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不是啦,不是哥哥他們故意要打架,是那些壞人要害胤哥哥,他們壞透了,想要在胤哥哥的琴里放音效卡,墨哥哥看到生氣了,這才會揍他們的。」

關鍵時刻,還是小若若嘴巴伶俐,揮舞著憤怒的小胳膊,三下兩下就把這件事給說了出來。

話音落下,演播廳里頓時一片嘩然!

原來竟是這樣的事?

這些圍觀的人愣了愣,一時有點不敢相信。

而溫栩栩,聽到后則是心底一口氣馬上鬆了下來。

她就說了,她的孩子,一定不會無緣無故打架的,他們打架,肯定都是有不得已的緣由。

「音效卡?什麼音效卡?」

「就是修復聲音的,媽咪,這個人很壞,他看到哥哥拉得好后,嫉妒他,要用這個音效卡來污衊哥哥,你看!」

墨寶看到媽咪已經氣消了,馬上攤開了小手,給媽咪看他剛才抓到的證據。

霎時,這演播廳里又炸了!

音效卡?

這麼小的孩子,竟然就知道用音效卡來陷害別人了?

所有人都震驚了,他們瞠目結舌的盯著這個不久前還被他們同情的白色西裝小男孩,完全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現在的孩子到底是怎麼了?怎麼連這樣的手段都知道了?」

「關鍵他還賊喊捉賊,反咬一口污衊這對雙胞胎!」

「可不是,如此說來,雙胞胎揍他都是輕的了,小小年紀歹毒成這樣。」

「……」

短短几秒鐘,這演播廳里的風向就全變了。

大夥全都站在了墨寶和霍胤這一邊。

看得那個穿白色西裝的小男孩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記耳光樣,別提多精彩了。

「行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我們收拾一下,回去吧。」

溫栩栩看到了,便沒有打算再去找這個小男孩的麻煩,而是選擇了息事寧人,準備帶著幾個孩子回家。

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她不追究這孩子了,反倒是那人群后,忽然就有個聲音爆了出來:「打了我們少爺還想走?你想得也太美了吧?」

一陣騷動!

人群散開,一個面帶兇相體形健壯的中年女人從裡面衝出來后,就將地上的白衣西裝小男孩抱起來了。

那小男孩看到了,霎時,他大哭了起來:「大舅媽,他們打我,還污衊我,我根本就沒有拿什麼音效卡,大舅媽……」

一秒鐘,這個小男孩,竟然就把他做過的那些事全都否認了。

溫栩栩震驚到了!

「小朋友,剛才的事情大家可都是看到的,你怎麼可以這樣呢?不是你家裡人來了,就可以顛倒黑白的。」

「什麼叫顛倒黑白?在這裡,我外甥說什麼就是什麼!」

沒有想到,這中年女人,竟然十分猖狂,聽到溫栩栩說不可以黑白顛倒后,她當著所有人的面說這裡她家少爺說了算。

這麼牛逼!

溫栩栩氣笑了:「是嗎?你外甥是什麼人啊?這麼厲害!」

中年女人又是輕蔑的掃了溫栩栩一眼:「遲家聽過嗎?就是咱們這赫赫有名的盛世百貨連鎖,他,就是他家小外孫!」

「嘩——」

這話一說出來,立刻,這演播廳里一片驚呼!

遲家,他們當然知道了,他們家的百貨公司,可是遍布大街小巷,就這劇院對面,都有一家規模很大的盛世百貨。

大夥不出聲了。

哪怕是覺得這個女人無理,他們也都在這個時候選擇了沉默。[] 蓬宇安默默點頭,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如果能夠無限地使用這種能力,那對方豈不是成了一個極其強悍的妖怪了?

「等他們這些研究者對能力者了解透徹過後,估計就能夠研究出一些讓能力者實力變得強大的東西了,現在你千萬記住,絕對不能夠暴露自己的情況。」

他有些擔心小月,畢竟對方這雙眼眸實在是太過於引人注意了。

「不用擔心,平時我可以裝作瞎子。」

「反正平時我也不出門,就算是出門不也有小飛跟著嗎?」

小月笑了笑,忍不住自嘲了幾句。

沒有什麼比能夠變成能力者更讓人高興的事情了。

而這個時候旁邊也傳來了古小飛的聲音,蓬宇安有些緊張的湊了過去,不知道小飛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小月也很好奇,小飛究竟能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你怎麼樣了?現在有沒有感覺身體不舒服?」

