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這怎麼辦啊?劍鋒哥他們為什麼要把哥哥抓走啊」甄美麗一臉六神無主的抓住沈月英的衣袖問。

「呸!亂喊什麼哥,你哥只有一個,就是剛被抓走的那一個,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找她爹媽去,看他們怎麼說。」沈月英朝地上啐了一口罵道。

然後在所有人帶著探尋的目光中,沈月英拉上女兒去找郭家。

在車子開出大門口之後,郭劍鋒他們先是去了公交站,據甄世傑交代,他是親眼看見她們兩人坐上公交車走的。

當然,他找來的幾個不務正業的人也跟著她們上了同一輛車子。

而郭劍鋒來到站台的原因是要看她們倆人可能會去那些地方,一個街道名稱吸引了他的視線,他覺得林小嬌也很有可能會去哪裡。

(棲霞路)

這個地方顧名思義就是欣賞風景的地方,但是位置有些偏僻,那邊還有條護城河。

那河是由城中心慢慢牽引出來,基本上圍了大半個城市呢,原先是沒有這麼大的,是因為J國以後,國家撥款把它修繕了一下。

後來才起名叫做護城河的,因為把城市中心全部抱住,就像是一位母親抱著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才得了這個名字。

這個地方不是很遠,他們開車過去大概就是三十多分鐘吧,當然,那是普通人的速度。

「磁」公交車門被打開,售票員熱情的聲音響起:「棲霞路站到了,有下車的同志請趕快下車,」

然後就只聽見眾人熙熙攘攘的聲音,有下車的也有上來的,但是就一個字,那就是擠。

林小嬌和郭敏慧也排在下車的隊伍中間,突然走在後面的郭敏慧感覺自己身上的挎包被人群夾住了。

她用了好幾次勁可是就好像被人拉住了似的,就是取不出來,眼看林小嬌就要下車了,自己的皮包卻拿不出來,她急得直冒汗。

林小嬌下車後轉身發現郭敏慧還在車上,而且她神情看起來十分慌張,她趕緊上車。

等上車以後她發現是因為皮包被人群給夾住了,林小嬌就大喊了一聲,請後面的人請讓一讓。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林小嬌並沒有看見人群怎麼散開,甚至有些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可是郭敏慧手輕輕一帶,皮包就跟著出來了。

