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好,謝謝姑姑。」德娃子強忍著沒吐出來,盡他最大努力扯出一張蠢萌蠢萌的臉,呲牙傻笑。

就說這麼兩句話孩子軟糯的話,已是他承受的極限,再加戲就不如直接讓他那傻爹拎起他來摔地上,一了百了了。

戰鬥,正是這場戰役奧黛麗·赫本一家從**手中解放出來,23年後,成為導演的特倫斯·楊執導了赫本主演的懸疑驚悚片《盲女驚魂記》。

1948年戰後,奧黛麗·赫本與母親帶著省吃節用存下來的100英鎊去到英國倫敦。她在那裡一邊打工一邊尋找深造機會;同年進入瑪莉·藍伯特芭蕾舞學校學習芭蕾舞。經過數月訓練后,由於年齡和身高以及早年因營養不良而影響發育的原因,她被告知不適合當芭蕾舞者。為了解決家庭經濟壓力,她轉而兼職模特,並且參與歌舞團的演出。

演藝經歷

1948年,奧黛麗·赫本出演電影《荷蘭七課》,在劇中奧黛麗·赫本扮演一位空姐,用英語和荷蘭語向觀眾講解,這是她的銀幕處女作。

1951年,出演電影《雙姝艷》,飾演「諾拉·布倫塔諾」,候選期間,導演宣布奧黛麗是這個角色的第一候選人;出演戲劇《金粉世界》,在劇中奧黛麗扮演主角「琪琪」——這也是她的第一個戲劇女主角,這部戲劇在美國百老匯連演了219場,直到1952年這個角色的第一候選人;出演戲劇《金粉世界》,在劇中奧黛麗扮演主角「琪琪」——這也是她的第一個戲劇女主角,這部戲劇在美國百老匯連演了219場,直到方面都是由奧黛麗親自前往法國選購的。奧黛麗與紀梵希的紅紅火火恍恍惚惚年中旬才暫時閉幕。她也因在劇中的表演獲得了戲劇世界最佳旬才暫時閉幕。她也因在劇中的表演獲得了戲劇世界最佳女主角獎。

1952年,出演電影《羅馬假日》,飾演「安娜公主」,這是奧黛麗在電影中首次出演女主角,並與格里高利·派克表演對手戲。憑藉這部電影,赫本收穫了人生第一次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並獲獎。

1953年,出演電影《龍鳳配》,奧黛麗在片中飾演女主角「薩布里娜」,並與亨弗萊·鮑嘉、威廉·霍爾登表演對手戲。這部《龍鳳配》是美國派拉蒙電影公司為奧黛麗·赫本量身打造的電影,並且在服裝方面都是由奧黛麗親自前往法國選購的。奧黛麗與紀梵希的時尚傳奇由此拉開序幕。

1954年,出演戲劇《美人魚》,在劇中奧黛麗飾演美人魚「翁蒂娜」,這是奧黛麗與丈夫梅爾·費勒第一次合作演齣戲劇。這部劇讓奧黛麗獲得了托尼獎最佳女主角。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奧黛麗在劇中飾演盧卡修女。同年,出演電影《綠廈》,在劇中飾演了叢林精靈莉瑪,這部電影是其丈夫親自操刀擔任導演為奧黛麗量身打造的第一部電影。

1960年,出演電影《蒂凡尼的早餐》,在片中她飾演了一位流連於上層社會、渴望釣到金龜婿的應召女郎霍莉·格萊特利,這部電影也確立了奧黛麗在時尚界擁有無法被替代的位置。

1975年,出演電影《羅賓漢與瑪麗安》,奧黛麗在片中飾演修女瑪麗安,並且與肖恩·康納利表演對手戲。這部作品是奧黛麗在息影8年後的復出作品。

1967年,出演電影《盲女驚魂記》,奧黛麗在片中飾演一位盲女,這是她在事業上的又一次突破。值得一提的是,本片導演泰倫斯·楊,正是二戰時將奧黛麗從**魔爪中解放出來的那位炮兵軍官。本片也是赫本最後一次與丈夫梅爾·費勒進行合作。

