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東西你看不見,並不代表他就不存在。」皎若說著眼神突然變得犀利起來,手中一把劍凌空而出,刺了出去,他們面前好像一面鏡子碎掉,破除眼前的景象之後,露出另外一個世界。

原本躲在那個世界裡面的妖物,那張帥氣的臉上,目瞪口呆,臉上的震驚不亞於任何人。

「你怎麼會?」收回吃驚的表情,憤怒的表情。

「很驚訝,接下來會很驚訝。」皎若冷笑了一下,人隨著那妖物的出現發生了變化,渾身散發著冰冷的寒意,手中的劍一凜,手腕翻轉甩了一個劍花,劍氣傾斜而至。

妖物見此連忙躲避,劍氣頃刻間就把他身後的房子劈成兩半,木頭做成的小樓轟然倒塌。

皎若並沒有收手,又是三道劍氣,從妖物攻擊而去,這次有了準備,不至於只有躲避的分,一道火牆擋在他的面前。

「你是誰?」妖物被皎若打的有些煩躁,雖然他擋下皎若的攻擊,也讓他看起來有些狼狽。

幾百年他從未有人讓他如此狼狽,今天還是第一次,心裡無比惱怒,有對皎若無可奈何。

這一次皎若收回自己的劍,赤手空拳上前,一道殘影,皎若的身影掠身上前,來到妖物面前,二話不說揪住妖物的衣服,不等他反應過來,一個過肩摔把他摔到地下,然後就是一陣慘無人道的暴揍。

卿璃他們聽著慘叫聲,看著化為殘影暴揍妖物的皎若。

慘!真慘!慘不忍睹!

就不知道他有沒有後悔遇到皎若,反正他們已經不能把她,和平時那個看起來溫柔善解人意的女神聯繫起來。

等皎若揍累了,妖物已經不成人樣了。

嗷嗷小聲呻吟蜷縮在地上嚶嚶哭起來。 地球人不可能這麼狂 「嗚嗚,你欺負人。」妖物嗚嗚的哭起來,還不忘控訴皎若的暴力行為。

棠紀川他們都別開臉不去看,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妖物,他們看了都不好意思。

「說,你為何偷小狐的精魂,它的精魂在那。」皎若拎起妖物的衣服,兇巴巴的問。

「那什麼,女神接下來的事,就讓我來替你吧。」還是卿璃看下去了,拉住皎若從她手中解救下那種妖物。

皎若看了一眼,也沒有說什麼,不過也同意了卿璃的要求。

卿璃立馬接過皎若的位置,笑了一下,立刻板著臉有一種狐假虎威的感覺「老實交代,山裡迷路的那些人,都是你弄走的?他們人呢?如果不說小心揍你。」亮了亮自己的拳頭,威脅道。

「呵,那些人類是活該,是他們穿入我的地盤,至於他們在哪裡,當然是被我吃了。」聽到他們的來意之後,妖物突然暴走了,猙獰的臉咬牙切齒的說。

卿璃被嚇懵了,獃獃的看著目露凶光的妖物。

「鳴」一聲似鳳鳴長嘯聲響起,妖物瞬間化身一隻巨大的火鳥,盤旋在半空中,發出陣陣嘶鳴。

「畢方!」皎若驚訝的看著盤旋在半空中的鳥,它身體為藍色、有紅色的斑點,喙為白色,一隻腳渾身被火焰覆蓋。

皎若的話引來卿璃他們的目光,又抬頭看著頭頂上的畢方。

他們怎麼沒想到的是,這隻妖物會是傳說中的上古神鳥。

這玩意不應該早就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嗎?

這次的事情大了,卿璃連忙拿出手機,通知上面的人。

「它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棠紀川也有些為難的看著空中的畢方。

他見過許多厲害的妖怪,這種只有在神話故事中,才會出現的神鳥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畢方,你怎麼會出現在人間?」畢方的出現,令皎若不得不重視起來。

