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青龍集團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還要青龍集團旗下那些場子的經營權!」戚凌薇說出了她的條件。

「沒問題,到時候讓青龍集團出場子,你戚凌薇出資,重新組建一個娛樂集團,就掛你戚氏集團的名頭,至於所得之利,就暗四六分成,青龍集團六,你們四,如何?」反正是給戚凌薇,又不是給別人,也不怕給的少了。

戚凌薇猶豫了一下,最後下定了決心:「好,我答應你,這件事情我會獲得利益,而且幫了若煙,所以我答應!」

「那可真是太好不過了,戚小姐,靜待你的佳音!」

林逸掛了電話,也是鬆了一口氣,至於戚凌薇,此時正坐在辦公室裡面,那一雙漂亮的美眸當中瞬間迸發出來了氣勢,華海一姐的名頭可不是白來的,當下喊道外面的秘書:「去把陳彪、劉瑞、丁坤、廖靜生喊過來!」

秘書一愣,這四個人可全部都是華海的大哥大,戚凌薇手下見不得光那些勢力的話事人,現在戚凌薇叫這些人,肯定就是有大事發生,再加上戚凌薇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讓她這個秘書就有些震驚。

「是,我馬上去!」

……

一時之間,華海這邊的形勢再次風起雲湧了起來,戚氏集團在林氏集團和青龍集團爭鬥的時候選擇了沉默,可是這一次,戚氏集團開始發力了,作為華海本土的勢力,戚氏集團的勢力也不容小覷,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個道理誰都懂,不然青龍集團也不會選擇第一個動手的是林氏集團了。

就在當天下午,坐落於郊區,青龍集團號稱斥資數億建成的高級會所,此時正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畢竟華海的人都看出來青龍集團即將要獲勝,很多牆頭草都來這裡拍馬屁,找燕南飛,希望能在以後分割華海勢力的時候分一杯羹。

燕南飛也不客氣,大排宴宴,請了當地有頭有臉的人還有一些地下勢力團伙的領頭人吃飯,當然了,戚氏集團那邊也發去了邀請函,只是戚氏集團根本沒有人搭理他們罷了。

飯局吃的相當成功,大部分人都同意燕南飛對華海未來勢力分割的條框,其樂融融,俱是開始聊天打屁了起來。

至於燕南飛的眉頭則是緊鎖了起來,這一次戚氏集團沒有賣他們青龍集團的面子,說不定是有什麼打算,戚氏集團可是本土最大的勢力,戚氏集團沒來,這裡說的再熱鬧都是白搭。

就在這個時候,數十輛豪車駛向了這家高級會所前面,領頭的保安立刻出來了,嘴角掛著笑容,以為來了什麼大人物。

可是出來的全部都是身穿西服的彪形大漢,領頭的正是戚凌薇手下的頭號戰將陳彪。

保安一看情形就發覺出來了不對,趕忙道:「兄弟們是哪條道上的?這裡是青龍集團旗下的高級會所,如果是來找事情的,那就是與青龍集團為敵。」

「媽的,砸的就是青龍集團的場子!」陳彪身高將近兩米,一把抓住了保安,一腳踹了過去,保安的身體撞到了門框上面,瞬間數百人沖了進去,所過之處,雞飛狗跳,不時傳來男人的怒吼聲,女人的尖叫聲。

燕南飛和陳浩天兩個人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立刻出了門來,就看到下面雞飛狗跳,一大群黑西服彪形大漢在砸場子,燕南飛立刻吼道:「出了什麼事情?出了什麼事情?」

一旁一位滿身鮮血的保安走了過來,痛苦道:「七爺,飛哥,有人砸場子,有人砸場子!」

燕南飛一把撥開了這名滿身鮮血的保鏢,拿著開山刀就衝進了人群,左劈右砍,陳彪也看到了燕南飛,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拿著鋼管就沖了過來,悶向了燕南飛的腦袋。

燕南飛趕忙用砍刀橫在了頭頂上面,就聽得「鏘」的一聲,燕南飛一連後退了好幾步,虎口震得發麻,都流出了鮮血來。

「你們是什麼人?這裡是青龍集團的場子,眼前的朋友,是不是有些誤會?」燕南飛有些震驚,眼前這個傢伙的身手絲毫不差於他,究竟是什麼人物?

