如刀絞奈何無力回天,心頭飲恨夜寒幾人知?

「總有一天我會踏破南晉的國門,總有一天!」男兒從來有志氣燕孤凌對天立誓,縱然粉身碎骨全不顧「我一定要讓燕國重現光輝。」

「看起來應該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既然如此我也加入你的復國之行!人生啊,還是需要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才可以。!」 是命運的交匯,還是僅僅只是一場意外相逢,這一切顯然已經不再重要,從開始到現在慕雲霆在燕孤凌眼中都是一個異類,或者說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個異類。

男兒剛毅與決絕,都在慕雲霆神情當中,讓燕孤凌怎能不動容?

從這一刻開始眼前這一位異人,就是自己的生死兄弟,直到永遠不離不棄。

「復國需要多方布置,可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話說到這裡燕孤凌神情難免有些失落,自己雖是多年經營,可還是沒有復國的實力「甚至窮其一生也是無望,一路之上更是伴隨著無數的危險!」

慕雲霆根本沒有在意燕孤凌的擔憂,直言不諱的說道「那是你的問題?我的問題就是將你的阻礙,全數踏平抹殺,除此之外沒有其他!」

輕描淡寫一說,卻有振聾發聵之力,在慕雲霆身上所有人都會,看見常人難有的自信與果決,那是一種神異的光彩,總是讓人汗顏。

「我知道了?」

在深鐵大船中,在翡翠玉海之上,燕孤凌重拾信心,讓海風將自己的豪情雄心吹上九天,讓世人知道燕國從來不曾破滅,從來沒有走進歷史塵埃之中。

慕雲霆目光深邃卻沒有目的地,他不知道為何會對燕孤凌伸手,是因為千年來太過寂寞?又或者是一時興起?還是自己需要更多的戰爭鮮血洗禮?

這一切誰又說得清楚明了?當若干年之後兩人實現了今日誓言,回望當時總有夢幻感覺。

「慕兄,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分啊!我還以為沒有和你分到一個隊來了!」

「左森?」穿著道袍背負長劍的左森,神采飛揚走來,只是對方的出現顯然,讓慕雲霆顯得有些意外「你怎麼在這裡?難道你也是黃道尋龍十二隊隊員?」

左森連忙搖頭笑道「不是不是!在下也是剛剛加入進來,當然我是為了追尋慕兄的步伐而來」

慕雲霆一聽左森之言,也是一下子就愣住了,對方的行為舉止簡直讓自己難以相信,燕孤凌自語起來「看來老慕還真是魅力十足,居然能夠吸引宗門子弟。」

左森壞笑起來「老慕?看來你們的關係還真是不一般啊!雲霆兄。」

「左丞了?你們不是一向都是一起?」

「左丞回去宗門了,我們兩人選擇的路不同,我可是要跟隨你啊!和慕兄在一起會有更多的戰鬥,能夠讓我有更多的歷練。」

左森雖然如此說來可慕雲霆並不買賬,立馬嘀咕起來「這話還真是說得好聽,還不是說我是一個惹事主的意思!」

「如此一來我們正好可以組隊,這樣行動起來更有保障!」

聽從燕孤凌的提議,三個有著不同背景的人就這樣成組,誰又知道現在這個三人組,將來會綻放出怎樣的光彩。

翡翠玉海

不但浩瀚無涯更是一個,擁有無數歷史傳說的地方,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大船行走在此,所以這裡也有海上戰場之說,不管是為何血腥從來不會在這一片**上褪色。

「真是可笑!三個無名小卒居然也結盟,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一個默默無聞的老隊員,還有兩個新成員,還組隊我看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估計會在出任務時候遭遇不測!」

深鐵大船各個角落都可以竊竊私語起來,對於慕雲霆的三人組,都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樣。

黃道尋龍十二隊從來都是勾心鬥角陰謀,第十二隊更是如此,正牌隊員僅僅只有百人候補卻不知道有多人。

「有個別人為了讓自己,勢力的候補隊員加入進來,就會伺機獵殺正牌隊員,所以我們要格外的小心!」

聽燕孤凌一說慕雲霆淡笑起來,原來從踏上這深鐵大船時候,就已經進入戰場,這種情況自己又是何樂不為?