「鳴~」畢方回答是一團火球,從它的嘴裡吐出來。

「跑」皎若吼了一聲,抓起早已經嚇傻的秦諾,拎著他就往山下跑,火球砸在他們剛在所在的地方,一個巨坑出現,周圍是燒焦的痕迹。

「你帶著他躲起來。」皎若帶著秦諾不方便,把他交給卿璃,交代他們躲起來。

「皎若你沒事吧。」棠紀川來到皎若身邊,檢查了一下擔心的問。

「我沒事,它還傷不了我。」 軍婚有毒 皎若說完看了一眼發怒的畢方。

畢方鬧出如此大的動靜,自然引來不少人的關注,收到消息的道門協會和有關部門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你有辦法收服它嘛?」看了一眼發怒中的畢方,在讓它這樣鬧下去,會釀成大禍的。

「它追來了,女神,棠紀川你們快跑。」在皎若他們停下的幾秒鐘里,一道火龍向皎若他們攻擊而來,卿璃著急的大吼道。

火龍以銳不可當之勢,熱浪翻滾,植物迅速失去水分乾枯,周圍的植物被破壞殆盡。

「風,敕」棠紀川手中,第一時間出現幾張綠色的符,甩了出去風起,擋住火龍來勢洶洶的攻擊。

「吼~」震耳欲聾的獸吼聲,卿璃他們被聲音振作暈了過去,皎若的身後出現一條巨大的尾巴,臉也出現狐狸的形狀。

一隻巨大的白色出現,那條碩大的尾巴掠過,擊中畢方,白狐一躍而上。

「嘭」畢方被白狐撲倒,撞倒在地上,一個巨坑出現。

白狐沒有收手,一口咬住畢方的脖子,那雙漂亮的狐狸眼底,是冰冷刺骨的殺意,有那麼一瞬間白狐控制不住自己,咬斷畢方的脖子。 白光退去,畢方化身人形,渾身血淋淋的狼狽至極,皎若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小臉蒼白無力,眼底翻湧的嗜血殺意,身體半跪在地上強撐起虛弱的身體。

抬起頭朝畢方看了過去,一閃而過的紅光,畢方本能的害怕后縮了一下。

「你是九尾天狐一族,你為什麼要幫那些虛偽的人類。」畢方憤怒的質問道。

他沒想到在這裡,居然能遇到同類之人,只是讓他氣憤的事,她居然幫著凡人對付他。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就因為這句話,凡人殺害了多少他們的同類,不知報仇,還與凡人狼狽為奸。

「小狐的精魂在哪裡。」皎若厲聲問。

「我是不會把那隻小狐妖交給你的,讓凡人傷害它的,你也不配為妖族人。」畢方惱怒道。

「小狐精魂在哪?」極力控制的心中的戾氣,聲比剛還要冷漠,寒冰一瞬間覆蓋周圍,向畢方所在的位置延伸過去。

「就算死也不會告訴你。」畢方也豁出去了,火焰瞬息而起,與寒冰對持。

在皎若與畢方對持期間,棠紀川幽幽醒來,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皎若的情況,發現她還在與畢方鬥法,立馬跑了過去,踉蹌的步伐,有些艱難的走到皎若身邊。

「你沒事吧。」擔心的問了一句,才看了一眼周圍。

神鳥不愧是神鳥,這破壞力,差不多整座山都快被毀盡,焦黑的土地,倒下的樹木,以及被撞到的山。

最後目光才落到哪罪魁禍首身上,他也沒有看到哪裡去。

那張俊美妖孽的臉被揍的不成人樣,青一塊的紫一塊,秀美柔順的長發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燒焦了,那身華服也破破爛爛,此時還用著僅剩的力氣,做著最後的掙扎。

藥香逃妃 「啊」隨著一聲慘叫,畢方敗了,寒冰一瞬間把他凍成一塊冰雕。

被凍住的畢方,眨了眨眼睛,看著被棠紀川扶著向自己走來的皎若。

心跟著顫抖一下,這到底是什麼妖怪,明明她的傷比自己要嚴重,還能把自己冰凍起來。

「小狐的精魂在哪。」不容置喙的語氣,一字一句的響起。

畢方最終妥協了,交出小狐的精魂。

不是他太弱,只是人間靈力稀薄,實力根本不能回復到巔峰時期。

他這叫識時務者為俊傑,跟那些凡人學的。

畢方被皎若壓著,來到他藏小狐的地方,在一個山洞,剛他們的激烈戰鬥沒有波及到這裡。

走進山洞一股涼意襲來,跟著畢方往前面走了幾十步的樣子,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裡與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同,落英繽紛,土地平曠,有幾座小木屋,藍天白雲,小溪緩緩流淌,在花海中皎若見到某隻撲蝶的小狐狸,玩的不亦樂乎。