「不是誤會,你們青龍集團在我們華海橫行了這麼長時間,一直當我們戚氏集團不存在嗎?這一次就給你們一個小小的教訓!」

陳彪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揮舞著鋼管再次直奔燕南飛而來。

燕南飛和陳彪戰在了一起,而另有幾名黑衣人找到了陳浩天,拿起鋼管和鐵棍之類的就往陳浩天的身上招呼,陳浩天忍不住痛苦的慘叫了起來,一連幾棍子,直奔腦袋而去,陳浩天的腦袋上面鮮血淋淋,人也昏了過去。

至於燕南飛,和陳彪鬥了幾個來回,被陳彪一記鋼管悶在了腦袋上面,只感覺眼前嗡嗡作響,踉蹌了一下,摔到在了地上。

…… ……

燕南飛快速來到了青龍集團的總部,此時他的臉上鮮血淋漓,整個人看上去非常的恐怖,把門口的秘書都嚇了一跳。

「劉爺,陳爺,我要見他們!」燕南飛喘著粗氣道。

到了辦公室裡面,見到了劉志勝和陳天來,燕南飛趕忙道:「劉爺,陳爺,完蛋了,戚凌薇那臭婊子,派人砸了我們在西郊的場子,我們的損失慘重,兄弟們這邊死了二十七個,傷了一百多個,陳浩天現在也住進了醫院,不過應該沒什麼大事,只是腦震蕩而已……」

燕南飛的表情當中儘是苦澀,過了一會兒,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精芒:「錢,我要錢……」

燕南飛愣了一下,才發現身旁站著好多人,全部都是青龍集團的下屬,每個人都受了傷,不禁道:「你們……你們來幹什麼?難道今天晚上有大行動?不對……有大行動我也應該知道啊……」

劉志勝苦笑一聲道:「根據我們的最新消息,戚氏集團今天一晚上砸了我們幾十家場子,全部損失慘重,他們和你一樣,都是來要錢的!」

「沒錯,錢,快給我錢,兄弟們的安家費、醫療費、勞務費等等等等,都要錢!」燕南飛慌不迭忙道。

劉志勝攤了攤手:「沒錢!」

「沒錢?你扯什麼呢?」燕南飛一下子發怒了:「你們這些大爺們一個個高枕無憂,坐擁無數資產,靠的是什麼?靠的就是手下兄弟們拼死拼活打來的,可是現在出了事情,居然沒有錢,你讓手下人怎麼賣命?」

聽著燕南飛的話,劉志勝也很無奈:「現在我們已經沒有任何流動資金了,錢都套牢在青龍集團的股市當中了,現在賬面上面能拿出來的只有三千多萬……」

「三千萬?開什麼玩笑,」燕南飛一把掀開了椅子:「錢,我要錢,不給錢,我沒辦法對兄弟們交代!」

一旁的眾人俱是大聲的符合。

「對,沒錯,要錢,不給錢怎麼讓人出力?」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反正現在要錢,現在醫院也是黑,沒錢都不讓手術,我弟弟現在還在醫院裡面,被刀子割破了脾,危在旦夕,等錢做手術呢……」

「我這邊死了我好幾個兄弟,都是從小玩到大的,如果沒有安家費,我怎麼見他們的妻兒老小?我怎麼回村裡給他們交代?」

……

一時之間,場面混亂不已,劉志勝有些發愁的望向了陳天來,陳天來也有些無奈:「先把那三千萬拿出來,給兄弟們做醫療費,至於別的,我們再慢慢想辦法,不過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見一見戚凌薇了,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們可就……」

劉志勝愣了一下,心中有些不服氣,堂堂的青龍集團,威震東南,現在卻要去向一個小小的華海地頭蛇求和,這傳出去也真是太讓人生氣了。

不過現在打仗打的就是錢,人家戚氏集團一直以逸待勞,等到林氏集團和青龍集團拼了個兩敗俱傷,錢全部都被套牢在了青龍集團的股市裡面,然後現在趁勢出手,把青龍集團打的都抬不起頭來了。

