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這麼急?」樂天看著韓妮妮。

「拜託……是你的女人催的急好不好?」韓妮妮瞪著樂天。

樂天無語。

「趕緊的……我自己還好奇著呢。」韓妮妮催促。

小助理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樂天無語的跟著兩個女人來到了解剖室。

韓妮妮和小助理合力搬出了一具屍體,擺在解剖床上。

這屍體看起來非常的恐怖,身上的皮膚已經不見了,露出了粉紅色的肌肉,這是被冷凍后的顏色。

「可以開始了嗎?」韓妮妮問。

樂天點點頭。

兩個女人拿出手術刀,開始慢慢的解剖這具屍體,隨著胸腔被打開,一些粘液狀的東西慢慢的滲了出來。

「咚……」

一聲奇怪的聲音傳來。

韓妮妮一愣,奇怪的看了看樂天。

「什麼聲音?」小助理問。

「沒事!」樂天回答。

「你確定沒事?我聽到有聲音了。」小助理懷疑的看著樂天。

「這不是有我呢嗎?」樂天回答。

兩個女人對視了一眼,又開始下刀。

「這些粘液是什麼東西?」小助理詢問。

「看不出來……這肯定不是胸腔內的液體,看起來有點像電影里那些怪獸的口水。」韓妮妮仔細的看了看。

這種粘液帶著一股奇怪的味道,她們都沒有聞過。

「什麼怪獸的口水?這就是痋分泌的東西,這種粘液才是適合它們生長的環境。」樂天糾正道。

「痋?」

韓妮妮嚇了一跳。

她急忙仔細的檢查自己和這些粘液。

「沒事的!放心好了……這裡面的痋都死了。」樂天回答。

「為什麼會死?」

韓妮妮還真的發現了一點點小蟲子的屍體,看起來真的是死了。

「這個人死後沒有及時的產生怨氣……沒有怨氣痋怎麼活?」樂天回答。

樂天的話音剛落,「咚」又一聲奇怪的聲音穿出來。

韓妮妮奇怪的扭頭看了看,小助理卻低頭看著下面的解剖床。

「師父……是他在動。」小助理臉色發白的指著解剖床的屍體。

韓妮妮馬上後退了一步,謹慎的看著解剖床。

「沒事的!這傢伙怨氣產生的晚了一點,現在才有怨氣有什麼用?」

樂天走到面前,他取出一片柳葉,貼在這個死者的額頭上。

「你確定沒事?」韓妮妮小心的問。

「沒事!我你還不信嗎?」樂天笑呵呵的解釋。

韓妮妮吸了口氣,再次湊了過來,在這種心驚膽戰的情緒中,韓妮妮和小助理終於完成了解剖。

「死者被人在活著的情況下剝皮,而且剝皮者非常的精通這種手藝,整具屍體沒有發現任何一點皮膚的殘留!死者的體內有奇異的液體,經過樂天顧問的鑒定,這是一種蟲子的營養液……」

韓妮妮一邊嘟囔一邊在實踐報告上寫道。

小助理已經將這具屍體收拾了起來,樂天又幫著她取出了另一具屍體。

「別動!」

小助理看到韓妮妮還在記錄,她就想先動手,沒想到樂天居然馬上阻止了她。

「怎麼了?」小助理奇怪的問。

樂天仔細的看著這具屍體,屍體的皮也不見了,但是讓樂天奇怪的是,這個人的胸口位置居然有一個奇怪的痕迹。

這個痕迹圓圓的,看起來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重壓之後印在上面的。

「咦?這是個什麼?」小助理也發現了。

韓妮妮記錄完畢,她也湊過來看。

「什麼東西?」她問。

「這個死者的胸口有一個奇怪的痕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圓形,上面還有字!」小助理回答。

韓妮妮看了看,的確是這樣,只是不太清晰。

樂天突然在懷裡摸索了半天,他拿出來了一個銅錢。

這個銅錢很大,足有一個小孩子的拳頭大,上面已經被樂天清理過了,這個銅錢上的四個字分別是……滇、通、寶、器!

「這是什麼?」韓妮妮看著樂天手上的銅錢。

她很想拿過來看看。

「我見到的,那就是北角村。」樂天看了看韓妮妮,將銅錢遞了過去。

「這是什麼銅錢?從沒見過……」

韓妮妮接過銅錢仔細地看了看,毫無疑問這是一枚古董……

「這個銅錢極其的少見……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銅錢的名字我不太確定,不過這是一種……死人用的錢!我暫時叫它陰寶錢。」樂天回答。

韓妮妮差點將錢扔了,她急忙將銅錢還給樂天。

樂天拿起這個陰寶錢在屍體上比劃了一下,發現這個大小和屍體上的痕迹幾乎一模一楊。

「有點意思……」樂天嘟囔了一句。

「有什麼意思?」韓妮妮問。

樂天的視線落到這具屍體的上面。

「這個人……可能不是北角村的人!」樂天慢慢的說道。

兩個女人疑惑的看著樂天,不是北角村的能是哪的?那個村子地處山坳裡面,平時根本沒人過去。

樂天也沒有過多的說,他現在非常想去那個二狗所說的那個村子裡面看看。

因為有一些事情已經出乎了自己的預料之外了。

「這屍體能碰了嗎?」小助理問。

「可以!拍張照片……」樂天點點頭。

小助理拿起相機,仔細的拍了好幾張,將那個胸口的痕迹拍得清清楚楚,樂天將陰寶錢收了起來。

韓妮妮再次拿起刀子,她輕輕地滑過這個死者的屍體。

一絲鮮紅的血跡突然流了出來。

韓妮妮愣住了,她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新鮮的血?