棠紀川小心謹慎的看了一眼皎若,一瞬間他在皎若的眼底讀到了磨刀霍霍的意味。

「我沒有想傷害那隻小狐狸,那天在酒店我只不過是想帶它走而已。」畢方老實交代。

那天他去酒店那邊,只不過是為了嚇唬哪裡的人類,希望他們遠離,沒想到在酒店看到小狐狸,以為小狐狸只是無意間成精了,才會擄走。

「那些人呢?」棠紀川問。

「那些人類是先他們誤闖了我地盤,為了不暴露這裡,我才會引他們過來,被困在這裡面,並沒有傷害他們。」不知道是不是被皎若打怕了,畢方這一次一點遲疑都沒有,直接了當的說。

說完手揮了一下,撤去障眼法,那些被困在這個地方的人類出現在他們面前。

就如畢方說的那樣,他沒有傷害他們,只是讓他們吃了一點小小的苦頭。

撤去障眼法之後,那些人懵了一下,看到皎若他們,喜極而泣的跑了上來。

終於見到活人了!

棠紀川甩出幾張符,貼在他們的身上,那些人昏迷過去。

「怎麼,還讓我教你怎麼做?」皎若凝視了一下畢方,淡淡的開口。

畢方秒懂「不,不勞煩大人。」自覺的去把那些人抗了出去。

皎若才收回自己的眼神「小狐」叫了一聲,在玩撲蝶的小狐狸,花間抬起頭看到皎若,歡快的跑了過來。

……

事情解決了,有關部門和道門協會的人才趕來。

「棠棠川」冷冽的聲音,高大的身影出現,菱角分明的五官,凌厲的劍眉下,銳利如劍的目光,深邃幽深,高挺的鼻樑,薄唇一擰,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皎若,強大的氣場威懾力十足。

棠紀川淡漠的點了一下頭,扶著皎若準備離開。

「老大」

「老大」秦諾和卿璃聲音響起,皎若詫異的看了一眼,也算知道他的身份了。

「紀川」一個道士打扮的中年男人,見到棠紀川笑嘻嘻的跑了過來。

「師叔」棠紀川態度雖然還有些淡漠,不過跟剛比起來要和善的多。

皎若也看了一眼,被棠紀川稱為師叔的男人,四十來歲的樣子,眉清目秀,笑眯眯的著眼睛,看起來很好說話的樣子。 「皎若你是吧,我是紀川的師叔,平時紀川是一個悶葫蘆,你要多擔待一點。」棠紀川的師叔越過棠紀川,抓住皎若的手,笑眯眯的說。

熱情的架勢,讓皎若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就像養了多年的豬,終於會拱白菜哪種欣慰。

皎若只能笑呵呵的回應,看了一眼棠紀川,見他臉上出現一抹窘迫,手去拉他師叔,只是他好像沒有感覺。

「不過我這師侄雖然性格悶了一點,但是人夠體貼,不要看他在娛樂圈,從來不會亂搞男女關係,而且你放心棠家沒有什麼門第之見……」師叔無視棠紀川,拉著皎若就巴拉巴拉的不斷向她推介,那架勢跟專櫃裡面售貨員向客戶推介一個樣。

弄的皎若哭笑不得,瞥了一眼臉色為菜色的棠紀川,原諒她不厚道的笑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棠紀川真的是沒人要。

