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記得你說你想當導演來著。」

周小北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就當我開玩笑吧!」

「別,人就是要有夢想的,就算是條鹹魚也要有,沒準哪天就翻身了呢!」

「嗯,我們走快點吧,下場戲就要開拍了。」

這是一個古裝電影劇組,因為做了極強的保密工作,顧念根本不知道要拍的電影叫什麼名字,副導演讓助理帶著她進了換衣室,顧念一邊換衣服一邊聽,大致明白了,她要演一個寵妃的宮女,宮門破的時候,被亂軍一刀劈死。

很簡單,只要倒下去的時候注意不要摔傷就好了。

顧念換了衣服,將衣服放進包裡面塞到柜子里,就開始做到一邊安靜等著。

但是等了好久也沒開始,她有些好奇問助理:「姐,怎麼還沒有開始拍啊!」

助理看了會時間也是心急如焚:「主演還沒到再等等吧!」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助理接到了電話,然後喜笑顏開說:「可以了,你們去如意殿吧!」

顧念去了如意殿,見到一身華服盛裝打扮的夏晚晚的時候,才知道這位大牌的主演是誰。

夏晚晚聽著導演給她說戲,眼風隨意掃向新進來的宮女們。

就這麼一瞬間,她和顧念的目光在半空之中交接住,頓時,她的眸色沉了一度。 ,

第532章

「因為我得了癌症啊!」

許通說完,一臉微笑,轟著油門進廠。

保安目瞪口呆。

驚的跟木頭樁子似的,煙都掉地上了。

得了癌症還這麼笑的人,沒見過。

這許主管,是不是因為得病,神經失常了?

嗯,一定是這樣

中午,歐羅巴西餐廳。

宋三喜在崔永年辦公室,喝了小半上午的茶,然後去廚房了。

崔永年說,客人點了最頂級的大餐,要請宋三喜。

但,在喜哥面前,他的西餐是越來越不會做了。

所以,請宋三喜主廚,把開胃菜和主菜弄出來,然後就去吃飯。

後面的,崔永年包辦。

宋三喜也答應了,反正閑着也閑着。

他還真問了崔永年,誰要請他。

崔永年的嘴,比那楚什麼女還緊,真不說。

宋三喜,也拿他沒辦法。

算了,總會有開獎的時候。

等主菜完成,侍者送過去之後。

宋三喜解了廚裙,拍拍崔永年的肩膀。

「永年哥,我先吃飯去了啊!下午還有事,吃了就走。」

「行,去吧,我的師傅!」崔永年笑應着。

高傲的崔公子,全中海最頂流的西餐大師,叫宋三喜師傅。

整個后廚的人們,一點不驚訝。

因為先生,的確牛批。

宋三喜笑笑,叼著煙,來到最豪華的包間外面。

秦雪蘭,在不遠處的奢華服務台里坐着。

老遠,便是一個迷人的微笑,不失大方得體,給宋三喜打招呼。

宋三喜風度翩翩的笑了笑,便進了那個包間。

這一進去,忍不住一邊關門,一邊來了句:「我靠王老師!」

王霞,端坐在座位上,奢華的歐式大椅。

大風衣,掛在衣帽架上。

只穿着打底的灰咖V領毛衣,線絨垂貼,綳出壯觀的風景線。

精緻的淺妝下,長睫毛,大眼睛,別樣的嫵·媚勾·人。

配上筆直的小腰肢,整個人,辣么性·感靚麗,辣么成熟貴氣。

只是,她略有點小生氣。

捏著刀叉,粉臉嬌煞,瞪了宋三喜一眼,「你靠什麼靠?還跟流氓似的。怎麼,還不相信是我請你吃飯?」

宋三喜根本不懼她,也不尷尬,自然微笑。

一邊脫大衣,一邊道:「你繼續吃,不用等我,我先脫了再說。」

「你」王霞沒來由的,臉上一紅,「會不會說話啊?你先脫什麼?」

宋三喜優雅的摟托著大衣,認真道:「大衣啊,有什麼不妥嗎?王老師,你臉紅什麼?」

說完,也不管她的反應,自顧掛衣服去了。

王霞有點胸中氣堵,心口一顫,嬌軀一扭,狠切鵝肝去了。

俏紅唇里,低罵了句:「還是個一本正經的流氓了」

宋三喜耳朵尖,聽得清楚。

並不反應什麼,只暗笑:跟我搶地盤的女人,今天中午,咱還得和你好好吃個飯了。 喬伊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她竟然被高靖這個混蛋,帶出國了!