林小嬌眼神一頓,感覺這事很不對勁,這很像前世一些新聞上面所報道的那種車上團伙作案,偷竊錢財的做法。

她趕緊讓郭敏慧檢查一下包包裡面有沒有丟什麼東西,

可就在這時,車子裡面突然擠出來幾個男的,他們不高興的看著林小嬌她們說:「你們到底要不要下車下車的話女主在門口乾嘛這不耽誤大家的事兒嗎。」

林小嬌本來正要反駁說自己可能丟了東西,但由於剛才那幾個男的那麼說了以後,車上的人幾乎都在催促她們。

讓她們兩個趕快下車,不要耽誤別人的事情,郭敏慧臉皮薄,別人這麼一說她覺得特別不好意思。

她一邊道歉,一邊拉著林小嬌就直接下了車,看見她們下車,那幾個男的也沒下。

林小嬌覺得不對,就趕在車門關上之前跑了上去,「你們剛才不是急著下車嗎?怎麼現在卻站在上面不動呢?」

這其中一個男的臉上閃過尷尬,說:「你管我們呢,我們愛下不下,管你屁事。」

「哼!」林小嬌冷哼一聲,她將這幾人從頭到腳看了幾遍,越發確定這幾個人肯定是新聞說的那種偷東西的賊。

「我是管不了你們,可我管得著偷我東西的賊呀,剛才我朋友的皮包一直被夾在你們中間。

怎樣用力都沒有辦法取出來,可是剛才突然就拉出來了,我正想讓她看看有沒有丟什麼東西,

你們就出來催著趕我們下車,您不是說你妹要趕著下車嗎?為什麼把我們催著趕下車以後,你們卻在車上站著不動呢,我看你們是不是心虛啊?」

說完話以後,林小嬌還故意用鄙視的眼光上下看了他們幾眼,幾個人被她看的臉上一陣慌亂,他們發現車上其他人的眼神,現看他們也跟防賊似的。

剛才還特別擁擠的空間,現在以他們幾個人為中心,迅速向四周散開,這些舉動就擺明了他們是賊。

終於幾個人實在是待不下去了,他們甚至聽見有些人就在說讓司機直接把車開到派出所去,幾個人一聽趕緊慌慌張張的下車跑了。

看他們這幅德行,所有人都明白了肯定是這個小姑娘說中,所以幾個人心虛,這才下車逃跑的。

幾個熱心的乘客還主動問林小嬌,讓她們趕緊看一下是不是有東西掉了,他們可以齊心合力把這幾個小偷給抓回來。

林小嬌感激的跟大家笑了笑說沒事,她覺得那幾個人既然跑了,就算了。

車上其他人見這樣,也都各自檢查了自己的包包衣兜褲兜,發現都沒有丟東西,大家這才放下心來。

「好的,沒事了,大家請繼續上路吧,不好意思,剛才耽誤到大家的時間了。」林小嬌誠懇的跟所有人道歉揮手。

車上的人都說沒事兒,還說今天要不是她的話,滿車人的東西都被偷走,他們也沒發現。

幸好她發現了這群人,並把這些人給趕走了,不然的話他們連回去的車錢說不定都沒有了。

相互道謝之後,司機終於發動汽車重新開著上了路,車上還不時有人伸出頭手向林小嬌他們笑著不停地揮手。

兩人也趕緊揮了揮手,

車子漸遠,林小嬌心裡覺得這些人們真是可愛又熱情啊。

「啊,遭了」郭敏慧剛才把皮包仔細翻了好幾遍,都沒有找到錢袋子,急得她大喊。 「怎麼了,是不是錢包沒了」林小嬌語氣平靜的問,這早在她的意料之中,那幾人很明顯就是團伙作案。「錢沒了就算了,人沒事就好。」

「嗯,也只能這樣了,」郭敏慧很無奈。

不過她立馬又想起來一件事兒,「嬌嬌,現在我們身上沒有錢,待會兒怎麼回去呀?」這裡離家可遠著呢,如果走路的話,就她們倆,恐怕得走上好半天呢。

「沒事,你的錢沒了,但是我身上的錢還在呀,放心吧,我錢帶的足夠了。」林小嬌安慰她。

她的錢,媽媽已經全部都給了她,都在空間裡面,待會兒找個機會從裡面拿出來就可以了。

一聽說她身上有錢,郭敏慧立馬轉苦為笑,「嬌嬌,你真是太好啦」

「是嗎?我真那麼好啊,比起我二哥怎麼樣啊,誰更好?」林小嬌想起自己出來的目的。

「死丫頭,好好說話」

「我是在好好說話呀,難道你不喜歡我二哥?」林小嬌繼續逗她,看見郭敏慧臉紅的樣子她覺得很可愛。

「你不要亂說話,待會兒被別人聽到了,多難為情,你再繼續說我就不理你了」

郭敏慧臉上一團紅暈,佯裝生氣,可是眼中卻是掩藏不住的喜悅。

「遵命,未來二嫂,」

「呀,你這個鬼丫頭,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兩人就在河道邊上你追我趕小跑起來,倆人都長得如花似玉,不時引起旁人的側目。

漸漸兩人停下奔跑,慢慢沿著河道上散步,往前面走是一段開闊的草地,不少人來這邊欣賞四周的風景。

再裡面走,就是一大片樹林子跟山坡了,但是人們基本上是不往裡面去的,因為那裡面的話還沒有開發出來。

林小嬌她們也在草坪上坐著聊了會天,然後她們打算到樹林子裡面去看看,倆人都是好奇寶寶。

剛開始進去的時候還沒什麼,一路上鳥兒清脆的聲音不時在耳邊響起,兩人的心情也挺好的,她倆還買了一袋瓜子兒和兩瓶汽水兒拿在手裡。

往林子裡面走了大概十來分鐘以後,路面就開始漸漸變來向上陡起來了,兩人還是繼續往前走著,她們的目的是想去棲霞山頂上看看。

為什麼這裡叫棲霞山呢?