「小森,看來你的選擇還真是不會錯,這裡就是戰場!凡是想要對我們不利的都殺之後快!」

就在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慕雲霆身上,卻見二十人組的聯盟現身在慕雲霆三人面前,為首者三人各有風采,同樣武道境界更高於慕雲霆一籌。

為首三人可是黃道尋龍隊的巨頭,他們的出場自然是吸引無數目光,同樣也會帶來血腥。

「王戚天,沈玉淙,武烈!沒想到居然是他們。」

身為老隊員燕孤凌一眼,就認出這三位巨頭,每一人都多有不凡若是對上他們,自然是要避其鋒芒只是慕雲霆顯然沒有如此想法。

風暴到來的速度總是出乎意料,慕雲霆登船不久就要遭遇三位巨頭,自己好戰之心也是躍躍欲試。

深鐵大船上

頓時鴉雀無聲三位巨頭,以居高臨下姿態俯視三人組,若是以往不管是誰,都已經是六神無主唯有跪地求饒份!而今眼前這一幕卻是讓人稍顯意外。

「有點意思!初生牛犢不怕虎!」王戚天性情高傲在其眼中,慕雲霆等人不過只是跳樑小丑而已,只有無聊時候的玩物「燕孤凌,這是你組起來的?」

在王戚天眼中燕孤凌不過是,隊員之中平庸之輩,只是不知道為何每次出任務都能夠全身而退。

王戚天一語落定慕雲霆接過話來「是我組建的!」

三巨頭一聽好似聽見笑話,各個都是笑意不絕,當然一向富有心機的沈玉淙看出了慕雲霆眼神中的堅定,心中已經認定眼前人不得不除。

王戚天又道「當真是意外,居然有新隊員一登場就結盟組隊,你當是過家家嗎?我看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你想過你們怎麼死的嗎?」

全員錯愕人人震驚,誰能夠想到慕雲霆一開口就是狂人傲語,三巨頭身後組員已經是殺氣勃勃,只要一下令就要拔刀相見。

王戚天眉宇之間已有怒意,對慕雲霆更有有必殺之心,而武烈性情火爆怒目圓睜,鐵拳不留情出招即使奪人命,拳勢頭如驕陽烈焰。

武烈揮拳之際,慕雲霆就感有滾滾熱浪席捲而來,開山裂石也不再話下,所有人都彷彿已經看見慕雲霆血肉模糊。

「蠻牛沖!」

慕雲霆不動如山,卻已經是氣沖星漢,萬獸武學一出更見力拔山河之勢。

瞬息

兩股絕強的氣力轟然一處,縱然是龐然大物的深鐵大船也是微微顫顫,武烈出自鐵拳門一身鋼筋鐵骨儼然是不壞之軀,卻不想慕雲霆能夠動搖與他。

「好強悍的肉身!好霸道的武學!」

一招無果

武烈自然是心有不甘再動血氣,一時就是烈火焚身,雙拳成火龍有煮海威能,王戚天見如此狀態自然是退避三舍,武烈發威可是無人能擋。

「燎原八百里!」

海上起烽火

鐵拳化火龍在不斷的肆虐大地,此番威力更甚之前,燕孤凌也是看在眼裡著急在心,慕雲霆還是巍然不動,周身再現雷電異象。

王戚天喝斥道「狂妄之人,我看你這一次還不死!」

「天鷹指!」

「轟!」

烈火狂舞,蒼鷹翱翔,寒天冬雷不斷,慕雲霆立身在前揮指一點卻見奔雷亂走。

眼前這一幕又讓誰能夠相信,武烈兩次出招對方都是全身而退。

從這一刻開始深鐵大船內,所有人都看見了慕雲霆的的手段,絕對是能夠有進入核心成員的資格,慕雲霆還是如之前模樣,而武烈則是怒火三丈,絕對要親手摘下眼前人的項上人頭。

就在武烈準備繼續出手時候,沈玉淙出聲說話「果然是不同凡響,是一個有資格與我們叫板的人!」

「老二!你什麼意思!」一聽沈玉淙這一開口武烈心中就怒火不滿,怒指慕雲霆說道「難道你的意思是,我的鐵拳滅不了他!」

分明自己的境界就高過對方,怎奈慕雲霆的肉身強硬的簡直不像常人,讓一向自持戰力強大的武烈惱火不已。

沈玉淙則淡定如是說道「若是三位能夠加入我們,雙方互利這不是一向絕佳的好事?」

不管是王戚天還是武烈都顯得意外,沈玉淙的提議著實讓人意外,王戚天也實在想不明白自己這位兄弟,心中到底再打什麼注意。

「我看還是算了吧!先兵后禮一定是沒安什麼好心!誰不知道沈玉淙是出了名的陰謀家!」

三巨頭的勢力在十二隊內可謂是獨一無二,慕雲霆也是沒有想到,除卻自己居然還有人敢與之叫板!

卻見一位錦衣男子,獨坐船頭絲毫沒有在乎沈玉淙神態,自顧自開口說話起來。

「北龍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武烈老兄,還是這般火爆脾氣,如此真性情可是你結拜的兄弟所不及啊!」

誰能夠想到這一位北龍川的出現,一下子就將慕雲霆變成看客,燕孤凌笑說道「看來你的風采都被人搶走了,不過兩方都是積怨已久的對頭!」

「看來這船上的關係還真是複雜,不過這樣才有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