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是,程少說的對!」

我看著他倆人嘰嘰歪歪一會子根本不願意回他們,依舊摟著蔣可如喝酒。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姓程單名一個林字,看的起我的人都叫我一聲程少!」程林說完就慢慢的站起身大聲吼道:

「今天我高興,今天的單我買了!」

「哇偶~」

我根本不願意里他,一隻睡著的大象不會因為一隻在它身邊亂飛的公蚊子而醒來並且弄死它。

「喂,你認識他嗎?」我問了一句蔣可如,蔣可如搖搖頭。接著我又問道:「對了,別人不都是叫你大姐大嗎!你怎麼不去修理修理他!」

「你不是我男人嘛,這是應該你去!」

「好!」

我站起身甩開蔣可如挽著我的胳膊,慢步走到程林的身前,然後用著一臉痞子的樣子上下打量著他。

「你混那的?」我也不知道怎麼,然後隨便說了一句,我記得古惑仔里都是這麼問的。

「哈哈哈哈,混哪的!土包子,還混哪的!你他的是不是黑澀會啊!」還沒等程林說話他身後的小弟就跳出來了。

「······」

好尷尬啊,我回頭看著得意洋洋的蔣可如說道:「你們這都怎麼問他們的來歷啊!」

「你自己想唄!我的教官大人!」

「······」

「小子你叫······」

「你丫的!」我根本沒給他說完的機會,我最煩別人說這句話了,上去就抓住他指著我的食指,稍微那麼一用力,我就聽到了一聲清脆的響聲。

毒后歸來之家有暴君 「咔~」

隨後就是那人的連連慘叫了,「啊!」因為他叫的太難聽了,所以我也不想讓他叫了,順勢就給了他一腳,直接踹出三米多遠狠狠的砸在了雅座的茶几上。

「嘩啦!」玻璃碎一地,那人就直接昏了過去。而就這幾個簡單的動作我就成了全場的焦點,因為似乎還沒人敢在「天上人間」打人鬧事!

「看你媽的看!沒見過打人啊!」

我這麼一吼其他也都紛紛的低下了頭,因為他們也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的,也是惹不起的,比如我!

打昏了程林的小弟,然後回頭看著蔣可如微微笑著說道:「怎麼樣,你覺得可以嗎!」就在看向她的時候,她的表情是一臉的驚訝和不可思議,眼神里似乎還帶了一些惶恐啊!

蔣可如趕緊起身跑到我身邊拽住了我的胳膊說道:「你怎麼在這打人啊,還打這麼狠!」

「怎麼了,隨讓他指著鼻子罵我的!」

「這裡可是天上人間!」

「哈哈哈哈,你知道是天上人間就好!」程林哈哈哈大笑著,「剛剛來玩的吧!是不是還不知道天上人間的規矩呢?老子都不敢在這動·····」

「碰」

我一腳踹了過去,程林也被踹了幾米遠,看著倒在遠處的程林我漫步走過去,程林則是驚恐的看著我雙手撐著地,雙腿划拉著向後退,一邊退一邊喊:「這裡天上人間,你可別亂來啊!」

雖然我不想在女人面前露出那猙獰的面容,但是我還是這麼做了,我走到他身旁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單手就把他舉起來了。

「徐子良,你別亂來啊!」蔣可如拽住我的胳膊,我慢慢的轉過臉去,可能是猙獰的面容嚇到嚇到她了,原本拽著我的手慢慢的從我手臂上滑落,更誇張的是她還後退了兩步,尼瑪我有這麼嚇人嗎!

「我知道這是天上人間。」

說著話我直接把他甩到了吧台裡面,然後就聽到稀里嘩啦酒瓶破碎的聲音,然後拿起吧台上我的那杯嫵媚妖嬈一口氣喝完了,然後搖晃著空空的玻璃杯看著滿臉是血的程林說道:

「不是你的,就別亂想!」然後我就瀟洒的把酒杯砸到他的頭上,然後回頭看著依舊神色慌張的蔣可如說道:

「沒事,一切有我!」

[翠微居手機版] 一秒記住【翠微居】,無彈窗廣告!