穩住了燕南飛,劉志勝和陳天來兩個人趕忙開著車子來到了戚氏集團下屬的一家高級會所裡面,門外此時站著數十名彪形大漢,劉志勝苦笑一聲下了車,然後被人家的屬下搜身,堂堂青龍集團的劉長老,今天落得被人搜身的下場,也真是狼狽之極。

來到了會議室裡面,見到了這在品紅酒的戚凌薇,劉志勝趕忙道:「戚總,我青龍幫和你們戚氏集團一直沒有任何恩怨,可是你今天晚上砸了我八家會所,十五家酒吧,二十六家迪廳,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錯,」戚凌薇露出了一抹笑容:「根據我的消息,應該是十家會所,十六家酒吧,二十八家迪廳,基本上你們青龍集團在華海的場子我都砸了一個遍!」

「你……你要幹什麼?」劉志勝有些怒不可揭道。

「不幹什麼,這只是一個開頭,明天我還砸,後天我也砸!」戚凌薇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享受著權勢帶給她的快樂。

「你……你……」

劉志勝還想要說什麼,陳天來則是攔住了劉志勝,強忍著怒火道:「戚總,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想要什麼儘管說,只要我青龍集團給你的都給你。」

「讓你們滾出華海!」戚凌薇冷冷道。

「什麼?」劉志勝拍案而起:「你這個臭婊子,不要欺人太甚!」

戚凌薇攔住了一旁想要衝上去的手下,絲毫沒有生氣,沉聲道:「明天一大早,如果讓我知道你們青龍集團還在華海,那可就不是砸場子的事情了,我會親自帶人到你們青龍集團看一看。」

說著戚凌薇一副送客的模樣,劉志勝和陳天來兩個人離開了,在戚凌薇一個女人的面前居然吃癟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坐在車子上面,陳天來的表情當中儘是無奈:「劉長老,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我怎麼知道怎麼辦!」劉志勝的表情當中儘是扭曲:「我要殺了戚凌薇這個臭婊子!」

「別說這些不切實際的,就說要怎麼面對現在的事情吧,如果咱們兩個人亂了,那整個青龍集團就要亂!」陳天來沒好氣道。

劉志勝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望著這個燈紅酒綠的繁華都市,眼神當中儘是不甘,可是又沒有任何辦法,如果和戚凌薇斗下去,那青龍集團就真的要在華海栽跟頭了,萬一洪天集團那邊再發難,那青龍集團可就徹底完蛋了。

「撤!」劉志勝幾乎是從牙縫裡面崩出來了這個字。

陳天來也是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第二天一大早,青龍集團的人員陸續撤離了天海,撤離的十分堅決,不過領頭的人物都還沒有撤,燕南飛隨著大部隊也準備回到廣城,坐在汽車上,望著華海,有些不舍,咬牙切齒道:「華海,總有一天燕爺會回來的!」

說著燕南飛一招手,汽車就發動了。

消息傳到了水吟月這邊,水吟月氣的立刻和古風來到了青龍集團,拍著桌子怒喊道:「劉志勝,你到底在幹什麼?馬上就能搞垮林氏集團了,可是你們在這關鍵的時刻居然掉鏈子,你是想和我對著幹嗎?」

「水小姐息怒,你以為我想這樣嗎?可是我沒有一點辦法,一晚上的時間,戚凌薇這臭婊子砸了我所有的場子,我手下的人損失慘重,可是我的賬面上有沒有一點錢,我能怎麼辦?」劉志勝的表情當中也儘是苦澀:「不過現在我看林氏集團差不多了,人心惶惶,估計差不多可以了。」

水吟月貝齒緊咬,狠狠地瞪了一眼劉志勝,望向了一旁的古風:「古二少,我們走!」

古風輕哼一聲,跟在了水吟月的後面,如同跟屁蟲一般。

而劉志勝的表情當中也儘是無奈,浩天集團從明天開始就要歸了林若煙了,打來打去,最後反倒是把浩天集團打成了別人的,想起來也儘是諷刺啊,青龍集團從出道至今,還從來沒有遭遇過這樣的失敗,傳出去會讓人笑掉大牙的。

