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我的媽呀!痛死我了!」

另一個像是突然抽了筋,在慘叫的同時居然身體還在抽搐。

「好麻!麻死我了……受不了了,別碰我別碰我!」

「好酸!這是怎麼回事?救命啊……」

蘇紫萱看了看,酸麻脹痛幾乎都全了!

樂天再次蹲到那個傢伙的面前。

「一分鐘了,該享受下一樣了。」他笑呵呵的說道。

舉起手指,樂天毫不猶豫的點了下去。

對於對方的慘叫,樂天毫無所動,整個別墅像是想響起了男高音的交響樂。

「我說……我說……」

沒想到第一個受不了的反倒是那個麻的!

「哼!我今天還不想聽你說了!我就是要聽他說!」樂天指著第一個享用酷刑的那個傢伙。

這傢伙的臉都紅了,可是還在硬撐。

接著其他幾個都在喊著要說,關鍵是誰喊著要說樂天不再去點他了。

最後……

這傢伙絕望的閉著眼,他已經尿了,那種麻的感覺幾乎讓他全身的功能都受到了極其嚴重的摧殘,在一個極短的時間內,他甚至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我說……」他吼道。

樂天停下了手,看了看時間,不過不少……兩分三十五秒!

「嘖嘖嘖!就差這麼二十秒。」

他哼了一聲。

對面的這傢伙不斷的打著哆嗦,對樂天的手指它現在已經有了一種詭異的條件反射。

「說!我的東西呢!」

樂天吼道。

「被我賣了……」這傢伙回答。

樂天一愣,下一刻他簡直是暴怒。

蘇紫萱看到樂天怒不可遏的舉起了自己手指,她再也看不下去了,急忙攔住了樂天,雖然你這樣的手段不會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也不屬於什麼刑訊逼供,但是這場面也太慘烈了吧?

「賣到什麼地方了!」蘇紫萱攔著樂天喝問。

「賣……賣到……古香坊了!」這傢伙急忙回答。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示意蘇紫萱鬆手。

「古香坊是什麼地方?」他問。

「是市中心的一家古董拍賣行……他們拍賣古董,也做古董的買賣!」蘇紫萱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

「放心,這些東西屬於贓物……我們是有權讓他們交出來的!」蘇紫萱安慰道。

「哼!他們交也要交!不交也要交!」樂天惡狠狠的說道。

那可是自己壓箱子底的寶貝啊,一套鬼錢對自己的重要性那可是不言而喻的,奇門遁甲大部分的陣法都需要鬼錢作為壓制!

大批的警察來了,幾個詐騙犯被帶走了,等待他們的肯定是一段很長時間的牢獄生活,甚至……這輩子他們都可能沒機會走出監獄了。

根據東海市的最近反饋,除了那些女子以外,這些傢伙還販賣一些男人,做器官買賣生意!

而且是不計生死……

所以死在這些人手上的人估計也不少。

「要不要現在去那家古董店看看?」蘇紫萱問。

樂天點點頭。

本來他還想著早點拿回自己的東西,早點回家睡一覺,明天還答應了高小秋去做攝魄之術呢。

現在看起來……這件事還沒完了。

兩個人開車來到了市中心,這裡有一條古董街,平時一般人是不會來這裡的,因為這裡面的東西價格不菲……

而且這裡的假貨也挺多的,沒有一定的眼力勁,那你就是來給人家送錢的。

「這裡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樂天驚訝的看著。

「你不是山海市人嗎?連這裡都不知道?這裡還是蠻有名的呢。」蘇紫萱回答。

她四下看著,這裡的建築基本都是木製的,維持了那種古色古香的味道。

前面一座很高的木樓建築,那裡就是古香坊了。

樂天看起來又不是太著急了,他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邁步就走進了一家小的古董店。