林小嬌她們聽剛才有位老人說,以前每次到了春天的時候,偶爾就會看見棲霞山的山上面出現七色的彩虹跟霞光一樣,非常的漂亮。

所以,由此而得名。

而且聽說這彩虹並不是說平時那種下雨就可以看見的,而是每到春天才會有的,別的季節好像都不曾出現。

而且好多人都看見過這道彩虹,所以每年春天時候都會有很多人來這邊欣賞風景,都希望能夠看到了七彩的霞光。

人們都說看到了它,就會有好的事情發生,或者是有著新的希望。

這一傳說勾起了林小嬌她們的好奇心,然後這兩個好奇寶寶就跟著進了林子上了山。

可是越往上走,山勢就越是陡峭無比,漸漸地郭敏慧感覺自己越來越吃力,林小嬌雖然覺得路不是很好走,但是卻還行。

當她看見郭敏慧好像支持不下去的時候,林小嬌心想要不她們還是下去吧,等下次讓郭劍鋒再帶她來一次好了。

兩人最終商量決定還是下山好了,下山的路並不比上山路好走,但是兩人還是很快就慢慢走到山腳下了。

在她們決定穿過樹林出去的時候,突然從兩邊林子裡面跑出來幾個人。

林小嬌一看就又笑了,原來這幾人就是剛才公交車上的那幾個小偷,

可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這裡呢?

難道這些人一直在跟蹤她們倆,看來這事情不是她開始想的偷錢那麼簡單啊,這些人看來還有別的目的。

不過,敵動我不動,林小嬌打算來個以靜制動。

萌寶當家,我幫媽咪釣總裁 說實話,其實這幾個小毛賊在她眼裡根本不算什麼,要不是因為郭敏慧在這裡,她真想直接把小綠放出來嚇唬他們一下了。

看見旁邊雖然已經嚇得渾身有點發抖的郭敏慧,但是還一臉堅強的以保護者的姿態站在她身邊。

林小嬌很感動,雖然郭敏慧此時的動作有些可笑,但是她那勇敢的樣子卻非常的可愛。

「說吧,你們幾個為什麼要跟蹤我們?是誰讓你們來的?到底想幹什麼?」林小嬌決定還是先問清楚再說。

這五個人其中一個瘦高個走了出來,他有些驚訝,似乎是因為林小嬌臉上並沒有他所期待的害怕的表情。

不錯,這個女人都挺勇敢的,他眼中露出了一抹欣賞,這女人他還挺喜歡的,可是她不該惹錯了人。

「女人,你不要自作聰明,沒有任何人派我們來跟蹤你們,不過你不覺得自己太聰明了嗎?你不該多管閑事的。」收起眼中的的欣賞,他似是而非的說道。

「哦,是嗎?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

她才不會相信這個男人的鬼話,如果沒有人的吩咐,只僅僅是因為她指出了他們是偷東西的賊。

這幾個人就能鍥而不捨的跟蹤她們兩人來到這裡嗎?這也太奇怪了吧,

而且就算指出了他們是賊,也並沒有讓他們把偷走的錢給拿出來,可是他們現在自己找上門,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到底是誰派來的呢?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難道是跟郭劍鋒有愁的?

跟她有愁也不可能啊!

自己到這裡來不過才短短几天,根本沒有惹過誰。

哦!難道是那個龜孫乾的?

想到甄世傑那個王八蛋,林小嬌眼睛一眨,看向前面的瘦高個,她語氣肯定的問:「是不是甄世傑那個王八蛋派你們來的?」

「啊」

聽到她肯定的話,林小嬌清楚的看見瘦高個兒臉上有驚訝的表情,但是他很快就冷靜下來,

可是另外一個人卻沒他那麼冷靜,直接啊了一聲,這讓林小嬌更加確定了,她眼中閃過一絲瞭然。

果然是那個王八龜孫,真不算是個男人,居然派人來跟蹤她們兩個女人,偷走她們的錢包還不算。

居然還跟蹤她們來到了這裡,不知道他們打的什麼算盤。

「大家明人不說暗話,你們直接講吧,到底想幹嘛?」她直接將話挑明,雙手交叉盤在胸口,一臉的無所畏懼。

「你」她這副談判的樣子,讓瘦高個兒又是一驚,他現在心裏面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女人的表現可不像是一般人啊。

原本他以為林小嬌她們只不過是家境稍好的小姑娘而已,可現在他不那麼想了,

從一開始這個女人就表現出來與眾不同的冷靜,

而且現在她們明明就兩個女人,面對他們五個大男人卻一點也不害怕,反而看著他們,就好像他們在她眼裡根本就不算什麼。 但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既然他們要抱甄世傑的大腿,肯定就要為他辦事。

就算這女人有些與眾不同又怎麼樣?難道在他們這幾個男的圍攻之下她還能上天不成嗎?