1988年,出演電影《直到永遠》,奧黛麗在片中客串了一位雍容高貴、令人懷念的白衣天使。這部電影是奧黛麗的息影之作。

1993年,出演紀錄片《世界花園》,奧黛麗在片中扮演解說員的角色,講解各種各樣的花。這也是奧黛麗生前的最後一部影視作品。

主要作品因出演《荷蘭七課》,開始電影生涯。1954年,憑藉電影《羅馬假日》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晚年時,投身慈善事業,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的代表人物。1992年被授予美國「總統自由勳章」,1993年獲奧斯卡人道主義獎。1993年1月20日,因癌症病逝,享年63歲。1999年,被美國電影學會評為「百年來最偉大的女演員」第三位。 夫人在宿州為他們設立祠祭署以鄰居王姓主持奉祀的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馬後與身邊的妃子和宮人也是和睦相處,是比較慈惠的。

妃嬪中有人生兒子,一定厚待他們母子。馬後以皇后的身份,還要管丈夫的飲食,宮女認為她不必這樣做,她說有兩方面原因,一是盡做妻子的元璋生活的關照之好自不必說了。

當時因戰亂缺乏食糧,馬氏在家省吃儉用,把糧食和好的食品留給丈夫不斤斤計較見見你好好乾以至有時自己餓肚子這些事朱元璋銘感五內,當皇帝后還向大臣講述,把它比作劉秀困在河北得到馮異豆粥麥飯的美事。

據《明書》記載,朱元璋與陳友諒對以至有時自己餓肚子。這些事朱元璋曾被對方追擊,馬氏背著元璋逃跑,太子朱標為此繪有圖像,放在懷中。

後來朱標與乃父政見不合,元璋追打他,他故意把圖像遺落在地,元璋見到,痛哭一場,也不打兒子了。

這個記載未必是真實的,不過馬氏不像當時的其他婦女纏足,是天足者,背丈夫是有可能的。

馬氏自奉節儉,衣服穿破了還要補了穿,聽女史講元世祖昭睿順聖皇後用舊弓弦織成綢,做衣服穿,馬後就命用舊料織治,做成蓋被、巾褥,送給孤寡老人。

馬皇后對子女仁愛,勉勵他們學習,要求他們生活簡樸,有比穿衣、用物的,加以教誨,又把宮中利用舊料織成的被褥送給他們,並解釋說:你們生長在富貴家庭,不知紡織的難處,要愛惜財物。

她對待養子如同親生的,而且始終如一。和朱元璋血緣最近的親戚是侄兒朱文正,文正在對陳友諒戰爭中立功,因叔父未及時賞賜而不滿,元璋因此殺了文正身邊的親信,還要治他的罪。