陳天來不停的抽著煙,煙蒂已經佔滿了整個煙灰缸,望了劉志勝一眼:「劉長老,回去我們怎麼對那些老傢伙交代?」

「哼,還能怎麼交代?如實交代就行了!」劉志勝難掩心中的怒火道:「這一次我們本來打算吃掉林氏集團,誰曾想這個鋼板太硬,掰了門牙……」

…… ……

第二天,林逸回到了華海,把東西交給了林若煙,林若煙一下子就成為了浩天集團、天宇集團和順天財團最大的股東,一躍成為了全國最富有的女人。

就連林若煙自己也沒有想到,憑著林逸的手段,她居然成了國內乃至全世界最有錢的女人。

不過林若煙現在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徹底把青龍集團趕出華海。

這天,陽光明媚,涼風襲來,空氣當中瀰漫著美好。

林若煙的心情也非常好,從來沒有這麼好過,望著身邊的林逸,芳心忍不住有些跳動,如果不是林逸,她們林氏集團也不能這麼輕易的就渡過了這個難關。

過了一會兒,戚凌薇也來了,四周眾人望向戚凌薇的眼神當中儘是敬畏,在青龍集團與林氏集團爭鬥不停的時候,戚氏集團選擇了沉默,眾人以為戚氏集團懼怕青龍集團,可是昨天一出手,就砸了青龍集團旗下所有的場子,逼迫燕南飛離開,再次證明華海仍舊是她那個位置說了算的。

來到了浩天集團大樓面前,望著整棟大樓,林若煙的嘴角掛著一絲微笑,陳浩天,今天就是你滾出華海的日子。

嘩啦啦,從浩天集團大樓上面下來了幾十名保安,攔住了眼前的眾人,領頭的正是劉三刀。

「你們是什麼人?要來幹什麼?」劉三刀望著面前的一群人,底氣有些不足。

曾幾何時,浩天集團風光無限,整個華海都能橫著走,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幾個輾轉,浩天集團居然沒有了一點底氣,他劉三刀說話都不敢太硬了,害怕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堂堂浩天集團,居然有今天,也是讓人無奈。

「來幹什麼?當然是來看一看我們的公司了。」一旁的秘書方碧涵輕哼一聲道。

這些天來,林氏集團發生的事情方碧涵一清二楚,現在浩天集團成了林若煙的集團,自然也要在這裡張揚一下了,不然前面的委屈都白受了。

「你們的集團?開什麼玩笑,」劉三刀輕哼一聲道:「趕快離開,不然我就動手了!」

「嘩——」

戚凌薇背後的保鏢們瞬間擋在了前面,拿出了武器,一個個虎背熊腰,看上去非常的可怕,反倒是劉三刀,有些沒有底氣。

「出了什麼事情?」

伴隨著聲音,劉志勝和陳天來兩個人從浩天集團裡面走了出來。

「原來是股東劉志勝和陳天來呀,」戚凌薇掛著一絲微笑:「當然是陪我們若煙來看一看她的新公司是什麼樣的!」

劉志勝和陳天來兩個人面色漲紅,氣的咬牙切齒,可是又沒有任何辦法,現在浩天集團確實已經變成了林若煙的。

「讓開!」劉志勝幾乎是從牙縫裡面說出了這兩個字。

「劉爺……」劉三刀有些納悶,他只不過是一個手下,他那裡知道股市發生了什麼。

「讓開!」劉志勝再次道。

劉三刀有些無奈,不過仍舊一揮手,那些保護的小弟們全部離開了,林若煙望向了身後的眾位會計們,一揮手,上百名會計蜂擁而入,準備統計浩天集團的資產,然後徹底的整合,為自己所用。

陳天來望向了劉志勝:「劉長老,你覺得浩天手中那點股份還有用處嗎?」

「恐怕是沒有用處了,林若煙掌握了浩天集團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已經有了絕對話語權,不如賣了浩天手中的股份算了吧!」