「可,可······可是,這裡是天上人間!」我看著蔣可如緊張兮兮的樣子有點可笑,看著躺在那一動不動的程林我也在去管他,然後指著那幾個已經被嚇傻的小弟吼道:

「死沒死,沒死就趕緊把你老大拖走!別他媽的在這礙眼!」我指著他大聲的怒罵道,幾人被我嚇的先是一哆嗦,接著就把程林從吧台里抬了出來。

我走到蔣可如的身邊,伸手向把她摟過來但是她身體向後退了一步,我獃獃的看著傻了,然後只好很霸道的把她拽了過來緊緊擁在懷裡,我知道她心裡是害怕的,大概是這樣的場面讓她會想到了一些不該回憶的東西吧。

「沒事,一切有我!」我緊貼著她的身體,我能感受她身體輕微的顫動,就如一隻苦受寒風的鵪鶉瑟瑟發抖,我能做的就是緊緊的把她用在懷中給她遮風擋雨。

「你·····你竟然敢這麼對我們程少,說你叫什麼!你以後給我們小心點!」 喜劫良緣:將軍榻上來 我看著那個依舊怒吼的小弟痴痴的笑道:

「我叫什麼你們還不配知道!」

「行,你等著!我這就給我們老大打電話,你小子等死吧!打了我們老大的親弟弟,你想活也活不了了!」

那小子說完就掏出手機對著電話嘰里咕嚕說了一堆,基本上就把我形容成了無惡不作的惡人,也不知道他彙報了多久,我認為最重要最有意義的就是個叫程曉的人,我也不認識!畢竟我是初來乍到!

「蔣可如,程曉是什麼人!在京城很厲害嗎!」我看著懷裡已經慢慢緩過神的蔣可如說道:

「程曉你認識嗎?」

蔣可如先是搖搖頭,然後又點點頭。我很不解,「認識就認識,不認識就不認識嗎!」

「這個,我不認識他!但是我知道他!」

「哦?說說看!」蔣可如抬著頭眼睛眯著打量著我,「你什麼都不知道就敢來這玩啊!還敢這麼鬧事,這麼打人!」

我微笑的看著她說話,仔細打量著她那精緻的面容,「你不化妝也很美的,這也只是為了掩飾你內心的脆弱!」

「切!」 凌霄大聖 蔣可如好像似被我看穿一樣,冷哼一聲便繼續說道:「程曉在京城乃至諾大個北方圈子裡都是有名的人物,家室我就不說了,最主要的他現在可是北方五聯的老大之一!」

「很厲害嗎!」聽著很厲害的,我也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東,頂多就是個黑澀會組,織!你們人多很厲害嗎,老子的子彈比你們人都多!但是後來我就不這麼想了。

「小娘們知道的還挺多嗎!」

「我小你丫的!」我胡亂從吧台上抓了個東西就咋了過去,當東西落到他身上的時候我才發現那是個啤酒桶。

「哐~」的一聲就砸他身上了,看著他口吐白沫,也有可能是啤酒沫,但是我估計這傢伙基本上是廢了!

「子良,別再亂來了!」猛的一聽蔣可如喊了我的名字,我渾身一哆嗦,瞬間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你別這樣叫我,怪肉麻的!我又不是你什麼人!」我用著一臉嫌棄的目光看著她,她倒是並不在意,「你不是說你是我男人嘛?」

「······」我也沒辦法畢竟說出的話就如潑出的水嗎,「是,但就這一天!」

「一天就一天!」

我聊得開心呢,我視線里就多出一個人,就是那個天上人間的大堂經理。最重要的是他身後還帶了大約四五十個人,估計是看場子的,從他們的氣質上我看的出來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而且身上都別著傢伙!

「這位先生,您在這打人鬧事,破壞我的設施設備!最重要的是這麼惡劣的事情一旦傳出去那而是有損我們天上人間的聲譽的,所以呢我還是希望您能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單武說完話變給了他們一個顏色,幾十人瞬間把我和蔣可如給圍起來了!