裡面一個老頭正在躺椅上躺著,一旁放著一台收音機,正在說著評書。

樂天咂了咂嘴,先不管這裡面的東西是真是假,光是這份味道就讓人有了一絲淘寶的興趣。

「自己看……看上了再喊我。」老闆說道。

「好!」

樂天回了一句。

他徑直拿起了一旁貨架上的一枚大銅錢,他仔細地看著。

「咦?這枚銅錢……」蘇紫萱看了看,她有點眼熟的問道。

「老闆……這枚銅錢有什麼講究?」樂天問了一句。

老闆看了一眼,他從椅子上坐了起來。

「這個啊……這是一個客人留在這寄賣的,可是這個人卻再也沒有回來過,這枚銅錢也沒有人過來問價,這是一枚天鬼錢!」他給樂天介紹道。

樂天微微皺眉。

「這不是天鬼錢……」他說道。

「你懂這個?」老闆看起來也是一愣。

天鬼錢是這一類銅錢裡面價格最高的,他自然要先試試對方是不是內行人。 樂天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老闆,這傢伙看年紀至少有六十多,還在這干著騙人的勾當,也不怕將來下地獄!

「實話和你說吧……當初那個客人來寄賣的時候,我曾經問過他這是什麼東西!他告訴我……這是靈錢!是……是……是活死人用的錢!」老闆看著樂天的眼睛說道。

樂天微微皺眉,靈錢?

這個名字他居然從沒聽說過,不過給活死人的用的……這個倒是還真的有點意思。

「後來啊,我查了不少的典籍,我發現這個靈錢應該是真實存在的,我在一本宋代的竹簡上找到了一段記載,上面就簡單的說了一下這個靈錢的出處!」老闆看到樂天有興趣的樣子,他急忙繼續說道。

「講講……如果有來頭有出處,這枚錢我就要了。」樂天點點頭。

老闆一看有生意,那自然高興得很。

「坐坐坐……坐下說。」他招呼樂天和蘇紫萱。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不是要去古香坊嗎?怎麼在這買起了古董?不過這枚銅錢好像也有點奇怪……

給樂天和蘇紫萱倒了茶,老闆這才拿起桌子上的銅錢。

「那一個竹簡上是這麼說的……這種錢當時是在一個極小的區域流通,是一個當官的在去任職的路上偶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村落!這個村落裡面有大概上千人……他們使用的都是這種錢,這個官員看到這些人管這種錢叫做靈錢!」老闆慢慢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這種故事大部分都是杜撰的,目的自然只有一個,那就是提高古董的價值。

蘇紫萱倒是聽得津津有味,這種老故事他很久都沒聽到了。

「竹簡上面說……這種靈錢三張煎餅的厚度!小孩手掌的大小!中間無孔,但是四方有四個方洞!觸之冰涼……」老闆慢慢的說道。

樂天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口茶,茶葉一般,但是故事不錯。

「不過在竹簡的最後……這個官員記錄了一個奇怪的事情,在這個村子的後面,有一處亂葬崗!據說所有的死人都會被葬在那裡,他當時很奇怪,詢問村子里的人為什麼不好好的安葬,村子裡面的人都很富足,又不是買不起棺材?」老闆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樂天看著這個老頭,他倒是真的聽出了一點意思。

「為什麼?」蘇紫萱倒是忍不住問道。

「村子里的人告訴這位官員,亂葬崗是他們的祖地!裡面有他們的神……神在,村子就在,神滅,村子就滅了!」老闆沉聲說道。

「神?」蘇紫萱一聽就沒了興趣。

樂天目光炯炯的看著這個老闆。

「你這裡有監控吧?」他突然問。

老闆一愣,這是什麼問題。

「古董店……怎麼可能沒有監控?」他笑著回答。

「能不能讓我們看看……看看這個寄賣的人是什麼樣子?」樂天問。

老闆的臉上出現了為難的神色。

「好處不會少你的……這枚靈錢我要了!你隨意出價……」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你是讓錢燒的吧……這樣的人黑起來一口價要你個百八十萬都沒問題的。

老闆眼前一亮,看起來這還是一隻大肥羊啊。

「哎喲……東西掉了。」

古董店老闆剛要獅子大開口,樂天突然喊道。

他彎下腰撿起了地上的警證,還特意的用嘴吹了吹上面的塵土。

「這東西怎麼掉了?你的掉了沒?」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現在就算是個傻子也該知道將自己的警證拿出來看一看了,她將自己的警證拿出來,示意自己的沒掉!

