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穆南樞一臉疑惑。

最可怕的就是這種明明暴富,自己還無動於衷。

「我一不小心撩了一個土豪,我現在有點激動,激動到心臟受不了。」

穆南樞這才明白她的意思,微微笑了笑,「走吧。」

他抱著她上了頂樓,在樓頂有一套房間,視野極好,而且推開門就是花園和游泳池,顧柒感嘆道:「有錢真好。」

她還是從小穿金戴銀長大,和穆南樞一比,她覺得顧家就是一個小康水平。

穆南樞究竟多有錢她不知道,因為他很低調,你不問他也不會提。

但顧柒知道了,她的男人很厲害! 天煞帝女 厲害中還有錢的那種。

這位大佬當初沒掐死自己真的算是她命大。

從古香古色的環境換到燈紅酒綠的市區,顧柒將之前的陰霾一掃而光。

她在房間的床上打滾,好久都沒有睡到這種床了,彈性又大又軟。

穆南樞則在浴室,顧柒看著那身穿白袍,卻挽著半截袖子給她清洗浴缸,給她準備水的男人。

霸道追妻,高冷總裁別鬧了 她驕傲得就像是一隻剛下蛋的小母雞,這麼厲害的男人是她的,她有一種坐擁全世界的感覺。

身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是穆南樞的手機。

他是一個很不喜歡將手機放在身邊的男人,那晚他就教了她解手機複雜的鎖。

顧柒懷著好奇的心思就悄悄打開了一下鎖,是一條簡訊。

「任務完成,後續已經交給特警處理,從此再無青龍白虎。」

只是一句話,顧柒卻覺得這句話背後的分量。

因為她一人,卻動搖了所有根基。

穆南樞本應該是忌憚警察的才對,可上次他來警局保釋自己,警局上下對他畢恭畢敬。

僅僅只是一條地頭蛇他會有這麼大的權利?有這麼多的錢?

穆南樞究竟是什麼身份?

「好了,今晚你要玫瑰精油還是薰衣草精油?」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顧柒回過神來,不管他是誰,在自己面前,他只是穆南樞。

「薰衣草,小樞樞,剛剛有人給你發信息,我看了。」

顧柒雖然沒有談過戀愛,卻也知道很多男人不喜歡女人擅自看自己手機。

穆南樞連頭都沒有回,往浴缸里撒了精油。

「嗯。」

「他說任務完成,沒有青龍白虎了。」

穆南樞嗯了一聲,起身將手擦拭乾凈,繼而朝著顧柒走來。

彷彿對那件事絲毫不在意,眼裡只有她一人。

「推你進去還是抱你進去?」

「抱。」顧柒張開雙臂。

穆南樞抱著柔若無骨的顧柒到了浴室,「泡好了記得叫我。」

她只是一條腿受傷,其實短距離移動並沒有關係,但穆南樞就樂意寵著她。

顧柒卻是勾人一笑:「一起泡。」

「我還要處理點事。」

穆南樞說著就要起身,顧柒卻是不依不饒,一把抓住了他。

「小樞樞,我說過的,今晚要是不能吃了你,我就不走了!」

穆南樞忍俊不禁,「小東西,別鬧。」

顧柒本來就穿著睡裙,她往浴缸一躺,一條玉腿從水裡探出。

「小樞樞……」

「別玩火。」

「就玩,是你乖乖過來,還是我動手?」

穆南樞將浴巾往她臉上一人,遮住那張動人媚笑的小臉。

門咚的一聲合上,顧柒氣得將浴巾丟了出去。

「穆南樞!」

門外的穆南樞心臟撲通撲通跳得飛快,小東西,越來越勾人了。

他不是聖人,也不是柳下惠,他只是不想虧待了她。

真是因為喜歡和心疼,他不想無名無份就要了她。

況且顧柒年齡不算大,在他看來還有些小,本想要她再長個一兩年的。

誰知道這小丫頭一點都不安分,每天拐著彎的折騰他。

嘆了口氣,今晚又是無眠之夜了。

阿才的電話進來,「先生,對不起!顧小姐跑了,我現在就去找她回來。」

「不用,她在我身邊。」

阿才:「……」

「你去接手阿旺的後續工作,讓他休息一晚。」那顧浣應該嚇到了,現在正需要有人陪。 南宮離抱著小傢伙一動也不敢動,生怕自己一動小傢伙就醒了。

悠悠等候許久沒見兩人出來,這才悄悄推門而入。

南宮離抱著古薰靠在床邊,他身後是大大的落地窗,今晚夜色很好,萬千星辰在他背後。

以前老是看著經年她們一家人幸福甜蜜,她沒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看到這樣的畫面,心裡暖暖的。

