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霄」眼神瞥了她一眼,揮手示意其他人走在前頭。

在他們小心警慎地走進通道里,過會後走到盡頭后,又一扇門攔在面前。

確認安全后,唐欣悅才慢慢走了上去,繼續用卡婭先前說的密碼把門打開。

「林霄」思索一下,有些遲疑不敢再走上前了。

唐欣悅見他們人都不動,嗤笑道:「怎麼?一群大男人,還要怕這點陰暗嗎?」

「林霄」呵笑一聲,「你不用在這裏用話來刺激我,再往前走的情況誰都不懂了。」

他不能拿這麼多部下的命,去換一個未知的確定數。

唐欣悅不禁白眼道:「這意思是不想要通行證,對嗎?那你可以帶人出去了,我自己去救人。」

話說完后,她徑直就向前走了進去。

「林霄」見她如此徑直走,忙讓人跟上去,對於通行證得要拿的。

再向里走後,他們就來到了一個全封閉的大平台前,環看周圍的狀況。

而唐欣悅順着卡婭說的話,徑直走向沿壁尋找開門的地方。

。 時光飛逝,轉瞬之間便已過去三年,夏洛特·瑞德今年已經三歲。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本在出生之時就被海上霸主之一的洛克斯預定為夥伴的他,直到現在也沒有表現出什麼出彩之處,甚至可以說,瑞德就是一個發育不良的痴獃兒。

不提其母親夏洛特·玲玲天生巨力,五歲之時便已毀滅巨人村,白鬍子、金獅子等人在其年幼之時也有些許神異,就算是普通人三歲也該能流利的說上話語。

本以為被洛克斯冠以厚望,被譽為有着「王之資質」,瑞德好歹也能覺醒個霸王色之類的力量,可事實上直到現在他連一句話都不會說。

他的目光總是獃滯、渾濁的,好似一攤死水,哪怕是夏洛特玲玲多次開導,瑞德依舊是這幅鬼樣子。

明面上,每位船員都已經習以為常,也似乎是把洛克斯曾經的讚揚忘在腦後,對於這個痴獃小子也是多有優待。

可實際上!呵,這裏可是洛克斯海賊團,大海上最臭名昭著的傢伙,除了夏洛特玲玲對瑞德還抱有母愛的感情,其他人又怎麼會對一個痴愚的傻子報以同等的眼光?

白鬍子紐蓋特對其都抱有一種無視態度,史基等劣行斑斑之人更是在私下裏以瑞德來調侃自己的洛克斯船長。

這一切,洛克斯都沒有反對,也沒有參與。從瑞德出生后,這位大海上的無冕之王就像是忘記了這個新生兒的存在。

……

獃滯的坐在甲板上,瑞德看着這廣袤無垠的大海,似乎是在思考,似乎又是在發愣。

路過他身邊,一些低等級的船員用嫉妒的眼神看着他,更有甚者一口老痰跨過瑞德的頭頂,落入那眼前的海中。

他們可沒有膽子把這濃痰吐在甲板上,這是洛克斯的船,不是他們的。

對於瑞德他們是徹底的羨慕嫉妒恨,這些人實力雖不太強,但也是懸賞千萬以上的大海賊,在四海也算威震一方。

可現在他們的待遇卻連一個三歲的痴獃都不如,沒錯,哪怕瑞德所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個痴獃,可掌管全體船員待遇的約翰二副卻也不敢怠慢。

這是洛克斯的夥伴,是和他們這樣高級幹部有着一樣的地位,遠非那些低等級船員可以相比。

這些船員嫉妒歸嫉妒,明面上他們也不敢毆打辱罵瑞德。在一個可肆意殺戮的海賊船上,這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洛克斯的意志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多的還是因為這個廢物痴獃身邊跟着一團火焰。

太陽普羅米修斯,夏洛特玲玲目前唯二的高級霍米茲之一。

現在的夏洛特玲玲已經十九,心智商成熟不少,生活在這樣一個人情淡薄的船隻上,她本應忘卻瑞德這樣一個廢物兒子。

事實上,她並沒有。對於夏洛特玲玲來說,瑞德依舊是她的唯一,為此就算是普羅米修斯也排出來當了保鏢。

…………

原來我來到了海賊王的世界嗎?

出乎意料的,在太陽落下的那一刻,呆坐在甲板上的夏洛特瑞德伸了一個懶腰,嘴中不由的嘟囔道。

顯而易見,他是一位穿越者,一位來自種花家的小兔子。前世瑞德姓甚名誰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活了一世,還來到這個半熟悉的地方。

事實上早在數天之前,瑞德的意識便在慢慢蘇醒,直到現在,他才剛剛接收完兩世的記憶,才明白自己身處何地。

對於海賊王,夏洛特瑞德稍微有些陌生,前世的他只是一個普通學生,雖說他也算是貪玩享樂但對於島國動漫倒也真的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觸。