馬後也把文正當兒子看,這時勸元璋:這孩子立了好多戰功,守南昌尤其不易,況且只是性急要強,並不是反叛,不要追究了,元璋這才將文正免官了事。

這一事例說明馬後保護了親屬正當權益。馬後對娘家人極為懷念,每當說到父母早逝就痛哭流涕,朱元璋也因關心她而及於外家,要為馬後訪察親屬,以便封賞。

馬後認為封外戚容易亂政,不是好事,不讓訪找。事實上馬後是孤兒,娘家已沒有人了。

元璋只好追封馬公為徐王,鄭媼為王宮正司馬後回答:賞罰公平才可以服人,治理天下的君主,哪能親自處理每一個人,有犯法的應當交給有關部門去辦。

元璋又問,那你為什麼也發火她回答說,7當皇上憤怒時,我故意也發怒,把這事推出去,消釋你的煩惱,也為有司能持平執法。

這一事表明她對丈夫、宮女雙方都是關懷的。清上官周《明太祖功臣圖》中宋濂畫像命婦入宮朝見,馬後以家人禮來接待,給人以溫暖,對朝臣的家庭也給以關心。

有人告發和州知州郭景祥的兒子要殺乃父,朱元璋欲以不孝罪處郭子死刑,馬後知道了,說這是傳聞之詞,不一定真實,何況郭景祥就這麼一個兒子,處決了他就絕後了。

朱元璋一調查,果然是傳聞不實,不是馬後的勸說,郭家就家破人亡了。

洪武十三年,知制誥宋濂因長孫宋慎陷入胡惟庸黨而獲罪,元璋要處他極刑。

宋濂是明朝開國

「文學之首臣」,又是太子的師傅,這時他已告老還鄉,與胡黨毫無牽涉。

元璋搞胡黨擴大化,宋濂眼看要遭殃,馬後及時出面救援,她說:老百姓請一位先生,還知道終生不忘尊師的禮節;再說他致仕回籍,京中的事必定不知道,可別冤枉了他。

但是元璋一心懲辦胡黨,不聽馬後的勸告。一次馬後陪丈夫吃飯,她不喝酒,也不吃肉,元璋問為什麼不吃不飲,她說:聽說宋先生獲咎,我不近葷酒,為他祈福,希望他免禍。

聽了這番話,元璋動了惻隱之心,飯也不吃了,第二天赦免了宋濂的死罪。

馬後對士庶的生活也有所關心。明朝太學建成,朱元璋臨幸回宮,馬後問有多少學生,回答有幾千名。

當時有些太學生攜帶眷屬在京,他們沒有薪俸,無法養家,馬後建議按月發給口糧,元璋接受了,專門設立

「紅板倉」,存儲糧食,發給太學生。此後,

「月糧」成為明代學校的一項制度。明初有個商人沈萬三,是

「貲鉅萬萬,田產遍吳下」的江南第一大財主,據說朱元璋建設南京城,洪武門至水西門一段城牆由他出資修築。

又據說沈萬三要求出錢犒賞軍隊,元璋問他,我有百萬軍士,你能普遍犒勞嗎?

他不知收斂,滿有把握地說可以每人發給一兩銀子。這樣的人,富可敵國,敢同天子抗衡,激惱了君主,要以亂民的罪名殺掉他。

對此,馬皇后勸解道:沈萬三富是富得出奇,但他沒有犯法,也沒有謀圖造反,殺他沒有道理,也不符合法令,還是不殺的好。

元璋聽了她的話,免沈萬三一死,把他流放到雲南。對於太醫院的醫生,馬後也照顧他們的利益。

馬後最後一場病是嚴重的,元璋命太醫診治,但馬後不服藥,元璋強要她吃藥,她說:如果我吃藥無效,你就會殺死那些醫師,那不等於我害了他們嗎!

我太不忍心了。元璋希望她醫好,就說不要緊,你吃藥,就是治不好,我因為你,也不會懲治醫生。

但是馬後還是不用藥,以致死亡。馬後替醫生著想竟至不顧自身的治療。

她死於洪武十五年,享年52歲。馬皇后處理複雜的人際關係,很得體。

當朱元璋在甥館時,與義父母及其家人;獨立成家后,與義子,與丈夫的子女;做皇后以後,與妃嬪,與宮人,與命婦,與朝臣,與娘家,種種關係,料理得妥切,與人關係融洽。

她能做到這種程度,重要的在於她按

「待人以寬,責己以嚴」的原則去辦事,與他人的矛盾就易於 秦秦菊正趴西邊炕上生悶氣,火都上了臉,燒的兩腮通紅,兩大眼珠子瞪的分分鐘擠出眼眶,就見傻三哥那一家三口跟串著糖葫蘆串兒似的就進來了。

於是,說時遲那時快,他就馬力全開直奔秦秦菊就撲過去,根本就忘了自己個兒身小短腿的屬性,一個來不及剎車,好懸沒狗吃屎面朝大地春暖花開。

恍然間,他只覺得身體懸空,腳下騰雲一般,居高臨下望下去一切盡在眼內。

卧槽!

頓時,他有種迫切地想要飲彈自盡的感覺。

他三十五歲了,就這麼讓人不留情面的揪著后脖領子給拎起來人生尚數首次,如果往他臉上砸個雞蛋,都能煎成蛋餅了——就是這麼火辣辣的燙!

「……」秦秦菊習以為常,不以為忤,但貴妃卻實打實的懵逼了。

她知道自家傻相公會些拳腳功夫,聽說以前射箭也挺有兩把刷子,可沒想到這刷子鐵齒鋼牙,還相當的硬實。

她剛剛眼前人影一晃,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眼瞅著就和地面親吻的德娃子被一把拎起來吊在半空。三目相對,她分明看到便宜兒子漲紅了一張臉,嘴角好頓抽搐,像是分分鐘扯開嗓子就要嚎開了,整個人化身成了受驚的紅臉猴子。

「快放德娃子下來,他害怕!」

貴妃沒有哄孩子的經驗,生怕德娃子哭起來場面不好收拾,連忙出聲阻止。

要她如何能做出一大家子的飯菜?

