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那我自己找一個隊友!」

顧銘聳了聳肩,隨即在觀戰台上四處張望。

很多人都注意到他了,可顧銘的境界在他們眼中太低了,如果能夠再高一個境界的話,肯定能夠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

遺憾的是,顧銘在內門當中,認識的人不多,確切地說是屈指可數!

「對了!」

這時,顧銘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人。

待他轉頭尋找時,正好見到一個魁梧青年朝自己走來。

「顧銘,有沒有興趣和我組隊?」魁梧青年直接說道。

此人,便是顧銘在內門的鄰居,也就是錢三刀,錢煜城!

「竟然突破到了六品武王境,這速度可真是快呀!」

顧銘眼睛一眯,道:「我也在找錢師兄,既然如此,那就我們兩個吧!」

「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們一定能夠進入前十!」錢煜城道。

顧銘搖頭道:「錢師兄真是謙虛,我是要拿第一的!」

周圍的人聽到錢煜城和顧銘的對話后,皆是露出了無奈的神色。

現在是兩兩組隊,五品武王境的一般也都是選擇五品武王境,兩者加起來,足夠是對抗六品武王了。

接著,那些組成隊伍的人,都是各自坐下來,然後討論戰術。

「錢師兄的刀法不弱,但缺少防禦能力,不如我教錢師兄幾招?」顧銘小聲說道。

「連符陽都破不了的那個武學嗎?」錢煜城的眼睛一亮。

顧銘點頭道:「算是吧,眼下只有一個時辰,估計只能三招!」

顧銘腦海里武學無數,隨便找出一個防禦類的武學,都不是洪荒大陸這些人能夠攻破的,不過前提是必須要修鍊大成。

不過,在一個時辰內教會錢煜城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看的出來錢煜城的資質很是不錯。

可惜的是,錢煜城註定是一名武者,與修真無緣,能夠達到武神也算是他最高的境界了。

但是想要達到武神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據顧銘所知,整個洪荒大陸的武神屈指可數。

在接下來的這一個時辰里,顧銘傳授了錢煜城一個名為百刀御的刀陣功法,和錢煜城的家傳刀法正好形成互補。

原本錢煜城覺得自己很難在一個時辰內學會,但顧銘的講解通俗易懂,竟然學會了。

很快,一個時辰的時間就過去了。

「各位,一個時辰的時間到了,將隊長的名字報過來,即將開始抽籤對戰了!」越達大聲喊道。

雙方開始記錄,然後開始抽籤對戰。

顧銘和錢煜城的隊伍,就以顧銘為隊長,稍後若是念到顧銘的名字,那就是要和錢煜城一起上場。

此次,天武學院共有一百零一人參加,總共五十一支隊伍。

其中那多出來的一人,就是達到九品武王的鄂陽。

冰武學院不讓他參賽,但害怕壞了名聲,所以就用組隊的方法,讓鄂陽一人成隊參加。

而冰武學院,則是有五十支隊伍,其中還有四個八品武王境的高手,兩兩組合組成了兩隊。

絕大多數,都是同級組隊,五品武王境組五品武王境,六品組六品,七品組七品,像顧銘這樣四六的組合,還是第一次出現。

一般情況下,遇到高等級的隊伍,幾乎都是被碾壓。

果然,第一戰,天武學院的兩個五品武王境,遇到了冰武學院的兩個六品武王境,輕鬆地讓對方晉級下一輪!

顧銘和錢煜城還沒有被抽到,所以兩人繼續在後排練著。

一會兒后。

「古依楠,對唐榮!」

兩個名字,響徹練武場。

顧銘和錢煜城停了下來,然後看到古依楠和顧超走下觀戰台。

他們的對手,正好也是兩個五品武王境,是冰武學院的弟子。

「依楠師妹旁邊的那個顧超,不就是瞿谷導師的徒弟嗎?」

「上次他在外門大賽上也挺耀眼的,防禦力真是恐怖至極。」

「現在他和依楠師妹聯手,擊敗對方應該沒問題。」

「又能讓冰武學院丟臉一次了,那顧超可是新生呢。」

天武學院的弟子,小聲討論著。

很快,戰鬥就開始了。

「吼!」

顧超直接使出金剛體,武者之力覆蓋在全身,形成了一層保護罩,擋在了古依楠的面前。

練金剛體一層小成的他,防禦力驚人,負責擋住對方攻擊。

而古依楠則是負責主攻!

這一場戰鬥,大家還以為打得很精彩,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不到半分鐘就結束了。

那兩個冰武學院的弟子,竟然不小心被顧超一拳砸出了擂台,直接損失了一員。

那麼另外一人,自然也不敵了,直接認輸!

顧超的實力,比想象中的要強。

比賽繼續,很快就輪到了顧銘。

「顧銘,對林蘭!」

聽到名字后,顧銘和錢煜城一起走下觀戰台,他們的對手,是冰武學院的一個五品武王境組合。 冰武學院的這個隊伍,根本不需要兩人一起,顧銘和錢煜城隨便一個人就可以滅掉。

為了不讓冰武學院說他們瞧不起人,所以兩人一起出手。

瞬間,兩個冰武學院的弟子就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顧銘和錢煜城,拿下首勝!