他不是什麼二次元黨,相比較那些,他更喜歡真實的歷史人物,和較現實更加神秘的修真小說。

當然之所以了解海賊王,也是因為這東西實在是太火,就算是他以前小學時買的乾脆面中都附帶那一張張人物卡片。

到了高中大學時,在舍友的影響下倒也看過一些海賊王的動漫。不過瑞德倒也沒有太過沉迷。

其主要原因就是因為這東西太水了,一集動漫二三十分鐘,乾貨或許幾句話就能概括出來。

可就這樣,一周也只有一集,甚至有時還會停更,動漫打架沒有玄幻修真小說中描述的華麗、震撼。

瑞德自己舍友都戲稱說「尾田老賊已經江郎才盡了,若不是為了夢想與情懷,或許自己也追不動這數百集的動漫了。」

帶着對海賊王的一知半解,瑞德的思緒回歸到了現實。

看了不少小說,瑞德倒也大概明白自己神智昏沉三年的原因。

靈魂力量已經遠超出肉身所能承受的範圍,為了自保,自身本能驅使著靈智昏沉,將前世的記憶封禁,甚至帶着智商也睡著了。

這就相當於電腦內存過載,電腦變得卡頓一樣。成長了三年,身軀的承載能力上來了,神智才得以蘇醒。

想到這裏,夏洛特瑞德不由得感慨起來,龍生龍鳳生鳳說的真是極為正確。

若非瑞德得到了夏洛特玲玲的優良基因,獲得了鋼鐵氣球的身軀天賦,不然想要神智蘇醒估計還需七八年。

「瑞德,你讓媽媽好擔心啊!」

正想着自己未來的規劃,甜美的少女之音從瑞德的背後傳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他就被一雙手捧起來,在那白皙卻冒着微微紅潤的臉龐上摩擦著。

夏洛特玲玲現在五米多高,相比不過一米的瑞德真是一個龐然大物。

被動的被未來的四皇大媽疼愛,瑞德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瑞德,媽媽找的你好辛苦,每天不是一到太陽落下就回房間嗎?今天怎麼這麼不聽媽媽的話?」

夏洛特玲玲似乎是在責怪瑞德,但只有瑞德自己知道,自己這位母親不過是在自言自語。

三年來,自己一個傻子形象已經深入人心,媽媽不指望自己回答,她所求的不過是讓自己心安。

太陽落下回歸房間也是夏洛特玲玲給自己定下的規定,最開始自己這幅身軀自然不會遵守,然而每到時間,普羅米修斯就硬推著自己回去,時間長了,身體機能形成一定反應,定點回去成了常態。

。 李哲買第一把吉他,只花了300塊錢,但他比現在花了3000塊錢還心疼,因為那時他只有五六萬塊錢,300塊錢已經相當於身家的兩百分之一了,而他現在有1200萬,3000塊錢只相當於他身家的四千分之一,所以3000塊錢還真不如曾經的30塊錢。

普通人買一部上萬塊的手機,很多人都會覺得有點奢侈,但一個千萬的人,買一部上萬塊的手機,大家就會覺得很正常。

因為後者的財力,已經足夠支持他這樣消費。

可以說,李哲的消費已經極為克制了,一般人中了千萬大獎,早不知道膨脹成什麼樣了。

「對了,我也給大家買了點小禮物。」李哲說著,從其中一個袋子里拿出六個同款的各色錢包來。「逛百貨時,看到這款錢包還不錯,就多買了幾個,大家一人挑一個吧!」

總一個勁的「炫富」,很容易遭人恨,適當出點小血、散點小財,同「富貴」,讓身邊人沾點好處,不但會減少人們對你的敵意,還會贏得一些好感。

「哲子,都是一個宿舍的兄弟,幹嘛這麼客氣。」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賀志剛他們明顯心裡都很高興,一人挑了一個喜歡的顏色。

陳柏昀、林景沒在宿舍,李哲把錢吧給他們放在了床上。

「這錢包是真皮的?應該挺貴吧?哲子,你多少錢買的?」賀志剛擺弄著手裡的錢包。

「哲哥怎麼可能買假皮的,一定是真皮的。」楊浩說。

「其實,有的包假皮的,比真皮的賣的還要貴。」

「就比如LV。」李哲在心裡補充了一句。

「這款錢包雖說是真皮的,但不是啥大牌子,一個也就兩百多一點。」

賀志剛搖了搖頭,「兩百多,這應該是我用過的最貴的錢包了!」說著,他把錢包放在了書桌上,「其實,我也用不著錢包,本來兜里就沒有幾個錢。哲子,你這錢還真不如給我買雙籃球鞋呢,至少打球時用的上。」

李哲點點頭「沒問題,剛哥等我送你一雙。」

他能中獎真要感謝賀志剛,所以別說送一雙藍球鞋,就是送十雙也是應該的。

「別,千萬別!」賀志剛連忙說「哲子,你別誤會,我可不是在管你要鞋,你是有錢,但哥們卻不能總占你便宜,不然以後這兄弟沒法處了。」

「行,聽剛哥的!」李哲見狀,也沒再堅持。

「哲哥!」這時,楊浩舔著臉湊過來,「剛哥不要,我要,送我一雙吧?不用太貴,三四百的就行!」

李哲笑笑,沒搭理他。

他只是散了點財,這小子還真拿他當凱子,對於這種只知道佔便宜,一點不知道感恩的貨色,剛才送他一個錢包,李哲都覺得浪費了!