陳天來點了點頭,只得同意了下來,不同意也沒有辦法了。

他們成立浩天集團的目的,就是為了洗黑錢,而現在公司歸了林若煙,林若煙肯定嚴格把控公司的財務,他們根本洗不了黑錢,洗不了黑錢,那要浩天集團可就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倒是林若煙,毫不客氣,用極低的價格購買了陳浩天手中的股份,不因為別的,就因為整個華海沒人敢接受這個股份,只有林若煙願意買。

得到了這些股份,林若煙立刻與戚凌薇聯合了起來,成立了一個新的娛樂集團,當然了,林若煙在這個新成立的娛樂集團裡面只享受分紅,不能參與決策,這也沒什麼,是當初和戚凌薇說好的。

而戚凌薇則是藉助這個,再次鞏固了她在華海的勢力,無人能及。

浩天集團的頂樓,正是這個新成立公司的總部,現在浩天集團的牌子已經摘掉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戚氏集團的牌子,而林逸、林若煙和戚凌薇三個人就在這裡。

林若煙望著林逸,微微一笑道:「林逸,謝謝你。」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當然了,如果你真的要感謝我,那就別嘴上說說了,乾脆直接嫁給我得了!」林逸哈哈一笑道。

林若煙則是瞪了林逸一眼,那粉嫩的臉頰之上浮現了一抹紅潤,整個人看上去都非常的害羞,反倒是戚凌薇,哪裡看不出來林若煙已經芳心暗動了,當下道:「我倒是挺喜歡林逸這個傢伙,若煙,你要是不要,我就要了。」

「誰說我不要了,他現在還是我手下的員工呢。」在別的方面林若煙可以讓步,在愛情這方面林若煙是堅決不讓步的。

戚凌薇攤了攤手,有些無奈。

倒是林逸,更加無奈,什麼時候他林逸成了貨物了,兩個人你不要我要的,像什麼樣子。

……

這邊是其樂融融,一片祥和,人人都洋溢著喜悅。

可是在京城當中,此時卻是一片混亂,水家混亂,古家更混亂。

水吟月望著公司股份表,恨得牙痒痒的,這個林若煙,居然用了手段,強迫性購買了天宇集團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緊接著就是一紙文書發往京城天宇集團總部,撤出了兩家在股市上面翻雲覆雨的資金,甚至徹底凍結了這筆資金,讓水吟月一下子損失巨大。

這些錢有很大一部分是不正當來源,通過天宇集團洗出來的,本來是屬於她水吟月的私人財團,這一次為了對付林氏集團全部投入了進去,這下可倒好,這筆資金被凍結了,等林若煙到了京城之後就要開始劃分這筆資金了,按照林若煙的股份,分到百分之五十三,那可是她水吟月的私人財團……

水吟月氣的拍桌子,古風這邊比水吟月還慘,差點沒氣的把桌子給掀了。

無奈之下,古風只得來找水吟月,望著水吟月那不好看的臉色,古風怯生生道:「水姐,當初是你保證絕對沒事的,我們順天財團才加入的,可是現在……」

古風也是沒有辦法,現在他是一點也沒有辦法給家族裡面交代,不得已才來找水吟月。

水吟月望了古風一眼:「得利的時候怎麼不說,現在才來說?投資就肯定有風險,只是風險大小的問題,別說你,我的錢也全部都投進去了,你讓我怎麼辦?」

古風愣了一下:「還能怎麼辦?跟那個姓林的拼了,我還就不信了,憑著我們古家和水家聯手,還能對付不了一個林逸?」

水吟月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搖了搖頭:「要去還是你去吧,我是不會去了,這一次我已經一敗塗地了。」

古風愣了一下,沒想到水吟月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當下憤怒道:「水姐,我可一直很尊敬你,只是你今天的表現太令我失望了!」

說完這番話,古風離開了,水吟月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她還能有什麼辦法呢?殺了林逸?算了吧,打打殺殺的事情她不喜歡……

…… ……

華海局勢已定,青龍集團徹底離開了華海,而戚凌薇的勢力則是大漲,整個華海都成了戚凌薇的後院,無論是青龍集團還是洪天集團,都不敢再對華海出手了,華海成了這兩大集團的禁地,誰都不敢踏入。

