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什麼!」中年人鄙夷,徒步走了出去,兩個老者對視一眼,也跟了出去。

看著一個中年人從大殿裡面出來,後面還跟著兩個恭恭敬敬的老者,確定了他們是這個神秘家族的領導人,開口說,「打劫!」

「啥?」所有人都一愣。

那些包圍住龍魂和南宮雪的護衛愣了,兩個老者愣了,中年人愣了,就連南宮雪夜目瞪口呆地看著龍魂。

「咳咳咳,最近我窮,想要點錢花。」龍魂解釋。

開打前你喊什麼打劫?中年人哭笑不得。

「要錢沒命,要命還是沒命!!」龍魂開口。

「豈有此理!」下意識地中年人吼出這句話。

「進攻!」中年人大喝。

立馬,眾人*向龍魂和南宮雪。

「開大招!」龍魂哈哈一笑,抽出破雷,還沒發招,那群氣勢洶洶的護衛都集體退了一步。

龍魂的厲害他們雖不知道,可光是那股強悍氣息就讓他們不敢*近一步!

中年人氣得臉色發青,「給我進攻啊!」

龍魂笑著往前走,每前進一步,那群人就退一步,到得最後,已經是潰不成軍了,全部都扔下武器,四處逃竄著。

龍魂冷哼,破雷在手,衝進逃跑人群,飛快地舞著劍,血腥地殺繆著!

南宮雪留在原地,控起長劍,寒冷地冰氣由長劍散發而出,竟有雪花片片飄舞,落在長劍周圍,凝成另一把冰劍,僅幾個呼吸間,就有數百道寒劍成型,冰冷寒氣在上面瀰漫,空氣中傳來「咔咔咔」地聲音,似在結冰,南宮雪一聲嬌喝,雙手一拂,數百道寒劍劃破空氣刺去,「嗤嗤嗤」地上百道入肉聲響起,一百多人倒在地上,嘴唇發白一層層寒霜從他們的身上浮現!

龍魂冷哼一聲,將破雷往空一擲,躍身而起,手成劍指,半弓身子,破雷斜對著下方逃跑眾人,數道雷霆閃動,白色閃爍個不停,每次白光閃爍過後,必有一把劍錐成型,浮空,劍尖對準下方,劍僅聚集到三把,龍魂就雙手也跟著往下一拂,三把紫色之劍刺下,場面沒有南宮雪的華麗壯觀,可威勢卻是無比之強!

「轟」地一聲炸響,逃跑四散的人幾乎死了個大半,龍魂挑釁地看了看南宮雪,搖搖食指,「這招還是我教你的呢!招式在於殺傷力有多大,而不是在於有多華麗,能夠殺人的劍,就是好劍,懂么?」

「切!」南宮雪扭過頭。

「給哥來一招。」龍魂笑笑。

南宮雪不理。

「我要開大招了!」龍魂大吼。

還在跑的人立馬全部卧倒裝死,驚恐地顫抖著。

「你們……你們!」中年人都不知該說什麼了。

「現在,說出錢的位置,還有你們的幕後支持者!」龍魂走到中年人面前說。

「休想!」中年人大罵一聲,嘴唇一動,龍魂大驚,欲要阻止,可還是滿了一步,被中年人咬舌自盡了!

「可惡!」龍魂雙掌緊握成拳。

「我們知道錢在哪!」兩個老者急忙說來。

龍魂看也不看他們一眼,搜查著中年人的衣物,卻發現了一個令牌,正面刻著古銅色地花紋,翻過背面,卻發現有著大大地「神盟」兩字!

「神盟?」龍魂喃喃而語,這個神盟又是什麼組織?看來得去地下世界了解一下了。

「怎麼了?」南宮雪走了過來。

「知道神盟嗎?」

「不知道。」南宮雪搖頭。

「看來現在真是多事之秋啊,連進個帕斯學院之前都這麼多事要去處理!」龍魂苦笑。

「帶頭!」龍魂又冷哼。


「哦哦!」兩個老者點頭,帶頭走進大殿。 一瞬間的掉落讓朱七七隻來得及驚呼一聲,然後便是黑暗恐懼襲來……

沈浪啊沈浪,我還能活着見到你麼?

閉着眼,朱七七的心和身一起下沉着,忽然身體一痛,感覺被石壁所當,漆黑而狹小的空間讓她只能蜷縮着身體。喘息半晌,朱七七這才壓抑着心中的惶恐,慢慢伸手摸索敲打。折騰了一會後,她才就着身旁的石壁,準備使勁往外推,手之所觸還未用力,只聽得‘咔嚓’的一聲,式半自動推離,而朱七七收勢不及人也閃了出去。

不痛……似乎沒有掉落在石地上,且軟軟的,有溫度……竟然……是熟悉的味道……

朱七七想都沒想就嬌呼一聲,張臂一摟……

“呵呵,眼睛都不睜開,也不怕抱錯了!”清清朗朗的聲音在朱七七的耳邊響起,讓她頓時心安不少。

朱七七驚魂未定,低頭把腦袋埋在對方的懷中,好半晌在嘟囔道:“不會,朱七七怎麼會認錯沈浪。”

“丫頭……知道怕了吧,看以後還敢不敢亂跑?”


“我……嗚嗚……可你竟然都不來找我?”