蓬宇安很是關切的開口問著,聽到這話,古小飛直接搖了搖頭。

「哥你放心吧,我沒事。」

「我也變成了個能力者,我能對你進行幸運加持。」

聽到這話,蓬宇安陷入了疑惑,他還真不知道對方所說的這個幸運加持是個什麼東西。

「幸運加持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變成了幸運女神?」

蓬宇安沒忍住,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

他是真的不理解自家這弟弟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我能夠在你做一件事情之前對你進行幸運加持這樣的話,你不論做什麼事情都會順順利利,這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能力。」

古小飛忍不住自嘲了一句,他也覺得這個能力有些無語。

不過他正需要這種幸運加持。

自家哥哥平日里到處出去執行危險的任務,如果有著幸運加持,那他必定會平安無事的回家。

聽到這話蓬宇安也高興了起來,雖然不知道弟弟覺醒的是個什麼能力,但是他能夠成為異能者,就已經算是很大的收穫了。

而古小飛有件事情並未告訴蓬宇安。

幸運加持可不是這麼普通的能力。

這能力可以說得上是極其的逆天,而且,對自己的身體也有著副作用。

擁有著幸運加持,一個人可能險里逃生。

就算是子彈擦著頭皮而過,也有可能平安無事的活下來,這是一種很恐怖的能力。

取而代之的就是古小飛健康的身體。

每一次幸運加持,他的身體都會或多或少的受到一些損害。

如果長期頻繁的使用這種能力,那他這肺癆身體將會很快被拖垮。

這件事他並不打算告訴哥哥。

若是將此事告訴了蓬宇安,那接下來蓬宇安不論如何都不會允許自己使用這種能力的。

「太好了,你們都是能力者!」

此刻的蓬宇安心情大好,他恨不得能夠去外面獵殺一頭野獸,大吃一頓來慶祝一番。

就在蓬宇安極其興奮的時候,外界也因為死亡遊戲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現在死亡遊戲已經進入了決賽,那些實力強悍的荒人自然而然地進入了堡壘之中。

有的荒人拿出了看家的本領去討好貴族,倒是成功地在貴族面前露了臉。

有的人則憑藉著自己的能力,在堡壘之中不停的接任務,也算是混得風生水起。

雖然在這裡面並沒有什麼地位可言,但對於他們來說已經完全足夠。

此刻,死亡遊戲的決賽定位正式意義上的開始,大家都在享受著這片刻的安寧。

而那些貴族似乎覺得這一次的死亡遊戲過於簡單,決定要臨時改變一下遊戲的規則。

這個遊戲肯定要死人才有意思。

讓這群荒人來討好自己,並不是他們想要看的。

作為堡壘之中的貴族,他們根本就不缺人舔狗。

就在這時,一則公告就這麼在堡壘之中傳了出來。

接下來的死亡遊戲規則大變,決賽時刻,需要和上一屆的死亡遊戲的參賽者共同戰鬥。

每一屆的死亡遊戲最終只能留下幾個人,第一名可以養尊處優,過上舒坦的日子,而剩下的幾個勝利者自然也能夠享受堡壘的庇護。

雖然他們在堡壘之中活得跟狗一樣卑微,但這裡的條件要比外面好得多。

當他們得知自己也成為了新一輪的參賽者后,內心都極其的崩潰,不過這是貴族作出的決定,他們就算是內心有千萬個不願意,也無法反抗。

不過他們倒是沒有太多緊張的情勢,畢竟大家已經參加過一輪廝殺了,對於死亡遊戲經驗十足。

對付幾個剛剛參加遊戲的新人罷了,完全不用操心任何事情。

而且這一次一旦能夠獲得勝利,不僅僅可以擁有和護衛平起平坐的資格,甚至還能獲得屬於自己的一間安全屋。

貴族給出的這些獎勵,讓那些過慣了苦日子的荒人們根本就無法拒絕!

很快蓬宇安也得知了這個消息,他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能夠從上一屆的死亡遊戲中活下來的人,每個都手段陰狠至極,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對付得了的,他毫不懷疑,要是讓人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弟弟和小月又將會面臨風險。

他並不清楚容至安能夠保護自己多久,雖然容至安也不是個什麼好人,但至少大家彼此利用對方,這一點每個人都心知肚明。

一旦自己失去了庇護,那就等同於任人宰割的魚肉。

此刻,正在努力完成任務的一個粗獷大漢也接到了遊戲消息。

他正是上一屆的死亡遊戲冠軍,也是目前來說荒人之中過的最好的一個。

拿到了冠軍以後,貴族也兌現了承諾,他們倒是沒有刁難對方,甚至還允許他進入堡壘之中生活,日子過得極其的愜意。

雖說走到哪裡都是受人白眼的存在,但是這樣的生活可比在放逐區里舒服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