「單經理,這事······」蔣可如剛想說點什麼就被單武打斷了,「可如啊,我知道你經常來這玩,也是咱們酒吧的老顧客了,但是這點面子我還真不能給你!」

單武回頭看著渾身是血的程林(其實都是雞尾酒,頂多有上三個地方被我大出血了!)說道:

「林少可是曉哥的親弟弟,被你朋友打的滿身是血,他弟弟來我著玩我不僅沒招待好還讓他受傷了,於情於理總歸是過不去的吧!怪就怪你不該認識這樣的朋友!」

「上!」

單武大手一揮,離我最近的幾個人就舉起棍子朝我身上照顧過來了,這尼瑪就幾十人怎麼打的過,而且我懷裡還有個麻煩的女人!忍著吧,我一轉身把蔣可如抱緊,深怕她受了傷。

[翠微居手機版] 「是嗎?」傅風雪問了一句,單武趕緊回道:「是,門主!而且在店裡還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哈哈哈哈」傅風雪一陣狂笑道:「什麼有趣的事情」

「額······」單武猶豫了一會「因為蔣小姐······」

「哦?哪個小野貓也在哪啊!出了什麼事情嗎?是不是小野貓又惹什麼事情了!」

「門主,就蔣小姐的脾氣您還不清楚啊!就是程林哪個二貨不認識蔣小姐這才打起來了」單武剛想繼續說下去就被傅風雪打斷了。

「程曉的弟弟?」

「恩,蔣小姐認識他倆,他倆不認識將小姐啊!而且我想去說的,但是蔣小姐似乎不願意讓我透露他的身份,所以您哪位朋友就和程氏兄弟倆人打起來了,先打殘了程林又廢了我們五十多個保安,就連著程曉也被打的沒脾氣!您哪位······」

「子良怎麼和小野貓混一起去了?」

「回門主,婷兒告訴我蔣小姐說您的哪位朋友是蔣小姐的男,男朋友!」單武也是半信半疑的回道。

「哈哈哈,你別說還真的是絕配呢!還有什麼事情嗎,沒事我還要上課!」

「門主,我怕程曉會······」

「這就不用你管了,黑卡給他送回去!」傅風雪說完便掛斷了電話。單武則是接到命令去追他兩人了!

「可如!」

單武看著蔣可如,然後又看著我說道:「徐少,您的卡片!事情我會處理的!」

「哦是嗎?」我不大相信的看著他,這變化也太快了吧!我結果卡片放在兜里,蔣可如伸手就想拿過去,但是我怎麼會給她看呢!

「不給你看!」

「給我看看嘛?」

「就不給你看!你咬我啊!」

「啊!」

只聽我一聲慘叫蔣可如就咬在了我的肩旁上!我趕緊推她的腦袋,「你還真咬啊!」

「你是我男人,你說的話我當然聽啊!」

「······」我竟然無言以對。但是我摸著兜里的黑卡心裡有些擔心了,既然風哥知道我來了那我是不是該去見見他呢!嗯~算了吧,反正他沒叫我,等他叫我在說唄!

「你想什麼呢?」蔣可如在我眼前晃了晃,我一把抓住她的玉手,「慌什麼慌!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去吃飯!」

「啊,可是······」蔣可如紅色不知道說什麼,以前如野貓一般的性子在徐子良面前變的十分溫順。

「可什麼是,不是做我一天女朋友嗎!」

「那我們去哪裡吃飯!」蔣可如立刻拋開了腦後的一切,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雙手緊緊挽著我的手臂!

「我曹,你這變化也太快了!」

「不好嗎!」

「好,沒什麼不好啊!」我感受著她的體溫感受著她的呼吸。

天氣從炎暑慢慢過渡到涼秋,時不時的一陣微風吹過會讓人略感微涼,但是兩人依偎在一起總是暖暖的,心裡是幸福的!這可能就是戀愛的感覺吧,我低頭深情的看著蔣可如,突然有種想親吻她的感覺,但是我沒那麼做!

「怎麼了你?」蔣可如好像注意到了,我趕緊回道:「沒啊,我在想我們去什麼地方去吃飯!」

「去哪裡吃都可以,但是我還是想知道,你先是把程氏兄弟打了,酒吧給砸了為什麼就什麼事都沒有呢,單武對還這麼尊敬,還有還有你的紋身是怎麼一回事還有,還有·····」

「······」這一路上蔣可如一直在問我各種各樣的問題,我只能嗯嗯哦哦的回答,當然這樣回答的代價是被她掐了一下又一下,可是我也不生氣,反而有種享受的感覺,誰怪我脾氣太好呢!

