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你也別生氣,哥這樣做就是不想讓你擔心。」

她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句話心裏面更加的生氣了。

她笑了笑,盡量心平氣和的跟助理講話,「我在問他,我想讓他親自來講。」

助理看著她的笑容,臉色有些慌亂,連忙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這樣會讓你們兩個人產生誤會。」

喬語頓時火冒三丈,可是她知道,自己要是發作的話,顯得自己有點小氣了。

「她也是為了你好,況且這件事情她也可以解決,所以我……」

梁景銳本來想著喬語現在肚子大了,不想讓她那麼操心,沒想到這件事情會讓她生氣。

「沒事,我也就是生氣你不跟我講一下,下次不要再瞞著我就可以了。」

看著梁景銳態度誠懇,喬語心裏面的氣頓時消了下去。

「哥,嫂子現在肚子這麼大了,公司裡面的事情就別讓她操心了,這幾天嫂子也特別不舒服,很累對吧。」

喬語點點頭,方才對她的疑慮消減了不少,或許是自己真的想多了吧。

不過這幾個月,孕吐確實有些厲害。

「喬語,你……」

梁景銳生怕喬語不肯答應,說話的時候特意看著喬語的臉色。

喬語笑了笑,「沒關係,這件事情我還是能夠做好的。」

她的意思也很明顯了,自己在家養胎,但是公司裡面重要的事情不能瞞著她。

梁景銳點點頭,兩個人之間的誤會也很快消除。

助理看著他們,訕訕一笑,「嫂子你們兩個人感情真好,要是我什麼時候能有這麼好的男朋友就行了。」

喬語淡淡一笑,接著什麼話也沒說。

在之後的時間裡面,梁景銳回家跟她講話的次數,越來越少。

而他出去應酬也變得更加多了,身邊還有他助理的陪伴。

喬語這個時候,突然有些害怕,自己的位置會被那個助理徹底代替。

其實她心裏面也生氣,自己的地位就這樣被她輕而易舉的取代。

可是她沒有辦法說出來,她確實沒有辦法在公司裡面幫他,他身邊也要知道得力的助手。

但對方是那個女孩子,總是讓她忍不住浮想聯翩。

尤其是他們上次吃飯的時候,她突然說的那句話,讓她心裏面多少有些害怕。

這才來沒多久,梁景銳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而且她還是在梁曉離開之後出現,未免也太巧合了一點吧。

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女生並不是那麼簡單! 「那個……其實等一下有人來接我的!」

雪雨看著氣呼呼坐進來的蕭閻雲,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的提醒到!

畢竟爽約這種事情她做不出來,一個人如果連誠信都沒有了,那以後還怎麼結交朋友辦事呢!

只是蕭閻雲一個眼神過來,原本雪雨還有些底氣的聲音莫名的變得有些心虛,忍不住開始回憶自己剛才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就在蕭閻雲幫雪雨系好安全帶的時候,同樣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高月嗲著聲音可憐兮兮的看著蕭閻雲!

「我怎麼辦啦!這外面好冷哦!」

活該你冷!誰叫你穿這麼少,連件外套都不穿,你勾引誰呢!

雪雨有些生氣,臉上的表情卻顯得淡定多了,很是真誠的看著高月說到:「我們兩個同時出現的話,肯定會引起記者的注意的,到時候有些事情就曝光了!所以委屈你在這裡等莫助理了哈!」

長生不死 說著笑眯眯的對著蕭閻雲溫柔的說到:「走吧!不然莫助理該是上不來了,到時候吧高小姐凍感冒了,可就不好了!」

蕭閻雲看著外面嘴唇有些青紫的高月說到:「他就在我後面,你等一下!」

然後也不給高月反應的時間,直接開車走人!

雪雨透過後車鏡看著那個女人就那樣楚楚可憐的站在寒風中的時候,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得意之色!

