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尊敬的公主!」

保鏢隊長恭敬的回答后,扭身冰冷的盯向了凱德圖。

此時,另外三個保鏢已經將凱德圖等人圍住。

酒吧內的音樂,此時停了下來。

所有人都一臉興奮的看向這裡。

「哦,要打架了!真是激動呀!」

「動手呀!快點揍呀!」

「要不要幫忙,我們很願意為你們出手,只要請我們喝一杯就可以了。」

……

不得不說,米國是很亂的。

或許這種情景,他們早就已經習慣。

他們不但不害怕,反而還想上前幫忙。

這要是放在國內,人早就嚇跑了。

保鏢隊長突然舉起手。

砰!

一聲槍響,瞬間整個酒吧徹底安靜了下來。

張媛媛嚇了一跳,臉色瞬間蒼白。

「威爾斯家族辦事,不想死的,馬上滾!」

隨著保鏢隊長冰冷的聲音,酒吧內的顧客瞬間瘋狂的向外跑去。

頓時,酒吧內一片喧雜。

不過,很快就安靜了。

此時,酒吧內僅剩下凱德圖他們。

凱德圖一聽是威爾斯家族的人,不由的冷笑起來。

他剛從國外回來,根本不知道威爾斯家族已經易主。

所以對於保鏢隊長的話,不屑一顧。

「威爾斯家族的又怎麼樣,我是哈里斯家族的!我叫……」

「你叫凱德圖,哈里斯家族少爺,加西亞是你們哈里斯家族的族長,同時,他也是教廷的護教長老。不知道,我說的對嗎?」

做為保鏢,不僅要有實力,更重要的是要記住所有相關信息。

特別是他們這種給豪族當保鏢的人,了解和記憶的東西要更多。

「沒想到你認識我。既然認識我,你敢對我無禮,難道你不想活了?還是說你們威爾斯家族想要和我們哈里斯家族開戰?」

凱德圖指著保鏢隊長,語聲很是冰冷。

不過,心中卻是疑惑重重,他想不明白,什麼時候威爾斯家族的保鏢敢這麼和自己說話了。

以往這些保鏢見了他躲都躲不急呢,今天竟然還敢跟自己叫板。

看來,他身後的那個東方女人,非常不簡單呀。

凱德圖雖然是個人渣,但是他並不傻,短暫的時間內,就理清了事實。

做為哈里斯家族的小爺,未來的族長繼承人,他怎麼可能對一個保鏢妥協。

「開戰又如何!凱德圖,因為你的愚蠢行為,已經害了你的哈里斯家族。我們偉大而又尊敬的主人,會親手滅了你的家族,包括加西亞。」

說到這裡,保鏢隊長扭頭看向羅斯,「你的家族也是一樣,不過,是由我們來完成。」

「真是狂妄,我到要看看你們威爾斯家族會怎麼樣!」

凱德圖被激怒了,憤怒的咆哮起來。

就在這時,他的保鏢從酒吧外面沖了進來。

人數還挺多,差不多二十幾人。

見保鏢進來后,凱德圖手一揮,大叫道:「給我打,我要殺了他們。記住,不要傷了兩位小姐,我今晚要讓她們好好安撫我受傷的心靈。」

凱德圖大笑起來,眯著眼睛看向張媛媛。

保鏢們沖了過來。

砰砰砰……

接著便傳來了打鬥聲,撞擊聲,痛苦的慘叫聲。

「你聽聽,這聲音是不是很好聽?你不去救你的同伴嗎?」

凱德圖沒有回頭,後面發生了什麼他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聽著打鬥和慘叫聲,他的樣子十分享受。

得意的嘲諷的著保鏢隊長。

「聲音是很好聽,但是我想聽見你的叫聲!」

保鏢隊長冷笑,直接一腿踢在凱德圖的肚子上。

砰!

凱德圖被踢飛,重重的撞到牆面后,掉了下來,砸在了下面的桌子上。

保鏢隊長並沒有下死手,否則此時的凱德圖早就沒命。

凱德圖爬起后,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

只見他的保鏢們,全部躺在了地上,痛苦的哀叫著。

這,這怎麼可能。

回想起剛才自己被踢的那一腳,凱德圖臉色大變。

指著保鏢隊長驚恐的說道:「你,你們是武者?」

「沒錯!凱德圖,今天你必須死!」

保鏢隊長慢慢的向凱德圖走去。

每走一步,凱德圖的心就跟著猛顫一下。

「你不要過來,加西亞祖祖父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凱德圖恐懼的喊叫。

聽到加西亞的名字后,保鏢隊長停下了腳步,皺起了眉頭。

凱德圖以為保鏢隊長害怕了,頓時放聲大笑起來。

而羅斯和另外幾個年輕人,急忙跑到凱德圖身後。

「達蓮娜,你快過來。有加西亞大人保護,他們不敢動我們的。」

羅斯見達蓮娜竟然沒過來,不由的擔心。

達蓮娜卻搖了搖頭,「不,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跟你再走在一起了。羅斯,我們的關係結束了。你的行為很是無恥,我終於認清了你的面目!」

