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唉…………」很長很慢的一聲嘆息,再沒有別的話出來。

葉靈抿抿嘴,想解釋的話也咽了下去。

有些話說不說出來其實又能怎樣。

一一一

葉靈才發現,自己真的不是一個人,不管做什麼事情的時候,都需要把外婆考慮進去,以前沒錢的時候,她可以安排各種時間去賺,就算住在山洞裡也可以堅持下去,可是,現在,她不能離開太久,也不能讓自己有什麼閃失,否則的話外婆自己連下地都沒有辦法……

葉靈坐在門口透氣,什麼叫生活的壓迫?

大概就是自己無能為力,但是又還有人在指望著你的時候。

這個時候能做的,除了堅強還能怎樣?

葉靈握了握自己因一直勞累而酸痛的雙手,過早承擔起生活的重擔,的確是沒辦法的事。

她抬頭,看看外面的天,很藍,太陽也很好。

陽光燦爛的日子。

可是對她來說卻不那麼美麗,畢竟她還要去收莊稼,這麼熱的天氣簡直就是「雪上加霜」。她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體力不足。

花時間收莊稼,就沒那麼多時間去抓魚了。

但是今天,葉靈一咬牙,還是趁著大太陽的時間去抓點吧,買不起肉,不管是自己還是外婆都需要蛋白質,活要干,身體也要顧。

臨走前,葉靈把一切都安排好,把門也鎖上了。

三步一回頭,她還是去了。

葉靈走了一半路,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她回頭。

這個時候四周看不到人在做事,午後時間,大多人都會在家裡不出來,休息的休息,看電視的看電視。

可是她總是感覺有人。

她相信自己的感覺。

邊走邊觀看著四周的地形。

她一個小女孩,沒有與人力搏的力氣,所以就算真的看見有人跟著她,她也只會把事情從暗變明,周圍連個可以呼救的人都沒有,對方應該是算準了的,喊未必會有用。

所以靠自己才是最好的辦法。

但葉靈不太想撥腿就跑。

魚還沒有抓到。

她走得不快。

周圍有一些沒有收的莊稼,也有一些高低的土坡。

葉靈裝作累的停下來,然後轉身,回頭看了一下身後。

還好,沒有要光明正大為所欲為的程度,這樣的話,應該是不打算下明手,既然不打算明著來的話,那她或許可以做點什麼。 ……

劉帥帥看到了那個視頻,當然了,對萊頓被銀狐雇傭軍團成員伺候的事情不敢興趣,而是對那個保證書來了興緻,喝進去的茶水差點噴出來,仔細的看著上面的那些東西,確實是老羅斯才爾德的筆跡。

劉帥帥差點沒跳起來,在房間裡面左右踱步,好傢夥,自家老哥可真是太厲害了,居然讓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掌舵人寫了一個保證書,這可真是太讓他震驚了。

想來想去,他還是決定給林逸打個電話,問問情況,做出了這樣的壯舉,林逸居然都沒有通知他,簡直是太客氣了,這樣的事情沒有自己的參與,總覺得少了一些什麼。

拿起手機,撥通了林逸的電話。

此時的林逸正在藍氏城,剛剛回到藍氏城,林逸也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此時美姬子正和櫻子、櫻花玉和月霓裳這些女人說著林逸在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的那些壯舉,林逸只是掛著笑容,聽著美姬子用誇張的語氣說著那些事情,彷彿在聽一個故事,根本不是自己做的一般。

而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是劉帥帥的電話,林逸也是愣了一下,自從離開了華海,他和劉帥帥之間的聯繫就徹底的斷了,當然了,並不是說林逸不認這個兄弟了,而是因為劉帥帥已經結婚了,林逸不想用這些事情來干擾劉帥帥了,萬一劉帥帥有什麼意外,林逸根本沒有辦法對姜莎莎交代。