不管是他送了你多少的東西,可是有一點改變不了!他現在更在意自己就行了!嘿嘿……

蕭閻雲看著偷偷高興的雪雨,想到她剛才還傻傻的站在那裡的時候,臉色更加的寒了!

原本還有些高興的雪雨感受著突然變得有些寒冷的氣氛,忍不住收起了臉上的笑,有些不安的看著蕭閻雲!

難不成就是因為自己說她不能在這種時候公開加上剛才看到在寒風中,蕭閻雲心中有些心疼生氣不甘心,所以有些嫌棄自己礙眼了?

雪雨有些委屈,就算是一夜情吧,難道就沒有一點特殊的待遇,至於如此捨不得她嗎?剛才我也站在寒風中吹著了好吧!

蕭閻雲哪裡知道雪雨的腦迴路已經完全跑偏了,只是見她也氣呼呼的樣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你還委屈了是吧!你不知道外面冷啊!幹嘛一定要站在外面啊!你真的覺得你體質不錯是不是,你真的不怕生病吃藥是不是!」

雪雨有些幽怨的看著蕭閻雲!

看吧看吧,一開口就說外面冷,果然自己沒有猜錯,他確實有些心疼高月了!不就那麼一下嘛!

咦!不對呢!他後面的話是什麼意思?

雪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蕭閻雲,有些不太確定的問到:「你是在擔心我嗎?」

「廢話!我不擔心你擔心誰啊!」

蕭閻雲簡直是要被氣笑了!

忍不住騰出一隻手點了點雪雨的額頭,看著她輕微的躲過去的時候,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就在他以為雪雨怎樣都要說出一番感動的話的時候,卻不想雪雨一開口的話就讓蕭閻雲恨不得扒開她的腦袋看一下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都忘記了!你先停一下,我今天約好跟另外一個人去宴會的呢!我這樣跟你走了……」

「你傻啊!你覺得這個城市能讓你滿意的男伴還有誰?」

「我覺得……」

雪雨突然反應過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蕭閻雲,掙扎了一下還是不甘心的問到:「你該不會是要告訴我,劉波是你的手下吧!其實……一開始最先找到我的是你!」

蕭閻雲看著雪雨微微皺起的眉頭,淡淡的說到:「他不是我的人!」

他是你的人!

只要一想到這一點,蕭閻雲就有些氣憤,不管是後面他是否放棄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他對雪雨的心思,讓他不得不防!

就拿現在來說,她都已經失憶了,她怎麼還能夠在第一眼的時候就那麼信任劉波!

這其中的細節他不想要去深究,他只知道這個時候還不能讓她知道劉波的身份! 豪門盛婚:總裁,別亂來 不然後面所有發生的一切她都可以猜到了!

雪雨看著蕭閻雲臉上那淡淡的陰沉的目光,想著他對慕容墨軒的防備,突然明白了!

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她就覺得劉波不可能是蕭閻雲的人,如果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在那裡的話,那後面的一切不會是他故意安排的吧?他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到底是想要留住高月還是只是對自己設下一個陷阱,讓自己鑽進他的圈套里呢?他應該不至於這麼設計自己吧?

雪雨簡直是不敢想象如果這一切都是蕭閻雲設計好的,那麼他一開始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是不是連自己回國後跟他的第一次見面也都是他設計好的!

是不是他從一開始就知道慕容墨軒帶了一個假的夏熏溪回來,想要用自己逼慕容墨軒就範嗎?

「你怎麼了?很冷嗎?」

蕭閻雲看著在那裡瑟瑟發抖的雪雨,趁著紅綠燈的空隙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扔在了雪雨的懷中!

熟悉的溫度淡淡的香水味道……每一樣都那麼的熟悉,輕易的擊破了雪雨心中的那道防線!