賀志剛伸手在楊浩背上狠拍了一下,「浩子,你要點臉吧,還三四百就行,你也好意思開口。」

下午5點,李哲從食堂打飯回來,回到宿舍沒著急吃飯,而是抓了把椅子坐下,拿起了吉他。

手指在吉他弦彈撥了幾下,簡單地試了試音,就開始輕輕地彈唱了起來。

李哲玩吉他的時間很晚,是他在經歷了人生低谷,選擇回到老家山城,做了一名普通老師后,才買了人生中第一把吉他。

那時他已經徹底絕了結婚的念頭,小說也不寫了,每天白天去學校教書,晚上彈彈吉他,唱唱歌,放鬆一下,餘生不過幾十年,何必為了結婚而結婚,卻搞得自己身心俱疲。

彈了一遍《紙短情長》,李哲搖了搖頭,並不滿意。

彈錯了好幾個音節,唱的也有好幾個地方跑調。

看來明天就保底碼六千字算了,省出來的時間多練練彈唱,可別在選拔的時候出醜。

吃了晚飯,李哲又拿著筆記本電腦去教學樓了,今天他還沒碼字呢。

周日下午,李哲登錄起點後台時,《武道無涯》已經一共上傳了17章,總字數三萬五千多字,其實在昨天晚上總字數就滿足三萬字了,到現在還沒收到簽約簡訊,3萬字簽約應該是沒戲了。

對此,李哲雖然有點失望,卻也不太在意。

3萬字不簽約,只能說以審核編輯的眼光,對他這本書不是特別看好。

但以李哲多年寫書的經驗估計,以他這部小說文筆和質量,五萬字簽約應該是問題不大。

李哲看了下數據,點擊量3000多,推薦票306張,收藏296個,書評區也多了七八條評論,都是表示支持和催更的。

小說成績增長真快,特別是收藏馬上到300,就要達成第一個成就收藏破三百。

李哲不禁感嘆:「自己第一次寫書時,要是能有這成績就好了。」

不過很快,李哲就搖了搖頭,能有這麼好的成績就,是因為他完全是在作弊,拿十幾年後的文筆和經驗來寫過時的、曾經的小說。

晚上9點,教育學2班的姜燕去浴室洗完澡回來,剛走到宿舍樓門口,就被人給叫住了。她轉過身一看,發現叫她的是一個很帥氣的男生,穿搭也很講究。

「同學……你有事嗎?」

眼見男生手裡拿著一枝玫瑰和一個彩色信封,微笑著走了過來,姜燕瞬間緊張了起來,心跳也也有點加快。

「他該不會是……要真是,我是立即接受,還是……立即接受吧!人家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告白,要是受到打擊,退宿了該怎麼辦?」

在姜燕看來,這個男生完全符合了她的理想男友標準。

「同學,能請你幫個忙?」男生客氣說。

……

姜燕臉色一僵,笑容也冷了下來,心裡不禁又羞惱又失望,勉強笑了下,「當然可以。」

「同學,你是住在學4樓吧?」

見姜燕點頭,男生笑著說:「那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把這封信和這支花一起轉交給210宿舍的筱喬。」

「……可以!」姜燕真不太想幫這個忙,可猶豫了下,還是把東西接過了來,她想順便去210宿舍看看,那個筱喬長啥樣?

「同學,太謝謝你了!」男生笑容更盛了,從身後拿出了一瓶飲料遞給了姜燕,「請你喝水。」 謝玉生說著讓賀萊跟石漱秋說,待下了樓卻沒跟賀萊提一個字,他雖不怎麼會處理這些事,卻因為在丹哥那裡耳濡目染知曉了這世間事唯有夫妻之間是容不得他人的。

原先只不過是賀萊跟漱秋見不著面,他才代謝傳個話,如今便不用他費心了。

所以他只先問了賀萊看搬過來的傢具如何布置。

賀萊感激得不知說什麼好,她只說了去垂綸水榭住,玉生便主動說可以挪嫁妝給她用。

她當然知道不好,只玉生堅持起來是不聽她說話的,還說不是為她,是為了漱秋。

不等她多說,人就走了。

她也只能想著往後怎麼補償了。

說來還是她回來的時間太短,如今還是依附家中生活,爹娘不開口,她什麼都沒有。

心裡清楚再同玉生客氣就矯情了,賀萊索性坦然接受了謝玉生好意,目光一掃,便將謝玉生帶來的傢具安排了位置。

樓下還有青溪空谷他們帶人布置,樓上,賀萊想著不急便沒動,謝玉生則不想下人上去打擾漱秋,兩人就都沒提。

等了下人離開,謝玉生把衣袖一整,使喚青溪空谷三人抬起傢具就往樓上去了。

這讓賀萊跟坐在針氈上一樣難受起來,偏偏她還只有一張嘴能動,只能眼睜睜看著三人賣力。

樓上石漱秋聽著沉重腳步聲上來還想著是有侍從過來,忙又戴了帷帽,卻不料看到的是謝玉生扛著床榻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