求助柴海棠,那位剛被柴老太太棍子抽完的小姑子

秦榕是摔壞了腦子,平時傻乎乎的做事不靠譜,但別人說的話他還是聽得懂的。他是怕德娃子再摔傷了才出手拎起來,一聽他害怕趕緊又給安安穩穩的放到了地上。

德娃子只覺得有種劫後餘生的快|感,他能說么,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

然後,為免這尷尬的氣氛一再上演,他適時地想起了自己的使命,乍乍著兩個小胳膊就搭上了秦秦菊被貴妃娘娘緊緊握住的那隻手。

他的身高剛到火炕的高度,就這麼踮著小腳抱著秦秦菊不撒手,一下就把秦秦菊的心給萌化了。

「姑姑好,謝謝忘姑姑。」德娃子強忍著沒吐出來,盡他最大努力扯出一張蠢萌蠢萌的臉,呲牙傻笑。

就說這麼兩句話孩子軟糯的話,已是他承受的極限,再加戲就不如直接讓他那傻爹拎起他來摔地上,一了百了了。

說到底她也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小姑娘,平日里給別人看孩子雖然免去了下地幹活的苦差,但到底還是佔用了自己的時間。尤其看孩子也不比種田輕巧多少,德娃子正是滿地跑的年齡,一天天跟他屁股後面跑累也累成狗,很多時候是煩的。

她雖不明白這位三嫂帶著大的大小的小找進來是為了什麼,可一看德娃子腦袋上纏那布條上還沾染著血漬,被秦老太太一頓抽的屁股還火辣辣的疼,心裡的火慢慢的卻下去了,越看德娃子越是過意不去。

「秦菊,我是過來道歉的。」

貴妃一看秦秦菊一張蘋果臉兒上寫滿了內疚,沒等人家說話,就搶先一步把嘴給堵上了。

她是進來求人幫忙的,人家道歉的話一說出口,可讓她怎麼舔著臉求一個剛剛為了自家兒子挨了揍的小姑娘?

臉再大,她也還是有臉的,這麼沒臉的事她可做不出來——

「你看,你每天幫我帶德娃子忙裡忙外就夠辛苦的了,我本就過意不去,今天還為了你三哥的疏忽連累你被責罰,我這更覺著愧對你了。」貴妃擺出臨終懺悔的一張臉,無比真誠,無比自責。

看得德娃子都一愣一愣的,這在現代演技也是扛扛的,妥妥的影后范。那小表情給擺的,誰說這便宜娘不是真心道歉的,自己都覺著虧心。

「三嫂——」

「秦菊,你聽三嫂說。」

貴妃不給秦秦菊開口的機會,見她臉色緩了緩,沒有方才那氣沖山河的架式,便輕輕握上她的手繼續掏心掏肺模式:「三嫂這陣子身子不適,什麼都沒幫忙家裡。而你對德娃子那是千好萬好,三嫂看在眼裡,心都是疼的。你也是個小姑娘,這麼點兒就幫三嫂分擔了這麼多……」

「德娃子,快過來謝謝小姑姑。」

被叫到的德娃子忍不住就豎起大拇指,知道用小孩兒策略,不得不說這位娘親真真一肚子花花腸子。

才進門就把人嘴堵上了,小嘴巴巴又是心疼又是道歉,最後祭出軟萌萌的小孩兒推上去,他也是服了。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他還是個『孩紙』。這一系列動作下來,還能有幾個人真能拉下臉來把在秦老太太那受的閑漂亮的字兒,就決定抬舉他。把他從書,讓他幫自己寫個文案。或者是讓他平時記個賬什麼的。或者是自己有什麼口頭的命令,傳達不了,需要書面表達的話。小胖子說了,然後讓他潤色一下。

儘管,小胖子自己也會寫字。但是他讀的書,確實不是特別多。有時候也不能完全娘頭上?

對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用這些心計,他便宜娘也不嫌下手太重。

真的德娃子還小,不知道這種狀況會是個什麼反應,但他一個三十多歲的成年男人,太清楚目前他們一家三口的前景有多堪憂了。便宜娘這麼做自然有她的道理,這麼簡單的拉攏討好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小胖子看見他的毛筆字寫的,實在是太好了。

小胖子打算委任這個人當他的文書。以後就不上前線打仗的。這也叫做量才而用。畢竟,小胖子手下的人,幾乎95%以上的都是文盲。大字兒不識一籮筐。

小胖子看見他,寫的一手漂亮的字兒,就決定抬舉他。把他從火頭軍,提拔為自己的文書,讓他幫自己寫個文案。或者是讓他平時記個賬什麼的。或者是自己有什麼口頭的命令,傳達不了,需要書面表達的話。小胖子說了,然後讓他潤色一下。