知道朱七七想岔開話,沈浪無奈道:“你怎知我沒有找你?”

“你找了麼?”

“若沒找你,怎能如此及時的接住你,你說是也不是?”沈浪說着順勢放下了朱七七,但倆人依舊黏在一起。

朱七七臉一紅,低頭道:“呸!強詞奪理……那也要我給你機會。”

沈浪不由莞爾道:“機會……你指的是你剛纔奇葩的出現方式麼?”

朱七七眼睛微眯,狡黠一笑道:“那是,就在剛纔,本仙掐指一算,知道你在這間石室裏,所以就……”朱七七的胡亂瞎扯,讓她自己都認忍俊不禁,只好埋着頭吃吃地笑。

沈浪一聽揶揄道:“所以就從牆壁上蹦了出來。”

朱七七低頭嘟噥:“難道這個方式不好,不新奇麼?”

“是是是,的確夠新奇的!”

“我說,你們能不能顧及點我們……”

“啊……貓大哥,你也在啊!”

熊貓嘆了口氣道:“不止我一個。”

朱七七擡頭一看,身邊還真站了不少的人,有熊貓、王憐花,竟然還有辛迷和孟邵陽。

朱七七瞧着這些個人都含笑望着自己,不由臉紅大窘道:“怎麼大家……那個都在啊!”

熊貓大笑道:“可不都在麼!”

朱七七道:“啊……辛迷,你也找來了。”

“若不找來,千機衛我也就不用當了!”

“噗……有那麼嚴重?還是你認爲某人會隱私報復?”

辛迷瞧了眼沈浪,無奈道:“或許……也說不定啊!”

朱七七瞧辛迷的神情,就知道哪有那麼嚴重,只是辛迷濃濃的擔心,她確確實實感受到了。如今能見到沈浪三人,朱七七剛剛的驚魂已經不算什麼了,早早就被拋之腦後。想她朱七七的運氣好的那是天怒人怨啊,這麼奇葩的方式也能讓她拉風的以喜劇收場。

朱七七離開沈浪的懷抱,四下打量一週道:“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王憐花苦笑了一下,能說主要是在躲避楓林暖麼?

他見沈浪和辛迷低聲交談,而熊貓卻和剛剛認識的孟邵陽打的熱火,遂笑道:“沒找到你和莫言,我們來此碰碰運氣……”

朱七七笑道:“看來你們運氣還不錯?”

王憐花苦澀一笑:“是不錯……”

朱七七怎能不知王憐花的心思,看他笑得勉強,遂上前輕柔地伸手握住王憐花的手道:“我知你擔心她,莫言她吉人天相,一定不會有事的?”

王憐花也不是什麼傷春悲秋之人,明白朱七七擔心他,當下笑着附和道:“我也相信,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朱七七點頭道:“那她若平安歸來,你當怎樣?”

王憐花遲疑道:“怎樣?我……”

朱七七道:“你就不想讓她換個身份?”

“這……”王憐花想起莫言的淡漠,只有搖頭嘆氣的份了。

朱七七道:“這樣子可不像你哦,若要幫忙說一聲,朱七七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王憐花一聽樂了:“噗……那我就謝謝你了……還赴湯蹈火,又不是上戰場。”

朱七七極正經地道:“錯,情場可比戰場兇險多了,稍不留意,那可就下場悲慘嘍!”說罷,朱七七還擺出一副很後怕的神情,感情她是被白飛飛折騰怕了。

王憐花寵溺道:“呵呵,那你現在是以情場勝利者的姿態說教麼?”

朱七七睜着大大的眼睛,無不得意地道:“你難道不覺得很有道理麼?”

王憐花不禁莞爾:“好,有道理……真是太有道理了!”

“敷衍我……”


王憐花鄭重其事道:“絕對沒有的事,區區在下是在誠心巴結於你。”

“巴結我?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爲莫言……”

王憐花不再接話茬,只是呵呵一笑,伸手攬着朱七七肩膀寵溺道:“真是個傻丫頭……”

……

因爲有暗道的原因,沈浪一行人商議後決定,由他們六人分兩撥重新再搜索一次暗道,看看能不能發現其他的密室,找到其他被關押的人。而這一次,朱七七自然不願和沈浪分開!最後,只得沈浪朱七七辛迷一撥,王憐花辛熊貓孟邵陽一撥。他們從此間的通道口出發,分頭向兩邊找尋。

沈浪牽着朱七七,順着他們來時的路往回走,一路上也沒有什麼發現,只是走了很長一段距離後,沈浪突然頓住問朱七七道:“當時你掉下去的時候碰到了什麼?”

朱七七道:“就是牆根的一塊青石磚,不知怎麼的,突然就陷了下去。”

沈浪點頭道:“嗯,明白了,七七,你先躲到我身後去。”

朱七七喜道:“你找到機關了?”

“應該錯不了。”

等朱七七躲好之後,沈浪便伸手對着眼前的牆角按了下去。果不其然,一聲‘咔嚓’之後,石壁裂開了一個小門洞。

“呀,真的是……”

“嗯,我先下去,七七你和辛迷就先呆在這兒。”沈浪作勢就要下去,卻被朱七七拽住了手。

朱七七一把拉住沈浪,道:“我們一起好不好?”

“不行!”

“好不好嘛!”

“七七?”

“我保證,保證聽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