「你就這麼好脾氣啊!」

「哎,你這明顯的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信不信我把你······」蔣可如一聽就抬起胸部沖我吼道:「把我怎麼樣?」

「吃飯!」我低著頭吃著盤子里的牛排,還是家裡好,在那邊風吹日晒槍林彈雨的那吃過這麼悠閑的晚餐啊!我從來不介意我的吃相,哪怕是在那類似於晚宴的場合,我的目的是吃飽就行!

「你有這麼餓嗎!」蔣可如托著臉蛋獃獃的望著我,「餓,當然餓啊!我還很饑渴呢?」

「沒正經!」

蔣可如拿著刀叉切了一塊牛肉放在嘴裡嚼了兩下又喝了一杯酒,「我吃飽了!」

「啊,你這就吃飽了?」

「我要減肥的,你還帶我來這,很容易長胖的好不好!」蔣可如一臉嫌棄的樣子看著我,我則是順手把她的那份拿了過來。

「你幹嘛!」

「吃啊!」

「我吃過的了,你要吃在點不就好了!」

我短暫的楞了一下回道:「我又沒潔癖,而且我也不嫌棄你!」說完我就三下五除二把她的那份解決了,但是我依舊很餓。

「還餓啊?」

「有那麼一點點吧!」

「服務員······怎麼了,幹嘛攔著我啊!」我拉著她沒讓她說話,「吃著東西怎麼可能吃的飽呢,在給我十份我也吃的下去!我帶你去吃別的,咱倆去練地攤!」

「什麼地方!」

我也沒由得她在為什麼,結完賬就牽著她的手跑了出去,一開始手牽著手,但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倆就十指相扣,就那一瞬間我看著她,她看著我!

許久沒說話。

[翠微居手機版] 「是嗎?」傅風雪問了一句,單武趕緊回道:「是,門主!而且在店裡還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哈哈哈哈」傅風雪一陣狂笑道:「什麼有趣的事情」

「額······」單武猶豫了一會「因為蔣小姐······」

「哦?哪個小野貓也在哪啊!出了什麼事情嗎?是不是小野貓又惹什麼事情了!」

「門主,就蔣小姐的脾氣您還不清楚啊!就是程林哪個二貨不認識蔣小姐這才打起來了」單武剛想繼續說下去就被傅風雪打斷了。

「程曉的弟弟?」

「恩,蔣小姐認識他倆,他倆不認識將小姐啊!而且我想去說的,但是蔣小姐似乎不願意讓我透露他的身份,所以您哪位朋友就和程氏兄弟倆人打起來了,先打殘了程林又廢了我們五十多個保安,就連著程曉也被打的沒脾氣!您哪位······」

「子良怎麼和小野貓混一起去了?」

「回門主,婷兒告訴我蔣小姐說您的哪位朋友是蔣小姐的男,男朋友!」單武也是半信半疑的回道。

「哈哈哈,你別說還真的是絕配呢!還有什麼事情嗎,沒事我還要上課!」

「門主,我怕程曉會······」

「這就不用你管了,黑卡給他送回去!」傅風雪說完便掛斷了電話。單武則是接到命令去追他兩人了!

「可如!」

單武看著蔣可如,然後又看著我說道:「徐少,您的卡片!事情我會處理的!」

「哦是嗎?」我不大相信的看著他,這變化也太快了吧!我結果卡片放在兜里,蔣可如伸手就想拿過去,但是我怎麼會給她看呢!

「不給你看!」

「給我看看嘛?」

「就不給你看!你咬我啊!」

「啊!」

只聽我一聲慘叫蔣可如就咬在了我的肩旁上!我趕緊推她的腦袋,「你還真咬啊!」

「你是我男人,你說的話我當然聽啊!」

「······」我竟然無言以對。但是我摸著兜里的黑卡心裡有些擔心了,既然風哥知道我來了那我是不是該去見見他呢!嗯~算了吧,反正他沒叫我,等他叫我在說唄!

「你想什麼呢?」蔣可如在我眼前晃了晃,我一把抓住她的玉手,「慌什麼慌!去吃飯!」

「啊,可是······」蔣可如紅色不知道說什麼,以前如野貓一般的性子在徐子良面前變的十分溫順。

「可什麼是,不是做我一天女朋友嗎!」

「那我們去哪裡吃飯!」蔣可如立刻拋開了腦後的一切,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雙手緊緊挽著我的手臂!

「我曹,你這變化也太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