總裁的規則 輕手輕腳走到兩人身邊小聲道:「我抱他回房睡覺吧。」

「還是我抱吧。」南宮離剛剛和自己兒子相認,兒子也這麼依賴他的樣子,他暫時不想和小傢伙分開。

畢竟分別了整整五年的時間,他寶貝都來不及,恨不得將這些年失去的時光全都彌補回來。

悠悠感覺到他的心思也不強求,給他打了一個手勢讓他跟自己過來。

南宮離跟著悠悠到了小傢伙的房間,小心翼翼將古薰放上床,才只分開了一點,古薰小手緊緊抓著南宮離的衣襟,口中毫無意識喃喃道:「爹地……」

「這孩子想你,今晚你陪他吧。」悠悠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這些年來古薰不想讓她太擔心,一直都很乖巧,從來都不提出無理的要求。

他內心深處其實是很渴望這個父親的,好不容易才和自己的父親見面,他潛意識就不想離開南宮離。

「好,那你……」

「我幫你照顧南宮墨。」

南宮離還想說什麼,悠悠似乎猜出了他的想法柔聲安慰道:「這一次我不會再推開你,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一句話就透露出悠悠的決定,當年是一場誤會,既然已經解開了誤會,他未婚她未嫁,兩人還有這麼大的一個孩子。

正如經年所說,如今的她也不用再擔心什麼身份地位的問題,似乎一切阻礙都迎刃而解,她為什麼不給南宮離一點機會,而要讓一家三口繼續蹉跎呢?

尤其是古薰,自己當真要讓他這輩子在沒有父親的關愛下長大嗎?

「悠悠,這是你說的,不要騙我。」也許是這些年的等待讓南宮離有了心理陰影,他生怕悠悠又會像是上一次那般說走就走,連一點機會都不會給他。

「嗯,不會騙你,時間不早,你也好好休息一下,晚安。」

「做個好夢。」

悠悠關上房間的門,將世界留給父子倆。

南宮離借著外面的燈光打量著這個房間,這是他兒子的卧室,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更像是一個孩子,對古薰充滿了好奇。

可以看見房間很乾凈利落,不像是一般的孩子喜歡將家裡弄得一團糟,每件東西都被整齊的收好。

書桌上放著幾個相框,光線太過暗淡南宮離看不清楚,不過他知道那上面的人一定是悠悠。

右手枕著自己的頭調整了一個姿勢,古薰睡得極為不安穩,他動一下古薰就有感覺,連忙不安的往他懷裡擠過來,「爹地。」

還在睡夢中的小人兒毫無意識,「爹地,不要離開我和媽咪……」

南宮離輕輕拍打著古薰的背溫柔道:「不離開,爹地不離開,這一生一世爹地再也不會離開你們。」

他知道了真相以後,就算有人拿著苕帚趕他離開他也不會再走。

南宮墨沒心沒肺和一一在一起玩,絲毫沒有一點扭捏。

經年不禁笑道:「這孩子真是沒心沒肺,不過我也相信了,他確實不太像南宮離,南宮離生不出來這樣活潑的孩子。」

古薰年紀雖然小,每天板著一張臉比誰看著都老練成熟。

「這孩子的身世也很可憐,怪不得少爺不忍告訴他真相。」

「孩子的這個年齡本就是無憂無慮的,既然他不打算說了,我們也就保守著這個秘密好了,不過你想好了嗎?」

「姐姐,過去你老是勸我要為自己的幸福爭取一次,過去我不敢,總覺得自己身份不配,這一次不管是為了我還是為了薰兒,我都打算去爭取一次。」

「那就好,你能這樣想我就放心了。」

「時間不早,一一也該休息了。」

經年朝著一一招手,「寶貝,時間不早了哦。」

「媽咪,我還想玩。」

「不可以哦,不是約好了每天這個時間和爹地接視頻嗎?難道你不想看爹地了?爹地一定會傷心的。」

「不,我要和爹地接視頻,這就去。」涼一一開心的跑來。

經年牽著涼一一離開,場中就只剩下了南宮墨,南宮墨一臉失落的看著跟著經年離開的一一。

這孩子也不過是表面上看著天真罷了,實際上哪能真的沒心沒肺呢?