「師叔你到底來做什麼的?」棠紀川生無可戀的看著自家師叔,換著別人,他早就甩臉走人了,可是這是他師叔。

經過棠紀川一提醒,師叔總算是想起來自己來是做什麼的。

「對了,這是什麼妖物。」畢方已經被封印了妖力,蹲在一角,悶悶不樂。

好歹他是上古神鳥,被人打成這樣,臉都丟完了。

「畢方」棠紀川說。

「哦,畢方,畢方?」師叔隨意的點了點頭,反應過來,驚訝的看了一眼棠紀川,又看了一眼在角落裡面獨自畫蘑菇的畢方。

「不是,這是畢方?」師叔有些不敢相信。

傳說中的神獸,只是……這一副狼狽的樣子,真的不能把它和神鳥畢方聯繫在一起。

「呲~」感覺到師叔的視線,畫蘑菇的畢方抬起頭,沖師叔呲了一下牙,兇狠的眸光,師叔嚇了一跳。

「蹲好。」皎若兇巴巴的說,畢方一下就老實了,小可憐的樣子。

師叔還是不太相信,但是知道自己師侄不會騙他,如果是一般的妖物,如果不服直接除掉就好,只是畢方這可難辦了。

「龍組長,你看這怎麼辦?」終於想起被晾在一邊的龍翎,笑眯眯的說。

這次是有關部門和道門協會一起聯合行動,如果他們把結果決定了,有一點不好。

「帶回去」龍翎簡單明了的說。

既然違反了規定,當然就要帶回去。

「我不會跟你們走。」畢方斬釘截鐵的說。

他就算死也不會跟人類走,就算玉石俱焚。

「你沒有選擇。」皎若冷冷的警告道。

畢方委屈巴巴的看了一眼皎若,還有沒有妖權了,他怎麼就遇到這個魔女,嗚嗚~

畢方又委屈的蹲在地上,等待著安排。

「你為什麼要擄走那些人類。」龍翎冷冷的問。

畢方不屑的看了一眼龍翎,只不過看到皎若的眼神又嫣兒。

「這個地盤是我的,是他們不請自來。」畢方理直氣壯的說。

他只不過不想被人類發現他,才會把人擄走,沒想到會引來大麻煩。

「畢方,你為什麼要出現在人間?」這是皎若想問的問題。

「我也不知道,我醒來就發現在這個地方,要不是找不到回妖界的路,我才不屑待著這裡,這裡靈力稀薄,根本不利於修鍊。」說起這個畢方真的很委屈,又不是他要來這個地方,他是被迫的。 皎若點了點頭,知道畢方說的不是假話。

皎若看了一眼畢方,委屈巴巴的模樣,也知道畢方不會心甘情願被人收服,只是放他出去又怕他搞事情。

眉毛微微上揚,還有一絲猶豫,看他這麼可憐,而且同為妖。

「畢方我會帶他回去,不會讓他在有機會做亂。」皎若緩緩開口道

同為妖,能幫一點是一點吧。

「你?」龍翎懷疑的看了一眼皎若,眼底是不相信的神色。

雖棠紀川跟他提過皎若,只是這件事關乎重大,龍翎第一反應就是懷疑。

「嗯,畢方是不會跟你們回去的,而且相信你們也不知道怎麼安置他,索性他跟著我不是兩全其美,而且還有棠紀川,你不相信我,但是總該相信他吧。」皎若知道自己的說服力不夠,理智的把棠紀川推了出來。

相信他們之間的交情,她想要保下畢方應該沒有什麼難題,扭過頭看著棠紀川。

棠紀川拿皎若沒有辦法,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一下皎若的頭,開口說「畢方身上有封印,如果他真的在出來作亂,我會第一時間動手。」

棠紀川沒有點明,不過也算是變相向龍翎保證道。

龍翎看了一眼棠紀川,最後也沒有反對「記住里說的話。」

「嗯」棠紀川嗯了一聲。

皎若笑著看著棠紀川,心裡比了一個耶,走到畢方身邊「畢方,以後你就跟我混吧。」

聽到皎若的聲音,畢方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頭,做了一個防禦的姿勢。

「聽到沒」皎若兇巴巴的說。

「嗯嗯,聽到了。」畢方連忙點頭應下,一點反抗的心都沒有。

在大佬面前就是要學會認慫。

畢方的去留已經決定了,只是剛他們和畢方戰鬥時,留下的殘局,emmmmm……

盯……皎若盯著畢方看。

畢方看了一眼身後,炸毛了「看什麼,我已經被封印了力量,不能復原了,除非你幫我解除封印。」畢方猥瑣一笑。

皎若送了畢方一個白眼,畢方眼底的算計她可沒有逃過。

求人不如求己,最後還是皎若自己出手,她這一手驚呆了其他人。

不過皎若帶著棠紀川和畢方,留下一眾驚呆下巴的人走了。

回到酒店,就回到房間裡面,解除結界,把小狐狸的精魂放了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