古董店老闆一看,這特么是兩個警察啊,怪不得要看監控……

「出價啊?這東西我們要了。」樂天看著古董店老闆。

「這個……這個……」

古董店老闆也是傻眼了。

這該要多少錢?

要的少了自己賠本,要的多了……萬一這兩個傢伙三天兩頭的來查自己的店,那自己還要不要活了?

「你給一萬吧!」他咬了咬牙說道。

樂天點點頭,示意蘇紫萱付錢。

蘇紫萱直接手機轉賬,這枚靈錢就到了樂天的手裡。

「可以看看監控了吧?」樂天笑呵呵的問。

一萬這個價錢……應該就是這個老闆的底價了,還算是不錯……這枚錢可能有點作用。

古董店老闆點點頭。

幾個人來到了古董店的後面,這裡有一個看起來像是辦公室一樣的地方,擺著一台電腦。

老闆打開了電腦,調出了一段畫面。

「其實我對這個人也蠻好奇的,所以就將這一段特意保留了下來,你們看吧……就是這個男人,畏畏縮縮的像是一個小偷……」他說道。

樂天看了一眼,沒說話。

蘇紫萱看了一眼,她的眼睛突然瞪大。

這……這不是二狗?

「他什麼時候過來賣的?」蘇紫萱問。

「這個……上面有時間,大概……一年前?」老闆想了想不太確定的說道。

樂天看了一眼時間,的確是一年前。

這個二狗……到底是什麼身份?

「好了,多謝了老闆……」樂天點點頭。

古董店老闆看了看樂天和蘇紫萱,現在他只盼著這兩個人能早點離開。

「走吧。」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點點頭。

兩個人離開了古董店。

「居然是二狗……」蘇紫萱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你記得我在北角村的時候也撿到了一枚銅錢嗎?」他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記得記得,怪不得我一直覺得這銅錢有點眼熟呢,你的那枚銅錢……」她問。

「都丟了……」

樂天無語的攤攤手。

「你幹嘛要將這些東西都帶在身上?」蘇紫萱無語的看著樂天。

「我就是想沒事的時候研究研究……」樂天攤了攤手。

他又拿起了那枚銅錢,上面的四個四方孔非常的奇怪!

樂天對準了太陽,慢慢地轉動銅錢,四個方孔時不時的透過一縷陽光,晃的樂天眼花繚亂。

「你在幹嘛?自殘?」蘇紫萱看著樂天。

這麼大的太陽對著太陽看,簡直是有病! 江碧瑤這一刀,我只能說三個字,快準狠!

刀身把虯褫直接釘在了地上,身體不斷扭曲,身上冒出濃濃的黑煙。

江碧瑤這一刀紮下過後,突然坐倒在地,這一刀,不管對她精神還是身體,消耗着實不輕。

我連忙扶住她,發現她身體很軟,露在外的一雙眼睛半閉,額頭和臉上,都冒着細汗。

我有些慌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事後回想,我根本沒穿褲子,不覺抱着一個渾身是汗的大姑娘,難免會讓人誤會。這當口,當然沒有這方面的心思。這時江碧瑤眼睛微睜,清醒了些,對我說:“我懷裏有補氣血的藥,你拿出來給我吃一顆。”

我點頭明白,手立刻摸入她的懷裏,突然想到這樣會不會不妥。就在這個時候,那條被短刀扎住的虯褫一陣掙扎,被刀扎住的身體一下子斷裂。蛇頭帶着一小截身子,詭異的飛起,直接朝和江碧瑤撲來。

“這……”

看到這一幕,我腦子只一個念頭,這條虯褫邪門到逆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