古薰好歹還有自己的疼愛,而他父母雙亡,南宮離對他自由放生的態度,他表面上活潑,內心深處還是有一些失落,這孩子更讓人心疼。

「怎麼了小墨兒?」

「漂亮阿姨,我爹地呢?他是不是有了小哥哥就不要我了?」南宮墨抓著悠悠的裙子,小臉一片懼怕之色。

悠悠心疼的摸了摸他的頭,「當然不會了,你是爹地的乖孩子,他怎麼會不要你,只不過你爹地這麼多年沒有見到薰兒,今晚讓他陪陪薰兒好嗎?」

「好,只要爹地還要我就好,我沒有意見,小哥哥的眼睛那麼好看。」南宮墨又笑了起來。

悠悠更是心疼這個孩子,要求居然這麼簡單。

「你爹地陪著薰兒,我陪你好嗎?」

小傢伙的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漂亮阿姨,可以嗎? 妾上無妻:王爺別貪歡 真的可以嗎?」

看得出他對母親的渴望是更深的,哪怕是自己他也覺得開心不已。

「當然可以,跟我來。」

給小傢伙洗了澡,本來還以為像是南宮墨這麼活潑的男孩子一定會很調皮。

古薰三歲以後就不讓自己給他洗澡了,南宮墨倒是很喜歡,洗的時候他就像是一隻乖狗狗一動不動的坐在浴缸里,很是配合,也生怕水濺到悠悠身上。

哪怕眼睛里有了泡泡也不敢吭聲,「你這傻孩子,怎麼都不給阿姨說,阿姨沒注意到。」

「沒關係的阿姨,我沒事。」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眼睛。

悠悠給他擦拭身體,吹頭髮,又將他抱到自己的卧室。

「今晚你就穿薰兒的睡衣好不好?」

「好。」小傢伙從大浴巾里探出腦袋,十分可愛。

直到關燈睡下,小傢伙突然拉了拉悠悠的手,「阿姨,我,我可不可以抱著你睡?因為……我從小就沒有媽咪,我想知道被媽咪抱著睡是什麼感覺。」

「當然可以。」

話音剛落懷裡就多了一個小人兒,他緊緊抱著悠悠,「漂亮阿姨,你會和我爹地結婚嗎?」

「你想不想我和你爹地結婚?」悠悠反問道,小孩子的佔有慾很強,說不定會反對的。

「如果是漂亮阿姨的話我願意,因為我從來都沒有看到爹地臉上是那樣的表情,他看向漂亮阿姨的時候眼睛裡面有星星,我知道他一定很喜歡漂亮阿姨你。」

「可是我還有一個兒子,你不怕我和你爹地結婚了就不理你了?」悠悠故意逗他。

「我怕,但我知道我怕也沒有用,爹地一定會和你結婚的,再說就算沒有小哥哥,爹地這些年也不怎麼理我。」說到這裡小傢伙口吻很失落。

「以後我要是和你爹地結婚了,一定會好好疼你的。」悠悠母性大發。

「真的嗎漂亮阿姨?」

「你不是沒有媽咪嗎?以後你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媽咪。」

南宮墨開心極了,趴在悠悠懷裡嗚嗚哭了起來。

「傻小子,哭什麼?」

「我終於有媽咪了,而且我還有個哥哥,我好開心,漂亮阿姨,求你明天就和爹地結婚吧。」這個思維跳躍的小傢伙。 顧浣和顧柒鄔湄不同,從小膽子就小,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今晚看到這樣可怕的場景,跟著顧柒和穆南樞的時候她還能稍微不那麼害怕。

顧柒和穆南樞回房,她也很想弱弱的說一聲,「小姐我和你一起睡吧。」

穆南樞一個眼神就讓她開不了口,顧浣泡在浴缸里。

外面的大雨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大雨傾盆砸下,時不時還伴隨著電閃雷鳴。

在樓頂聽到雷聲更加清晰,顧浣嚇得一動不敢動。

嗚嗚嗚,好可怕。

她生怕從角落裡鑽出一兩條蛇,顧浣只能閉著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似乎聽到開門聲。

是蛇進來了嗎?哪有蛇會開門的?難不成是小賊?

顧浣嚇得手腳都出汗了,她趕緊裹了浴巾出來,想要找防身的武器。

無奈浴室能有什麼銳利的武器?顧浣只好手中抱起一瓶沐浴露。

「咔嚓」一聲門開了,顧浣拿起沐浴露就要朝著小賊的頭砸去。

「浣兒。」

阿旺帶著一身血氣進來,顧浣傻了,拿著沐浴露的姿勢僵硬在當場。

「阿旺……」

顧浣就要往他懷裡扎,阿旺伸手將她隔開,「我身上臟,你沒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