全能大佬又被拆馬甲了 「哥,你也太過分了,這種留名青史的事情,你居然不找我,是何居心?」

電話那邊傳來了劉帥帥憤怒的聲音,林逸則是乾笑一聲,無奈道:「留名青史沒有想過,只要不遺臭萬年就好。」

「行了,我不想聽這些,我就想知道你為什麼不找我,這可是在地下世界大出風頭的事情,居然沒找我,我很生氣,特別的生氣!」劉帥帥輕哼一聲道。

林逸挑了挑眉頭,沒好氣道:「這算是什麼出風頭的事情啊?分明就是在生死邊緣遊走,一不小心恐怕就會丟掉了性命。」

「我們在地下世界混跡為的不就是一個名聲么,為了名聲丟掉性命的大有人在,不差我一個,反正這一次林哥你沒把握當兄弟!」劉帥帥道。

聽著劉帥帥的話,林逸有些生氣了:「劉帥帥,你已經不是以前的毒王了,你已經有了家室,需要負起一定的責任,我之所以沒有叫你,不是沒有把你當兄弟,而是不想你繼續在這個世界攪和下去了,為了你好,你倒好,還反咬我一口!」

聽到林逸的語氣有些生氣了,劉帥帥乾笑一聲,趕忙道:「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這樣的事情沒有參與,心裡頭好像少了一點什麼。」

「行了,別想那麼多了,該收收心了,好好的陪老婆,經營你們滇葯集團。」林逸翹起了二郎腿,開始說教起來了劉帥帥。

對於這樣的話,劉帥帥聽的耳朵都快磨出繭子來了,當下趕忙道:「得,得,哥,我就不該給你打這個電話,非但沒有聽到一句好話,反倒全部都是教育我的。」

林逸也是忍不住笑出聲來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反正就是每一次和劉帥帥說話,都會情不自禁的說教劉帥帥,長年累月都養出這樣的習慣來了。

「行了,別說了,過段時間我可能回去一趟,等我回去了,咱們哥倆再好好的喝上一杯。」林逸笑著道。

軍婚,就是要寵你 「好,沒問題,」劉帥帥趕忙道:「哥,你可是不知道啊,我在國內又沒有一個朋友,就你這麼一個,你走了,我真是快閑出蛋疼來了,回來的時候別忘了給我打電話,我可要和你一醉方休呢!」

「行,沒問題!」林逸笑了笑:「掛了,回去再說。」

「好嘞!」劉帥帥掛斷了電話,表情當中儘是開心,再看一眼電腦上面的那個保證書,雖然沒有親手參與,但心中還是覺得非常的開心,自家老哥果然厲害,敢在羅斯才爾德家族的頭上動土,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呀。

而在劉帥帥辦公室的門外正站著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姜莎莎,姜莎莎本來早早的就來了,可是看劉帥帥在辦公室裡面又蹦又跳的,不知道是要幹什麼,於是就在門外多看了一會兒,結果發現劉帥帥是在給林逸打電話。

姜莎莎的黛眉輕蹙了起來,她覺得自己可能有些太自私了,她比誰都要清楚,劉帥帥根本不喜歡現在的生活,他喜歡的是在地下世界的生活,跟隨著林逸,快意恩仇,遊走在生死邊緣。

姜莎莎轉身離開了,表情有些落寂,不知道該怎麼樣和劉帥帥說話,她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而那邊的林逸,掛斷了電話之後,繼續聽著美姬子繪聲繪色的說著那邊的事情,笑著搖了搖頭,以前怎麼沒發現,美姬子這小妮子的語言能力還挺強的,都有寫小說的天資了。

林若煙從樓上走了下來,幾個女人俱是馬上住嘴了,只有美姬子,沖著櫻子吐了吐小舌頭,表情當中儘是得意。

要說櫻子也是有些鬱悶,本來跟著去了柏林,想要在背地裡幫一幫林逸,卻沒想到林逸根本沒要她的幫忙,輕輕鬆鬆的就把這件事情給搞定了,心裡頭也是有些不太平衡,只好狠狠地瞪了美姬子一眼,下一次,我一定會比你做的好。