「師父……」

小助理同樣驚訝的看著韓妮妮,這怎麼可能?這個人少說也死了好幾十天了,為什麼會有新鮮的血流出來!

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韓妮妮看了看樂天,發現樂天這傢伙也是聚精會神的看著這一絲血跡。

「還能動嗎?」韓妮妮小聲的問。

「先等等……」

樂天取出一片柳葉,粘了一絲血放在柳葉上,然後仔細的看著這一絲血跡! 樂天半天不說話,韓妮妮和小助理就一直盯著他。

「你……你想幹嘛?」小助理突然一聲呵斥。

因為樂天居然伸出了舌頭,他看起來像是想舔一下這個血?

樂天一愣,奇怪的看了看小助理。

「怎麼了?」

「你是不是想舔這個血?」小助理有點噁心。

「沒錯。」樂天點點頭。

「你惡不噁心!」小助理差點沒吐了。

「什麼惡不噁心?我這是為了追求未知事物做出自我犧牲!你知道這血的成分嗎?」樂天瞪著小助理。

「不知道又能怎麼樣?這裡有化驗的儀器,什麼成分還化驗不出來?」小助理瞪著眼睛。

樂天伸手將這一滴血遞給小助理,示意她馬上拿去化驗。

小助理看了看韓妮妮,韓妮妮點點頭,小助理拿過這一滴血就離開了。

「你到底發現了什麼?」韓妮妮看著樂天。

「一點很有意思的東西。」樂天回答。

「你就不能不說話說一半?會急死人的你知不知道?」韓妮妮哼了一聲。

「關鍵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麼告訴你?」樂天笑呵呵的回答。

韓妮妮氣的牙根痒痒,也不知道蘇紫萱是怎麼和這傢伙說話的……會不會憋得慌。

「你媽什麼時候來啊?」樂天突然問了一句。

「唔……大概明天吧?到時候我通知你。」韓妮妮不自然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爸媽好相處嗎?」他又問。

「好相處啊,他們都沒有什麼脾氣的……」韓妮妮點點頭。

「那……你爸喜歡什麼東西?吸煙嗎?喝茶嗎?喝酒嗎?你媽喜歡什麼東西?化妝品?新衣服?或者別的什麼?」樂天連續跑的發問。

韓妮妮眨了眨眼。

「我爸最大的癖好就是喝酒了,我媽曾經使用了無數的辦法都無法制止他喝酒,至於我媽……她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村教師,沒有什麼喜歡不喜歡的,她最喜歡的就是如何想出辦法讓我爸不喝酒。」她說道。

「這樣啊……那我幫你媽對付你爸,問題不大吧?」樂天笑呵呵的問。

韓妮妮看著樂天,這話說的可真是難受。

「不大……」

樂天這就放心了,小助理回來了,告訴半個小時后出結果。

「這具屍體暫時不要動!」樂天吩咐。

「那放回去嗎?」韓妮妮問。

「先放著吧……先解剖別的屍體。」樂天搖搖頭。

韓妮妮和小助理又拿出另一具屍體,這具屍體就先放在另一張解剖床上。

這具屍體就和第一具差不多了,同樣是胸腔裡面有許多的粘液。

有了第一次經驗,樂天出手壓制這些屍體主人的怨氣,解剖的過程非常順利。

「滴滴滴……」

檢測血液儀器發出了提醒的聲音。

「出結果了,我看看去。」小助理說道。

她急急忙忙的摘下手套跑開了,時間不長她又回來了,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是什麼?」

韓妮妮結果小助理遞過來的檢驗報告,她愣住了。

樂天看了看,吸了口冷氣。

「這個血液里為什麼檢測出了這麼多的藥物?這是一個葯人嗎?」韓妮妮不可思議的說道。

樂天突然咕咚一聲咽了口口水。

「你幹嘛?」韓妮妮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個人是能吃的!」樂天回答。

韓妮妮和小助理臉色一變。

「你開什麼國際玩笑!」兩個人齊聲呵斥。

「這個人是能吃的……真的!我不騙你……」樂天急聲說道。

奈何兩個女人根本不信,吃人?

不可能!

樂天其實也非常的疑惑,這個人毫無疑問是能吃的,倒不是說那種果腹的吃,而是他的血肉非常不一般,打個比方來說,這個死人的血肉如果普通人吃了,不亞於吃人蔘的效果。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個效果,樂天還不清楚。

但是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能吃的人!

「小妮子!這具屍體不要去動,你將它放在低溫櫃中保存好,這個東西是可以救命的!誰都不要說,屍檢結果上就寫和其他屍體一樣的結論,知道嗎?」樂天沉聲說道。

「那怎麼能行?你難道還真的要留著吃啊?」韓妮妮瞪著大眼睛。

「這是一個葯人!即使不吃也有極大的研究價值!聽我的……好好的保存起來,以後可能用的上。」樂天嚴肅的重複。

韓妮妮想了想,保存起來倒是問題不大,樂天這傢伙這麼緊張這具屍體,明顯是有大問題的,考慮了一會,韓妮妮還是同意了樂天的說法,將這具屍體重新放進了冰櫃中。

這一忙活就是好幾個小時,都下午了,三個人也沒吃午飯,一個個都餓了。

「吃午飯吧?」樂天問。

「你請客。」韓妮妮哼了一聲。

「行!我帶著你們,你們帶著錢。」

樂天點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