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人!」令狐雲說道。

「給我找個安靜的房間!」墨九狸說道。

令狐雲直接把墨九狸帶到了城主府最大的院子,也是哪個天蠶老者來時住的院子,給墨九狸住下! 第3124章

然後就下去忙自己的了,城主府悄然易主的事情,並沒有驚動任何人,墨九狸對於已經瞭然的聖獸大會並沒有什麼興趣!

但是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懷疑,這次已經開始的聖獸大會,還是必須繼續舉行下去的!

墨九狸直接在城主府住了下來,接下來的聖獸大會,也是每隔幾天令狐雲來跟墨九狸彙報一次,墨九狸再也沒去看聖獸大會了!

雖然有些可惜了一千隻魔獸,這樣送給人契約,但是想到那些獸族都是被控制的,墨九狸也就沒了興趣了!

這幾天,令狐雲也把所有的城主府的靈石,都給了墨九狸!

墨九狸瞬間從窮人變成了富婆了,要知道上次天殘老人下來是三千年前了,這三千年雖然因為對方受傷,沒有再舉行聖獸大會,但是也有很多人來聖獸城購買獸族的!

因此,令狐雲也存了不少的極品靈石,光是裝滿的空間戒指就有幾百枚,墨九狸把靈石交給小書,整理后給墨九狸放到了一個戒指內!

小書說足足有幾百億的極品靈石,墨九狸就是直接建立一個二等城池都足夠用上幾年了!

對此,墨九狸還是很滿意的!

墨九狸在聖獸城的城主府,一直住到了聖獸大會結束,這一次的聖獸大會,整整三個月的時間,才徹底結束,一千隻獸族都被人契約了,墨九狸又收穫了一批靈石!

而這三個月墨九狸也沒閑著,白簡不斷的從聖獸森林,挑選了一批批的獸族,帶到城主府讓墨九狸選擇,還有令狐雲也選了很多人,讓墨九狸選!

最終墨九狸選了二百個化形獸族,實力都在至尊五階之上的人留下來!

這些化形的獸族,基本上都在人族的城池生活過,只有少數幾隻是白簡在聖獸森林深處找來的,雖然沒在人族生活過,但是也都很懂事!

獸族化形的模樣幾乎沒有丑的,加上白簡和令狐雲找來的都是男獸,所以到了最後墨九狸才發現,自己身邊除了小鳳外,幾乎就沒有女人了!

不過,墨九狸倒是沒有過多的糾結,這些人要麼都是臣服白簡的,要麼是跟令狐雲有契約的,所以對墨九狸毫無反抗之心,都乖巧的喊墨九狸為主子!

這也是獸族跟人族的區別,也正是因為獸族比人族好收服,墨九狸才會從一開始就直接來聖獸城的原因!

只是讓墨九狸有些遺憾的是,三個月了,白簡已經將尋找寶寶和寧兒的事情傳了下去,卻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按照白簡的話說,聖獸森林的獸族雖然不是經常離開,但是跟別處的獸族也並非沒有聯繫,三個月的時間,三等城池附近的獸族,應該都收到了消息,卻沒有發現任何線索!

或許寶寶和寧兒沒有在三等城池附近出現過,也或者是在三等城池的某個城池內,沒有出城過!

墨九狸只是天空之城這麼大,想要找到一個人兩個人不容易, 曹操纔不會因爲孟落日的話就改變他的想法呢,顯然他現在已經失去了耐心:

“無論如何,孟先生今天都走不了了!”

說完,他轉身走向了客棧的外面,原本圍攏在院子中的那些士卒一擁而上,慢慢的縮小了包圍圈。

爲首的就是當初和假的華佗一起騙孟落日的那個年輕男子。

假華佗因爲失誤,直接從達官貴人變成了一介平民,可是這個年輕人好像絲毫沒有影響到自己的地位。看來這也是曹操的幾個愛將之一,孟落日還真的不知道這個年輕人的名字。

院子中已經擁堵了無數的士卒,在客棧的外面也是燈球火把的,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晝一般。孟落日知道自己今天想要衝出去的可能性是不大了,但是如果就這樣跟着曹操回到許都,估計以後也不會有什麼太好的機會,等到曹操失去了耐心,終究會送給他一死的。

寧可天下人負我,休教我負天下人,這就是曹操的真實寫照。

就在孟落日皺着眉頭想着對策的時候,忽然聽到站在他的身邊,一直沒有說話的華佗朗聲的說道:

“丞相,摸摸你的左側的太陽穴,然後在摸摸你的頭頂,是不是有種眩暈的感覺?”