「嗯?」林若煙有些納悶,不解的望著下面的幾個女人:「看你們說的這麼開心,是在說什麼呢?繼續,別停,讓我也聽一聽唄!」

「沒,沒什麼……」美姬子乾笑一聲,趕忙道:「林小姐,您是不是要出發了?我馬上去給你準備車子!」

美姬子轉身離開了,月霓裳則是拍了拍秀額:「我怎麼忘了,都快要到上班時間了,今天的會議資料還在屋子裡面呢,我去拿!」

「我去準備早飯!」櫻花玉也趕忙找了一個借口離開了。

這下子就剩下了櫻子一個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她也有些納悶,為什麼這裡的女人都有忙的事情,可只有她無所事事。

林若煙走到了林逸的邊上,黛眉輕蹙,不解道:「林逸,她們再說什麼呢,怎麼我一來就停了?」

「沒什麼,就是瞎胡鬧而已,」林逸笑著道:「行了,別管那麼多了,趕快去吃早飯吧,吃完早飯你還要上班呢!」

林若煙總覺得這幾個人有什麼事情瞞著她,很想要追根問底問問為什麼,不過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估計就是再怎麼追問,林逸這傢伙也會插科打諢的混過去,根本不會說實話,還是算了吧,等一會兒去問美姬子。

林若煙知道,月霓裳和櫻花玉這兩個女人都是老江湖,防備心理極其高超,她是問不出來的,至於櫻子,她和櫻子的關係沒有那麼好,只好把目標放在了美姬子的身上,美姬子這小丫頭還是比較單純的,不會說謊話,隨便設個套就給問出來了。

吃完了飯,幾個女人離開了,就剩下了櫻花玉和櫻子兩個人,櫻子對林逸沒有帶她去還是有些意見,輕哼一聲,瞪了林逸一眼,轉身離開了,而櫻花玉則是笑著道:「林逸,你也是太厲害了,這樣的事情就能做出來,我估計老羅斯才爾德被你氣的都七竅生煙了!」

「哈哈,我倒希望他能被氣死,他要是氣死了,我倒省心了!」林逸聳了聳肩道。

…… 葉靈伏在土坡上,看見一個男的在四處張望。

在四周的小路上跑了好一段路又跑回來,找了好一會,始終找不到人,才臉帶兇狠的離開。

葉靈記住了這個人的樣子。

嗟來的食 在村裡的口碑是「遊手好閒」一類人。

個子不高,三十多歲了身體又有些發福,家裡倒是娶了個腳有點瘸的老婆,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企圖。

雖然秦小月不算是村子里的人,但怎麼說也算半個是吧?還把主意打到她身上來了?

葉靈思慮再三,還是繼續的去河邊抓魚。

她想了想,決定不重複在同一個地方抓魚。

雖然河只有一條,但是她寧願走遠點或抓少點,也不在同樣的地方讓別人有機可趁。

葉靈回到家的時候,發現有人在她家放了個紙條。

意思是會來她家探訪。

中午不在,晚上再來。

葉靈看看時間,不知道晚上是指什麼時候?

不過她現在還得再去收莊稼,還有玉米沒有收完呢。玉米還蠻重的,收下來得一點點的挑回來,太多了身體受不了,地還蠻遠的,但是大家的玉米地都種那一片,倒是總是有人來來去去。

葉靈沒有去管什麼紙條,這個時候,幹活才是重要的事。

今天應該能把玉米都收回來!

一一一

累了一天,葉靈只想癱著。

可是人家還在「孜孜不倦」的關心著你。

口頭的關心。

葉靈點頭致謝。

可是能走了嗎?

你們穿得「光鮮亮麗」的來看望她這個小姑娘,誠意是什麼?那幾包零食嗎?