一開始所思考的一切都被她給扔在了腦後,只是有些感動的看著手中的外套,忍不住對著穿著襯衫的蕭閻雲說到:「你想要在我面前秀身材嗎?」

蕭閻雲差一點就一個方向盤不穩,撞上的一旁的環衛樹,如果不是自己定力夠好的話,現在兩人應該都已經在去醫院的路上了!

看著雪雨眼中促狹的笑容,有些無奈的一笑,太過露骨的話他說不出來,他只知道看到她笑的那一刻好像所有的煩惱都沒有了一樣!

沉默了許久,就在雪雨有些無聊的時候,蕭閻雲突然將一個盒子扔到了雪雨的懷中,在她疑惑的目光下認真的說到:「獨一無二的,只屬於你!」

雪雨好奇的看了蕭閻雲一眼,慢慢的打開手中的盒子,是一枚戒指,安安靜靜的躺在裡面,泛著點點的銀光!

雪雨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蕭閻雲!

她當時知道夏熏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她也重來都沒有想過要取代,只是當收到這一枚戒指的時候,她的心還是忍不住軟得一塌糊塗! 梁景銳跟喬語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了,對她是非常了解的,從她的一顰一笑,就能夠看出她心中的想法。

而喬語對女助理的敵視感,他自然也是察覺到了。

但對此,他也沒有什麼表示。

畢竟他都已經跟喬語結婚了,結婚的時間也已經不長了,還有了兩個孩子,自然也就沒必要再去糾結這件事情了。

他相信,喬語對女助理的疑心肯定也會慢慢的消減下去的,他知道,喬語肯定不是那樣斤斤計較,小肚雞腸之人。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好似什麼都不知道一般。

這天在公司,梁景銳正坐在辦公椅上,雙眼死死的盯著電腦屏幕,很是認真的在批改文件。

扣扣扣——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就被人給敲響了。

「進來。」

梁景銳的頭抬都沒有抬,就直接淡淡的開口說道,聲音非常的冷淡,神情清冷,不知可否,好似什麼事情都勾不起他的興趣一般。

話音剛落,門就已經被推開了,走進來一個女人。

女人穿著黑色的西裝外套,裡面搭著一件白色的襯衣,緊緊的勾勒出了她傲人的弧度,而下身則是穿著一條黑色的包臀裙,腳上踩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露出兩條筆直又白嫩的大長腿,將整個人的身線都拉長了不少。

她的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讓原本就長得好看的五官增添了幾分誘人的感覺,整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一股職場女人的成熟魅力。

這個人,就是梁景銳新來的女助理。

「梁總,您上次吩咐我做的文件報告已經出來了,請您過目。」

一進來,女助理也毫不猶豫直接就將手中的文件放在了梁景銳的辦公桌,一點都不拖泥帶水。

聽到聲音,梁景銳回過神,抬起頭,對上了女助理的視線,隨後滿意地點了點頭:「不錯,做事的速度非常快。」

「梁總,您過獎了。」

穿越之谷香田園 而女助理被誇獎了,也不驕不躁,只是回以禮貌的笑容和禮貌的用詞,完美的讓人無可挑剔。

見狀,梁景銳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拿起文件細細的翻看了起來。

誰說我是愛情老司機 扣扣扣——

就在他翻看文件翻看到認真的時候,辦公室的門卻被人給再次敲響了。

「進來。」他依舊是一副冷淡的語氣,沒有絲毫的改變。

話音剛落,辦公室的門就被推開了,而喬語也從外面走了進來。

當她一進來看見裡面站著的女助理的時候,心情瞬間就壓抑了起來,滿臉警惕地看著她,心中在猜測著她在這裡幹什麼。

而這個時候梁景銳也抬起了頭,直接就看到了喬語的神情,心中頓時有些不快了,但是也沒有表露出來,畢竟女助理還在這裡。

他只是看向她,淡淡的開口說道:「文件做的很不錯,下去吧。」

「嗯。」女助理淡淡的應聲,隨後就轉身離開了這裡,沒有絲毫的猶豫。

在她路過喬語那裡的時候,喬語非常警惕地看了她一眼,臉上的神奇沒有絲毫的保留,全部都展現出來了。

看著她這副模樣,梁景銳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情感了。

「別看了,人家都走了。」他直接開口說道。

聽到梁景銳的聲音,喬語角才回過神來,轉過頭看向了梁景銳,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行為之後,臉色不禁有些尷尬了起來。