「這天武學院,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顧銘不是新人嗎,怎麼又來參加內門大賽了。」

「那個顧超也是,莫非天武學院著重培養了他們?」

「手持霸刀的那人人,據說升入內門學院也沒多久,就已經是六品武王境,難道我冰武學院就不如他們嗎?」

冰武學院的弟子,不禁這麼想著。

比賽繼續,第一輪很快就結束了,剩下五十一支隊伍。

鄂陽第一場則是遇到了兩個七品武王境的冰武學院隊伍,直接將其淘汰,讓冰武學院折損兩員大將,非常給力。

第二輪很快開始,顧銘、錢煜城、古依楠、顧超四人紛紛晉級。

五十一支隊伍輪空一支,兩兩對戰之後,就只剩下了二十六支隊伍了。

不過在這第三輪,顧銘和錢煜城總算是遇到了個對手。

「顧銘,對紀蘆林!」

待越達的聲音傳開之時,顧銘和錢煜城便是再度走下擂台。

真是冤家路窄,沒想到這一次內門大賽,竟然又碰到了紀蘆林。

紀蘆林現在是七品武王境,而他的隊友也是一個七品武王境,叫做魚興,是越達的徒弟。

「真是天助我也,上一次外門大賽,你羞辱於我,今日我就要報仇!」紀蘆林惡狠狠地望著顧銘。

「就憑你的話,恐怕還不夠資格!」顧銘搖了搖頭。

「哼,魚興師兄已經是七品武王境巔峰,只差一步就是八品武王境,擊敗錢煜城沒問題。而我,則會讓你在這麼多人的面,受盡屈辱!」紀蘆林冷哼道。

當日,顧銘揚言說要把紀蘆雪的衣服拔光,今天他就要效仿,讓顧銘裸奔。

「比賽開始!」

幾個擂台的人都準備好了,旋即越達便是喊了一聲。

「錢師兄,我去擋住魚興,你收拾他!」顧銘立即低喝一聲。

「好!」

錢煜城點頭。

對於這種戰鬥,沒有必要打太久,還是節省一點武者之力,應付下一場戰鬥吧。

原本紀蘆林和魚興以為,錢煜城會找上魚興,可沒想到的是,兩人前沖的時候忽然調換位置。

瞬間變成錢煜城對上紀蘆林,而顧銘,則是找魚興的麻煩去了。

「找死!」

魚興眸光閃爍,持著寒鐵劍朝顧銘衝去。

他可是比顧銘高了三個境界,應該是有實力一劍擊敗顧銘,可下一刻,他就知道自己錯了。

「不自量力!」

顧銘立即出手,手中大刀瞬間揮出,阻擋了魚興的腳步。

而另外一邊,看起來相對笨拙的錢煜城速度卻不慢,竟然已經殺到了紀蘆林面前。

「嘭!」

錢煜城一刀落下,竟瞬間將紀蘆林的大刀給斬斷,幸好前者急時收手,不然紀蘆林的身體恐怕已經被斬成兩半了。

「什麼?」

紀蘆林吞了口唾沫,就這麼看著近在咫尺的錢刀刀刃。

這時,錢煜城忽然抽出左手,直接掐在了紀蘆林的脖子上,然後狠狠地朝擂台外丟去。

「噗通!」

紀蘆林的身體,在一道悶響聲中,落到了擂台之外。

「不好!」

魚興臉色大變。

原本他認為紀蘆林可以拖住錢煜城一會,然後他迅速解決顧銘,這樣就是二對一了。

卻不料,紀蘆林如此廢物!

「廢物,當初就不應該收下他!」

中央擂台的越達心中怒罵道,當初他也是看走眼了,以為紀蘆林有點資質,卻不料後者簡直就是扶不上牆的爛泥,真丟他的臉。

他在想,等這次內門大賽之後,就把紀蘆林逐出師們,讓其自生自滅去!

紀蘆林一敗,那麼魚興也沒有堅持多少時間,就被錢煜城給踹出了擂台。

顧銘隊,拿下第三勝!

古星辰滿意地點頭,他看到顧銘和錢煜城配合的還算不錯。

現在兩人拿下三勝,已經是進入了十三強!

只要再贏一場的話,那麼就是七強了!

接下來,古依楠和顧超上場,不過他們遇到了六六組合,也就是兩個六品武王境。

這兩人是天武學院的同門師兄弟,所以古依楠和顧超決定認輸,不消耗對方的真氣了。

第三輪很快完畢,大家恢復了一段時間,接下來就是第四場了。

兩個學院,加起來還有十三支隊伍,所以要輪空一隊。

待得古星辰看到手中竹籤上的名字后,不禁一喜,道:「鄂陽,輪空!」

聽到這,天武學院的弟子都樂了。

只有一人成隊的鄂陽師兄竟然輪空,那就是直接晉級到七強了。

此次內門大賽的獎勵翻倍,如果鄂陽拿下第一的話,那麼就可以得到雙倍獎勵,真是爽翻天。

此時此刻,天武學院還有五支隊伍,而冰武學院則是還有七支。

「第四輪第一場,顧銘對那澤!」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錢師兄,老樣子!」

顧銘走上擂台,對著錢煜城說道。

「好!」

錢煜城點頭。

交叉戰鬥,是最好不過的戰術了,倘若讓錢煜城對上對方的七品武王境,肯定會消耗更多的真氣。

而顧銘,卻是絲毫不懼。

很快,戰鬥就開始了。

「上!」

那七品武王境的武者怒喝一聲,朝顧銘猛衝了過去。

鏘!

鏘!

鏘!

擂台上,響起了陣陣清脆的聲響。

錢煜城和那那澤交手了,有了紀蘆林的前車之鑒,所以那澤非常小心,和錢煜城拉開距離。

可就在這時。

那六品武王境的弟子,忽然停止攻擊顧銘,竟轉身朝錢煜城沖了過去。

原來想先除掉錢煜城!

「想走?」

顧銘迅速往旁邊閃了一段,然後一刀砍出,瞬間截住了對方!

錢煜城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靈機一動,竟然也倒沖了回去。

現在,是二對一!

「不好!」

那澤見狀,也立即追了過去,可在這時候,錢煜城忽然一個轉身,手中霸刀橫拍而出,直接砸在了那澤的身體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