本來曹操已經要走出了客棧的院子,雖然他自己本領不錯,可是也不想捲入到這樣的亂戰中,通過這段時間和孟落日的接觸,他對孟落日也瞭解了很多,這個看上去如同一個文弱書生的傢伙,想要讓他屈服,實在是太難了。

可是聽到了華佗的話,他連忙停住了胯下坐騎的步子,回過身奇怪的看着華佗,那些正在向前緩慢的移動的士卒也都停下了腳步,不知道華佗是什麼意思。

按照華佗說的,曹操擡起手在太陽穴上按了一下,另外一隻手放倒了自己的頭頂上,果然一陣的眩暈差點讓他從馬背上栽落下來,幸虧兩個在他身邊的將領輕輕的將他扶住:

“呃,神醫,到底是怎麼回事?”

“之前我就曾經給你看過病的

事情,你應該還記得吧?”

看到曹操點了點頭,華佗輕輕的笑了笑:

“當初我在給你治病的時候,將一根銀針偷偷的留在了你的腦袋中!”

“啊?!”

曹操大驚失色,在三國的那個時代可沒有後世中醫學的那麼發達,看看自己的腦袋中是不是有異物,只要拍個片子就搞定了。聽到了華佗說在自己的腦袋中還有一根銀針,曹操忽然覺得自己的頭更疼了。

華佗好像一點都不緊張,慢慢的說着:

“當初,我是受人之託,想要暗算你,所以纔在你的腦袋中留下了一根銀針,除了我,天底下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將他取出來!”

“你……”

曹操立刻變得臉色慘白,頭痛欲裂的感覺使得他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一滴滴的滴落下來。就連雙手也微微的開始顫抖了。

“華神醫,你到底要做什麼?”

“送我和孟落日一起離開,我能夠保證你平安無虞!”

“醫者仁心,這就是你的醫者仁心麼?”

曹操氣的渾身發抖,用手指着華佗的鼻子。可是華佗站在萬軍叢中,並不是特別健碩的身體,就好像是一杆標槍一樣的站在那裏,已經距離他非常近的那些刀槍,好像根本沒有放在他的眼裏。

“醫者仁心,不是你能夠理解的!”

華佗輕聲的說道,他的眼神非常的堅定,讓人看了就感到他已經下定了決心,無法動搖了。

那些士卒也不敢往上闖了,現在等於是曹操的性命就掌握在華佗的手中,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在了曹操的身上,不知道他是選擇自己的性命,還是選擇自己的江山。而且,貌似就算是曹操放棄了自己的性命,他的江山也未必會有什麼變化,且不說孟落日肯不肯幫助他,就是任何一個人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扭轉歷史的車輪。

“放他們走!”

在一陣令人感到壓抑的沉默之後,曹操終於在馬上大聲的說道。



人給孟落日和華佗送來了馬匹,兩個人跳上了各自的馬,在衆人的環伺中緩緩的離開。

曹操領着一隊健卒緊緊的跟在了孟落日和華佗的後面。

許都距離孟落日等人的軍營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可是因爲自己的性命就掌握在華佗的手上,曹操也不得不放棄了許都那裏繁重的公務,陪着孟落日曉行夜住。奔波了幾天,前面終於到了時間隧道的附近,已經可以看到了往來暗中遊弋的昭雪狼騎的兄弟和錦帆賊的身影了。

聽說孟落日帶着一大羣人趕過來了,馬前卒和土豪金都嚇了一跳。馬前卒張大了嘴巴,看了看軍營中的主要將領:

“白日夢這小子不是說忽悠華佗來麼,怎麼帶過來了一大堆人,他不是把曹操都給忽悠來了吧。”

程普剛剛從外面探聽消息回來,正好聽到了馬前卒的話,他還是認得曹操的,苦笑着說道:

“來的還真的是曹操,不過,我看白日夢的樣子,好像不是把曹操忽悠來的,而是被曹操押解來的!”