「我只是覺得她今天的妝容畫的蠻特別的,所以這才瞟了她幾眼而已。」

她自然是不可能讓梁景銳知道她心中的想法,那樣也太沒面子了,所以,只能轉移了話題。

而梁景銳對於她這樣心中感覺很是無奈,他早就已經知道喬語是怎麼去想女助理的,現在就算她這麼說,他也不會改變自己心中的想法。

當即,他也不想跟喬語多繞口舌,拐彎抹角的說話了,直接就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你不用對她這麼疑神疑鬼的,我們都已經老夫老妻了,你又有什麼好懷疑的呢?」

而喬語一聽這話,臉色瞬間就尷尬了起來。

她本來以為梁景銳是不知道的,心中也不想他知道這件事情,所以才會那樣說的。

然而,卻沒想到他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只不過裝作不知道罷了,這讓她感覺非常的尷尬。

但是隨後轉念一想,梁景銳知道了又怎麼樣,她就是覺得女助理有問題。

而且現在聽梁景銳這麼一說,他似乎非常的相信女助理,這就讓她感覺非常的可怕。

畢竟梁景銳這個人做事情是非常有分寸的,能夠坐上總裁的位置,在商場上打拚這麼多年,他肯定是能夠看清別人的。

卻沒想到,他如今既然這麼相信女助理,還跟她說出了這一番話,足以說明女助理的手段究竟有多麼的高明,讓她不得不有一些防備和警惕了。

當即,她也不再猶豫了,直接就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你又不是她,你怎麼就知道他心中沒有鬼呢?」

「那你呢?」梁景銳直接反問道,心中感覺非常的無奈。

被他這麼一問,喬語也並沒有被問住。

「我跟你講,女人是最懂女人的,從我見到她第一眼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尤其是之後的幾次見面,我就發現她絕對有問題,這是女人的第六感,絕對不會出錯的。」

不等梁景銳講話,她就接著開口說道:「你一定要相信我,這一次,我的直覺絕對沒有錯誤,她肯定有問題,你千萬不能相信她。」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她並不想跟梁景銳說這些,只是覺得梁景銳應該沒有那麼相信女助理。

只要自己能夠提防住就行,根本就沒有必要跟梁景銳說,梁景銳天天為著公司的事情煩惱,這點小事,她自己處理就行了,沒必要給他添堵。

可是,現在根本就不一樣了。

她真的沒有想到,梁景銳現在已經相信女助理,已經相信到了這個程度,以前從來都很少去相信別人的他,現在居然如此相信一個人。

這根本就不正常。

也正是因為這樣,她不得已才說出了這番話,只希望他能夠相信自己,不再去相信女助理了。

對這一點,她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畢竟她跟梁景銳已經結婚這麼多年了,他總該不可能為了一個外人,不去相信自己的老婆吧。

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出乎人意料的。

梁景銳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直接就轉移了話題。

「只要她的工作做的認真負責,我覺得,這就已經夠了。」

聞言,喬語心中所有的話全部都被壓了下去,再也說不出口了。

對梁景銳,她真的是無言以對了,非常的無奈。

既然如此,那也就沒有必要再說下去的可能了,免得為這點小事,他們兩個還爭吵了起來,破壞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這根本就沒有必要。

倒不如她先將這件事情給壓下來,她自己在暗處默默的觀察女助理,反正在公司裡面,她也不敢有什麼大手腳。

一般她有什麼動作的話,她都是能夠發現的,到時候及時阻止就可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