儘管,小胖子自己也會寫字。但是他讀的書,確實不是特別多。有時候也不能完全表達意思。所以,就讓眼前這個文書幫他的忙。

眼前這個年輕人。並被封為文書以後。並沒有覺得文書的官職太小。反而 。

人性往往就是這樣。有時候你好言相勸,別人不聽。非得給他來點兒顏色讓他瞧瞧。他才知道鍋兒是鐵打的。

「到底要什麼條件?還請朱將軍說明白一點。。「張世寶唯唯諾諾的說。

」這樣吧。你既然有這麼多的物質,你乾脆都資助給我算了。要不然我給你個官兒噹噹。你就在我手下做一個火頭軍行不行?就負責燒茶煮飯,我不讓你上前線。」小胖子嬉皮笑臉的說。

「這個恐怕不行。」張世寶悶悶不樂的說。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小心我現在就用刀子把你的心剜出來。」小胖子又打算來硬的。

「好吧,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因為剛才小胖子確實這一通的折騰。已經把張世寶折騰得精疲力竭了。現在對方都有小胖子任由擺布了。

「那好。咱們白紙黑字寫下來。」小胖子轉手對身後的馬大腳說:「媳婦,趕緊取筆墨伺候。」

馬大腳心領神會的把筆墨紙硯,都拿出來了。同時主動的,蹲在那裡抹硯,等到把墨汁調好以後,心靈神會的把毛筆,傳遞給這個小胖子。

小胖子又把毛筆,給這個旁邊的張世寶。這時候,已經把他的雙手,給他解開了。為了害怕他的反抗,他的雙腿,還是被捆得結結實實的。同時纏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頭,死死地系在門上的一個柱子上。就像是對待奴隸犯人一樣。

「快些把它寫下來。等你把它寫下來之後,我就放你回去。」小胖子還是拿著尖刀,都在張世寶面前晃啊晃。

「怎麼寫呀?咋寫啊?」張世寶揣著明白裝糊塗。還是咬牙切齒。不就是一窩莊稼。就結結實實的抽了他一鞭子。

不過話又說回來找你聊天的哈哈哈哈哈哈那你呢「你就寫。我張某人願意主動的把自己的財產,都捐獻給朱元璋將軍。至於手下的家丁。都有朱元璋一個人管你,不管是生是死,都由他一句話。」小胖子簡直臉皮比城牆還厚。

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敲詐行為。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小胖子要好言好語的和別人敲竹杠,別人也不會答應。有時候別人也是服硬不服軟。

人往往是這樣。

有時候你放下架子和別人說話。別人反而不會尿你這一壺。

其實,小胖子也有自己的無奈。他手下這兩百多號弟兄,不是要吃飯嗎?總不能號召大家,出去到荒郊野外去拔樹根吃草皮吧。要不是要養活的這麼多的弟兄。小胖子也犯不著和張世寶過意不去。畢竟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父老鄉親。

儘管張世寶這樣的父老鄉親不稱職。小時候小胖子們吃不飽穿不來。很多時候都受這個張世寶他們的白眼。那次跟著劉德他們去他們家買稻草。結果還被張世寶的哥哥,結結實實的抽了一鞭子。原因是小胖子當時不注意。踩壞了他們的一棵高粱。

到現在小胖子還是咬牙切齒。不就是一窩莊稼。就結結實實的抽了他一鞭子。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些魚肉鄉里的鄉紳。本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個二個大幅翩翩。從來都是欺上瞞下。有時候也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現在被小胖子逮住了,活該他倒霉。

張世寶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寫下了所謂的贈送說明書。

等到張世寶,把這份契約寫下來以後,小胖子就把張世寶,給宰了。

因為現在兵荒馬亂的了。很多事情當斷不斷反受青睞。很多事情就是需要快刀斬亂麻。弄不好的話可能會節外生枝的。

然後拿著這份契約。小胖子選了50個得力的人。然後就直奔張世寶原本的寨子。進去了以後就因為自己沒有田地,走投無路才在他在這裡混口飯吃。而且張世寶平時對手下的人也不好集了寨子裡面,主要的一些人員。當眾宣讀了這份契約。現在。小胖子宣布,寨子里所有的東西都歸他所有了。