土豪金等人被嚇了一跳,連忙大聲的喊道:

“靠,那還在這裏幹嘛,趕緊準備戰鬥啊!”

隨着一道道的消息傳遞過來,土豪金和馬前卒也終於知道了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招呼着軍營中的家屬們開始收拾東西,隨時準備出發進入到時間隧道中,開始新一段的旅程。

在曹操帶着人馬剛剛進入到了樹林中的時候,就看到在他們周圍忽然冒出來了數百人馬,都挽着弓箭瞄準了他們,跟隨曹操一起來到這裏的那些士卒們,也都連忙拿出各自腰中的武器,全神戒備,只是看到人家使用的是長距離攻擊的弓箭,而自己手中的長矛短刀,怎麼看着都感到泄氣。

曹操的心中暗自後悔,自己不應該帶着衆人來到這裏涉險。

看到華佗和孟落日已經和對面的人馬彙集到了一起了,曹操冷聲的說道:

“華神醫,該你話負前言了吧?”

“我是騙你的……”

(本章完) 水草豐美,一看就是南國富庶之地。這次時間隧道中的旅行雖然倉促,可是規格還是足夠高的。曹操親自目送着他們離開,而且還是在赫赫有名的曹丞相哭笑不得的表情中離開的。

華佗根本沒有在曹操的腦袋中留下什麼銀針,一切都是一個謊言,就像之前華佗和孟落日說的那樣,自己可沒有開顱治病的手段。惜命的曹操還是對於華佗的謊言無可奈何。看到對面那些訓練有素的士卒,即使眼饞的兩眼放光,也無計可施,他雖然是掌控着天子的丞相,堪稱天底下權利最大的人,可是孟落日等人根本就不算是天底下的人,而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眼看着最後的幾個人都消失在了湖面上,黑黝黝的深潭的範圍好像也在慢慢的縮小,之前一直守在曹操身邊的那個年輕男子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氣憤。

本來以爲自己有一身的本領,加上親朋好友的幫襯,自己可以在曹操面前樹立一個好的形象,大展宏圖,可是沒想到先是在保護假冒的華佗被孟落日識破,到現在竟然被真正的華佗一直哄騙了一路。如同發瘋的世子一樣的衝了上去。

婚心蕩漾:老公好凶猛 雖然在曹操的眼中,孟落日這些人都是瘋子,跳進了黑黝黝的,看着都讓人感到膽寒的深潭中根本就是在自殺,可是在這個年輕男子的眼中,對方就是死,也要讓他親手殺了兩個才能夠消解他心中只恨。

在他身後的幾個士兵也跟着他一起衝了上來,有的是想要阻止他犯傻,有的則是想要上來幫忙。可是這些人剛剛進入到了深潭的範圍內,幾乎都是同樣的感受到了天旋地轉的感覺,就好像有無數的怪獸在他們的身體周圍撕扯一樣。

等到他們重新睜開了眼睛的時候,發現深潭旁邊曹操的大軍竟然已經不見了。只有之前自己追趕的那些人,悠哉悠哉的在水潭的周圍搭建着帳篷,只有他和之前跟着他一起衝進了深潭中的幾個士兵,茫然的站在水中。現在這裏已

經不能稱之爲深潭了,因爲他們站立的地方,水緊緊是到了他們的膝蓋而已。

“呃,丞相呢?”

站在岸邊有三個人,一個是他恨之入骨的孟落日,在他身邊站着的,一個是神醫華佗另外一個是一身白袍的小將,這個年輕男子也曾經見過,就是曹操非常欣賞的趙雲。

孟落日衝着水潭中的那個年輕將領招了招手:

“兄弟,你怎麼還一定要跟着我來啊?”

一個士卒看到周圍都是軍營中的人,還有一些傢伙一邊搭建着帳篷,一邊看着他們笑,都感到了事情有點不妙:

“李將軍,丞相我們扔下了,現在我們被包圍了?”

聽到了這個士卒的話,孟落日笑出聲來,這樣的場景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當初祖敵也是爲了追捕他們才陷入到了深潭的,程普更是詭異的玩了兩次在時間隧道中的遊走。

“不是你們被丞相扔下了,而是你們把你們的丞相給扔下了,通過時間隧道,來到了在距離你們所在的那個時期幾百年後的地方了!”

“啊?”