達蓮娜哭了,哭的很傷心,話語卻很堅決。

「媛媛對不起,我本想提醒你,因為我的軟弱和害怕,所以……」

達蓮娜走到張媛媛面前,再次道歉。

張媛媛微微一笑,「我接受你的道歉,你還是我的同學達蓮娜。」

說完,扭頭冰冷的說道:「讓加西亞過來!」 「是,尊敬的公主!」

保鏢隊長轉身恭敬的回答后,掏出手機,拔通了族長布西拉斐爾的電話。

並且將事情經過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

電話那瞬間傳來了布西拉斐爾的咆哮聲,而且保鏢隊長還聽到加西亞的聲音。

嘟的一聲,電話被掛掉了。

「哈哈,這可真是個笑話。我祖祖父加西亞那可是教廷的護教長老,更是世界七大神話之一,你們以為自己是誰,另說是你們的布西拉斐爾族長,就是宮裡那位想見他,都要預約,預約懂嗎?」

凱德圖狂笑怒吼。

「讓他閉嘴!」

張媛媛見過加西亞,他跪在顧銘面前那恭敬又恐懼的面孔,立即浮現眼前。

聽到張媛媛的命令,保鏢隊長立馬照辦。

啪啪……

幾十個巴掌下去,凱德圖變成了豬頭,牙齒都被打飛了。

此時已經痛苦而又無力的趴在了地上,鮮血從嘴角流著。

十分鐘后,一群人走了進來。

加西亞和布西拉斐爾走在最前面。

趴在地上的凱德圖,見到加西亞后,用儘力氣爬了起來。

大聲哭訴道:「祖祖父,你要為我報仇呀。他們威爾斯家族竟然不把你放在眼裡,還有那個該死的東方女人,是她下的命令,把我打成這樣的。」

加西亞冷冷的瞪了凱德圖一眼,一巴掌扇了過去。

「凱德圖,把你的嘴閉上。」

昏婚欲愛 「祖祖父,你為什麼打我?」凱德圖懵了。

祖祖父不是來為他報仇的嗎?怎麼把自己打了。

看到一旁的布西拉斐爾的冷笑后,凱德圖感覺有些不對。

只見加西亞和布西拉斐爾來到張媛媛面前,恭敬的躬身行禮。

「加西亞見過尊敬的公主。」

「布西拉斐爾見過小主人!」

兩人的稱呼一出口,凱德圖頓時愣住了。

羅斯和達蓮娜更是一臉的懵逼與震驚。

「嗯!加西亞大人,凱德圖在我的葯中放了東西,試圖不軌,這件事,我希望你給我個交待。怎麼處理,那是你們的事,我不想讓小爸爸知道。」

張媛媛輕聲說道。

聽到張媛媛的話,加西亞不由的鬆了口氣。

「是,尊敬的公主,我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加西亞雖然是神話,更是教廷的護教長老,但是卻不敢在張媛媛面前放肆。

別看張媛媛是個普通人,可誰讓她的小爸爸是顧銘呢?

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整個哈爾斯家族都要連累,如果讓主教大人知道,就連他自己也要受到牽連。

這是加西亞最為不想看到的。

「來人,將凱德圖拉出去,沉入河中!」

加西亞面無表情,陰冷的看了凱德圖一眼。

他知道,只有凱德圖的死,才能夠換回整個家族的平安,才能平息顧銘的怒火。

「不,祖祖父,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可是你的親人,不……」

凱德圖恐懼的叫喊,話並沒有說完,便被人一拳打昏,直接拖了出去。

羅斯已經嚇得癱在了地上。

葯是他放的,凱德圖都死了,他還能活嗎?

「張媛媛,求你饒過我吧!我知道錯了,看在我們是同學的關係上,饒過我吧!」

羅斯回過神后,急忙大聲求饒。

「同學?羅斯,你有把我真正的當過同學嗎?」

張媛媛冷哼。

她沒想到凱德圖因為自己的一句話,丟了性命。

這是她不想看到的。

不過,轉念一想,如果今天她沒有顧銘在身後,那麼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她不敢想像下去。

對於凱德圖和羅斯這種人,她不能心軟。

一聽張媛媛的話,羅斯知道,他沒有活下去的機會了。

「得罪我威爾斯家族的小主人,你還想活嗎?就算小主人饒了你,我布西拉斐爾也不會放過你和你的家族。來人,將他拖出去,讓他去和凱德圖做伴,另外,派人去他的家族,我不想再見到他們!」

布西拉斐爾冰冷的下達命令。

哈里斯家族,他不敢動,因為有加西亞存在,最為主要的是加西亞身後站著教廷。

主人在這裡,他們不敢出手,可是主人不可能永遠呆在米國。

只要主人離開的話,倒霉的將是威爾斯家族。

就算主人給威爾斯家族報了仇,但那時,威爾斯家族已經不存在了。

布西拉斐爾一直都在考慮了利弊。

羅斯被帶走了,跟他一起來的那幾個年輕人也被帶走了。

羅斯去陪凱德圖了,至於另外幾人的命運,想來也不會好到哪去。

達蓮娜看著羅斯被帶走,以及布西拉斐爾下達的命令后,臉上閃過一絲不舍與不忍。

幾次想要開口向張媛媛求情,但是最終她放棄了。

「布西拉斐爾叔叔,能給我安排個住的地方嗎?今晚,我不想回城堡。」

張媛媛輕聲說道。

「當然,我尊敬的公主!布西拉斐爾非常願意為您效勞!」

說著,布西拉斐爾彎身,退到一旁,保鏢更是主動的讓開路。

「達蓮娜,我們一起走吧。一會陪我喝向杯可以嗎?」

張媛媛微笑的拉住達蓮娜的手。

「謝謝你,當然可以,我的同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