當然,她也沒有時間考慮這個問題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高靖這個混蛋!

高靖剛才說的很清楚,他就是迫不及待地想和她發生關係。

也許,在他看來,和她發生了關係,就能順理成章地和她結婚!所以,他之前的那些愧疚深情的話,都是特么放屁,都是為了麻痹她!

喬伊本就不對高靖抱任何希望,想通了這些,更讓她渾身冰冷。

而他現在,一身紅色的睡衣,也說明了他齷齪的心思。

喬伊已經出離了憤怒,抬頭猛地咬住了高靖的脖子,往死里咬的那種。

高靖疼得慘叫一聲,一巴掌拍在喬伊的臉上,惡狠狠地說:「賤人,松嘴!」

他那一巴掌,打得喬伊耳朵嗡嗡直響,頭暈目眩。可是,她卻依然咬緊了牙關不放。

很快,鮮血的腥味充滿了口腔。

高靖疼得呲牙咧嘴,不得不用力地撕開喬伊的嘴。

喬伊趁勢猛地推開他,從床的另一側,翻了下去,撒腿就往外跑。

哪怕是異國他鄉,流落街頭,也好過和這個混蛋在一起!

然而,她剛拉開房門,就被門口兩個彪形大漢,堵住了去路。

這兩個人,身高足有一米九,一條胳膊,比喬伊的大腿都粗,上面還紋著骷顱頭的刺青。

他們穿着黑色的套頭衫,黑色的馬褲,黝黑的腦袋,和臉盆那麼大。兩隻大眼珠子瞪圓了,凶神惡煞一般。

「滾回去!」一隻惡煞朝喬伊吼了一聲,砰地關上了房門。

喬伊渾身一激靈,向後畏縮地退了兩步。

這是什麼人啊?

她心頭顫抖得厲害,轉身看向高靖。

此時高靖捂著流血的脖子,從床上爬了起來,看着喬伊慘白的小臉,畏懼的神情,心頭一陣得意。

他斂去心頭的怒火,又用溫柔的語氣說道:「伊伊,你別害怕,那是我請的保鏢,不會傷害你的!」

喬伊的後背緊貼著牆壁,胸口劇烈地起伏着。

她強迫自己緩和了語氣,說道:「你為了我,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高靖一笑,向她走過來:「你知道就好,你值得我這麼做!」

天底下,恐怕再也沒有像他這麼痴情的人了吧?他很為自己的壯舉而驕傲!

喬伊一陣噁心,卻強忍着。她現在孤立無援,如果高靖一意孤行,她只會吃虧,不如先和他周旋,找機會逃走。

因此,她說道:「你做這些,也不過是想得到我的身體吧?你又有幾分真心呢?你說和我結婚,也不過是哄騙我吧?」

高靖連連擺手:「不是,我是真的想和你結婚。」

他之所以把她綁來F國,就是想把她徹底綁在自己身邊。然後,他再慢慢感化她,她總會有感動的那一天!

就算是她不感動,也沒關係,反正她一輩子都是他的,誰也搶不走了!夜靜軒也白給!

他真是感謝許文昌呢,把喬伊又還給了他!

喬伊望着高靖,點點頭:「好,我就相信你一次。那明天我們回國吧,回國之後,我和你去領證!」

只要回國,她相信江南曦和夜北梟一定會想辦法救她的!

高靖卻微微一笑:「不用這麼麻煩,我已經預定了教堂,我們在這裏,就可以結婚!」 江小狼撇撇嘴,沒有說話。

江南曦無奈,這個坑爹的娃啊!如果以後他們父子相認了,不知道,會不會相愛相殺?

喬天羽笑道:「姐,你別擔心,小狼有分寸的!」

宋顯卻有些幸災樂禍:「哈,夜神也不過如此嘛,親兒子近在咫尺,他卻找不到!」

他話音未落,就收到一道凌厲的目光。

宋顯上去拍拍江小狼的小腦袋,哭笑不得:「你個小狼崽子,還護短啊,我還說不得了?真是白疼你了!」

江小狼朝他扮了個鬼臉,把江南曦和喬天羽都逗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