爲首的李建達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如果不是他親身經歷,怎麼也不會相信天底下竟然還會有這樣詭異的東西。

旁邊一個士卒焦急的問道:

“我們怎麼辦?”

正在和士卒一起搭建帳篷的祖敵忽然大笑起來:

“還能怎麼辦,既來之則安之唄,哈哈,我也是追着敵人,追着追着就追進來了,我生活的那個地方比你們還要久遠呢,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在軍營中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大喊,不用過去看,孟落日等人也知道,發出喊聲的是夏侯惇。本來孟落日真的沒有指望這個夏侯惇會和他們一路,他也不想強人所難,但是沒辦法,在離開的時候實在是太匆忙了,以至於把他也帶上了。現在是夏侯惇想要不和他們並肩作戰都

不行了。

馬前卒正和孟落日低聲的談論着,這裏應該就是南朝陳的國界中。十大美女的第九站,一定就是南朝陳的張麗華了。

隨着時間隧道的終點的一步步臨近,現在他們的工作重點,就是趕緊將操控時間隧道的陣法研究明白,把七顆啓動陣法用的珠子都找齊了。

至於說在南朝陳這裏是不是要找到什麼絕世的名將,當世的名流。衆人還真的都沒有想過,甚至當他們已經踏上了南朝陳的土地的時候,心中還有着這樣的一個懷疑,在這個時期,真的有名將麼?文人騷客應該能抓一大把吧,比如說陳朝的末代皇帝陳叔寶。

如果說在中國歷史上,那幾個時期最亂。大概五代十國和南北朝時期當仁不讓了。朝代更替就好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皇帝都是說變就變,至於什麼綱常禮法在這個時期都好像狗屁一樣。

相比來說,孟落日等人對於陳朝的開國皇帝陳霸先還是非常欣賞的,和其他幾個人開君主比起來,這個陳霸先還真的算是不錯的,文武兼備。而且其他人當皇帝是爲了手中的權利,只有這個陳霸先,貌似是爲了挑一副擔子才“走馬上任”的。

不過這種好感也只是針對於陳朝的開國皇帝陳霸先,現在已經死了幾十年了,至於當政的陳國的末代皇帝陳後主陳叔寶,那還是算了吧,他根本就是投錯了胎,應該直接生在一個書香門第中,也許還有機會成爲一個著名的學者,舞文弄墨,遷客騷人。而不應該出生在帝王家,成了一個皇帝。

雖然是第一次來到這裏,可是所有人因爲都多次經過了時間隧道的遊走,早就已經是習以爲常了。孟落日和馬前卒幾乎沒有經過太多的部署,就離開了軍營,他們的目標是那些比較大的城市,因爲只有在那樣的地方,找到他們所需要的機會才更大。從前都是爲了人而奔波,但是現在他們真的要爲了急需的東西而要開始勞碌了……

(本章完) 第3125章

除非她能把所有城池都走一趟,可是這樣顯然是不現實的!

唯一的辦法,就是她在二等或者三等城池佔據一席之地,擁有絕對的勢力和權利,才能命令其餘人幫助自己尋找女兒們!

思來想去,墨九狸決定離開聖獸城,直接前往一等城池!

決定之後,墨九狸就給安老三人傳了消息,讓他們帶人到聖獸城來跟自己匯合!

安老等人這段時間,也走了十多個三等城池,沒有找到寶寶和寧兒的下落,但是卻招收了一些弟子,大概有百人,收到墨九狸的消息后,直接啟程乘坐傳送陣,趕到聖獸城!

半月後

安老等人來到了聖獸城,墨九狸讓他們直接來到城主府的時候,安老等人還有些詫異,卻沒有想到來到城主府外,就被人客氣的迎了進來!

然後安排其餘人住下后,安老和萬虎幾人來到墨九狸的院子,看到墨九狸的時候,萬虎兄弟兩人都是懵逼的!

不明白墨九狸怎麼會住在城主府的,而且剛才那些人對他們的態度那麼客氣,簡直讓兩人感覺跟做夢一樣的,什麼時候聖獸城城主府對待人族這麼客氣了啊!

就連他們招攬的一百多人,也都十分傻眼!

