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妍,這幾人可很難纏,千萬別讓她們糾纏上你。」太后低囔道,「你別多管德嬪了。」

「皇額娘,我會處理的,您安心的休息,可別再勞累了。」婉妍關心道。

此時,皇后扶著齊嬤嬤往關雎宮走着,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

「嬤嬤,那幾個福晉算是給我下套了,想着把人送進宮,她們怎麼眉心想着去刁難佟佳氏呢?!」皇后冷笑起來。

。 「噹啷——」

一聲響從車庫方向傳來。

瞬間驚醒即將接觸的一對鴛鴦。

宋芳菲噌地跳開,捂住臉轉身就跑。

楊磊則頗為遺憾地嘆了一口氣,扭頭往窗外看。

看到譚佳穎抱着一堆健身器材從車庫方向走進來。

這個女人,專門壞事兒。

楊磊起身來到門外,「你這是搞什麼名堂?」

譚佳穎滴里噹啷地把一堆鋼鐵扔在地上,「健身器材啊。」

「我知道,問題是,這玩意兒不都送貨上門嗎?」

「我怕你這豪華的四合院會嚇到外人,」譚佳穎大大咧咧地亮了亮手臂,「再說了,就我這力量,也不用那麼麻煩,小菜一碟。」

是小菜一碟。

可你壞了我的好事兒。

楊磊沒好氣地走過去,幫譚佳穎把那些健身器材都拾掇到健身房內。

其實也沒啥,都是些零碎,有杠鈴桿、雙節棍、腳靶等。

然後還有一桿大關刀。

楊磊拎起來試了試手感,還挺重的,有二十多斤三十斤的樣子,做工挺精緻,刀柄上還雕了花紋,做了防滑處理,不過沒開刃。

但也不是表演用刀。

表演用的武器都是薄鐵皮,稍微一抖,都嘩啦啦地響,除了表演沒有任何價值。

可這把大關刀不同,是真傢伙,做工、用材都很過硬。

不過也不是實戰用刀。

實戰中沒有人會使用這麼沉重的傢伙,或者說極少。

這是練慣用刀。

熬打筋骨鍛鍊氣力的道具。

別說,看着不是很重,真要能拿着這大傢伙完整地演練完一套套路,也不容易,比單純的健身效果要好,可以鍛煉到一些普通健身法鍛煉不到的肌肉和肌體。

只是楊磊沒學過這玩意兒,拿着也不會用。

譚佳穎在一旁嗤笑一聲,「別看了,我用的。」

「你一學散打的,什麼時候學會了大關刀?」

「你去瑞市的這些天。」

「嗯?這興趣有點奇怪啊。」

「我喜歡。」

得,這個理由很強大。

楊磊無話可說。

譚佳穎卻忽然壓低聲音,「你是不是動小菲菲了?」

「什麼?」

「我剛才都看到了,她從你屋裏跑出來的,臉紅得和煮熟的螃蟹一樣。」

「……你想多了,什麼都沒有發生。」

「當我是傻子呢?」

「你要是傻子,這世界上估計也就我一個聰明人了,」楊磊小小地奉承了一句,但不解釋宋芳菲的事兒,提都不提,直接湊到譚佳穎身邊,「你不但聰明,還有很多優點。」

「哦?」

「個性獨立,這很難得,哪怕是現在的國內也找不到幾個像你一樣的女性。」

「還有嗎?」

「生活有品位。」

「怎麼講?」

「懂古玩鑒定,但卻更喜歡翡翠,卻又不沉迷這些東西,日常生活中始終保持着開朗陽光的心態,生活方式更是健康積極,喜歡運動,是散打高手,我敢說,國內找不到第二個和你一樣懂生活的同齡女性,尤其是想你顏值這麼高的,真獨一份。」

譚佳穎笑了,「你比以前更油嘴滑舌。」

「那你喜歡嗎?」

「喜歡。」

「喜歡就對了,」楊磊直接抱住譚佳穎親了上去。

好半天才戀戀不捨地放開,「小一個月沒見,想死我了。」

譚佳穎擦了擦嘴角,故作隨意地撇撇嘴,「信你的是傻子。」

「沒錯,你就是天字第一號的大傻子,明知道我謊話連篇卻依然篤信不疑。」

「我,我才沒有呢。」

「那是誰偷偷摸摸地在網上搜索轉世輪迴一類的信息的。」

譚佳穎大驚,「你怎麼知道的?」

楊磊得意的笑道:「想要人不知,除非你莫為,你用我電腦,好歹刪一刪瀏覽歷史啊。」

「哼,那也跟你沒關係。」

「行行行,沒關係,來,趕緊安裝,對了,店面裝修得咋樣了?」

「快完工了。」

「是嗎?」

「對,元旦就能開業,不過照我爺爺的意思,是等臘月初一再開業。」

現在距離元旦也就二十天時間。

但距離臘月還有四十天。

好吧,也差不了太多。

不過老一輩人對元旦沒啥感覺。

尤其是06年這個時候,大部分國人根本沒把元旦當個節日看待,也就高中大學的學生們會當回事兒。

當然,做古玩生意嘛,按傳統曆法來算日子確實更貼切一點。

另外從市場這塊來講,臘月開業也更靠譜一些。

因為國人有進入臘月後囤年貨的習慣。

不但要囤年貨,還要給家裏換新樣子。

普通人家可能也就換個茶几沙發,或者換幾張掛畫,正好年底有錢了。

可有錢人家換的就是這些高級貨了。

反正年底絕對是這類物品的消費旺季。

臘月開業正好刷一波熱度。

確確實實比元旦開業更划算。

想到這裏,楊磊撓了撓頭,「是不是得囤貨了?」

譚佳穎翻了個白眼,「虧你還記得這回事兒。」

「嘿嘿,不着急,時間很充裕,明天先去店裏瞅瞅。」

「是去找你那個心上人吧?」

「別胡說。」

「呵,我算是發現了,你上輩子的緣分是真多,還都是情緣。」

「咳咳。」

楊磊臉皮也厚,躺平任嘲。

都佔了這麼大便宜了,讓人家過過嘴癮挺好。

至少不用被柴刀。

晚上,趙曉竹和王樂瑤陸續回來。

晚飯是楊磊做的。

很豐盛。

譚佳穎看着那一大桌子菜,忍不住問:「幾天是有什麼喜事兒么?」

「算是吧。」

「什麼?」

「菲菲同學即將榮升宋老闆。」

「嗯?」

「不只是菲菲同學,小竹子同學、瑤瑤同學也不例外。」

「什麼意思?」

不只是譚佳穎疑惑,連趙曉竹和王樂瑤也有點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