這麼一想,瘦高個兒的臉上又恢復了神色,「哥哥勸你一句,別為了一點小事情跟你夠不著的人作對,那樣是沒有好結果的」

「呵呵」像是聽到了笑話一般,林小嬌冷笑一聲,

「謝謝你的忠告,不過你還是先把自己的眼睛擦亮吧,別認了條咬人的狗當主人」

「你,沒想到你竟然敬酒不吃吃罰酒,本來哥幾個看你長得還不錯,有心憐惜你一下的,既然這樣,就不要怪我們了,只怪你…」

瘦高個兒話還說完就突然雙目圓瞪的愣在哪裡,他渾身發抖面色煞白,其他四個人也一樣。

他們全都一致的看著林小嬌她們身後,像是有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郭敏慧被他們的表情給嚇得不敢回頭去瞧。

原來幾人看見林小嬌身後揚起了一條又粗又長的尾巴,像是蛇,可是那東西太大了,幾個人被嚇得挪不動腳步,只能站在那裡。

她心裏面想,難道是有什麼怪物在自己身後嗎?「嬌嬌,怎,怎麼辦啊?我們身後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啊?」

聽見郭敏慧的話,林小嬌突然想起來還有她在場呢,她趕緊讓小綠先在後面呆一會兒。

然後她一臉輕鬆的對郭敏慧說:「沒事兒,他們就是裝神弄鬼兒的嚇唬我們呢,我們可千萬別上了她們的當啊。」

「哦,好我不怕,怕」郭敏慧一邊說著不怕,可頭一點也不敢朝兩邊亂看,她就怕自己不小心看見了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

看她這個樣子林小嬌眼裡滿是笑意,「嗯,我們就看看這幾個人到底要搞什麼鬼,」

「哦,好」

「但是嬌嬌啊,我怎麼覺得我頭那麼暈呢?」郭敏慧覺得頭一陣發暈,然後就人事不知了。

林小嬌快速的接住她倒下的身體,然後輕輕將她放在地上。

這時她身後的小綠迅速朝前面的人沖了出去,「啊,救命啊……」

一會兒,這片樹林里只聽見幾個男人的聲音大喊大叫,又哭又鬧的。

過了不久,漸漸地再也沒有任何的聲音,

林小嬌朝哪幾個被小綠玩的嚇暈過去的人身前,

她鄙夷的看了他們幾眼,一個個兒的長得四肢發達,

沒想到膽子這麼小,就只是被可愛的小綠當球一樣,卷到半空當球拋了幾下而已嘛,

這樣就暈倒了,真是沒出息,嘁!

不過這些人就算只是為甄世傑做事,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想打她錢的主意。

「嘭,嘭…」

她一人給狠狠地踢上了好幾腳,叫你們偷東西,叫你們隨便欺負人,

哼,我這可是為了所有被你們欺負的人出氣啊,可別怪我,怪就怪你們瞎了狗眼。遇上了我。

狠狠出過氣以後,她讓小綠把這幾個人/渣拖去了外面,然後騎上小綠,她們就上了山頂。

郭敏慧會暈倒是因為她給她撒了些藥粉,這些藥粉對她身體是不會造成什麼危害的。

但是為了節省時間,她直接讓小綠幫她把郭敏慧卷到了背上,

而且剛剛灰羽也早就被她派出去打探過了,

現在以山頂為中心,周圍都沒有人,也不怕被人給發現了,

所以林小嬌放心的坐在小綠身上上了棲霞山的山頂。

等上到山頂以後,林小嬌發現這裡真是四處風景秀麗,

雖然不是特別高,但是站在上面還是可以一覽四周的美景,

一群小山丘鬱鬱蔥蔥的,看得人心情頓時大好,真是修養生息的好地方,

林小嬌突然發現前面山坳處有一處小小的湖泊,

跟著,她們來到湖泊旁邊,發現這個湖泊並不是很大,這裡應該是積累的雨水,

但是這湖泊不大,可是看起來卻見不到底,應該還挺深的,

小綠下去遊覽了一番,好像感覺還挺深的,大概可能有幾米吧,

在山頂待了了一會兒,風景雖然好,可是一個人獨享也挺無聊的,

而且她一直沒有看到傳說中的那道七彩的霞光,

林小嬌想,可能這就只是個美麗的傳說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