「小師父,你這是?」安老看了眼墨九狸身邊的白簡和令狐雲,好奇的問道。

「他叫白簡,他叫令狐雲,我剛收的獸族,聖獸城就是令狐雲一直在管理,白簡是聖獸城的城主……」墨九狸沒有隱瞞安老幾人,直接把天蠶老者和聖獸城的事情說了一遍。

也順便給白簡和令狐雲介紹了安老幾人!

「真沒想到,聖獸城的聖獸大會,原來是因為這樣才開始的!」萬虎兄弟詫異的說道。

「主子,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這段時間我們去過的地方不少,但是都沒有小主子的消息……」萬山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打算過幾天直接離開聖獸城,前往一等城池!」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主子,我們直接去一等城池嗎?之前不說先去二等城池的嗎?」萬虎聞言有些緊張的問道。

「原本想打算一點點找寶寶她們姐妹的下落,但是我仔細想過了,天空之城太大了,城池太多了,除非我能每個城池都去一趟,挨家挨戶的尋找,否則如果寶寶她們在某個城池被困了,我完全沒辦法找到她們!」

「唯一的辦法,就是我有絕對的權利,命令二等城池和三等城池的人,一起幫我尋找,而想要成為擁有至高權利的人,不僅要擁有強悍的實力,還要站在絕對高的地方,那麼一等城池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墨九狸解釋道。

「好,那我們就去一等城池!」聞言安老直接說道。

他雖然實力強悍,但是對於在這麼大的地方找人,就像墨九狸說的,就算是他再強悍,也必須一個城池一個城池的找!

但是,整個天空城池有幾千個大小城池,每個城池之間又有很遠的距離, 第3126章

就算有傳送陣,如果他們一個城池一個城池的找,怕是也要找上幾十年才行!

所以,安老覺得墨九狸的辦法是最簡單的!

哪怕從一等城池從新開始,安老覺得憑藉自家小師父的實力,用不了幾年就能成為一方霸主,到時候找人就容易的多了!

「主子,不過我們的令牌是不是不夠用?」萬虎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問道。

「確實,據說一枚令牌只能帶十名護衛進城,除了你們招攬到的人,聖獸城我也選了200人……」墨九狸說道。

「主人,聖獸城的獸族,可以一起帶著的,讓他們直接跟主人契約就行了!」白簡聞言直接說道。

「但是,就算獸族可以跟主子契約,我們帶來的也有100多人,也是沒辦法全部跟進去的吧!」萬虎聞言皺眉說道。

「我之前聽蕭會長說過,並不是每個一等城池的規矩都是一樣的,一枚令牌可以隨行十個人,只是最基本的人數!所以,到時候我們見機行事吧!」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小師父說的沒錯,說不定有的城池要求不一樣呢,我們去了再說!」安老也跟著說道。

「令狐雲,萬虎,這幾天讓你們帶來的人,和城主府內的獸族們熟悉下……」墨九狸看著萬虎兄弟和令狐雲說道。

聞言,令狐雲帶著萬虎兄弟轉身出去,院內就剩下白簡和安老還有墨九狸三人了!

「是不是有事想說?」墨九狸看著白簡問道。

「是的主人,我想帶你去一趟聖獸森林!」白簡直接說道。

「做什麼?」墨九狸挑眉問道。

「聖獸森林深處有一件寶物,雖然我不清楚是什麼,但是我知道那是一件上古流傳下來的寶貝,只是周圍有很多的陣法和陷阱,就算是我也進不去……」白簡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上古寶物?真的有的話,為什麼沒有人去破解?」墨九狸有些懷疑的問道。

「主人,除了我沒有人知道啊!如果當初我不是被那上界的垃圾給打成重傷,躲到了聖獸森林深處,我也不會發現的……」白簡無語的說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原來白簡當初躲避追殺,無意中闖到裡面,但是出來后,再也進不去了!

墨九狸原本是不打算去的,但是白簡說以後可能沒機會回到聖獸森林了,上古的寶貝被人奪走太可惜了什麼的,最後墨九狸無奈,只好帶著安老和白簡,前往聖獸森林……

讓令狐雲帶著萬虎等人在城主府內留守,順便彼此熟悉一下!

白簡帶著墨九狸和安老,花了半個月的時間,直接來到了聖獸森林的最深處,然後白簡帶著墨九狸兩人來到一處不起眼的山洞,三人走到山洞的最裡面,才發現裡面竟然別有洞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