同時小胖子說,他已經把張世寶剁了。 好孕連連:狼性大叔纏上癮 願意跟著他留下來打江山的,他願意。 無悔守望 願意告老還鄉回去的,也給他們發盤纏。

總之這個寨子,大伙兒是待不了了。

小胖子說這個寨子是他的。同時小胖子表示張世寶在世的時候維護過人。待會兒他就一把火,將這個寨子燒了。

原本張世寶手下的這些家丁,都是因為自己沒有田地,走投無路才在他在這裡混口飯吃。而且張世寶平時對手下的人也不好。很多人早就巴不得有人來教訓他了。

在小胖子鳩佔鵲巢來發展這個寨子的時候,其實沒有人反抗。反而這寨子里的接近3000個人,都是夾道歡迎。

大家都說小胖子是他們的救星。這是因為小胖子來了。他們以後就不用過苦日子了。

很多人都表示願意跟著小胖子混。

小胖子見時機成熟了,就說既然你們願意跟著我混,那就要聽我的命令。要是跟著我混的話,那我就是帶著你們,也不起多大的作用。

很多人說願意。很多人說現在官府的苛捐雜稅。就算不跟著小胖子混,又能到哪兒去呢?就算小胖子把他們原封不動地留在這個寨子里。其他的軍閥,也會對他們動手的。

小胖子看見機會已成熟。就說那要不這樣。大家把寨子里,值錢的,糧食,統統的搬走,運送到他的大本營去。同時一把火將這個寨子燒了,也不留給其他的人,大伙兒同不同意。

沒想到這些窮苦的百姓都同意。 華麗轉身:幻美都市夢 都說與其窩窩囊囊地在這裡住一輩子,還不如出去打江山,混個一官半職。說不定運氣好的話,以後還能光宗耀祖,封妻蔭子。這些都不在話下。

在大伙兒的簇擁下。小胖子真的找人,把這個寨子一把火燒了,付之一炬了。同時命令這些人把糧食和錢帛,都搬走。

等到大伙兒到了小胖子原本的大本營以後,小胖子說既然大家現在走投無路了,以後一定要服從命令聽指揮。一個人筷子輕輕被折斷,十雙筷子牢牢抱成團。現在他們已經走投無路了。

如果大家,不領成一股繩,心往一處想,勁兒往一處使的話。弄不好就會被元朝的勢力剿滅的。 人性往往就是這樣。有時候你好言相勸,別人不聽。非得給他來點兒顏色讓他瞧瞧。他才知道鍋兒是鐵打的。

「到底要什麼條件?還請朱將軍說明白一點。。「張世寶唯唯諾諾的說。

」這樣吧。你既然有這麼多的物質,你乾脆都資助給我算了。要不然我給你個官兒噹噹。你就在我手下做一個火頭軍行不行?就負責燒茶煮飯,我不讓你上前線。」小胖子嬉皮笑臉的說。

「這個恐怕不行。」張世寶悶悶不樂的說。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小心我現在就用刀子把你的心剜出來。」小胖子又打算來硬的。

「好吧,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因為剛才小胖子確實這一通的折騰。已經把張世寶折騰得精疲力竭了。現在對方都有小胖子任由擺布了。

「那好。咱們白紙黑字寫下來。」小胖子轉手對身後的馬大腳說:「媳婦,趕緊取筆墨伺候。」

馬大腳心領神會的把筆墨紙硯,都拿出來了。同時主動的,蹲在那裡抹硯,等到把墨汁調好以後,心靈神會的把毛筆,傳遞給這個小胖子。

小胖子又把毛筆,給這個旁邊的張世寶。這時候,已經把他的雙手,給他解開了。為了害怕他的反抗,他的雙腿,還是被捆得結結實實的。同時纏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頭,死死地系在門上的一個柱子上。就像是對待奴隸犯人一樣。

「快些把它寫下來。等你把它寫下來之後,我就放你回去。」小胖子還是拿著尖刀,都在張世寶面前晃啊晃。

「怎麼寫呀?咋寫啊?」張世寶揣著明白裝糊塗。

「你就寫。我張某人願意主動的把自己的財產,都捐獻給朱元璋將軍。至於手下的家丁。都有朱元璋一個人管你,不管是生是死,都由他一句話。」小胖子簡直臉皮比城牆還厚。

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敲詐行為。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獨家試愛,腹黑總裁別太狠 小胖子要好言好語的和別人敲竹杠,別人也不會答應。有時候別人也是服硬不服軟。

人往往是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