至於這一次損失最慘重的,莫過於青龍集團了,投資了無數資金和心血的浩天集團,幾個轉手居然變成了林若煙的,這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打林若煙不成賠了浩天集團。

而經過了這一次,青龍集團也低調了下來,畢竟損失慘重。

而洪天集團那邊並沒有因為這次的事情受到什麼傷害,倒是水吟月承諾的華海地盤沒有交給他,洪天集團是不敢去天海這邊觸戚凌薇和林若煙的霉頭,反倒是在九江、安慶、銅陵和武城發動了猛烈的進攻。

青龍集團的資金吃緊,根本沒有能力再進行一次這樣的戰鬥,短短三天,就丟掉了這幾個地方,洪天集團順勢南下,一舉打到了南昌才停手,當然了,並不是洪天集團要停手,而是因為青龍集團在高層上面的勢力開始阻止了,上面也有這個意向,國家不可能允許青龍集團和洪天集團一家獨大。

不過表面上的勢力,洪天集團已經遠遠超過了青龍集團。

這邊打的火熱,而林若煙整合了浩天集團之後,便和林逸、戚凌薇、方碧涵幾個人帶著一些林氏集團的高管和一些會計直奔京城而去,畢竟林若煙現在已經是順天財團和天宇集團最大的股東,去視察一下自己的公司也是理所當然,不過林若煙也有了決定,決定把順天財團、天宇集團、林氏集團和浩天集團這四大集團整合起來,成立一個新的財團,這可是非常恐怖的。

林若煙的商業頭腦還是非常不錯的,這四家集團每家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也有一些重合的領域,如果整合起來,資源共用,發展起來也是非常厲害,用不了幾年,就會成為國內第一大民營企業。

再次來到了京城,心情卻是非常不一樣的,下飛機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多人來接機,大部分都是順天財團和天宇集團的高層,他們還是要迎接一下信任董事長的到來。

這其中就有古家人和水家人,當然了,他們望向林若煙的表情儘是憤怒,可是又無可奈何,他們對林若煙再不爽,也不能在京城動手,畢竟天子腳下,誰敢亂來?

林若煙望著這一群人,輕哼一聲,坐在了準備好的商務車裡面,古家的大爺古京生和水家的大爺水俊逸兩個人也都上了這輛商務車。

倒是林逸,見到了古二少爺,忍不住掛上了一絲笑容:「哎呦,這不是叱吒京城數十年的古二少爺么,失敬,失敬!」

古風這人的脾氣本來就不好,聽到了林逸的調侃,氣的想要和林逸動手,結果林逸一把捏住了古風的肩膀,稍稍一個用盡,古風那被酒色掏空了的身體就不行了,忍不住表情扭曲了起來,趕忙道:「林先生這是幹什麼?」

「不幹什麼,只是告訴你,不要亂來,不然我不會放了你的!」

林逸低聲在古風的耳邊說完這番話,然後轉身上了商務車。

倒是古風,咬牙切齒的望著林逸的背影,林逸,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倒是水吟月,黛眉輕蹙,這一次林若煙到京城來肯定是有大行動,不然絕不會如此大的陣仗,來了一大批的管理人員,擺明了就是要徹底接受順天財團和天宇集團,水吟月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誰能想到沒有任何保護傘的林氏集團現在變成了一頭大灰狼,準備吃他們的肉,喝他們的血了。

林若煙坐在後排,林逸坐在林若煙的身邊,肆無忌憚的抽著煙,古京生和水俊逸兩個人都是特別注重養生的人,從來不抽煙,被林逸這麼一弄,俱是嗆的有些難受,林若煙也被嗆的難受,可是又不好說林逸什麼,只好打開了窗戶,放一放車子裡面的煙霧。

緩解了一下之後,古京生和水俊逸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古京生這才道:「林小姐,不知道這一次到京城來你有什麼打算嗎?」

「有!」林若煙毫不掩飾自己的動機:「我準備整合順天財團、天宇集團、林氏集團和浩天集團,組成一個新的財團。」

「這……這……」古京生立刻道:「這恐怕不太妥吧,順天財團組建多年,內部已經十分成熟,重新整合的話,怕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