也謝謝吧。

她其實更需要大米飯。

幾包零食的錢能換她半個月的米飯錢。

對哦。

或許她們走了之後,可以拿去換錢。

想到這,葉靈心情好了一點,笑得真誠了些。

畢竟送了錢來,多少都是心意。

其中的男生以為他說的話引起了葉靈的興趣,於是繼續加大知識點:「我聽我阿姨說,她的婆婆就是吃中藥調好的,人家都說西藥治標,中藥治本,雖然藥效慢,但是慢慢調理的話,還是能恢復到一定程度的,生活自理什麼的基本沒有問題。」

「對呀,」一起來的女孩也發言:「聽說按摩也有作用,每天給婆婆做按摩,再配合食療。」

幾個人都一同附和,然後還自行的聊著中藥西藥,還有一些她們聽說過的例子,安慰葉靈,讓她還心存希望。

葉靈眨眨眼,然後微低頭,輕聲的說:「這裡都沒有開中藥的醫生……」

大家想一想村裡的條件,也心裡明白。

很想安慰,但現實卻是如此。

「村裡沒有,鎮里應該有吧?或者到市裡……」開口的女孩沒說完已經自己停了下來。這個家就小女孩和癱了的老人,即使市裡有,那也是不可能去找的事。

幾人面面相覷。

葉靈帶著期翼看著她們。

大家都不說話。

有一個女生可能見氣氛太尷尬,又起了個頭:「我聽說,針灸好像也是有用的……」

她們知道的處理方法不少,可是不管哪一種,對於這個家來說,似乎都是行不通的事。

所以幾個大學生,鼠頭鼠臉的離開了。

「謝謝哥哥姐姐,哥哥姐姐們再見。」

甜甜的告別聲在身後響起,讓他們心裡更不是滋味。

一一一

葉靈真心的感謝她們,畢竟她們真的給她指了一條路。

看來她真的得去一趟鎮上了。

不過在那之前,她需要有錢。

有錢才能買到葯。

所以說錢不重要的人,大概是沒缺過飯吃的人。連去找車費都沒有,何況買葯?所以,說錢不重要的人,什麼重要?命嗎?買葯就是在救命啊。

葉靈感覺到自己開始有戾氣了。

也許是因為累,也許是因為被人指望著……

她去買糧食。

大家都有,沒誰想花錢來買。

也有一些人要她半賣半送的價。

旁邊一老人看不過去:「你還有沒有良心!人家孩子都到這地步了,你還敢要價!不買也別糟蹋孩子啊!」

老人的話讓問津的人都沒了。

要賣,得到鎮上去賣。

真的感覺每一步都能把孩子逼上絕境。

活,談何容易。

但是每一步都能讓人跌落懸崖。

「小春啊,看清楚沒,以後嫁人啊,要擦亮眼睛,不要頭腦一熱就跑去嫁了,結果呢,自己被人弄殘了不說,連生的孩子都無法養,那種人活著幹什麼,你可要記住了,沒有父母會害你的,別好好的書不讀,跑去跟人鬼混,別以為我不知道!……」

她路過的地方,被人可憐著,也被人當成了反面來舉例著。

甚至連不知在哪裡的媽也被人「傳唱」著。

葉靈當作什麼也沒聽見的背著糧食回家。

一條路行不通,她必須找別的路。

人是活的,總不會被路堵著。

回到家的時候,聽見屋裡砰的一聲!嚇得葉靈丟了東西衝進去!

狼性總裁:前妻不二嫁 外婆真的摔到了地上!

怎麼會!

「外婆!」

葉靈看著地上極狼狽的老人,心裡不是滋味!

「外婆,你想要拿什麼嗎?」

葉靈試圖搬動地上的老人,才發現徒然無力,她忍住要溢出來的淚,裝作鎮定的樣子淡化彼此間難過的點。

王爺王妃今天和離了嗎? 外婆看向她的那一剎,彷彿帶著凶光,但隨即是灰敗。嘴唇顫抖著,已經連說話都說不出來了。

「外婆,你別激動,有話慢慢說,慢慢來,外婆,我們不急,慢慢…慢…」

葉靈一個勁的勸著,語氣盡量的平緩,這個時候她也不敢離開去找人,她只想陪在外婆身邊,讓她看見自己,親人給病人的安慰作用很大,這是她之前在科室的一些經歷,如今用在外婆身上,希望能給老人帶來一點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